易记域名: xxps43.com

一个北方小城的乱伦圈 010章刘洪雅一家五口的早晨

2024-06-12

010章刘洪雅一家五口的早晨「妈,我是洪雅。」「我知道是你呀,什么事情」「就是今天参加我们妇联那个开班仪式的事情呗,怕你忘记了,打电话提醒你一声,还有,我八点半去接你们。」「嗯,知道了,我和你爸早起来了……嗯……哦……」「妈,你在干啥呢不会是……」「听出来了还问什么!王姨她儿子,就是小龙,给我舔屄呢,哦……哦……要高潮了,没别的事儿赶紧撂吧!」「妈,你说你这一大早上的,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爸也答应肯定去参加了是吧」「肯定去!我和他说,你们这期的培训班,学员很多,从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的全都有……嗯……啊……我撂了!」被母亲撂了电话,刘洪雅也只好放下电话,冲坐在桌子的丈夫方中信无奈的耸了耸肩。「我觉得你该把电话音量调小一点,连我都听见你妈的叫唤声了。」「调什么调!」刘洪雅又冲丈夫翻了个白眼:「谁知道我妈这大早上的就这样,以前也没遇上过。」「那是你运气好,就凭你们老刘家,你给任何一个人打电话都可能遇到这情况。」方中信不屑的摇了摇头,脸上更是露着怪异的笑。「你好像不算我们老刘家的人似的!」刘洪雅抓起桌子上报纸,假装生气的照着丈夫的脑袋敲了一下:「看不惯啊,那咋跟我过了这么多年呢,后悔啦,那咱赶紧去离婚啊。」「你提早更年期了还是咋的,这么多事儿呢。」方中信做了个苦脸,起身要走开。对于妻子这个善于发散话题叨逼起来没完没了的嘴,他深感恐惧。「嘎哈去!赶紧喊方舟起床,今早外面吃去。我去喊方琼和方舒。」「咋回事一直都是你喊儿子,我喊丫头们的啊!」对于妻子突然要改变往日的习惯,方中信一脸莫名其妙。「谁叫你刚刚说我们老刘家了,那你以后可别像我们家似的,我看你最近和两个丫头亲密的有点过分了,帮你控制一下,免得步我们家的后尘。」噼里啪啦的,刘洪雅嘴里又冒出了一大堆的话。「胡搅蛮缠!」方中信不再理会妻子,穿过客厅推开了女儿们的卧室门。喊女儿们起床,一直是方中信最喜欢做的事情,虽然家中一直都有保姆,但只要他在家里,这件事情基本都是由他来做。今天保姆请了假,那就更是得由他来做了。两个女儿,共用一间宽敞的大卧室。从入室的方向望去,大女儿方琼睡在左边,小女儿方舒睡在右边。方中信站在门口,看着酣睡中的两个可爱女儿,内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眼看着,两个女儿就要长大成人了。如果也能像着岳父一家那样的情况发展,那以后的日子,真是太性福了。心念及此,方中信暗暗的一阵小激动。儿子的房间里,传出了妻子叫喊儿子的声音,落在妻子后面,就会被妻子唠叨,方中信赶紧走入女儿们的卧室。大女儿较乖,容易叫醒,他首先走到大女儿的床边。在大女儿的单人床边坐下后,近距离凝视了几秒钟大女儿的酣睡表情,方中信伸手捏住了女儿小巧的鼻子。「嗯……爸爸不要!」眼睛都没有睁开,发着长长的拐着弯的不满意的嗯嗯声,女儿方琼扭头躲开了方中信的手,想要接着睡下去。方中信没有言语,追着女儿的小鼻子,再次捏住。「爸爸你烦人!」女儿不满的声音提高了。根据以往经验,方中信知道女儿已经完全从睡梦中清醒了。可是女儿还是不睁眼,身子一蜷,脑袋枕到了方中信的腿上,两只胳膊并拢着,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方中信抬起头,看了看女儿们书桌上的小闹钟。指针离女儿们最后必须起床的时刻,还有段距离。他轻抚着女儿的小脸,默许了女儿在他身上再懒床一会儿的小伎俩。『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女儿稚气漂亮的小脸,方中信是咋看咋喜欢,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女儿的小脸上,吧嗒,亲了一口。「爸爸你又烦人啦!」女儿方琼腾的坐起来,一下子搂住了方中信的脖子:「不能光亲亲,还得抱抱!」看着女儿又撒娇又调皮的样子,方中信双臂捆住女儿的细腰,将女儿紧紧的搂在怀中,而且也学着女儿调皮的口吻说:「那用不用举高高啊」「不愧是重点高中的校长,真懂我们的心思。」女儿起身,抬起一条腿,跨坐到方中信的腿上:「快点把我举起来!」接着,女儿头顶着头,鼻子顶着鼻子,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方中信的眼睛。「你都这么高的个子啦,还怎么举」如此亲密的父女接触,方中信很想多保持一会儿。尤其,当他躲开女儿的脑门后,从女儿宽松的睡裙上口,可以看到女儿正在发育中的包子般大小的一对小乳房,而且,在女儿纠缠的摇晃中,一闪一闪的,他甚至还可以看见女儿粉嫩的乳粒。「现在不许偷看我,快点,我要举高高!」女儿依然不依不饶,制止了方中信的窥视。改变方向的视线轻易的就被女儿察觉,还被毫不留情的指了出来,方中信顿觉一阵窘迫。他知道,大女儿方琼的年纪,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的了解程度,已经不仅仅是他和妻子教导和嘱咐的那些了,从女儿略到含羞的表情,也可以看得出来。还好女儿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撒娇调皮上,方中信内心想着,赶紧把手伸进女儿的腋窝,一边站起来,一边把女儿举过头顶。然而女儿差不多八十斤的体重,而且还啊啊叫着故作惊恐的挥舞着手臂,让方中信根本无法坚持太久,一个重心不稳,又一屁股坐回到了床上。女儿也跟着扑倒,压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也压的向后仰去。女儿骑在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脑袋,开心得哈哈大笑起来,一对娇小的笋乳,也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脸上。方中信任凭女儿揉搓着他的头发,闭上眼睛,闻着女儿刚刚步入少女时期所特有的体香,偷偷的享受着女儿娇嫩弹性的小乳房隔着棉质睡裙在脸上摩擦的刺激。他还忍不住在女儿的胸脯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当然,他没有亲在小乳房上,也没有直接亲在肌肤上,这样看起来,自然得就像是父亲对女儿的疼爱。「姐,你吵死人了。」对面的小床上,小女儿方舒蓦地大喊一声。她被父亲和姐姐的嬉闹以及姐姐旁若无人的笑声给吵醒了。听到了小女儿的声音,方中信赶紧抱着大女儿坐了起来,然后将大女儿轻轻的扔到了床上:「赶紧穿衣服,不然你妈过来又该絮叨了。」摆脱了大女儿,方中信走到对面小女儿的床边,一把将小女儿从被窝里拖了出来,抱入怀中后,说:「既然醒了,你也赶紧起床。」「我不嘛!」小女儿紧紧抱住方中信的脖子,一张小脸紧紧贴在父亲脸上。方琼比姐姐小两岁,比姐姐更粘人。在父亲的脸上蹭了几蹭后,小脑袋搭在父亲的肩头,一动不动了,似乎又要睡去。「精神精神,不能再睡了!」让小女儿在身上腻了一会后,方中信拍打着小女儿的屁股蛋儿,一边拍打一边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另一边的床上,大女儿方琼正在换衣服。虽然父女间非常的亲密,从不避讳身体上的接触,但大女儿已经知道在裸体的时候,有什么部位不能给父亲看到,她背对着父亲方中信脱掉睡裙,然后换上了背心式少女文胸。等文胸穿好后,她便不再避讳父亲了。……(此处删除约二百字。)小女儿方舒腻够了父亲,主动的脱离了父亲的怀抱,也开始在床上翻找她自己的衣物。方中信不得不扭身协助着小女儿,因为小女儿还不能像大女儿一样照顾自己。小女儿虽然也知道不能让陌生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但对父亲却完全没有这个概念,等找到她的小背心后,胡乱揪扯着在父亲的面前就把睡裙脱掉了,然后在父亲的帮助下,套上了小背心。……(此处删除一百多字。)方中信推着两个女儿一起出了卧室。而妻子刘洪雅早已经把儿子方舟喊起来了。妻子正在梳妆台前为出门做着准备,在脸上补着妆,通过镜子,方中信注意到妻子的白色衬衫有些凌乱,中间有一粒纽扣还绷开了,露出了淡黄色乳罩下缘的蕾丝。方中信知道,这可能又是儿子方舟的杰作,他走过去提醒妻子把那粒纽扣扣好。从去年儿子十四岁生日那天开始,妻子和儿子发生了真正意义上的性关系,让儿子进入了她的身体。当然,在那之前,为了给乱伦的发生做好充足准备,母子间亲密无间的肉体接触,是从一出生就开始了的。虽然在儿子太小的时候,母亲的关爱还不能说是与性有关联,但方中信清楚的记得,妻子给儿子第一次…………(此处删除几个字)方中信知道,和儿子发生乱伦关系,是妻子一直非常期待的事情。之所以到去年才真正发生,是因为丈母娘董芳老太太在几年前订立了新的家规,在孩子们未满十四周岁前,不得再和孩子们发生性关系。修改家规的原因是国家立法加强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而家族的乱伦行为,不要去碰触法律的底线。乱伦是爱,不是伤害。丈母娘董芳和他们义正言辞的解释。所以,方中信还得忍着、等着、熬着,直到到女儿方琼满十四周岁。「这孩子,白衬衫他也乱摸,还好没弄脏。」妻子刘洪雅直到把那张漂亮的脸蛋摆弄完了,才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把衬衫上那粒纽扣扣上。孩子们没有母亲那么麻烦,刷刷牙,洗洗脸,随便擦上一层护肤品,背起书包,就可以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