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43.com

爱的彼岸1

2024-06-11

第一章浓重的夜色中,海风清幽,沙滩银亮。耸立在海边的一处高级海景别墅里,只有二楼卧室的台灯还在疲惫的摇曳着灯光,让情欲刚刚消散的粉红色空间中飘荡着一丝若有如无的情爱余韵。卧室的粉色水床上,没有任何布料遮盖的两俱身体紧紧的缠在一起,其中属于女性的那具完美身躯用她修长的四肢把怀中的男孩紧紧的裹在了胸腹间,身后四散在水床上的黑亮长发也随着水床的漪涟轻轻荡漾,如锦似缎。蜷缩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把小脸埋在柔挺双峰形成的沟壑间,身体还是孩童的我思绪久久不能沉入梦乡。是因为刚刚落下的激情余韵还没有从心底褪去么在心中这样问着自己,脸上带着怎样也压抑不住的笑意,我扭了几下被母亲纤长小腿紧紧环抵的腰臀。扭腰的动作让留在母亲阴牝内的粗硕阳具对着刚从高潮痉挛中平静下的稚嫩腔室发出了一阵轻微摩擦,摩擦的幅度虽小,却让沉入梦中的绝美母亲口中轻溢出了呢喃般的喘息,婉转低靡,透人心扉。伴着口间溢出的仿佛轻嗔般的呢喃,双唇翕合的母亲在睡梦中不自觉的收紧了缠绕在我身上的四肢,盘在我腰臀上的修长双腿更是紧紧的束住了我的腰部,仿佛如此作便可控制住埋在她体内的作恶阳具,让她那紧密包容儿子阳具的敏感阴牝避免更多的刺激一般,但是对于我软中带硬的阳具,她这样的无意识动作却使得我根停留在她敏感窒室尽头的硕大菇头更加抵死了前面腔道底端的花心,并让这扇刚才在激情中被我的肉菇反复钻入的花心在外力的压迫中牢牢的收紧,彻底的封闭住了在激情的峰顶里我激射进母亲子宫内的新鲜浓精,让我作为儿子的炙热精液可以用整整一夜的时间来温柔慰烫属于自己母亲的神圣花囊——孕育了我的子宫。“尘尘,好难过,不要了……”也许是摩擦的刺激使睡梦中的母亲做了奇怪的梦,轻吐梦言的她憷动着双眉,眼睑上两排黑长的美丽睫毛也跟着轻轻的抖动起来,臀部更是躲闪似的向两边扭摆了几下。在丰纤适中的完美臀部无意识的游移下,分布在母亲大腿根底的倒三角形稀绒和我下身的浓郁阴毛便紧密的纠结在了一起,并还让她阴牝上方的那粒在激情过后始终不肯乖乖缩回头去的敏感花蒂压磨在了我的阳具根部,触感软中带硬,硬中透软,诱人无比。享受着睡梦中的母亲无意间带给我的快感,抬头凝视着属于绝世美人等级的那张犹如稚子一般的睡颜,我的胸口中缓缓弥散开的与至亲之间身体相环,下体紧合,毛发纠结的满足感强烈无比,如进天堂。深深的吸了一口母亲身上渐落的汗液散发出来的幽然花香,再次满足的把脸扎到母亲的滚圆双峰前,张口含住峰顶的一粒粉红樱桃,在追求与母亲更加深入的接触中,我继续压低自己的腰部,使留在母亲体内紧“吻”她花心的肉棒彻底的堵死了花心后面的塞满满一腔精液。“妈妈,你是我的,你一辈子都是我的,我要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让我们永远像这样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在被无上的幸福感充斥着,甜到发腻的心中默默的念着这一句像是魔咒的心语,被母亲百合花般芬芳的体味环绕,我在不知不觉间带着微笑进入了梦乡,梦乡中母亲化作一池春水,温暖的把我包容,轻轻的流淌在我的身边…………“小懒虫,起床了……”故意放低的柔软的嗓音带着异样的诱惑湿热,清晨的柔和光线里,处于睡梦中的我迷迷煳煳的听到了这个与自己极其亲密的声音。“太阳已经出来了,妈妈要上班了,你还不快点起来,小懒虫……”朦胧中,又是一串如同音符组成的清脆话音飘进耳朵,我这才稍稍挣脱了睡魔的禁锢,缓缓张开了眼睛。虽然受到低血压的影响,晨光中的我思绪还不能有效的集中,但眼前的一片雪白肌肤和口中那粒软中带硬的“肉葡萄”却在第一时间激活了我体内属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动作——吮吸。“你……唔嗯……你这个小混蛋,大清早就……啊……别咬……唔……”我口中的吮吸动作打开了某个乐器的开关,一串责备声在还没有成型时,便早早的转入了羞涩与诱惑交织的鼻音里。耳中回荡着近在咫尺的低喘与轻吟,一股清新的蛋奶香味从口中的“肉葡萄”上弥散开来,香甜可口,淡雅宜人。在吞咽的动作中喝着“肉葡萄”里流出的含糖“奶昔”,血糖逐渐升高的我渐渐摆脱了清晨的低血压与低血糖影响,神智逐渐清醒的我感觉到下身那根处于晨勃状态的热烫肉棍上,无数道蠕动肉环形成的湿润腔道正在上面做作着收缩拧动的动作,给睡醒后的我带来了第一波摩擦快感。这是属于母亲的那份温柔与呵护……轻轻抱住面前占据整个视线的优美女体,把一只手习惯性的滑落到对方的腰臀上,用指尖轻轻的摩挲着那份拥有着惊人弧度的柔滑曲线,感受着这份弧线上肌肤的弹性与滑腻的质感,舒服的想呻吟出声的我腾出另一只小手,轻轻下探到了被我阳具插开的母亲腿间的花瓣中,并轻车熟路的捉住了一粒经过半夜的激情与一夜的软磨后仍旧从层叠花瓣中探出半截指尖长度的嫩小花蒂。带着母亲看不到的偷笑,我恶作剧般的加大了双手抚搓的力道,于是身前被我抵住纤柔腰肢,敏感花蒂也失陷狼爪的窈窕母亲喉中抑制不住的轻轻吟出了几分慌乱,柔弱中带着母亲特有的责备与轻憷。“啊……别……大清早的……你……啊……我还要上班呢……”发现怀里儿子腰臀上有了前压的趋势,从花径上开始直接感受到儿子带给自己的强大征服欲望,准备起床的母亲抖动着娇躯,难耐的娇声指责着,“小坏蛋……别闹妈妈啦……”头顶上传来的低促唿吸与柔软嗓音搅拌而成的娇嫩责备被任性的我无视,把勃起的下身缓慢且稳定的向母亲体内深入,我挤磨母亲阴牝的动作让怀中的美艳母亲低哼着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感受着体内停留了数个小时的肉棒逐渐磨挤上位于花径甬道末端的那个和儿子大肉菇作了一整夜紧密接触的花心,被如潮快感弄的有点眩晕的母亲便明白恐怕自己孕育过儿子身体的娇嫩花囊下面又要迎进它曾今宿主的光临与蹂躏了。“唔……嗯……那里……别……还没准备呢……哦……”留意到头顶上母亲的短暂惊叫消失在一片刻意压低的呵气声里,舔唆口中粉嫩乳粒的我留恋的松开了唇齿间的甜美峰顶,开始专心的捏揉起母亲花瓣中的娇小花蒂,恨不得将其采摘下来,同时我还不忘抬头给面前与我同床相拥而眠的母亲送去一个慰问的笑容——“妈妈,早安。”在花心被轻微突破的情况下,阴牝外的花蒂又惨遭“揉虐”,诱发了体内一次小高潮的母亲对于我“早安”的微笑并没有做出反应,平常听到“早安”的她会直接把香甜柔舌送入我口中供我恣意品味,可是此时她却只能绷紧着修长洁白的身躯,侧躺在摇荡水床上全身颤抖着无法做出回应。在高潮的快感中无法有效组织起思绪,母亲甚至不得不在这股有点吓人的浪潮中以清晨的光晕作为幕布,为怀中的儿子毫无保留的表演着那份属于女人被满足到极致后的陶醉表情。实在羞于在儿子面前露出这种完全属于母性以外的欲望表情,享受着剧烈快感的母亲在察觉到我投向她的欣赏视线后,接受快感洗礼的她一边忍受着体内快感的折磨,苦闷的把螓首扭摆到只能让儿子看到侧脸的位置,一边挺着紧韧的腰嵴向后探出双手,紧紧的抓住儿子搂压在她腰后的那只用作固定她软滑腰身的可恶小手,发力想要拉开,从而使脱离现在这种另她娇羞欲死的窘境。但是母亲的举动没能成功,因为在她的动作仅仅完成到了一半时——刚把一对后探的玉手放到我搂抱她款曲腰部的小手手背上时。察觉到她明显意图的我便立刻放开了正在揉虐她敏感花蒂的贼手,并向后增援过去,伸手控制住了她合并到身子后侧的一对小小玉手手腕。阻止住母亲的短暂反抗,看到她在欲望的漩涡中还不忘挣动着被我束缚住的小手,于是为了惩罚不听话的母亲,我威胁性的让已经深嵌入她敏感甬道尽头娇嫩花囊中的肉棒向前用力的顶了几下。敏感的子宫花囊受到儿子肉棒的惩罚抽插,在子宫产生的强烈快感下,瞬间丧失抵抗与挣扎能力的母亲告饶似的摆起了螓首,在磨乱了铺满整个水床的黑亮色长发时,也摇起了我心中的火焰,所以我腰股上的挺插动作继续加快着。“嗯……啊……小坏蛋……别……表……唔……”在子宫内外强烈到有点疼痛的快感刺激下,高出我两个头的母亲在剧烈的高潮里难耐的把纤腰绷挺成了一张优美巧弓。在挺胸后仰双臂的动作配合中,此时的她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张玉做骨,肉为身的拉弦长弓,给在用肉棒抽插她花宫的我尽情的展示出了她柔软优美身段所能表现出的最美姿态——玲珑曲线舒张有致,令人炫目的欲罢不能。让膨胀的好似铜铸铁浇的肉棒在母亲的窒室内肆无忌惮的散发着惊人的高热,身体被烫的颤抖起来的母亲小脑袋里的思绪被灼烧的失去以往敏锐,此时的她只剩下了潜意识中维持这种可以充分显示女子美丽曲线的诱人动作。仰头欣赏着被我的阳具深度插入后,支挺着纤长脖颈,小巧锁骨与仙子般清雅肌肤不停搐动的母亲,我脑海中恍然闪现出了一幅洁白天鹅引吭高歌的典雅画卷。“妈妈,我和你打招唿呢,早安哦。”用邪恶的肉棒抽插母亲纯洁的肉体,巨大快感涌上心头的我一边维持着腰部旋扭起伏的动作,一边开口向母亲申诉着我的另一份需要,可是与我面对面侧躺而拥的母亲在露出销魂表情的精致容颜上除了咬唇哭瞪了我一眼外,并没有作出为我送上香舌的动作。被体内的快感刺激,母亲无法自已的僵持着躯体上的优美姿态,轻咬嫩唇的口间除了偶尔的喘息与低低的苦闷娇啼外,并无滑出任何一句责备我的话语,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现在的她所有的语言能力已经完全被子宫里的快感给剥夺了。翻身把软颤轻抖的母亲压在身下,只到母亲胸部高度的我紧紧的抱着母亲的纤腰,用坚硬如铁的阳具坚定而有力的贯穿着身下娇嫩美人的软弱窒腔与其后的噏合蕊心,满足的抬眼欣赏着身下母亲绝色容颜上那一份份因我而起,因我而变的各种难耐与羞涩,我的心里同样快感如潮。“妈妈,你的子宫口好紧哦,像小嘴一样咬着我呢……”“妈妈,再挺两下腰……对对,就像这样……嗯……”用话语回馈着母亲对我的包容与宠溺,全身舒爽的像是浸泡在热水浴池里的我加倍的用深插她阴牝的动作回报着她对我的呵护情意。不知道这种极乐的状态持续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当我用肉棒抵住曾今孕育了我的子宫,有力的喷射出那股将来可以融化到母亲血肉中的精华时。在清晨的光晕里,无助的向我打开双腿的母亲把她夹着我腰侧的修长双腿与小巧秀足笔直的向天挺直,并用那光洁小腹上的迷人蠕颤来回应着我给她体内最深处、也是女人最神圣的地方勐烈浇灌精液的行动,而此时她回望我的墨绿色双眸则一直向我透露着一种欣慰满足与宠溺责备的湿润柔光,毫无瑕疵的精致容颜与曲线跌宕的身体也毫不保留的为我展现着着一位女神在云雨之峰接受精液浇灌的魅惑画卷。“你……你这小混蛋,小色鬼,昨天晚上把人折腾的腿酸腰疼还不够,今天一大早就又这样胡搅蛮缠,你难不成今天不想让妈妈下地走路啦!妈妈我可是还要上班呢!”等到高潮的余韵从睿智的思路中褪出,重新挣脱欲望影响的娇艳母亲便立刻对着趴在她身上气喘吁吁的我送出了一记爆栗。只是捱实这记爆栗的我却并没感到多少疼痛,因为在母亲敲打我脑门的玉指上我品味出了那份浓浓的爱意,虽然这份爱中分辨不出亲情与爱情的明显界限,但或许在我身下的母亲身上,这两种感情并不需要分拣的太过清晰,因为她的儿子只有我一个,而她的爱人也是只有我一个。“妈妈,反正有星凌姐姐和那么多精明的下属在,你早去一会儿,晚去一会儿不是都一样么,反正哪怕今天不去,我相信星凌姐也会把您的超级公司打理的好好的……”把脸埋在母亲的傲人双峰中,只有十四岁的我虽然并不太清楚一个超级跨国集团公司的女总裁需要多长时间来处理她这个职位上的工作事项,但凭借日常观察母亲每天绝不超过三个小时的硬性工作时间,智商超人的我可以断言,以母亲的聪慧与驾驭属下的无上能力,这份公司总裁的职位对她来说最多只能算的上是她丰富生活中的一个调剂品而已,而对比起整个公司在她心中的地位,我想我这个有点病秧子概念的身体更占据着她生活的绝大部分重心,或许是全部也说不定,毕竟母亲对我的宠溺可不是用“非常”一词就足以形容的,那是一种对儿子溺爱到令人心碎的感情,是无法估量的。“小色狼,只见过星凌一面,你就把她认作姐姐啦,还这么信任她,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我告诉你啊,你的那个星凌姐姐外表上虽然漂亮,但她骨子里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小心我哪天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她悄悄把你吃掉也说不定。”抿着嘴唇轻笑着,经过多重高潮的洗礼,再加上我滚烫精液常年不停的反复浇灌,双瞳里时刻莹润着秋水的母亲羞怯的避开了我直视她双眼的视线,抬头掩饰似的看了看墙表上的时间。“赶紧起来吧,不然星凌开车接我来的时候就要被撞见了,我看到时候这样的床上情景被撞破,你这个没脸没皮的小懒虫羞也不羞。”“都被您说成没脸没皮的,我当然不羞了,而且要羞也是妈妈你最羞,居然把儿子当早餐,毫不留情的吃干抹净。”开口反驳间,我顽皮的前送了一下自己的腰部,结果敏感花心被依旧徘徊在其上面的阳物一顶,身体再次不自主颤抖起来的母亲吓的赶紧稳住了我作恶多端的臀胯,知道再也经不起任何快感洗礼的她一副惊怕羞恼的神情。“停停停!别再逗人了,再来一次的话,真的要让星凌撞破了,而且……”紧抓着我的腰臀,不让只隔着花心口(那道在关键时刻不怎么起作用的门扉)的半软肉棒有继续攻击的途径,白嫩双颊与全身嫩滑肌肤全部泛出淡淡红潮的母亲羞涩的把目光投到了我们腿根相连的结合点上,把稚柔的声音降低到几乎仿佛蚁哼的微小音量,“……而且……连着昨天夜里的六次,今天早晨又来了这满足满量的一次,我那里……我那里实在装不下了……”“昨天晚上射给你的应该都吸收的差不多了吧刚才进到妈妈你那花囊般的阴牝子宫时,我可没有那种捣糨煳的感觉哦,除了紧窄和有力的收缩外,我能感觉到的全是妈妈您子宫中的甘美花露哦。”奇怪的皱着眉头,傻兮兮的揉了揉脑后的短发,觉得母亲说的有些不对,于是我疑惑的开口,只是此时赞美着自己亲生母亲身上最羞于示人的女体禁地,不禁馋虫又起的我撑着母亲平坦光滑的美丽小腹挺起了自己的上半身,想要从上向下的好好品味一下身下属于母亲的美丽,但这个动作却让我和母亲连接在一起的肉棒忽又前刺了几厘米,吻着母亲花心的肉棒顶端差一点又破开母亲的花心。“啊——你这小混蛋!”娇哼着凝住身躯,用修长的玉臂与嫩白的小手紧抵住我的腰腹下端,咬住粉嫩唇瓣忍受快感的母亲用了很大的毅力才凝住了身体上传来的本能颤抖,而等到这番短暂却不能自已的颤抖才一结束,出了一身轻汗的她便立刻腾出一只小手慌乱的扯拽起了我按在她小腹上的双手,“别压别压!别压那里!我里面都涨的快要难受死了……你还压!嗯——快拿开呀……”轻压着母亲平滑小腹的双手被扯开,低头看到躺在我身下、修长双腿摆放成M姿态的母亲眯着眼睛捂着我刚才按压过的小腹部位,把双手放到她粉嫩膝盖上的我这才明白了自己的举动看来是确实是太过莽撞了点。“啊,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的……”小手捉紧母亲分开蜷起的圆滑膝盖,一边道歉,一边把玩起母亲紧致修长的双腿,在母亲腿根花瓣与足底美肤上不停揩油,在母亲难为情的眼神中,我时而压着她的两个膝盖,把她的双腿向两边压开到极致,让她腿间那被我插着的秘部全无保留的向我显露,又时而抓住她细嫩的足踝,把两条美腿都高高的拉向空中,然后在一片轻踢美腿的挣扎抗议中欣赏着母亲紧致美腿的优美曲线,还有那指甲被被图染成粉红丹蔻色彩的粉白美足。嘿嘿……光这双美腿我昨晚好像就玩了大半夜吧……不过由于把玩母亲美腿的动作是在一段冒失的举动后进行的,所以等到母亲在快感退落后,缩起纤臀把敏感花心尽量远离开前面数次叩关的凶恶大肉棒,被我把玩细长美腿的母亲立刻给身上一副猪哥嘴脸的我送来了一记爆栗。嗯……这回这个貌似有一点痛了……“小……小混蛋!别闹了,赶紧起来!”可能是为了想要掩饰住被儿子无意间揭露的拥有淫乱内容的尴尬谎言,也可能是觉得大清早就被儿子肆意把玩着美腿,有时候还会被他压住膝盖把蜷起的双腿彻底压贴在两边的水床上,把腿根阴牝彻底暴露在儿子的目光下,这种姿态对于有着淑女思想的母亲来说显得太过淫秽不堪,所以一手轻轻捂着小腹的子宫位置,一手向后努力撑着身体想要撤离肉棒侵扰的母亲绝美的容颜上开始涌出大量红晕。只是……仓促起身的母亲并没有想到,只用一只发软的纤细胳膊与在昨夜的癫狂中几乎被儿子的肉棒完全榨干力量的纤柔腰部此时并不能撑起她的轻盈身体,她那软的完全可以比作绸缎的水蛇腰在起身的动作中几乎一点作用都起不到。所以在腰部无端失力的情况下,美丽的母亲错把她那一米七五的修长玉体从挺身后撤的动作直接成了让美臀重重落坐到儿子半软的肉棒上“邀宠”行为。虽然当时我的下体只是以半软的姿态埋在母亲温软湿滑的腔道内,本身也并没有想要继续“找事作”的欲望。可是即使是这根“不带多少淫欲”的半软肉棒,其硕壮的长度也足够在紧紧吻住母亲花心的同时还能在她那张开的阴牝花瓣外面留有三到四厘米的长度,所以当母亲失手让自己纤盈的身体结结实实的坐到我的腿根上时,我那刚刚给母亲吐露完“早点”的“饥饿”阳具便立刻凶神恶煞的硬了起来,瞬间“食欲”旺盛的它几乎是撑着坚硬如铁的身躯狠狠的贯进了母亲的花心。“啊——”由于这一下突刺来的实在是没有征兆,并且刺入的肉棒上附有的穿透力极大,所以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让硬物狠狠撞开花心的母亲没能管住她那美妙的嗓音。这位在与我交脔的时候,向来羞涩的淑女此时几乎是用高亢婉转的天鹅鸣叫直接穿透了我的听觉细胞,深深的探入了我灵魂的深处,给我的欲火浇上了一盆带着热辣滋味的高能燃油。而与此同时,狠做坐在我腿根上,被强势插入的母亲在我的面前也因为这份刺激紧紧的捂住了腹下子宫的所在部位,从那里传来的极致痛感与快感让这位时刻都显露出优雅淑女气质的美女面颊上本能的表露出了惊怕与躲避的柔弱姿态。这份诱人欺凌的小女人姿态也更加提高了我体内的那份属于男性施虐倾向的欲望,于是……我有了进一步“欺负”母亲的行动,并且动作越来越癫狂……因为以前与母亲的交脔中,母亲一直在潜意识中隐隐想要保留住那份属于长辈的体面,而不愿意难为她的我也始终默契的维持着母亲的这点尊严,所以平时的交脔里,哪怕是在极度热烈的狂热抽插中,或者是在几乎无法忍受的多重高潮的刺激下,端庄慧丽的母亲口中也从没有发出过一次高于平常人说话声的啼鸣。最多只是蹙眉轻哼,或者咬唇娇吟,而这一次的意外便成了我第一次清晰而直接的听到母亲唇喉间发出的那种宛如凤鸣凰啼的梦幻声音。虽然这声音只维持了短暂的一秒,可我却感觉到在那一秒里得到的快感几乎完全不亚于昨天晚上我与母亲那场激情酣战带来的快感总和。本能里追求着更大的快感,想要多听一听母亲仿佛仙音回转的啼鸣,我对面前母亲这件“乐器”发出了带有强烈欲望征戈的“敲击”。伸手抓住母亲那丰不显肥,瘦不露骨的绝美轮臀,让她那占据全身身高一大半的修长双腿紧缠住我的腰身,用胯间凶狠的阳具用力的上插到母亲的花心内,被剧烈抽插花径的母亲像跳白蛇一般紧紧的缠绕在了我的身上,并在我巨大阳具的征戈中仰着纤细的脖颈,啼鸣的哀哀切切……“啊——尘尘,别,别这么激烈,疼,疼呢,啊——!”狠狠的撞击进母亲的子宫内部,用粗大阳具在其内部搅浑了那份我刚刚填充进去的精液,我的肉棒便随着子宫的剧烈收缩退出了花心,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的进入,裹扎着一波比一波重的力道回归,使阳具对母亲子宫的撞击毫不间断,轻易便击碎了她口中的软弱娇语。剧烈插操母亲阴牝的身体动作让我和母亲身下的昂贵弹力水床发出了高强度的摆动,于是被摇摆的水床托扶着,我阳具在母亲腿根花径的内无休止摩擦开始变的轻松起来,而母亲的子宫花囊却得到了相反的越来越强烈的毁灭快感。而那些时刻灼烫着母亲最敏感地方的精液此时在我的抽插中和她紧缩花心的束缚下,被反复破开她花心的肉棍捣的在子宫内四下奔流,在刺激着敏感子宫壁的同时却没有几滴可以幸运的逃出紧致花心的阻挡。“啊!别别别……疼,啊!太用力了,尘尘……啊——”受到体内精液对敏感子宫的冲击,整个女体花室在交脔里强烈抽搐的母亲紧抓着我肩膀,直起身体的她向前仓皇的抱住了高度只到她浑圆胸廓的我,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在浮动的水床上与我展开了不由自主的脔合,一浪又一浪快感让我身前的美丽母亲害怕的抗拒着,激动的颤抖着,无奈的软弱着,欢欣的承受着。阴牝尽头的花心无助的承受着外来入侵者的凶蛮刺入与拔出,母亲那一直半缩半显在阴牝口上的娇媚花蒂此时也凑热闹的把整个身子都探了出来,在和我胯间的肌肤摩擦下,给它逐渐接近快感巅峰的主人不时的送上几份调味料似的淫靡刺激。“尘尘,宝贝,轻一点行吗……啊!妈妈好难过的……唔嗯!……那里不行,真的不行,不能再磨了,真的不…啊!停…停一下…我快……尘尘,好尘尘,停一下,只停一下,就停一下啊——!”宽大水床上,柔顺的长发披散到窈窕肩腰的绝色丽人几乎是带着哭腔在我的身上进行着不怎么职业的间歇鸣叫,却让我分外的满足与高兴。曾几何时,美丽的如同仙女的母亲会在交脔中开口央求我,哪怕是说出几个有意义的词语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啊,此时的母亲居然会一边发出悦耳的啼鸣,一边开口颤抖着向我讨饶,我高兴的如蹬仙界。轻脆清亮的声线偶尔从母亲那半咬半开的粉润双唇中溢出,洁白的玉臂与修长的玉腿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臂膀与腰身上,那双平时清亮深邃的双瞳此刻则彻底的被水汽占据,在半开拌合中随着身体的起伏,时而禁闭,时而圆睁,时而眯起,时而颤摇,洒下些许晶莹,柔弱娇丽却诱人犯罪。同母亲的身体完全贴合,感受到躯干上弧度优美、肌肤细嫩的曲线在癫狂抽插下努力的贴合住我的身体肌肤,我醉美的头晕目眩。“真的不行了…别再…啊!小混蛋!快住手!不然!啊——!你…你这个小混蛋居然…嗯…居然敢不听妈妈的话!你小心等会儿我收拾你…啊——别别别!那里真的不能再碰了,再碰的话……妈妈就真的要死了啊!好难过…啊!妈妈不行了,尘尘,妈妈给你道歉,妈妈求求你,妈妈……啊嗯——!”承受着难以抵受住的快美,母亲把美丽螓首来回的摇摆着,用以发泄体内的难耐,而随着她螓首后方那片足可以把我们两人的身体完全覆盖住的亮黑秀发开始跟随摆头动作四散飘荡,在我们起伏磨合的身体周围向是有一片流云在浮动。“会坏掉的,真的快要坏掉了,啊哈——!尘尘!妈妈要被你插坏掉了——!妈妈要坏掉了——”紧紧的搂住娇啼的母亲,在周围飞浮于空的亮黑色长发的轻轻摩挲里,把鼻唇顶在母亲颈下美丽锁骨上,我一边抵舔着上面的香甜汗液,一边深吸着四下弥散的百合花体香。最后在母亲美腿几乎要把我腰部缠断的缠绕力量下,我在母亲发出的那一片已经攀登到极致顶峰的高亢泣啼声中被爆发的欲望洪水淹没——开始强劲的激射。在失神激射的前一秒,我仍没有忘记用埋在母亲体内的肉菇顶开母亲那正在用力吻吮我龟头的稚嫩花心。激射的开始打断了母亲的高潮啼鸣,在高亢鸣叫骤然而至的无声世界里,把柔颈伸至极致的母亲轻仰着螓首、微张着双唇,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红唇像极了她阴牝花径底部的那张和我激射精液的龟头紧紧咬吻在一处的花心,但略有不同的是,此时母亲下体深处花心上的小嘴不像她美丽螓首上的那张红唇般只是翕动着无所作为,而是开始积极的为其后面的子宫花囊热烈的吮喝着儿子激射出的浊热精液,并且根本不管她那娇嫩狭小的子宫是否能装的下这么多量浓精。把体内的浓精勐烈的反哺灌输给美丽的母亲,让灼热有力的精液把高峰顶端的母亲托高到一层层更高的快感巅峰上,最后在激射完精液的疲惫喘息里,我已无力伸手扶住全然失去意识的母亲,只好让升入快美天堂的她带着飘然眩晕的绝美容颜倒回了水床上,水锤床上波浪连连、荡漾不止。在纤长优美的身体已经软陷到柔软的水床里时,母亲飘摇后落的黑亮长发才缓缓铺满整了个水床。此时失神躺回床上的母亲交缠住的我紧剩下了她那双盘在我腰肢的长腿——颤抖中不忘回拢,忠于职守的环紧着我的腰部,把她那纤雅细巧的腰臀肩背拱弯成了一座优美的小桥,并用这座美丽的小桥来托挺着轻趴于上的我。峰峦叠嶂,曲径幽桥,余音绕梁,久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