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人妻无惨二在丈夫面前被轮奸

2024-05-16


【翻译】人妻无惨(二)在丈夫面前被轮奸
人妻无惨
原作者:相马哲生
不负责翻译:korirx(小弹珠)
2011/05/1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风月大陆
(二)在丈夫面前被轮奸
从山丘往下看过去,城市的灯光显得特别漂亮。
「这边是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场所。」宫本贵之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新婚
妻子。
菜穗子,今年二十四岁,比贵之还小两岁,漂亮的脸孔露出微微的笑容,感
觉得出来刚结婚的幸福。些微修长的脸孔,明亮又有带点诱惑的双眼,粉色的薄
嘴唇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这就是菜穗子。
「好漂亮!竟然知道这种地方,贵之真是厉害。」
菜穗子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有点冷艳感,不过实际上是非常清纯害羞,平常
走在路上总是跟在男人后面让男人牵着走,以这个时代来说是非常少有的类型。
还没有什么社会经验,这样的菜穗子当初刚进入贵之工作的公司时,还引发不小
的骚动,被社内员工评比为最适合当老婆的女社员第一名。
两天前才刚和菜穗子结婚,原本蜜月旅行是预定要去国外玩,不过这几个月
公司有个很大的企划正在进行,只好把原本的行程往后延,改为三天两夜的国内
旅行。不过就算这样,对于贵之来说,能这样跟菜穗子两人独处也是非常幸福。
「菜穗子……」放在菜穗子肩膀上的手稍微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菜穗子有
点害羞的把头靠在贵之肩膀上,贵之顺势将手放到菜穗子下巴,把头抬了起来。
「不要在这边啦!」菜穗子笑着对贵之说。
对如此清纯可爱的菜穗子来说,贵之只有一点不满,就是菜穗子那方面的防
御很顽固。交往至今只经过半年,然后结婚成为夫妇,可是直到现在贵之只跟菜
穗子做过三次而已。第一次是两人决定交往的时候,第二次是交往三个月后求婚
成功的时候,第三次就是结婚典礼当天晚上。
结婚前跟菜穗子求爱几乎全部都被拒绝了,菜穗子是说因为父母管教严格的
关系,希望等到结婚之后再说。虽然如此坚持有点困扰,不过这也是菜穗子清纯
的魅力之一,随然有点痛苦,不过也还能够接受。
两天前,终于结婚了,想到从今天开始就可以自由的跟菜穗子抱在一起就兴
奋得不得了。结果新婚夜当天因为喝得太多,结婚典礼结束后实在是太累了,只
做了一次就结束了,然后开始旅行的昨天,菜穗子肚子有点不舒服,没有那个心
情,因此只好作罢。
终于菜穗子今天身体也恢复了,旅行第二天,贵之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品
尝新婚妻子的全部。
「没有关系。这边平常没有人经过,而且我只是亲一下而已。」贵之本来就
有心理准备会被菜穗子拒绝,不过可不能这么容易地就放弃。
「就算没有人也是不行,在车子里面我会不好意思。」
「一下子就好了,我想感受菜穗子那柔软的嘴唇。」
「那……真的只能一下下呦!」菜穗子禁不住贵之的要求,只好闭上眼睛把
嘴唇嘟得高高的,脸颊也跟着红了起来。
贵之耐不住心中的兴奋就这样亲了下去……就在这个时候,「咚咚」,驾驶
座旁的窗户被人敲了两下,贵之转头往外一看,一个外表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
轻人,戴着一顶鸭舌帽、穿着运动外套的男子正看着车内,一副看起来就像不良
少年一样,露出很做作的微笑。
一瞬间心中感到一股不安感。这种平常没啥人的地方,这年轻人在这做啥
不过贵之本身有练过柔道,真的有什么事发生的话,也有自信能够好好的保护菜
穗子。
「有何指教」贵之把窗户拉下,看着眼前这个男的。菜穗子也很担心的把
手放在贵之背后。
「那个,你的后煞车灯有一边坏掉了。」
「耶……」想不到的问题,贵之吓了一跳。
前几天才被开了一张禁止停车的罚单被扣了一点,要是因为车子整备不良,
等下又被开单的话,到时候累积点数到了可能会暂时被吊扣执照。工作上用到车
的时间很多,所以贵之还蛮紧张的。
「啊……谢谢。」慌慌张张的下了车,看了看煞车灯,可是两边都确实的亮
了起来。
『灯没坏掉呀!』还在查看哪边有问题的时候,这时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噫」一声,这时才发现上当了,原本坐在副驾驶上的菜穗子已经被几个
年轻人给拉了下车。
「喂……你们!」
原本以为只有一个人,没想到突然出现五、六个人,服装虽然凌乱,不过却
都穿着黄色系的衣服。仔细一看,最后面还有一个染金发的女孩子。
「不要轻举妄动呀!」站在自己背后的是一开始出声的年轻人,手上已经握
着金属球棒。
『糟糕了……』一下子就被逼到很糟糕的状况了,贵之心想。
「你……你们想怎么样」看着两个男人抓住菜穗子的双手,其中一位还摀
住菜穗子的嘴巴,菜穗子看起来非常惊慌。
「没什么,本来想说这么棒的车停在这边,仔细一看还带着一个超可爱的女
孩子。你身上应该有带钱吧」
「要钱的话就拿去,放开她,她会害怕的。」贵之赶紧从口袋掏出钱包。像
这种情况跟他们起争执反而不好,既然对方目的是钱的话,赶快交出去比较好。
「这位大哥还蛮识相的嘛!身上有多少钱呀」
「这边就是全部了。」贵之把皮包的钱全部掏出来交给穿运动服男。
「应该还有提款卡吧」
「这个时间你们就算把卡片拿去也没用,等你们走了之后,我可以立刻申请
止付。」
「真聪明呀,这位大哥,既然这样就先把行动拿出来吧!」
「行动弄坏了也是一样,我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公共电话。钱已经全部给你们
了,要是再把其他东西拿走,到时候我会去报警的。」
「别说这么多废话,把行动交出来。」
贵之手心已经开始冒汗出来了,虽然表面上装作很冷静,不过心脏却跳得很
快,只好把行动跟现金全部交给运动男。运动男把现金塞到口袋里之后,把行动
丢到地上用力踩碎,行动电话里面有很多顾客的资料在,虽然有备份,不过最近
好不容易才要到酒店小姐的电话号码却无法复原了。
『可恶!』很想冲上去狠狠地发泄一番,可是想到菜穗子在他们手上,只好
暂时先忍着。
「那么,如同这位大哥说的一样,要是拿着提款卡去提款的时候被抓住那就
全完了,反正带着这么可爱的姐姐,那提款卡那边就放弃好了。」男人们纷纷笑
了起来,抓住菜穗子的两位年轻人还摸了一下菜穗子的脸。
「不……不要!」年轻人们打算就这样带着菜穗子离开。
「你……你们想做啥别开玩笑了!」贵之着急的朝向菜穗子跑了过去,不
过下一瞬间脑后面传来一股重击,就这样昏倒过去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从后脑袋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贵之醒了过来。打
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从天花板垂下来亮着的电灯泡。想要站起来,才发现全
身已经被绳子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呦!醒来啦」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年轻人就这样大剌剌的蹲在贵之眼前。
看了一下四周环境,大约十坪大小,天花板垂着电灯泡,角落边放着一堆杂
物。朝着黄色运动服那边看过去,还有其他人似乎在忙着准备啥,天花板还有其
它像是照明装置的东西吊着。再看看另一边的角落,终于找到菜穗子了,她坐在
椅子上,很害怕地看着其他人。
「你……你们想要做啥」贵之试着挣扎看能不能解开绳子,不过绳子绑得
很紧,没人解开的话,看来是没办法了。
「放弃吧!我们呀,这种事很拿手的。你看,现在那家伙正在准备录影机,
等下拍下的录像将会拿来恐吓你,把你给榨干。如果到时候拒绝的话,你太太羞
耻的录像到时候就会公开在网路上了。」运动男很流畅的说着。
在准备摄影机的是穿着皮革外套里面一件黄色T恤的男人,另外一个穿着篮
球服的男人正在调整照明的样子。年轻人们的动作非常熟练的准备着,看样子刚
刚说这种事很拿手应该不是骗人的。
感到一股寒意的贵之,想到自己跟菜穗子之后会变成怎样,贵之开始害怕,
「等……等一下,你们不是要钱吗,把我带去便利商店,我把钱全部提出来给你
们,只要你们不要伤害我女朋友。」
「啊你在说啥我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你的太太呀!宫本先生。」运动男
从口袋掏出贵之的皮包,从里面拿出驾照。
不只是名字,连住的地方也都知道的样子。不,不只是钱包,还有衣服口袋
里的名片。像这群准备周到的家伙,要考虑连公司和所属的职位都已经被查出来
了这样比较妥当。不过菜穗子那边是怎样被查出来的没有驾照的她,为啥他们
会知道我们结婚了
「什么意思……拜托,只有我女朋友……」
「贵……贵之……」看样子菜穗子发现到贵之已经醒过来了。
「太好了,菜穗子小姐,妳丈夫已经醒过来了。」运动男站起来,朝向菜穗
子走了过去。
两人身份都已经被查出来了,本来想说要是有个万一,男女朋友应该比夫妻
还要安全。贵之思考着接下来有啥办法,不过头还是晕晕的无法专心思考。
「准备好了吗」看着拿着录影机跟照明的两人,两人也都点了点头。另外
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金发女孩子,另一个是光头绑着黄色头带的男人。
贵之就这样躺在地上,只能看着自己新婚妻子害怕的样子却什么都做不到。
「那么,首先就从基本的访谈开始吧!」运动男把椅子转了过来,椅背向着
菜穗子就这样坐了下来。
「菜穗子小姐,几岁」运动男就这样两手抱着椅背,对菜穗子提出问题。
菜穗子害怕得全身发抖,毕竟突然来到了这个不平常的舞台,会害怕、恐惧
也很正常。
「快点回答,妳也不想我们使用暴力吧」运动男一直盯着菜穗子。
「二……二……十……四……岁。」
「和妳老公差了两岁。在哪边认识的」
「公……公司里。」
「真好,职场恋爱耶,对我们来说完全不可能发生呢!」运动男转头对拿着
录影机的皮革男说着,皮革男也笑起来。
「最早是怎么开始交往」
「他……很……热情的……约我……出去玩。」
「不错嘛,宫本先生,看不出来你还蛮强势的。」运动男就像跟自己好友说
话一样转头笑着对贵之说,不过贵之只感觉对方把自己当笨蛋一样地笑着。
「第一次做爱是何时」
「这……这问题……」菜穗子害羞的不敢说下去。
运动男对着头带男打个暗号,头带男接近菜穗子之后,突然就把衬衫给撕了
开来。「不要!」浅绿色的胸罩露了出来,包覆着菜穗子的双乳,连丈夫只看过
三次的胸部就这样暴露在年轻人面前。
「住手!」贵之大喊,不过靠近贵之穿着篮球服的男人往贵之横膈膜处踢了
下去。无法唿吸,就像是被压迫住的痛苦袭了过来,贵之倒在地上全身抽搐着咳
嗽。
「问题一定要好好地回答,知道吗不然的话,妳老公只会更加痛苦。」运
动男用低沉的声音说着。
「啊……好……好的。」菜穗子的嘴巴不停地发抖,眼泪也一直流了下来,
脸颊仿佛多了好几条筋一样。
「第一次做爱是何时」
「半……半年……以前。」
「在那之后又做了几次」
「两……两次。」
「嗯半年前做过之后,直到现在只做过两次不是还结婚了吗不要骗我
了。」运动男对着头带男又打了个眼神,头带男再次把被绑在椅子上的菜穗子的
衬衫继续撕开来。
「真……真的!不是说谎。」贵之抬起头来,为了保护菜穗子继续说:「我
们前天才结婚不久,菜穗子……在那方面非常坚持,所以……所以才会只有那样
子。」虽然这样说出来感觉有点丢脸,不过为了保护菜穗子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耶∼∼那和老公交往之前还是处女吗」
「……不是。」因为恐惧,不想再被凌辱,菜穗子只好老实的回答。
「第一次是几岁」
「二……二十岁左右。」
「对方是谁」
「大学的……指导教授。」
听到菜穗子说的话,贵之受到了打击。因为之前贵之听到的是在他之前只交
往过一个人,而且对方是比大她一岁的前辈,没想到菜穗子竟然对自己说谎,简
直不敢相信。
「教授呀!对方几岁」
「四十……三岁。」
「对方结婚了吧」
「……是。」
再一次,这句话就好像一把箭射穿贵之的胸部。菜穗子竟然和对方搞外遇,
简直难以想像,同时也想到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说出来。
「第一次的对象竟然是当情妇呀!不是说对那方面很坚持吗」运动男一脸
很开心的转头看着贵之,贵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跟亲爱的老公只做过三次对吧」
「是……是的。」
「跟大学的教授做过几次」运动男还不犹豫的继续追问下去。
『不要再问了……我不想再听了……』贵之只能含泪看着运动男。
「不……不知道。」
「怎么了」
「做过……很多次。」
菜穗子真实的一面一次又一次的暴露出来打击着贵之。想到跟自己交往半年
只做过两次,可是大学时代跟教授搞外遇,做到连几次都不知道,完全沉溺在性
爱之中。自尊被慢慢地撕裂开,贵之快要无法唿吸。
「很多次的话,一周大概几次呀」
「一周……见面两到三次……每次见面最少都做两次……」
「很常做吗当然有高潮过吧」
「是……是的。」
没想到菜穗子对性爱还蛮熟练的。跟贵之之间的性爱并不会很激烈,虽然本
人总是说很舒服,不过没看过到达高潮的样子,可是跟大学教授之间,达到无数
次的绝顶。
「喜欢怎样的体位」
「后……从后面来。」
「这么有气质的脸,竟然喜欢像只狗一样趴着被人上啊!」
「啊……对不起。」
「你知道吗宫本先生。」
怎么可能会知道到目前为止只做过三次,每次都是标准的正常位,想尝试
看看别的姿势却都被菜穗子因为害羞的理由而拒绝。
「怎么好像不知道的样子,你太太蛮淫乱的嘛!话说回来,不知道这边变成
怎样了」运动男站起来走向菜穗子,之后蹲在菜穗子前面,两手抓住贴得紧紧
的膝盖,然后用力地打开。
「啊啊……不要……」菜穗子把头转了过去,浅绿色的内裤就这样被大家看
到,荷叶边的设计,整体来说非常可爱。
「嗯这是什么来个特写吧!」运动男挥手把皮革男叫了过来。
皮革男拿着录影机对准菜穗子的股间拍摄:「内裤已经有湿湿的痕迹了,本
来以为是个大小姐,没想到意外的淫乱呀!」
「啊啊……不……不要看……」菜穗子很想把大腿阖上,不过两脚分别被运
动男和皮革男抓住,无法阖上。
「这么有气质的脸,女人果然剥掉一层皮都是一样的。」金发女笑着说。她
因为有化妆,看不出来实际几岁,不过感觉应该不到二十岁,说不定只是国中生
而已。
「以前有被绑起来过吗」运动男站了起来抓住菜穗子的头发。
「啊……啊啊……」凌乱的头发,满脸都是泪水,看不出来是那个一直都很
清纯可怜的菜穗子。
「有……有的。」不知道是对暴力感到恐惧,还是淫乱的本性被激发出来,
菜穗子很老实的说出真话。
原本以为菜穗子是很传统的人,没想到却有跟人搞过外遇的经验,贵之已经
不知道要相信什么才好。
「喜欢口交吧」
「喜……喜欢。」
「那么,好好地伺候我吧!」运动男说着把腰带解开拉下拉链,露出很有特
色的四角裤来,两腿之间就跟一座小山一样,看得出来阴茎应该很大。
「没……没办法做。」菜穗子摇摇头,露出恐惧的表情。
「现在没问妳会还是不会,做就是了。」男人把四角裤拉了下来,把那漆黑
的肉棒掏了出来。
运动男表面上看起来很像职业摔角手,肉棒的尺寸也比一般日本人的平均明
显大上许多,长约二十公分,直径接近五公分,很有精神的朝着天空挺立起来。
「啊啊……拜托……不要……」贵之忍受不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拼命地摇
头。
「喂,太太有帮你口交过吗」
有过一次,那还是第二次做爱的时候恳求之后得到的。那时候的菜穗子很害
羞的伸出舌头舔了几下龟头,然后就结束了,没想到那清纯的样子是在演戏。
「啊啊……不要……不要再污辱……菜穗子了……」
「什么话太太自己也承认了不是,说很喜欢口交。难道说你没有被好好的
伺候过吗既然这样,那就认真看吧,看看你太太认真起来的口交。」运动男握
住自己的肉棒接近菜穗子的嘴巴。
「开始吧!既然大学教授有教过,如果弄得我不舒服的话……」运动男打个
眼神给篮球男,壮硕的篮球男轻松的把贵之抬了起来,让他站着。
金发少女靠近,把贵之的腰带解开来,「啊哈!大哥哥勃起了。」少女把内
裤脱掉说着。贵之的肉棒就这样露了出来,不敢相信的是在这种状况下肉棒还是
挺了起来,处于半勃起的状态。
「妳老公也开始兴奋起来了,真是太好了!要是妳等下没有专心弄的话,就
把妳老公的鸡鸡给切掉。」运动男使个眼神给头带男。
头带男从口袋拿出蝴蝶刀来,慢慢地靠近贵之的肉棒,「啊啊……不要!」
菜穗子吓得把眼睛闭起来。
「很讨厌对吧我也不想看到鸡鸡被切下来呀!既然这样就好好加油吧!」
运动男把那浅黑色的龟头往菜穗子的红唇贴了上去,「嗯呜……」菜穗子只好皱
着眉把年轻人的肉棒给含了进去。
新婚妻子的嘴唇就这样被运动男的肉棒给玷污了,「啊……啊啊啊……」贵
之当场崩溃得快要站不起来,可是篮球男从背后压住让他连跪下来都办不到。
半勃起的阴茎感受到金发少女那滑顺手指的碰触,金发少女握住肉棒的根部
缓缓地摩擦着:「完全站了起来呢!还蛮坚硬的嘛!我呀,最喜欢这种硬硬的肉
棒了。」
「妳也不要一下就这样,看到好男人就一下贴了上去。」头带男无可奈何地
说着。
「我也可以快乐一下吧」少女询问运动男的意见。
「喂,这位太太,等下给妳看看示范吧!」运动男抓住菜穗子的头,把嘴巴
当成肉穴般的突刺,「嗯呜……」菜穗子整个脸痛苦起来,嘴角边流出泡泡般的
唾液出来。
「不……不要了……不要再这样了。」
就算菜穗子有许多秘密,不过她是自己的妻子这件事是不会变的。而且是两
天前才刚结婚的新婚妻子,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被强迫含住其他男人的肉棒。
「没关系啦,大哥哥就好好地陪我玩吧!」说完,金发少女就把贵之的肉棒
含了进去。
「咻噜」的声音,少女吸吻着肉棒,脸颊深深的陷了下去,舌头也没闲着的
绕着肉棒,使用整个口腔黏膜玩弄着肉棒,非常技巧高超的口交。
「啊啊!」贵之受不了的叫了出来。
「搞什么呀,这家伙怎么好像一下就要射出来了」站在贵之旁边拿着小刀
的头带男说着。
「没办法,柚香的口交技术在店里面也是第一名呀!」皮革男笑着说。
看样子金发少女是在风俗店工作的样子,舌头动的感触跟普通女孩子完全不
一样。
「喂,仔细看着,妳老公好像快要射了,妳也要好好努力才行呀!太太。」
运动男抓住菜穗子的头发往贵之的方向看了过去,菜穗子的眉毛成了八字形,很
哀怨的眼神看着贵之。
贵之看到新婚妻子的脸,不自觉的把头转了过去。这个反应伤透了菜穗子的
心,妻子闭上眼睛开始主动的吞吐运动男的肉棒。
「就是这样,要做的话还是办得到嘛!嘴巴含紧一点,多动点舌头。」运动
男也跟着前后摆动腰部,把那粗长的肉棒在菜穗子口中抽送着。
「嗯……呜……嗯嗯……」虽然只插入一半肉棒,菜穗子就痛苦得不得了,
不过菜穗子还是慢慢地把肉棒往喉咙深处吞了进去。说痛苦当然很痛苦,可是身
体深处的欲望之火也被点燃起来了。
「没错,越来越好了,出点声音吧!」运动男开始像画圆一样,搅拌着妻子
的口腔,「咕啾、咕啾」的淫秽声响起,妻子「咻噜噜」的吸着自己的唾液,发
出「啾啾」的声音动着自己的头。
「哈哈哈,太太越来越厉害了,看来那位大学教授交了妳不少东西嘛!在哪
边做爱妳最有感觉呀」
「嗯呜……车站的……厕所里……被强迫拉进去……咕呜……」
「从后面上了妳吗」
「是……是的。」
那位清纯的妻子,被大了不知道几轮的大学教授掀起裙子,只把内裤拉了下
来之后就这样站着从背后侵犯的样子。想到这画面,贵之的肉棒也好像要燃烧起
来似的。妻子曾经如此淫荡过,从来没有想过。
「难不成,肛交也有过经验」运动男抓住妻子的头部,就像要深入喉咙底
部般的动着,如果以前没尝试过的话,就算会吐出来也不奇怪的深喉咙凌辱。不
过菜穗子只是表情稍微痛苦一点,还是把二十公分粗大的男根给吞到底,运动男
把腰部往后拉了出来,菜穗子嘴角流下黏稠的口水。
「啊……是的。」含着眼泪,菜穗子无力地点着头。
在结婚之前的要求几乎都被拒绝的那位妻子,实际上连肛交的经验都有过,
这事实打击着贵之。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和我做呢难道……』贵之想道:『难不成到现在还
忘不了大学教授,所以一直避免跟自己做吗』
贵之的疑问,运动男也感觉出来了,「只跟丈夫做过三次而已,却跟搞外遇
的对象连肛交都做了,难道你们还没有切断关系吗」运动男抓住妻子的头发,
把头抬了起来。
「已……已经……没有再见面了。」
「那最后见面是什么时候」
「三……三个月前。」
一直到最近,而且到婚约确定前后还一直有在见面、做爱。贵之想道:『难
道不跟我做也是因为大学教授的关系吗』
贵之感觉到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不过眼泪已经流干了,想责备妻
子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贵之就像个废人一样不知道看着哪边,不过股间的肉棒却
像别的生物一样高高挺立着。
「这女的真棒呀!还噼腿,这么可爱的脸蛋真的看不出来。」
「看这里,一副受到打击的脸,可是只有这一边。」金发少女把肉棒吐了出
来,用细长的手指摩擦着沾满着口水的肉棒,十五公分的肉棒依然挺立着。
「呜……啊啊……」贵之受不了的发出喜悦的声音,肉棒全体感到麻痺,尿
道热了起来,前端已经有些透明的液体跑了出来。
「好像要射了样子不行,不能这么快。」金发少女从口袋里拿出钓鱼线,
绑住贵之肉棒的根部,本来快要爆发的快感就这样又被压回体内去了。
「啊啊……呜……」
「这样的话,想射也没办法了。」少女伸出舌头一阵一阵舔着肉棒背面的经
脉,「啊啊啊啊啊!」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冲向下半身,雄壮的男根想要追求爆发
的快感而抖动着,可是因为根部被绑住的关系,因此无法射出来,肉棒好像瘀血
一般的开始变色,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怎样。
「妳看,妳老公好像很痛苦似的,妳就干脆全部说出来吧,说妳还爱着那个
男的。」
「不……不是的……已经……」
「可是,妳那被开发过的身体已经完全变得淫乱不堪了。在丈夫面前舔着别
人的肉棒,那边也应该湿了吧」
「啊啊……那是……」菜穗子无法否定的看着运动男。
「站起来,让我确认看看。」
「拜……拜托……至少到我丈夫看不到的地方……」
「妳再说啥呀,你也很让丈夫看吧」运动男抓起菜穗子的双手,把她拉了
起来。
两手被绑在后面的新婚妻子,衬衫已经几乎没有作用的穿在身上,浅绿色的
胸罩包覆着的膨胀就这样露了出来。对贵之来说只看过三次的乳房,原本以为是
清纯没有污染的果实,结婚之后可以好好的染上自己的颜色,结果那个妻子已经
被别的男人调教成淫乱的女人了。
运动男把妻子的裙子拉了起来,露出内裤来。菜穗子没有抵抗,也许是知道
抵抗也没有用,干脆放弃好了,还是就像运动男说的,自己也想让丈夫看也说不
定。
年轻人接着把内裤脱了下来,淡淡的秘毛就这样露了出来,妻子的秘毛已经
吸满了爱液黏成一束一束。
「已经湿成这个样子了,好像在要求我们进去一样。」
「是……是的。」妻子一边说着,就像是自己要求插入的感觉,把那美丽的
屁股挺向年轻人那边。
************
男人的肉棒靠了过来……在丈夫面前被人侵犯,可是菜穗子的秘穴却又热又
湿,仿佛感觉得到身体里的需求。
『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一直以来隐藏的秘密全部都被不良少年
们给暴露出来。一开始拒绝丈夫的要求就像运动男说的一样,只想把自己的身体
给大学的教授。
大学的教授——森崎,是菜穗子的第一个恋人。
一开始就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不过听到夫妇之间早就完了,很快就会离婚,
菜穗子一直相信教授说的话。等到发现全部都是在说谎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年,
大学也毕业开始工作了。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来邀约菜穗子的人男性其实很多,不过几乎全部都拒绝
了,当然跟森崎的存在还有不信任男人这部份也有点关系。不过在那之中,只有
贵之跟别人不一样,非常诚实,而且真的打从心底爱着自己,还没跟森崎分手
的时候,慢慢地被贵之的爱给打动了。
『可是……我却……』在结婚之前尽可能的不要做爱,其实是怕自己淫秽的
部份被发现而被讨厌。
菜穗子和森崎之前玩过很多手段,各式各样的体位,肛交和使用道具做爱,
SM、户外暴露、大学上课中、躲在讲桌下面舔弄着森崎的肉棒等等。越在不正
常的状况下越能感到兴奋,与其说是森崎调教的成果,或许菜穗子与生俱来本性
就是如此,看到男人的肉棒,秘穴就会不自觉的湿了。
「呜呜……」手被绑在后面,被其他男人看着,自己丈夫的肉棒正被其他少
女舔弄着,这种异常的状况反而点燃了菜穗子的性欲。
「滋噗」的声音,运动男已经将他的肉棒塞进菜穗子的密穴。菜穗子仰起头
来紧紧的咬住嘴唇,要是不这样的话,一下就会叫出来了。
「放进去了,里面好紧呀!」运动男只把肉棒的前端放了进去,缓缓地运动
腰部,用那粗壮的雁首玩弄着入口处,濡湿的密穴被粗大炙热的男根折磨着,额
头也开始冒汗。
「嗯……呜……嗯哼……」
虽然年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不过玩弄女人的技术非常熟练;不只是经
验丰富,看这个样子,被侵犯的女性也不在少数。
「怎么啦!如果很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运动男突然把肉棒给刺了进去,
「噗」的一声,一股爽快的感觉在密穴中炸了开来。
「哈呜!」菜穗子拼了命咬住嘴巴,不过还是忍不住发出声音来。或许是不
想听从年轻人的摆布,也许是不想在贵之面前展现出来。
「不要再忍耐了,这淫乱的样子不想被丈夫看到吗现在都已经没关系了,
你跟大学教授之间的事全部都被知道了,妳就好好的享受吧!不好好出声的话就
把妳丈夫的肉棒切掉呦!」
运动男的腰像是画着8字形在膛内摩擦着,「咕啾、咕啾」的声音从接合处
发出来,密穴也开始泄出那炙热的体液。「啊……啊啊……啊啊啊……」黏稠的
爱液流到大腿上的感觉,慢慢地夺走菜穗子抵抗的力量。
『对不起……原谅这么淫乱的我,亲爱的……』被没看过的年轻人侵犯,却
很有感觉,已经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丈夫了。『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丈夫被切掉,
全部都是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丈夫……』菜穗子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开始享受男
人的抽送。
不再继续忍耐之后,下半身开始传来波浪般的快感,「嗯∼∼」菜穗子开始
随着男人的抽送自己动了起来。
「终于想做了比刚刚还要紧,真是不错的名器呀!」运动男很舒服的瞇着
眼睛,动作很大的进行着活塞运动。粗大的男根在体内深深的突刺,闪光般的快
感在体内爆发开来,这种感觉以前跟森崎在一起的时候所没有过的。
「如何,肉棒深深的在体内塞得满满的,感觉很舒服吧」
「啊啊……是,是的……非……非常舒……服。」
「跟妳丈夫的肉棒比起来呢」运动男就像拳击手打出刺拳一样的,用龟头
戳着膛内的其他地方。看着菜穗子的反应,的确是有戳到性感的穴道。
「啊啊……你……你的比较……棒。」
「有没有听到我比你棒耶!」运动男很轻松的转头看着贵之。
被金发少女舔着肉棒的丈夫,整个人完全失神一样,眼神涣散,嘴巴闭不起
来的流着口水。
「好像是受到太大的冲击,嘴巴闭不起来了,不过肉棒还是很有精神的挺立
着。」
少女的口交太过舒服的样子,贵之的阴茎就朝天空挺立着,看着丈夫变成这
样实在是很痛苦。被看到自己淫乱的一面,不知道丈夫未来还会不会爱着自己
不过随着运动男的撞击,理性也渐渐地崩坏,失去正常的判断力。
『如果……真的没办法的话,至少也要救到贵之……』想到这里,只有靠自
己让这个男的满足才行。菜穗子想着,不管多么的耻辱也只有忍耐。
「啊……请把我……弄得乱七八糟的……好好的欺负我。」菜穗子为了让不
良少年们注意自己,故意说出这样的话,不希望他们再继续虐待丈夫下去了。
「自己要求起来了耶!我有没有听错呀」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啦!」头带男也解开自己的腰带走了过来,看样
子要准备开始轮奸了。
在今天以前,菜穗子还没碰过森崎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准备要被男人们的欲
望毒牙给侵犯了。
「啊啊……那样……不行……不要这样。」
「刚刚不是自己说了,要我们好好的欺负妳。」
「两个人同时上吧!」运动男先把肉棒从菜穗子的密穴拔了出来,然后对准
肛门压了上去。
「同时玩弄两个洞吗不错耶!」
「等下轮到我呀!」从录影机的画面看着这一切的皮革男笑着说。
「快点上吧!」篮球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看着。
「反正,你们就先等一下吧!」肉棒把小菊花给撑开来塞了进去,尽管以前
有过肛交的经验,不过运动男的肉棒实在是大得快把菜穗子的肛门给撕裂开来。
「呜哇……这个肛门真是不赖呀!」露出舒服的表情,运动男的肉棒已经有
一半进去了。
就这样连接的状态坐在椅子上,运动男就好像抱着小女孩尿尿的姿势一样抱
着菜穗子的大腿,露出那整个被爱液润湿的密穴出来,密穴周边的阴毛湿润的贴
在肌肤上显得特别淫秽。
「这么的湿,谁要先上」运动男开始慢慢地动起腰部来,勐烈的肉棒就这
样搅拌着直肠。
「啊……啊……不要……」肛门被侵犯,密穴等着被其他男人的肉棒插入的
姿态,全部被录影机给拍了下来。受到如此的暴行,可是身体好像要麻痺似的,
密穴流出泛白的体液来。
「嘿嘿,那我先来吧!」头带男把拉链拉了下来,虽然他的阴茎比不上运动
男的粗大,却也是很有精神的挺了出来。
「那么,要进去了。呜哇!好温暖呀!」龟头插了进去,头带男开始感受里
面的温度。同时间,运动男也在持续地抽插,密穴跟菊花两边同时传来的快感,
好像要把菜穗子给融化掉一样。
「这样如何」头带男一口气把肉棒全部塞了进去,「咻噗」的淫秽声音响
起,膛内的爱液也喷了出来。
「嘿嘿嘿,喷潮了说。」
「动得这么激烈,你肉棒的感触都传到我这边来了。」运动男两手使力,摇
晃着菜穗子的下半身,「呜哇……不要摇得这么用力,好像一下就要射了。」头
带男激烈地活动着腰部。
「啊……啊啊……不行……」菜穗子看着头带男,直觉地感觉到头带男会直
接射在里面。
「怎么了,今天是危险日吗要射的话,当然要射在里面呀!大家今天都射
在里面让她怀孕吧!」运动男很有余裕的搅拌着直肠。
「啊啊啊……不要……只有这个不行。」菜穗子流着泪拼命摇头。
「有啥不好新婚就怀孕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么既然这样,到时候我们来
帮妳的小孩取名字吧!」运动男很高兴的说着。
「嘿,你来取名子呀你够格吗」
「吵死了,快点射在里面吧!她好像要高潮了。」运动男开始激烈地动着,
越过直肠壁给予头带男的肉棒施加刺激感。
「啊啊……糟糕……要射了。」
「嗯嗯呜……」这一瞬间,菜穗子首先达到高潮,整个密穴紧缩起来。
「啊啊……这家伙先去了……呜……好紧……啊啊……」头带男的肉棒就喷
射出来,炙热的精液在膛内散了开来。
上次生理期来刚好是两个礼拜前,以周期性来看的话,刚好是最容易怀孕的
时候。菜穗子一边感受着绝顶的快感,一边想着最坏的结果而震动着。
「下个是谁要射得满满的呀!」头带男发出恶魔般的笑容,把肉棒抽了出
来。
才刚达到高潮,第二次的顶点又要到了:「啊啊啊……」
「又高潮的样子,真是敏感的女人。今天会去几次,我们来挑战看看吧!」
「总之,现在是两次。我来第三次吧!」把录影机交给头带男,皮革男也松
了松腰带,准备把膨胀的股间给掏出来。
『要到什么时候……这个噩梦才会结束……』
快要失去意识般的转头看向贵之,金发少女用女上位的姿势骑在丈夫上面。
贵之就像一匹野兽一样发出奇怪的吼叫声,阴茎的根部被绑住的状态下和少女交
合,因为无法射出而意识崩坏一样动着。
或许,噩梦才正要开始。
菜穗子感受着第三人的肉棒进入密穴深处,接着而来的快感让菜穗子失去了
意识。
【完】
===================================
首先谢谢大家的回复,大家说翻得好实在是太抬举我了,然后有点抱歉的是
目前我是先翻短篇为止,一来先试试看,毕竟第一次发帖,二来这样不会有断尾
的问题,所以上篇那个就到那边就结束了,没有后面了。
我自己也是觉得收在那边就好了,总之第二篇,有任何缺点或问题都可以提
出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