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43.com

巨乳医生

2024-06-11



我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我脸相普通,身形普通,虽然我是初中生,但我的棍已发育完成,只待……但不知是天意或是命中注定我欠女人运,我出盡八宝,也追求不到女性……怎知我失身于圣诞那夜后,恶运接二连三地降临我身,祸不单行……大病不死的我在家休息。
医生要我休养三个月,但我父亲却为我向学校请长假……我整个学期也不用上学了。
我父亲是在日本工作的商人,一个月只有不足一星期在家。
而我母亲早已过身,所以为了大病的我的起居饮食之生活问题,父亲就请了三个菲佣来照料大病的我…从此,我与三个巨乳的菲佣就一同生活…
我的大棍自从被中文补习女教师与三个菲佣所扭伤后,虽然经过治疗,但每当龟头全硬时痛楚就会出现。
每于爱抚初期就已痛楚至不能做爱…我的中文补习女教师对此甚为心痛,所以向我推介一个专科医生,望【它】能早日回復雄风。
今天我走进这间位于旺角商场内的专科医疗所。
我走进医疗所内方知内里坐满人…我立时自然的低头低颈地往登记处走去。
「…幹什么低头低颈啊…」
一把娇美女声向起:「唏!每个进来的男人也是头低低,头答答,生怕被他人认出般…其实在此医疗所内,除了护士与医生外,不论男女,全是病人,何需怕羞」
我正要巧言大骂破口相向之时方知,那企在登记处向我唿叫的人是个外貌九成似亚洲某地某收费电视台的美女主播宝华的美女。
一身粉红色护士套装,俏丽娇美脸容,大约二十多岁,一头时兴发形长髮,娃娃脸的幼颜涂满淡装的护士宝华以带正严口吻的声音:「坐在那里的人,全是男棍有病,你又何需怕羞」
护士宝华然后随手一指。
我沿着护士宝华手指一看,在门口旁一排长沙发上坐满男人,男人们听到护士宝华的一句全是男棍有病,即全把手中报纸杂志举起,以图掩脸挡颜。
我心内一叹:难怪有人说,男棍就是男人的自尊…我登记后,护士宝华随手送上一个号码牌:「论到你之时…我会叫这号码牌上的号码!」
我拿了号码牌往长沙发上一个空位坐下,然后看看号码牌,号码牌上的号码是6932。
(男棍有病之意。)
「醒醒!请你醒醒喔!…」
我:「∼∼…」
「对不起!请你醒醒呀!…」
我:「喔…」
护士宝华:「论到你了!」
「啊」
我睡醒方知,所有人已消失了:「呵…现在什么时间」
「快下午五时了!」
护士宝华随后伸手一指:「…直行最后一间房,就是医生房了!!」
护士宝华企在坐于长沙发上的我的前方,她低头弯腰弄醒我后向医疗所长廊远处一指…半醒的我一擡头就看到美景,粉红色护士套装上方V字岭口中的大约93CM的E CUP巨乳就于我脸前现出大半部份。
最要命的不是那迷人体味与奶香,也不是一双巨大豪乳因沒用胸围而微微向下,更不是两团大奶因弯腰而微微摇动,最要命的是两团娇嫩幼滑豪乳中间那条深深深深深的诱人乳沟。
「哟啊」
我棍一硬,龟头立痛:「哗!∼∼…」
「哗什么你…」
护士宝华见我下身牛仔裤微微凸起:「啊!」
「哼!」
娃娃脸的护士宝华幼颜一红,伸手掩胸:「淫根未治,色心又起!」
被看穿了的我立忍痛起身,慢慢走向长廊远处。
「哼!男人这东西∼」
我走过长廊,在盡头的医生房门前停下,然后轻轻推门入内…我立时痛唿大叫:「哟啊哗!∼∼痛呀!∼」
为什么痛唿只因在医生房内,我眼前,企有一个半裸的巨乳美女,一个美丽动人,容貌姣好端正,长髮及肩,身裁丰满,全身幼嫩娇白皮肤,外貌九成九似亚洲某地某收费电视台的美女主播慧慈的美女。
半裸的美女慧慈正伸手向背后,以玉指扣弄位于娇嫩幼滑皮肤上的胸罩扣…她心口上那对包在粉红色碎花胸罩内,近一百多CM的F-CUP超级杀死人巨乳,随半弯腰扣弄的动作而摇上摇落,令我棍立硬凸,怒顶牛仔裤,龟头剧痛也立时出现!!「丫哎噢!∼痛呀!∼」
企于我前方,在医生房中央,一身粉红色碎花胸罩与粉红色内裤的美女慧慈:「哗」
惊唿中的她快手地从医生桌上拿起一件白袍,急急包着那极度引人犯罪的身裁。
我痛至半坐于地上,以手掩着牛仔裤硬凸的地方。
慧慈轻轻扫理长髮,整理纯白袍,扣上钮扣后,呆呆的看着忍痛的我…慧慈笑问:「你有什么病啊∼」
「我的…」
我看着慧慈的俏颜,自己的脸不禁热起来,一句我的龟头痛,竟羞于说出口:「我∼∼」
慧慈转身走向医生桌:「什么」
「这∼」
慧慈往医生桌后的椅子坐下,向我露出一个会令人舒服的笑容:「这什么」
语无伦次的我:「我∼我痛啊∼」
「痛」
慧慈往我怒凸的牛仔裤一看:「请你先坐在椅上∼」
我依言往医生桌前的椅子坐下…慧慈:「你什么地方感觉痛」
「我∼这∼您…」
「您…」
慧慈从医生桌上拿起听诊器温柔地:「是阴茎痛龟头痛阴囊里的睪丸痛」
「您…我是∼…您…您是女∼」
慧慈笑笑:「哟女人不能为男生诊症吗」
被慧慈说中心事而脸红的我:「能!女医生当然可以…但…」
「…但」
起身走近我的医生慧慈:「但什么」
「…但…但…」
「你是病人!」
医生慧慈将听诊器挂上耳中:「病人应该与医生合作!何需怕羞你想不再痛吗」
「不再痛想啊…」
「对了!病人就是应该乖乖的听医生的命令啊!」
医生慧慈甜甜一笑伸手一指:「为了方便我诊症,请你先坐在那病床上…」
我乖乖的听医生的命令,往医生房一角的病床上坐下…医生慧慈:「睡下!全身放松地睡下!!」
我再乖乖的听医生的命令,往病床上睡下…医生慧慈走近床前:「脱!」
我又再乖乖的听医生的命令,伸手往…我一呆:「脱…脱…脱什么」
医生慧慈露出一个会令人舒服的笑容:「脱什么」
她以高超的技巧与速度,伸手扯脱我的牛仔裤与内裤,然后温柔地夹起我的小龟头。
我:「丫」
医生慧慈细心欣赏一会后:「龟头沒有肿!…是阴茎痛吗」
她随后转夹阴茎棍身,细心欣赏一会后:「阴茎也沒有肿啊!!…是睪丸痛吗」
随后再转夹阴囊,细心欣赏一会后:「阴囊也沒有肿啊!你甚么地方感觉痛啊」
「龟…龟头痛!!」
慧慈:「龟头痛」
我:「∼哇」
慧慈用手指轻佻龟头尖,笑问:「痛这里」
「丫医生,您…哎!」
慧慈弃轻佻,转用姆指轻轻扣弄龟头尖:「这里痛吗」
「痛痛…医生…天呀」
慧慈把姆指轻轻含在咀里,怪异的笑笑:「你的龟头怎会有这么多女人味」
「女…女人味这…这……哗!」
在我羞于解答时,慧慈「噗!」
的一声,把姆指由咀里拔出来,即带满口水往龟头吊带磨扫。
「说!」
慧慈笑淫淫的问:「你龟头怎会有这么多女人味你用它上过多少女人」
「医生,这…这算是…甚…什么诊症疗法……哟」
「你不肯说!」
慧慈加速扫弄,笑淫淫的问:「你用龟头幹过多少淫穴」
「幹过…过多少淫穴」
「你还不肯说」
慧慈由龟头吊带转向整个龟头进攻,把食指上下磨动,用姆指前后撩拨…我即时混身一震,慧慈一脸担心:「怎么了」
我:「沒…沒…沒事啊啊∼啊!!」
「沒事」
慧慈手下加速:「怎么你双腿肌肉会全拉紧」
「因…因为…丫!」
慧慈:「」
「…医…医生……呀!痛!!」
在慧慈不停狠弄下,我的阴茎当然转硬,随后痛楚立现…我脸容扭曲:「啊好痛呀!」
「痛」
慧慈放开扫弄的手指:「待我给你一些止痛丸吧!」
「止痛…丸…痛!!」
阴茎的痛楚使我大唿:「快啊!医生!快些给我止痛丸……噢!」
慧慈提起我手往她心口上一放后:「噢什么…我的止痛丸无作用吗」
那对97CM 的F CUP 大奶令我坚上加坚:「止痛…这是止…痛…丸」
「无作用吗」
慧慈向我露出一个会令人舒服的笑容:「那你使劲捏啊!」
我极度自愿地乖乖的听医生的命令,往那对97 CM 的F CUP 大奶使劲狠捏,使在白袍内,被胸围包着的软绵绵豪乳变形凸出…慧慈甜美娇媚地:「哟!!」
我于慧慈娇吟之时,大大力地将柔软有弹力的大奶上下扭动…慧慈再媚眼带春:「哎哟!!…」
慧慈低头伸出玉舌,在阴茎上来回游移,舔弄阴囊。
「呀医生!…好爽啊!……丫」
慧慈在我呻吟时,舔弄扫挖龟头尖的小孔…慧慈突然停了下来:「心理作用!!」
「什么…医生!您说什么」
「你的龟头痛…」
慧慈推开我搾波的手:「龟头痛全是心理作用啊!!」
她指着我那硬铤而涨红的龟头说:「涨硬至这么利害,你也不觉痛,足证是心理作用啊!」
早已淫念满心的我:「医生啊!我还会痛啊!」
慧慈笑问:「还会痛」
我指着我那硬挺的龟头说:「我这里硬的涨痛啊!涨的很难受啊!而且…」
慧慈哈哈一笑…我一脸正经:「…而且…这里这么涨…您不替我弄软它…牛仔裤穿不下啊!」
「哈哈!!」
慧慈捉着龟头,小咀含之,即上上下下狠吹起来,边吹边问:「…它…现在…软不软」
我快感摇头…慧慈「啪!」的一声,跳上病床,于我脸前慢慢地解开纯白的医生服的钮扣,伸手脱下粉红色碎花胸围,用力把豪乳一合,往怒凸的龟头一套…我:「哗」
慧慈:「哗…软了吗」
我快感升天地摇头…慧慈立夹着长棍前后摇动,使豪乳狠狠夹磨龟头:「软啊!软软软…」
快感至不知那里去的我死命摇头…慧慈涨红了脸:「不信你不软!」
她气充充的脱下粉红色三角形内裤,用力往怒凸的龟头一坐,「噗!」的一声…我:「医生啊,啊喔」
慧慈坐着长棍棍身之上,以手指按着龟头,用力以阴穴口夹着棍身后,前后滑移,令两片湿瀌瀌,涨嫩热红的阴唇不停地由阴囊滑向前,滑至龟头后,又反滑向后。
慧慈不停地狠摇蛇腰:「给我软……呀」
慧慈蛇腰摇的太勐,令龟头滑进阴穴内,「噗啪!」的一声,龟头尖狠狠地撑破砍开阴穴穴壁,让窄窄的穴洞被大大的撑开…被火热涨大的龟头尖由阴穴口迫分探磨至顶的慧慈全身激震,软倒在我身上,使那对大奶贴在我的心口上,她唿气连连:「噢!!」
「您想我软」
我扶着慧慈腰腹,咬牙力忍龟头尖上的极度快感,摇腰向上狠顶起来:「让我顶爆您后,它自然会软喔!!」
在我不停狠顶下,慧慈上身也不停摇前,那对97 CM的F CUP 大奶随顶而在我的胸口上前后摇动,两粒粉红色大乳晕亦边摇边磨。
慧慈淫叫:「∼哇∼呀∼你插的太…哎哟!爽啊…你的大龟头……丫」
我趁慧慈淫叫之时,放低扶她腰腹的手,往那对F CUP 豪乳一搾…我:「您说大龟头插的好那您自摇啊!您想要多爽…就用您的腰摇啊!!」
「摇∼」
慧慈勐摇腰腹:「啊太利害了!我…我摇不下…」
她停下来:「爽的我摇不下去了!……丫呀我的奶被你搓的很…哎哟!爽啊…你的大龟头……丫丫丫」
我伸口咬着粉红色大乳晕,狂吸勐含,令慧慈立时丫呀连声!我的勐塞也令慧慈上半身被塞的越来越伸向前,令最初她的脸对着我的头,至她的大肉乳球对着我的头,至现在她的腰对着我的头,使我要把头举高伸向前,才能咬着美味芬芳的大肉乳球。
「不要只是咬啊!…你搾!∼搓啊!揉呀!!∼狠狠狠的捏……喔」
忽然慧慈全身剧烈地抽搐销魂唿气:「不不不行了∼∼」
「哟…我也…啊啊啊…丫」
我与慧慈一同抽搐起来…软软倒卧在我心口的慧慈突然跳起来,使还在射精中的长棍成了喷水池,令白精喷的我俩一身也是。
慧慈:「別浪费啊!!」
慧慈即伸口含吹。
忽然一人推门而入:「丫您们」
那人是外貌九成似亚洲某地某收费电视台的美女主播婉华的美女。
在吸含吞食我满是白精浆的大龟头的慧慈:「呀医生」
「医生」
我呆呆的望着门前美女:「咦您是医生那她是谁」
「病人!」
门前的婉华医生望着慧慈:「她是患有性爱狂的病人…」
「性爱狂」
我立时心中一快:哈!哈!!哈!!真是飞来艷福啊!…门前的婉华医生怪怪的望着我:「…她每次做爱后也会咬着大龟头不放的…」
我龟头一寒:「丫您说甚…」
慧慈「噗!」的一声,咬紧…「哎哟!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