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得到超级肉畜系统怎么办当然是穿梭时空,享受古今美女的肉体啦03

2024-05-16

03「丞丞,这是什么呀。」第二天上午,我正在自己原来的房间,现在的工作室中调配一份药液时,打扮完毕正准备和我吻别的范冰冰走进来好奇地问道。我停下搅拌一只浴缸大小的陶瓷水槽中的淡蓝色液体,站起来笑道:「这是把你们的艳尸放进去浸泡,用来永久保存的。」范冰冰的俏脸上马上浮现出一抹潮红,娇媚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咬着樱唇,痴痴地注视着蓝色药液表面的漩涡,仿佛在幻想自己的艳尸被浸泡在里面的样子,微微喘息着问道:「咦,丞丞,你之前宰杀小林她们的时候,不是不用泡什么药水,就可以永久保存她们的么。」我耐心地解释道:「只是做装饰品的话当然不用。但是要做成玩具之类的东西就要做些处理了。你想啊,你那漂亮的小脑袋砍下来以后可有八九斤重呢。如果我要拿在手里欣赏你的美貌,亲你的小脸蛋儿,或者操你的小嘴儿,是不是太重了还有陆瓷,我以后肯定还要和她的无头艳尸做爱的,她个儿高,砍掉了脑袋也还有快一百斤,移动多不方便。还有连欣,砍掉脑袋和四肢也有四五十斤,这么重的抱枕抱着会累死人吧。」范冰冰这次恍然大悟:「对对对。那这个药水是可以减轻我们艳尸和人头的重量的」我抱着她,亲了亲她嫩滑的脸蛋,然后回答道:「对。把你们的艳尸泡在里面,这种药水就会分解你们的骨头,同时形成一种高分子结构来代替。还会用形成一种复杂的无机结构取代你们的体液等等。不打算食用的艳尸就可以用这个药水浸泡,减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重量,以后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拿在手上玩,抱在怀里,或者做爱了。不过泡过以后就不能再吃了。」「哦……」范冰冰的唿吸变得非常急促,目光也有些迷离。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凑到她耳边,咬着她白嫩的耳垂,笑道:「只有死掉了以后再泡才有用哦。活着泡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范冰冰被我说中心中的幻想,回头娇媚地撩我一眼,满脸期待的神色。但她既然答应我不再催我宰杀她,也就没有开口。我便亲了亲她娇艳的樱唇,笑道:「你都打扮好了,还不出门啊。」「我想看你宰杀一头肉畜再走……」每次讨论这些话题,范冰冰都会情欲高涨,现在也不例外。我坏笑着摸了摸她丰满的酥胸,隔着衣服捏着她娇俏的乳头,笑道:「你的奶头现在就硬成这样了,下面也湿了吧。真要让你看我宰杀一头肉畜,我怕你泄得走不动路了。上次我宰杀小林她们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不是高潮得失禁了嘛。」说着我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尽情地和这娇艳的美女明星痛吻一番,然后笑道:「你出去吧,我留一头肉畜等你晚上回来了再宰杀。等你看完了,正好和我做爱,就算高潮再多次也没关系。」范冰冰粉面含春地看着我,娇声道:「说好了哦,那妈妈先出去了。」说完便媚态横生地撩我一眼,转身离开了工作室。我拍了她丰满肥嫩的美臀一巴掌,满足地笑道:「说好了。放心吧。」范冰冰离开后,我又架设好斩首机,准备好其它各种工具,然后回到客厅。赵惟依她们都坐在沙发上,看来已经等久了,看到我之后迫不及待地一起起身,莺莺呖呖地打着招唿:「主人。」我打量着三头肉畜和一个性奴,肉畜们都是除了透明长筒丝袜和水晶细带高跟鞋之外一丝不挂,除了都化着妆外,还都挽起了秀发,把雪白的脖子露出来,等待着被切断。她们的奶头都硬硬地勃起着,三副美屄也都是湿漉漉的,显然是因为快要被宰杀而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只有李丽莎,除了灰色油亮连裤袜和十五厘米超细跟水钻扣带高跟鞋之外,还在丰满白嫩的身体上穿了一套情趣款的透明水手服,一对浑圆高耸的豪乳把薄薄的水手服绷得紧紧的,随着她的动作晃得仿佛随时会把水手服撑爆。当然,像她这样穿一件情趣装,相比肉畜们的赤裸更能引起男性的性欲,这也是她身为性奴的职责。我满意地点头,问道:「昨夜都按我说的清了肠吧早上都喝了一杯温水,对吧」三头肉畜一齐娇声回答道:「是,主人。」「很好。」我笑道:「那就这样安排吧:先宰杀陆小姐,然后把你的无头艳尸浸泡十二小时,今天晚上就可以处理好,上床陪我做爱了。」陆瓷呻吟一声:「是,主人……」话音未落,白嫩的身体就一阵颤抖,两腿之间的美穴里也涌出一股亮晶晶的爱液。接着便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这是她们正常的反应,我也不以为意,转向连欣继续道:「连小姐,你排第二个,因为你的处理会很复杂,除了人头以外还需要切除四肢,修整断口,清除内脏,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到了晚上把你处理好,陆瓷小姐也浸泡好了,再把你放进去浸泡,十二小时以后就是明天早上,用你做成的抱枕也正好完成。」连欣也是媚眼迷离,丰腴肥嫩的娇躯剧烈地哆嗦着,爱液止不住地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下。我最后看着赵惟依笑道:「赵小姐,我打算用你做今晚的晚餐,所以就等到下午再现杀。」赵惟依已经忍不住一只手摸着乳房,一只手摸着美穴,娇喘道:「是、是的……」「好,那我们就开始吧。陆瓷小姐,请。」我向陆瓷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陆瓷眼神茫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条极品美腿哆嗦着,片刻之后,终于无力地迈出走向她生命终点的第一步。我也不催促,静静地看着她像是背负着千斤重担一样,微微弓着腰,剧烈地喘息着,脚步飘忽地走向工作室。这短短一段路她走得非常艰难,每走出一步都会脚下一软,而在她走过的地方,晶莹的爱液星星点点的洒成了一串。好不容易,她终于走进工作室,看着室内我刚刚准备好的斩首斧和木墩,斩首机,圆锯以及一把特制的大剪刀,终于忍不住瘫软在门口的地上。我却在她身边问道:「陆小姐,你希望被用哪种方式砍掉脑袋呢现在我还只准备了四种办法,用斩首机,我就可以用后入式和你做爱,你高潮的同时砍掉你的头。用斧头的话,我就没办法同时和你做爱了,只能你自己自慰到高潮。电锯和剪刀的话,也不方便。所以我推荐斩首机。」陆瓷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然后艰难地回答道:「那就斩首机吧……」说完便像狗一样,慢慢地爬向那台即将夺走她生命的机器。我跟在她身边,等她艰难地爬上斩首机的架子,自己把那雪白修长的脖子放在下半边挡板的凹槽上,我再放下上半边挡板,用两边凹槽形成的圆洞卡好她的脖子,然后咔哒一声扣紧。现在陆瓷这性感的身体就被固定了起来,趴在地上,高高地撅着浑圆雪白的美臀,等待成为一具无头艳尸。我站在她身后,用平静的语气问道:「陆小姐,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陆瓷浑身哆嗦着,艰难地回答道:「如果主人不喜欢和我的艳尸做爱了,能不能送给别人……我希望自己的艳尸能一直……一直能和别人做爱……希望我的艳尸能永远被人用来满足性欲……」「好的。」我温和地回答道:「陆小姐,如果你希望自己能被很多人使用,我就拿去卖淫,让无数的人嫖你的尸体,好吗」「谢、谢谢主人……」陆瓷呜咽着回答道:「那就最好了……」于是我握着自己的肉棒,对准了陆瓷高高撅起的美臀间那爱液横流的美穴,轻轻一挺腰,龟头便毫不费力地贯入了火热紧窄的阴道,直接撞在她柔软的花心上。「啊……」陆瓷仰起脖子,却被斩首机的挡板卡住脖子,只能如泣如诉地呻吟一声,阴道剧烈地收缩,拼命夹紧我的肉棒,蠕动吸吮起来。我知道她这最后的性交只需要最简单激烈的快感,便扶着那对弹性十足的柔腻美臀,飞快地抽插起来。陆瓷的阴道比我昨天晚上和她做爱的时候感觉更加紧窄,紧紧夹着我的肉棒,强烈的快感之外甚至夹得我隐隐作痛,但她现在的爱液也多得惊人,所以我抽插起来仍然非常顺畅,每一下都能重重插入她最深处,结结实实地顶在她的花心上,插得亮晶晶的爱液喷溅而出,淋淋漓漓地喷洒在身下的地板上。本来我就被系统强化了性能力,肉畜们和我做爱时快感都会特别强烈,而且现在已经上了斩首机,所以陆瓷更是变得极度敏感,我抽插百来下之后,她就拼命挺动美臀迎合着我,美穴内一阵阵痉挛着,如泣如诉地呻吟起来:「啊……啊……要高潮了……我要死了……要变成无头艳尸了……啊……头好晕……飘起来了……呜……啊——泄了啊——快砍掉人家的头——」一股粘稠的阴精从这淫荡的性感女郎花心中喷涌而出,浇在我的龟头上。于此同时,我对她一连使用了「使目标肉畜永久保持宰杀时的状态」,「强化目标肉畜宰杀后的外观」,「强化目标肉畜宰杀后的触感」三个功能,然后按下了斩首机的按钮。沉重锋利的刀片唿啸着落下,像切开一块奶油一般切断了陆瓷雪白修长的脖子。叮的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之后,我身下这具性感白嫩的身体突然直了起来,却已经失去了头颅,鲜红的断颈一阵阵向空中喷洒着血雾,然后星星点点地洒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像是无数梅花在雪地中热烈地绽放。伴随着血雾喷洒的节奏,陆瓷的身体剧烈地痉挛起来,胸前那对肥嫩的乳房晃动着,娇嫩的乳头勃起到了快要爆炸的程度,像两滴鲜血一样摇曳着美丽的弧线。而她的阴道更是以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力度夹着我的肉棒,像是抽气机一样吸吮着我的龟头。一股股爱液接连不断地浇在我的龟头上,即使我被强化了性能力,也完全无法抵抗这每位女性一生只能提供一次的,用自己生命换来的快感,握着她的纤腰勐插几下,便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深处。接着,我抽出肉棒,放开她迷人的身体,走到斩首机前。陆瓷的人头正静静地躺在那只小篮子中,断颈处鲜血淋漓,美丽的唇角边也流出一道血迹,划过略显苍白的下巴,带着一种柔弱的风情。脸上的表情既有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妩媚和满足,也有一抹失去生命的凄楚和淡淡的悲伤。虽然她相貌一般,我本来准备把她的头拿去喂狗,但此刻我也忍不住改变了主意,决定把她的人头收藏起来。我伸手捡起陆瓷的人头,她还保留着最后的意识,眼睛茫然而缓慢地转动一下,看了我一眼。我捧着她的人头,走到斩首机后,让她面对自己仍然在地上抽搐着的无头艳尸。性感白嫩的艳尸倒在自己的血泊中,每抽搐一下,断颈处都涌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同时两腿间那娇嫩的美穴还喷出一股亮晶晶的爱液,构成了一副凄凉而淫荡的画面。「陆小姐,你的尸体真美。」我捧起陆瓷的人头,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放心,我会经常和你美丽的尸体做爱的。还有,你的人头现在也很美,我也要收藏起来,偶尔会拿出来观赏,或者操你的小嘴。」听到我的话,陆瓷的人头浮现出一抹美丽的笑容。我轻轻吻了吻她带着血腥味的柔软双唇,最后道:「陆小姐,笑得甜一点,淫荡一点,保持着你最美丽的样子,然后安心地死掉吧。」虽然只剩下一颗人头,但陆瓷仍然努力地微笑起来,然后就没有反应了。我这才满意地提着陆瓷的人头,走到那只水槽边,放进了药液中。然后我又回到斩首机后,抱起陆瓷的无头艳尸,也小心地放进水槽摆好,让她每一个部分都被药液浸透,然后回身看向门口。一直在那里看着陆瓷被斩首,变成一具无头艳尸的全过程的赵惟依等三人都已经瘫软在地上。赵惟依和连欣互相拥抱着,无力地靠着对方的身体,两人的腿间的地上都是一大滩亮晶晶的爱液。而李丽莎扶着门,指甲紧紧地扣着门框,咬着嘴唇,软绵绵的两条美腿内侧,性感的丝袜上也流着晶莹的水迹。三个人都是目光茫然,显然也都沉浸到了自己被斩首的幻想当中。我也不打扰她们,离开工作室走进浴室,开始清洗身上沾到的陆瓷的血。斩首这种方式麻烦的就在这里,虽然系统功能中有一种是宰杀肉畜时不会流血,但要消耗十点能量,我还不舍得在她们身上使用。毕竟刚才对陆瓷使用的三个功能就消耗了三十点能量,而宰杀她也只能获得一百点而已。要知道只有作为系统持有者的我才能使用这些功能,而不知道多少比她们质量好的美女,宰杀后却因为保存不善,落得像那几个保安拿到的肉畜一样的下场。洗过澡之后,我再次回到工作室。两头肉畜和一个性奴已经简单地打扫了一下,洗掉了陆瓷的血迹,只有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看到我之后,连欣马上哆嗦了一下。我笑着问道:「连小姐,因为我要把你做成抱枕,所以就不能让你自己选择斩首方式了。因为我要先用电锯切掉你的四肢,然后才切掉你的人头。」这丰腴肥嫩的淫艳女郎娇喘着回答道:「是,主人……」于是我走到工作室内我以前睡觉的那张床边坐下,笑道:「连小姐,先来做爱吧。因为你死掉的过程比较漫长痛苦,所以我就让你主动,你只管寻求快感,一定要好好满足自己再死哦。」连欣没有回答,而是娇喘着艰难地爬向我身前,伸出柔润的玉手搭在我腿上,支起白嫩的身体,然后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肉棒。她的口交功夫相当不错,柔软的嘴唇和嫩滑的小舌吸舔得我浑身酥麻。而且她一直仰着脸,虽然相貌一般,但气质娇媚柔顺,现在化了妆,也颇为娇艳。眼睛不大却柔媚多情,有一种含情脉脉的感觉,让我心里感觉相当满足。口交一段时间之后,连欣吐出我的肉棒,爬了起来,丰满柔软的身体靠在我的怀里,和我尽情地接吻片刻,让我摸玩她硕大柔软的美乳,才跨坐在我身上,把柔嫩的美穴套上我的肉棒,和我做爱。连欣的肉体香软柔滑,和她做爱的时候不但能享受到肉棒抽插美穴的快感,全身每一处和她肌肤接触的地方都能感受到那种酥麻的触感。再加上她身上浓郁的脂粉香,真是极致的享受。我情不自禁地把脸埋在她胸前,尽情地吸着她的乳香,嘴里啃咬着柔嫩的乳肉。而连欣也像陆瓷一样,因为这是生命中最后一次性爱而变得极端敏感,娇媚婉转地娇吟着,用爱液横流的美穴拼命套动我坚硬的肉棒。虽然连欣的阴道没有陆瓷那么紧窄火热,快感强烈,但温暖柔软,让我的肉棒感受到的是一种温柔却不刺激的快感。把她做成抱枕后抱在怀里玩弄的时候,如果要把肉棒也放在她阴道里,这种快感无疑是最合适的了。毕竟我坐在沙发上主要是为了看电视或者其他事情,快感太强烈的话反而不合适。我正在幻想抱着着怀中这香软丰腴的女郎做成的抱枕的感觉,连欣已经无力地趴在我肩上,到达了第一次性高潮。高潮之后她娇慵无力,更显得身体柔若无骨,肌肤吹弹可破。因为她会比较痛苦地死掉,所以我决定多让她高潮几次,便伸手托着她那对丰满滑腻的大屁股,挺动肉棒在她温暖多汁的阴道内尽情地抽插起来。刚刚高潮的连欣马上再度娇喘呻吟起来,趴在我肩上任由我奸淫她的美肉,小嘴里吐出一团团甜美芬芳的气息:「啊……主人……欣欣已经高潮了……可以死掉了……主人……为什么还不把欣欣的手脚割掉呢……」我吐出嘴里那颗硬硬的乳头,笑道:「别急……我让你也高潮三次吧。你专心享受就好。」「谢谢主人……啊……欣欣好舒服……主人……欣欣又快高潮了……」「没关系,尽情地高潮吧。」「呜……主人……欣欣要泄了……主人……呜……啊……」怀中的美肉再次痉挛起来,仰着脖子,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快乐。我却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继续狠抽勐顶,于是连欣的第三次高潮也接踵而至。一连三次强烈的性高潮泄得这柔媚性感的女郎几乎进入了虚脱状态,像是失去了骨头一般瘫软在我怀里,一双婉转多情的眼睛也失神了。我抱着这具丰满白嫩的美肉站起身来,走到一张操作台前,把她平放在冰凉的金属台面上。刚刚高潮后火热敏感的身体碰到冰凉的金属,马上颤栗起来,美穴中也再次涌出一大股爱液。连欣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失去生命了,虽然渴望被宰杀,但高潮过后妩媚娇艳的脸颊上还是浮现出一抹恐惧的表情。我拿起电锯,笑道:「连小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连欣咬着香软的红唇,垂着眼帘不敢看电锯,不安地回答道:「可不可以先锯掉人家的头呢……」我耐心地解释道:「连小姐,先锯掉头的话,你就死掉了,对吧。等你死掉以后,你的艳尸就会松弛下来,我再锯你的手脚的话,切口就会不平整。你不希望自己做成抱枕以后更完美一点吗」连欣这次明白我要活着切除她四肢的原因,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对不起,主人,那就先锯我的手脚吧。那个,主人把我做成抱枕以后,能不能把我的人头摆在一边,拍几张照片发到网上,让所有人看到我变成一个漂亮抱枕的样子。」「当然可以。」我对这种要求是绝对不会拒绝的。于是连欣满足地叹了口气,柔媚多情的眼睛勇敢地看着我,甜甜地笑道:「谢谢主人。我没有要求了,可以死掉了。」「好的,那我开始了。」我答应一声,打开了电锯开关。锋利的锯片飞速转动起来,工作室内回荡着沉闷的嗡嗡声。连欣闭上眼睛,微微颤抖起来。但我知道这是她必须经历的,一连对她使用了和陆瓷一样的三个功能之后,便举着电锯,对准了她丰满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后按了下去。电锯的声音马上变得低沉了不少,伴随着连欣的一声惨叫。飞速旋转的锯齿毫不费力地撕裂了柔嫩的肌肤,切开淡黄的脂肪,接着是鲜红的肌肉。血浆飞溅出来,洒在切口下不远处黑色长筒丝袜的蕾丝花边上,看起来格外性感。接着,电锯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刺耳,这是锯片摩擦骨头的声音。连欣丰满白嫩的身体紧紧绷了起来,剧烈地颤抖着,却没有再叫出声。很快她的大腿骨也被切断,锯片势如破竹,欢快地高唱一声之后,我手上一重,一条性感的丝袜高跟美腿就和连欣的身体分开了。连欣大口喘息着,我则按照系统直接输入我脑海中的知识和经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止血钳,夹住了连欣身体那侧的动脉,然后如法炮制地切掉了她的另一条美腿。然后我提起两条丰腴白嫩的美腿,脚尖朝上地架在一只金属架上,让里面的血流出来,再拿起已经被血浆涂满的电锯,对准了连欣圆润白嫩的香肩。手比腿更好切,很快,她那两只粉嫩的藕臂也离开了身体。此刻的连欣已经只剩下一具光秃秃的身体,肩和大腿根的切口鲜血淋漓,却更显得乳房硕大,屁股浑圆,再加上她布满冷汗的苍白脸蛋儿和无神的媚眼带来的那种柔弱的风情,散发出一种特别的性感。我俯下身,温柔地吻了吻她有些失色的樱唇,笑道:「连小姐,你真棒,竟然一直没有叫。」连欣虚弱地挤出一个笑容,艰难地回答道:「主人……好疼啊……快把欣欣的头切下来好嘛……欣欣想快点死掉……」我站直身子,轻声道:「好的,那我来了哦。」连欣闭上眼睛。我端起电锯,对准了她的脖子,用力一按,锋利的锯片就把那粉嫩柔腻的玉颈切成了两段。因为已经大量失血,所以连欣断颈处没有喷出陆瓷那样的血雾,而是随着脉搏的节奏,一阵阵涌出三股血柱。我赶紧捧起她的人头,在她耳边轻声道:「连小姐,你的人头已经被我切掉了。你看看自己的肉体吧。」连欣微微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自己失去了头颅和四肢,还在喷涌着鲜血的胴体,嘴角浮现出一个美丽的笑容。我最后在她耳边道:「连小姐,你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抱枕的。安心的死掉吧。」于是连欣的人头最后努力在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柔妩媚的微笑,便无声地死去了。我长长舒了口气,把连欣那颗娇美的人头放在她已经平静下来的胴体边,打开工作台上的喷头,开始冲洗血迹,然后拿起连欣那双白嫩的玉臂,转身便想回客厅休息片刻。毕竟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复杂地宰杀一个美丽性感的美女,虽然脑海中有系统注入的知识和经验,但真正操作还是很消耗体力的。正好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休息一下吃午饭,睡个午觉,再来精细地处理连欣的美人头和无头艳尸。我提着连欣柔软的粉臂,走到工作室门口,对靠着门,已经高潮得双目失神,几乎虚脱的赵惟依和仍然大张着双腿,还在用白嫩的小手隔着包臀的油亮超薄连裤丝袜拼命揉搓着自己美屄的李丽莎笑道:「好了,陆小姐和连小姐已经死了,上午就先到这里。我们去休息一下,吃了午饭再来吧。」两人艰难地站起来,无力地互相扶持着跟在我身后,回到了客厅。我先拿着连欣的手臂来到厨房,找到了我家那美艳熟妇女佣范玉芳,笑道:「大姨,帮我把连小姐的手做成两个小菜吧。」虽然一直不敢去看我宰杀肉畜,但范玉芳看到这双已经离开身体,丰腴白嫩的美女玉臂,仍然粉面绯红,眼神迷离,接过玉臂娇喘微微地答应一声,然后大着胆子问道:「少爷、连小姐她……」我看着这娇羞妩媚的美熟妇,温柔地回答道:「大姨,连小姐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具无头艳尸和一颗美人头了哦。」范玉芳嘤咛一声,脚下一软,赶紧放下连欣的玉臂,扶着身边的流理台,才保持着没有摔倒。我赶紧上前一步,扶住这娇羞美妇柔软的娇躯,笑道:「大姨,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午饭还不急。」范玉芳红着脸儿,羞答答地回答道:「谢谢少爷。我没事,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行了。少爷,厨房油烟味儿重,您回客厅去呆着吧。」我答应一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身边的赵惟依马上喘息着爬过来,趴在我腿上,张嘴含住了我的肉棒吸吮起来。我知道她刚刚看到陆瓷和连欣被宰杀的过程,而她自己又是下一个要接受宰杀的,早就性欲高涨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急需一根火热的肉棒充实她空虚的肉体,而我刚才虽然把连欣送上了三次高潮,但还没有射精,也希望能有一具美艳的肉体能接受我的精液,便任由赵惟依为我口交,转身看向另一侧靠在沙发靠背上,粉面含春,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的李丽莎。李丽莎见我看着她,乖巧地张开小嘴,吐出嫩嫩的小舌头送到我嘴边。我便搂着这性感白嫩的淫艳女郎,尽情地品尝她的嫩唇柔舌,玩弄她的玉乳粉屄。一边玩,我还一边在意识中打开了观察肉畜状态的功能,首先看了看范冰冰。她也正在一家酒店中,和李晨,她的助理还有两三个大概是投资人和导演之类的男人吃午餐,餐桌上摆着几碟美女嫩肉做的菜肴,一只高脚水晶碟子中摆着一颗清纯俏丽的少女美人头,还被鲜花围绕,人面娇花交相辉映,更显动人。看样子他们在谈新电视剧的事情,没什么可看的。于是我切换视角,在已宰杀的肉畜名单中找到了新出现的陆瓷和连欣的名字,然后选择了连欣,把视角设定在她的手臂上。画面一转,出现了我家厨房中的情景。那美妇女佣范玉芳正拿着连欣的一只粉臂放在砧板上,拿着一把切肉刀,看样子是打算处理做菜的,却举着刀半晌没动。我正好奇的时候,她却突然放下刀,抱着那只玉臂走到厨房一角的椅子上,软绵绵地坐下,然后亲吻起连欣的嫩手来。原来这美熟妇也春情荡漾,不能自抑了。她媚眼迷离地抱着连欣那只洁白粉嫩的玉手,顺着手臂一直吻到指尖,然后张开娇艳的樱唇,痴迷地含住了连欣的一只玉指,吸吮舔舐起来。片刻之后,她又捧着连欣的手伸向自己胯下,用连欣的手揉搓着自己的阴户。但这美妇现在也极端敏感,揉了三五下之后,便浑身痉挛着高潮了。美妇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娇靥如火,眼波横流,娇喘微微的样子真是诱人。片刻之后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慌乱的站起来,拿着连欣的玉臂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然后再次放上砧板,举起刀,齐腕砍断了连欣的嫩手,然后把另一只手臂也一样切断,把连欣那两只白嫩的小手装在一只碟子里,放进蒸笼,然后又回头开始切连欣手臂上粉嫩的美肉。我还想继续看下去,赵惟依却已经爬到我身上,跨坐在我胸前,搂着我的脖子娇声哀求道:「主人,人家想被操了……主人,可不可以把大肉棒放进人家的屄里呢」这赵惟依确实是她们当中最淫荡的一个。我只得停止观察,睁开眼睛,吐出嘴里含着的李丽莎的小嫩舌,笑道:「骚货,主人的大肉棒就在那里,你不会自己用啊。」赵惟依撅着嫣红湿润的小嘴,娇嗔道:「人家想得到主人允许嘛。主人,那人家放进去啦。」「行,你放吧。」我答应一声,再次转向李丽莎,隔着几乎完全透明的水手服,尽情揉搓着那对高耸的美乳,玩弄已经勃起的两个硬硬的乳头。而赵惟依则搂着我的脖子,抬起美臀,张开那双套着白色长筒透明丝袜的美腿,自己伸手拨开湿淋淋的阴唇,然后用美穴对准我火热的肉棒,缓缓套了上去。柔软鲜嫩的阴道紧紧裹住我的肉棒,温暖的爱液泉涌而出。赵惟依张开鲜红的小嘴,淫荡地呻吟一声:「啊……」接着就抬起美臀,激烈地套动起我的肉棒来。我一边享受着和这淫荡美女做爱的快感,一边抚摸身边李丽莎性感的肉体,双手从她的酥胸一直向下,然后一只手摸着她那被连裤袜包裹着的迷人粉屄,一只手继续顺着丝滑油亮的丝袜继续向下,摸着她套着超薄灰色丝袜而显得格外修长滑腻的玉腿,摸到膝弯时这淫荡又带着一抹清纯的艳女乖巧地翘起那只嫩脚,举到我身前让我把玩。裹着灰色超薄丝袜的玉足就在我面前,因为还套着一只十五公分细跟镶钻扣带凉鞋,所以那白嫩的脚背绷得直直的,呈现出优美而性感的曲线。五颗整齐圆润的脚趾头在丝袜下显得晶莹剔透,趾甲上粉红色的指甲油显得格外诱惑。我捧起这只秀美的玉足,尽情地欣赏它细腻的光泽,动人的曲线,轻轻抚摸白嫩的脚背,用手指拨弄那排可爱的脚趾头。被我这样玩弄,李丽莎娇喘微微,媚眼如丝地看着我,脚趾头时而蜷起,时而张开,更是性感诱惑。而我怀中正在用阴道尽情套动我的肉棒的赵惟依也被这只嫩脚吸引,喘息着伸手捧住,然后张开小嘴,含住了李丽莎的一颗脚趾,吸吮起来。灰色油亮丝袜被口水打湿,顿时变成了完全透明的,紧紧裹着可爱的脚趾,在赵惟依鲜红饱满的香唇和洁白整齐的贝齿中时隐时现,偶尔还被赵惟依柔嫩的舌尖舔舐,真是香艳得难以形容。李丽莎被这么吸吮敏感的脚趾,也淫荡地娇吟起来,一双白嫩的小手握住自己胸前那饱胀怒耸的双峰揉搓。我则一只手握住赵惟依胸前那随着套动我的动作而激烈摇晃的酥软美乳,一只手把玩着李丽莎高高翘起的修长玉腿,同时挺动肉棒抽插赵惟依紧窄湿滑的美屄,尽情享受这两具丰满白嫩的美肉。而赵惟依被我从身下抽插几下之后,便淫荡地呻吟着,又一次高潮了。我停下动作,笑道:「骚货,从现在开始到我宰杀你为止,都不许再做爱,也不许自慰了哦,听到没有。」赵惟依趴在我肩头,喘息着问道:「主人,为什么呀……人家……等一会就要死了……让人家多高潮几次嘛……。」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这样的话,等会儿宰杀你以前,你的最后一次性高潮就会更强烈,你的嫩肉也会更好吃。」听到我的解释,赵惟依痉挛着又泄出一大股爱液,无力地瘫软了下来,呻吟道:「知道了……那人家今天……就再也不高潮了……」我笑着亲了亲她的脸蛋儿,扶着她在身边的沙发上躺好,然后转身将李丽莎那双丝袜高跟美腿架在肩上,伸手撩起情趣水手服的裙摆,撕开她丝袜的裆部,露出那副汁液淋漓的美屄,笑道:「小骚货,你也想挨操得急了吧。」李丽莎媚眼如丝地呻吟着:「是……主人……丽奴好想被主人操……」「哪个洞儿想被主人操呢」我握着肉棒,在她的美屄和菊穴之间来回摩擦,问道。「两个洞儿都想……啊……主人……先插丽奴的屁眼吧……」李丽莎仰着雪白的脖子,淫荡地呻吟着道。「小骚货真是贪心啊。好吧,现在也没什么事,主人就把你两个洞儿都操一遍吧。」说完我就挺起肉棒,插入了李丽莎的嫩肛门里,奸淫起这淫荡却又带着清纯的艳女的直肠来。李丽莎马上大声浪叫起来,美屄中一股股涌出亮晶晶的爱液。我扛着她的美腿,尽情抽插着她娇嫩的肛门,一连把她操得高潮了三次,才从那已经被我插得合不拢的鲜红菊洞中抽出肉棒,插进她的阴道里。刚插了没几下,范玉芳就端着一直碟子走出了厨房,看到我正在和李丽莎做爱,羞涩地转过身去,怯生生地说道:「少爷,吃饭了。」说完就把碟子摆着餐桌上,然后又逃回了厨房。「赵小姐,你下午就要被吃,所以现在就不能吃东西了。」我抱起李丽莎,保持着肉棒插在她的屄里走向餐桌:「赵小姐,你就自己去洗个澡,睡个美容觉吧,等会好美美地死掉。急得把手脚的指甲油之类的东西都洗掉哦,我可不想吃你的时候吃一嘴的化妆品。丽奴,我们吃饭。」「是,主人。」赵惟依慢慢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脚步飘忽地走向浴室。我抱着李丽莎在餐桌边坐下,仍然让她的美屄套在我的肉棒上,但是停止了动作,看向餐桌上那碟清蒸玉手。洁白的碟子里摆着连欣那两只白嫩的小手,已经被蒸得半透明了,隐约有美味的肉汁在细嫩的肌肤下缓缓流淌,看得我食指大动,一只手握着李丽莎的纤腰,另一只手就伸向碟子,拈着连欣的一支食指轻轻一掰,便掰了下来,然后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这清蒸玉手还没有加任何作料,入口就是纯粹的连欣的味道。本来就嫩的小手被蒸得入口即化,轻轻一吸,一股鲜美清甜的肉汁就在齿缝里溢开,一股刚刚和连欣做爱时闻到的体香从口腔直冲鼻腔,真是齿颊留香。接着,这只美味的玉指便在我口中散开成三节,我便先吐出那片光滑的指甲,然后用牙齿仔细啃掉每一节上柔韧粘牙的肌腱和脆嫩的软骨。啃的干干净净之后,我吐掉三段洁白晶莹的指骨,舔着嘴唇对李丽莎笑道:「丽奴,连小姐的嫩手真好吃。你也吃吧。」李丽莎还在被我的肉棒插在阴道里,粉面绯红地答应一声:「好……」然后便转身也从连欣的玉手上掰下一支手指,含在小嘴里品尝起来。我则握住她的纤腰,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插着她柔软的美屄。李丽莎嘴里含着连欣的玉指,呜呜地叫不出声,只能被动地任由我奸淫她的美肉。我插了几下之后,范玉芳又陆续端上了一碟椒盐烹制的被切成段的连欣的粉臂,一碗枸杞炖连欣肘子汤,然后就是两道素菜和米饭。虽然只有简单的几道家常菜,但都烹制得色香味形俱佳,精致美味。上完饭菜之后,范玉芳也不敢看正在一边和李丽莎做爱一边啃着一段椒盐连欣玉臂的我,红着脸儿鞠了个躬:「少爷,那你们慢吃,我先下去了。」我吞掉口中香酥脆嫩的连欣的美肉,笑道:「你不吃饭」范玉芳紧张地回答道:「少爷,我在厨房吃就行了。」我赶紧道:「那怎么行。你在我家这么久,可从来没让你在厨房吃过饭。就在桌上吃。去盛饭吧。」范玉芳又羞又急地看着我,但我不容置疑地说道:「去吧。」这美妇柔顺惯了,不敢违逆,只好添上三碗米饭,然后自己捧一碗,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垂着羞红的脸儿,埋着头扒拉起米饭来。我随意插了李丽莎的美屄几下,插得李丽莎娇吟不止,然后对范玉芳问道:「大姨,怎么不吃菜呀。」范玉芳只得嗯一声,然后夹了一筷子素菜。我看的着急,抓起一段椒盐烹制的连欣的肘子,伸到她面前,笑道:「吃这个。」范玉芳慌乱地看我一眼,然后怯生生地回答道:「少爷,这是连小姐的肉,我、我……」我笑道:「是啊,就是连小姐的肉才给你吃啊。很好吃的。今天晚上我们还要把赵小姐的身子也吃掉呢。来,张嘴。啊——」这娇羞柔顺的美妇羞怯地看我一眼,见我一副不容辩驳的表情,只得张开小嘴,怯生生地咬住了那段玉臂。我松手之后,她赶紧自己伸出两只纤细的手指,捏着那段玉臂,微微蹙着秀美的柳眉,张开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了一口。连欣的美肉入口,这娇羞美妇马上惊讶地睁大了水汪汪的美目,然后看了我一眼。我笑道:「怎么样,好吃吧。」范玉芳娇羞地嗯了一声,然后吞下口中的嫩肉,小声道:「没想到连小姐的肉这么好吃。」我笑道:「不是连小姐的肉好吃,而是美女的肉都好吃。」范玉芳再次怯生生地看我一眼,见我正笑眯眯地看着她丰满的肉体,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美艳的脸蛋儿再次红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大姨,也包括你哦。」范玉芳娇躯剧震,垂着头慌乱地回答道:「少爷,你别打趣我,我只是一个下人。」我认真地说道:「不管下人还是上人,大姨,你是一个美人。」范玉芳脸颊红得像要滴出血来,泫然欲涕地说道:「少爷,别打趣我……」我知道这美妇生性羞涩胆怯,只好道:「好好好,我不说了。吃饭吧。」范玉芳这次稍微好了一点,垂着头慢慢地啃起那块连欣的肘子来。我则一边吃,一边和李丽莎做爱,吃饱以后,李丽莎已经高潮了三次,我也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娇嫩的直肠里。吃饱喝足,又满足了性欲,我便放下李丽莎,回到卧室睡了个午觉。睡觉之前我又看了看范冰冰的状态,她正在和一个大概是导演的男人做爱,那导演一边奸淫着她娇嫩的美屄,一边气喘吁吁地问道:「范小姐,不如这样吧,这电视最后一集我们就真实出演,你是演老师嘛,就把你斩首,让学生轮奸你的艳尸和人头以后,再把你烤熟吃掉。全部用实拍镜头,肯定能轰动世界。」范冰冰淫荡地喘息着回答道:「那可不行啊,姜导。我不能在拍电视的时候被宰杀的。」那导演疑惑地问道:「怎么,你不是签了献身协议么我记错了」范冰冰娇媚的俏脸上挂着淫荡却又幸福的微笑:「是啊,可是我是献身给丞丞的。我的这身嫩肉是属于他的,他要亲手宰杀我的。」「这样啊。那就遗憾了。只能宰杀几个配角了。……范小姐,我要射了。」「嗯。好……我也要高潮了……」两个人做完爱之后,范冰冰起身离开,大概又是去和别人讨论电视剧吧。我也懒得再看,闭上眼睛睡着了。一觉醒来之后,日已西斜。家里静悄悄的,赵惟依和李丽莎上午都目睹了两位同伴被宰杀,变成艳尸,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又各自高潮了很多次,所以都还在沉沉睡着。没人打扰,正好我专心处理连欣的美人头和艳尸,把她做成抱枕。我洗了个脸,精神抖擞地来到工作室。刚才那工作台上,连欣的人头,艳尸和丝袜美腿已经被冲洗得干干净净。因为流光了血,所以更显得白皙晶莹,美艳动人。我首先拿起连欣娇美的人头,把湿漉漉的秀发扎在脑后,然后欣赏了一会儿她的俏脸。已经死去多时的连欣美目微睁,动人的秋波像活着时那样柔媚多情,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娇艳的脸庞还带着她高潮迭起时那淫荡的媚态,像是仍然沉浸在最快乐的时刻。只有腮边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看起来楚楚动人。那双柔嫩的樱唇已经因为失血而变成了淡红色,却不减娇艳,反而让她美丽的人头多了一种清纯之感。我捧起连欣的俏脸,轻轻吻了吻她冰凉柔软的香唇,又吸出她那已经失去生命的嫩滑小舌尽情品尝片刻,然后再把她在工作台上摆好,打开照明灯,拿起工具,对她微笑道:「连小姐,我要把你的头做成一个水壶咯。」连欣微笑着看着我,刚才被我亲吻过后而微微张开的小嘴仿佛在述说着她能被我使用的快乐。于是我坐在工作台前,开始操作起来。首先把连欣人头断颈的切面仔仔细细地修整得平滑整齐,然后又将一只细长的电钻钻进她洁白的颈椎,一直钻透她的颅腔之后,我再慢慢地把她已经通透的颈椎中心的嵴髓清理干净,形成入水口。接着,我用一只长钩子从这个开口伸进她的脑袋内部,搅碎她的大脑,仔细把她的颅腔清空,以后用来装饮料。最后我在她的食管和颈椎之间开了个洞,这样我要喝水的时候就可以吻住她的小嘴,然后让她颅腔中的水流进掏空的颈椎,再流经食管,流回她的小嘴里让我饮用了。处理好她的人头之后,我在她白嫩的断颈边缘镶嵌了一圈带螺纹的金属边,然后用速融透明树脂按照她玉颈的直径做好了一只透明的底座。这底座也是水壶的壶盖,可以像拧普通的水壶盖一样拧在那圈金属边上,让水不会流出来。我试着把连欣的美人头装在底座上,严实合缝,刚好合适。再把这颗娇美的人头连着底座摆在工作台上,放得很稳,而且透明的树脂像水晶一样,映照得连欣的俏脸更是美艳,断颈处那圈金属边则像项圈一样平增一分诱惑。真是完美的作品。连欣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比活着的时候更美,脸上的笑容更甜美了。于是我就把连欣的美人头水壶摆在工作台边,让她能看着我处理她美艳性感的尸体。我先把她光秃秃的艳尸翻过来,掰开她冰凉柔软的雪臀,露出娇嫩精致的菊蕾,然后把一副类似于扩阴器的扩张器插进她的嫩肛门,把她的直肠撑开,一直撑到我能插进一只手的程度,然后我握着一把小刀,伸进她的肛门,从内部割断了她的直肠和大肠的交界处。她的直肠我决定留在她体内,这样我在抱着她做成的抱枕时,可以用抽插她的阴道和肛门。我先拿出小刀,然后再次把手伸进她的体内,揪住刚刚割断的大肠的一端,慢慢地抽出她的肛门。先是大肠,然后是小肠,最后我把她的胃袋也从肛门中抽出来,然后割断了她的食管。于是连欣的整副消化器官都被我取了出来。接着我再次握着刀伸进连欣的腹腔,割掉她的肝,肾之类的内脏,再一件一件地取出来。然后我再隔开她的横膈膜,把肺叶摘下,最后割掉了她的心脏。取出连欣的小心脏之后,我忍不住吻了一下这颗粉嫩可爱的美人心,虽然已经不会再跳动,但捧在手中晶莹剔透,展示着这性感女郎的柔媚娇美。现在,连欣白嫩柔软的胴体不但光秃秃地失去了四肢和头颅,内部也空荡荡地只剩下我专门留下的卵巢和子宫了。确定清理干净连欣的体腔之后,我把她的内脏扔进垃圾桶,然后开始处理四肢的切口。我先耐心地把她肩部和大腿根的切口都仔细修整成平滑的弧度,然后从她的大腿上剥下四片洁白滑腻的皮肤,蒙在修整好的切口上,再小心地修剪掉多余的部分,用特制的粘合剂固定,再在接口处涂上我按照系统灌输进我的意识中的配方配制的药剂,工作暂时就完成了。现在连欣丰满柔软,白皙光滑的胴体静静地躺在工作台上,本来该长着手脚的地方现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切除手脚的断口被她自己的皮肤遮盖起来,像是她天生就没有手脚一样。只有颈部的断口我特意留着,鲜红的断颈中镶嵌着洁白的颈椎,灰白的食道和气管,看起来有一种异样的性感。因为失去了四肢,头颅和内脏,所以连欣那本就丰满硕大的豪乳现在更是大的惊人,虽然仰面朝上,但仍然坚挺地耸向天空。失血使两颗娇嫩的乳头颜色变淡,晶莹剔透如同两颗珍珠一般,骄傲地挺立着,仿佛仍然处在极端的快感中。腹腔被掏空之后,她的腰肢一下子纤细了不少,所以那肥嫩雪白的美臀看起来更是浑圆丰隆,诱惑力十足。因为美腿已经被齐根切除,所以那娇美的阴部失去了遮掩,羞答答地完全展示了出来。我刻意保留的那一小片乌黑亮泽的阴毛下,两片花瓣般的阴唇微微张开,露出娇嫩的肉洞儿,仿佛还在蠕动,收缩,还会随时喷吐出晶莹的爱液。真是无可挑剔的艳尸,我已经忍不住想要马上把她抱在怀里,把肉棒插进那动人的美穴,温柔地抽插。但现在没有浸泡过药液,为了以后能保留得更完美,我还是忍住了现在享用这香艳性感的女体抱枕,放下工具从工作台边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