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小女人的性之路

2024-05-15


      无法抵御的堕落(上)
      昏暗的KTV包房裏充满了五音不全变调的歌声和男女间的嬉笑,壹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壹手拿着瓶啤酒,另壹手拿着话筒站在房间的中央,扯着嗓子在吼壹首西北的民歌,不时还勐灌壹口。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个空酒瓶,其余的十来瓶啤酒全开着盖,我和壹个青年男子在沙发的转角上歪坐着,面前的壹瓶红酒已经底朝天了。
      我上着壹件V领短袖汗衫,下面则是壹条牛仔短裙,灰色的棉袜配着壹双黑色运动鞋,样子打扮得很青春。那男子壹手搂着我的肩膀,壹手放在裸露在裙子外的半截大腿上,我半边身体倚靠着他,我们不停的说笑着,相互之间有壹股暧昧的气息。
      青年男子姓叶,他们单位是我们公司的壹个老客户,別看他年纪才25、6岁,但是非常精通业务,能说会道,人也长得比较帅气。这次来上海是来采购我们公司壹批设备。
      由于我在公司主要是搞接待和协调工作的,加上又是熟悉的老客户,他在上海的半个月,我几乎天天陪着他吃喝玩,壹个星期后的壹天,我陪他吃完午饭送他回房间,在半醉中我和他超越了业务关系。此后,他几乎每天都找机会把我叫到他的房间,我努力维持着的矜持被堕落彻底的取而代之了。(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另外再写出来。)
      正在唱歌的男人是小叶的顶头上司谢总,是来最后签合同的。我们上午就在公司完成了签约工作,我们公司的大小领导陪着他们壹起吃了午饭后,谢总和小叶就谢绝了晚上的应酬,理由是下午要赶去別的地方办事。
      2、3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小叶的电话,他让我晚饭后出来陪他们壹起唱歌,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接他电话我忽然有壹股沖动,心跳不争气的加快了,因爲我知道去了会发生什麽事,该不该去呢
      在小叶的床上,他和我说谢总很欣赏我,虽然认识不短的时间,但壹直沒机会单独请我,所以特地要小叶安排时间,他要单独请我。
      可恶的小叶壹边享用着我,壹边说服我去满足谢总的任何要求,并且开导我要及时行乐,不要辜负美好的年龄,在他带给我高潮的快感中我迷迷煳煳的答应了。
      小叶在电话中又说了谢总很喜欢很欣赏我之类的话,带着女人的虚荣心,我犹豫了壹会儿还是同意了晚上和谢总见面。
      现在已经酒过三巡,刚见面是的壹丝紧张和局促不安已经让酒精和时间完全的浸沒了。也许是酒的作用吧,我现在已经显得很自然的靠在小叶的怀裏任由他搂着我,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抚摩。他的手是那麽的热,我的大腿肌肉在微微的抖动,我轻轻分开双腿,他的手滑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手指隔着薄薄的纯棉内裤在饱满的阴部上下的划着。
      ‘嗯……別……谢总在……’
      我还在努力维持着仅有的壹点儿矜持,轻轻的推搡着小叶,他却把我搂得更紧,手指轻易的挑开了松松的内裤,整个手插了进来,按在了我的大阴唇上。我身体条件反射的壹颤抖,两腿合拢夹住了他的手。手指在我的肉缝中艰难的扣挖起来……
      ‘菲菲姐,谢总不是外人,妳只管放开就好。’
      指尖用力的按了壹下阴蒂,其实,从三个人壹见面小叶就自然的搂住我的腰和谢总看我的眼神上,我就知道不用再刻意的去掩饰什麽了,放开只是个时间问题。
      ‘啊……呜……’
      我刚张嘴轻唿壹声,小叶的嘴吻住了我,舌头钻进了我的口中,舌尖灵活的舔着我的舌头,手指从两片阴唇中探到了阴道口熟练的揉动起来。我的身体在酒精的推波助澜下马上有了反应,阴户和乳房开始有鼓胀感,乳头顶部和小腹深处壹阵阵的酥痒,阴道湿润了。
      ‘呜……呜……’
      我的鼻息变得粗重,情不自禁的呻吟从紧紧吻在壹起的四片唇中强行的挤了出来,丰满的胸部因不通畅的唿吸明显的起伏着。小叶这个坏蛋还意犹未盡,手指慢慢往阴道裏插。
      ‘哦……別……別这样……坏死了……’
      小叶放过了我的嘴,我嘴上说不要,但我却打开着双腿,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他转而舔起我的耳垂,边舔边说着,手指还不忘在我潮湿的阴道裏微微搅动:“菲菲姐,开心吗壹会好好陪陪谢总,別紧张,我知道妳放得开的。‘
      ‘嗯……哦……’
      我用呻吟来回答他,算是默许了。这时我虽还有些紧张,但也算是放开了,再说有个人在边上看着,感觉上更让我有说不出来的新鲜刺激和兴奋,毕竟这是第壹次被人看着做这样隐秘的事情。就在我沈醉在小叶的挑逗下时,谢总已经坐在了我们的边上调侃起来:“哟,妳们玩得挺开心嘛,是不是沒把我当人啊。‘
      我壹下松开小叶,从他的怀裏坐了起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觉得脸烫得不行,双手局促不安的交织在壹起。小叶松开了搂着我的手,另壹只手从我的两腿间抽了出来,拿起桌上的纸巾,若无其事的擦着手。他对谢总说:“老板,菲菲姐真不错,人好又放得开,很会享受的。‘
      ‘这个不用妳说,我认识菲菲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她又大方又有气质,只是我们以前沒什麽接触,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应该好好的沟通壹下,妳说呢吴小姐。’
      最后壹句话谢总对着我说,壹只手很自然的搭上了我的腰,微微用力壹捏壹放着。我有种过电的感觉,刚才被手指堵在阴道内的水也慢慢的渗了出来,把纯棉内裤沾在了阴户上不太舒服,我轻轻的动动屁股:“谢总说笑了,我哪有妳说的那麽好啊……谢总怎麽会看得上我这样的人啊‘
      ‘哪裏的话,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其实我早想和吴小姐好好聚聚,只不过我壹直很忙,今天请吴小姐来就是请妳原谅的。’
      说着,谢总的手用力揽紧了我的腰,我也顺势靠过去,两人的腿贴在壹起。
      我的壹只手很自然的放到他的腿上。
      ‘谢总太客气了,我们是老熟人了,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的呀。’
      ‘老板,菲菲姐,我出去有点私事要办,大概要有壹会儿。’
      小叶不失时机的提出要走,出于矜持我也要象征性留他:“小叶再坐壹会儿吧,妳走了谢总会不高兴的。‘
      ‘沒事,菲菲姐,老板有妳陪着就好了,我先走了。’
      ‘快去办吧,小叶,我们在这裏等妳,妳不用着急的。’
      既然谢总发话了,我也不再勉强了,其实我也希望小叶快点离开,毕竟当面和他上司亲热,虽然是在他的诱惑下我是心甘情愿的,但心理上还是无法完全接受。小叶起身沖着我微微壹笑:“菲菲姐,好好照顾我的老板哦。‘
      小叶带着暧昧的笑容带上门走了。我故做镇静的环顾着房间,心却在乱跳,其实我不是担心有人会来打扰我们,这种地方的服务员都知道规矩的,除非房间裏有人叫,否则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房间沒有窗,门上的玻璃也被印花窗纸贴得严严实实的,沒人点卡拉OK,也就随便在放歌。气氛出现了短暂的停滞,谢总的手还在我腰上有壹把沒壹把的捏着,我低着头默不作声。还是他打破了沈默:“吴小姐在想什麽‘
      ‘哦,沒想什麽呀,谢总不用客气,就叫我菲菲好了。’
      ‘好吧,菲菲,我们的小叶不错吧妳们在壹起合作得不错吧对他还满意吗’
      ‘谢总,妳说什麽呀我们都是老客户了,壹向合作得很好啊。’
      ‘呵呵,我是问妳这次的合作怎麽样’
      他壹边问,空着的壹只手握住了我还放在他腿上的手。我脸壹热,我知道谢总话裏有话,又不好意思回答,只好擡起头白了他壹眼:“谢总……您都知道了还问啊‘
      ‘哈哈,看来菲菲是很满意喽。哎,那小子福气真好,便宜全给他占了。’
      ‘嗯……谢总您怎麽这样说啊难爲情死了。’
      我撒娇着靠在了他的怀裏,把头埋进他的胸口。
      ‘呵呵,菲菲,小叶对我说妳是个很可爱的女人,而且做事很放得开。’
      女人总喜欢听別人称贊自己,我也不例外,虽然这种贊扬的含义很隐晦,但还是让我有点得意。
      ‘小叶好坏,就知道乱说,他还说什麽了啊’
      ‘真想知道’
      ‘嗯……’
      两个人的姿势在对话中不知不觉变化了,我上身已经侧着平躺在他的怀裏,他壹手托着我的背,壹手揉着我的肚子。
      ‘他说妳水特別多……做事情的时候特別投入……’
      ‘妳们男人怎麽都这麽坏,背后说人家。以后人家不来了。’
      我不依不饶的用拳头轻轻的打着他的胸口。
      ‘菲菲別生气,妳这样的女人最讨人喜欢了。我有点后悔早沒注意妳。’
      ‘谢总真会哄人,您是大老板,哪会注意我这样壹个小人物啊!’
      我上身侧躺在他腿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腰,小腿以上的下身部位平放在沙发上,小腿弯曲撑在地上,这个姿态在暗示他我的完全开放。他壹手托起了我的上身,我紧紧的抱着他,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俯下了头:“菲菲,妳真是个可爱的女人。‘
      ‘嗯……呜……呜……’
      我闭上了眼睛,谢总的嘴散发着酒和烟味吻住了我,我把主动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口中,舔着他有点发苦的口腔,热吻中,他的手把我汗衫的下摆拉到了肚子上,手伸进去隔着纯棉乳罩握住了我的壹只乳房。他含着我的舌头又吻又吸,不停的发出‘吱,吱’声。
      ‘嗯……嗯……’
      两个人的鼻腔裏都喘着粗气,我的下身不自觉的扭动着,浑身发热,两人缠得太紧再加上喝了酒的关系,我出汗了,被小叶挑逗上来的情绪刚刚压下去壹点又开始喷发了。内裤的档部已经湿透了,贴在阴户上很不舒服,我腾出壹只手,把牛仔裙往上提起,方便把腿分得更开,这样壹来,我的大腿几乎完全裸露出来了。
      我的乳头硬了,顶部麻痒难忍,他的手虽然有力的在揉捏,但隔着乳罩还是让我觉得在隔靴搔痒,乳罩勒着我发胀的胸部很难受,加上嘴被堵着,快透不过气了。我壹扭头,两张紧合在壹起的嘴分开了,松开了抱着他的手,我把上身平躺到他的大腿上,仰着脖子大口的喘气,谢总也好不到哪裏去,满头是汗的也在喘粗气,但握着乳房的手却沒停止揉捏。
      我现在是浑身的不舒服,由于大腿是伸直的,内裤又陷进阴唇和股沟中,夹着真难受。
      反正也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不需要再掩盖什麽了,抛弃了羞耻的我坐起来,背对着他拉起汗衫,他的手壹直沒离开我的乳房,还在贪婪的把玩着,我扭头给了他壹个白眼:“讨厌,还不拿开啊!‘
      ‘怎麽了菲菲。’谢总松开了乳房,迷惑的看着我。
      ‘搞得人家全是汗,好难过,帮人家解壹下啦。’
      他帮我解开了乳罩的搭扣,挣脱了束缚的胸部壹阵轻松,我长长出了口气,还沒来得及放下衣服,他的两只手从背后伸了过来,刚解放的乳房又落入了他的手中,被他把玩起来,翘立充血的乳头同时被他夹住。
      我无力的垂下手,乳罩挂在胸前,落下的衣服正好盖住了他的双手。我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任有他从背后抱住蹂躏着饱满的胸部,身体麻麻酥酥的感觉真好,脑袋有点轻微的晕眩,闭着眼睛我轻轻的呻吟着:“嗯……嗯……‘
      ‘喜欢吗菲菲,爽就说出来。’他在我耳边轻轻的问着。
      ‘嗯……谢总,妳的手不要乱摸啦……’
      我体会着抚摩带来的快感,嘴上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我的壹只手不知不觉的按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轻轻摸着隆起的硬团,兴奋得谢总说话已经沒了以往的斯文,变得粗俗起来,其实这已经无关紧要了,陶醉在兴奋和快感中的女人几乎是不会介意的,往往越粗俗越容易刺激神经,至少我是那样感觉的。
      ‘菲菲,妳的奶子长的真好,又滑又软,不好好玩玩就可惜了。’
      ‘嗯,不要逗我了,还不是用好话哄我,趁机吃人家豆腐。’
      其实我对自己的乳房很有自信的,虽然不是很大的那种,结婚后有点下垂,但是总体上还是很能吸引男人的眼光。(具体我就不说了,在《性之路》的第壹章裏有介绍。)虽然和他是第壹次,但是女人的天性还是让我对着他像老情人壹样撒娇。
      ‘菲菲,听说妳的逼长得更好,又肥水又多。’
      ‘哼,又听小叶乱讲……他真是个坏东西。’
      ‘菲菲,把内裤脱了吧,那样方便点。’
      内裤嵌在股沟和阴唇中确实很难受,有的时候纯棉内裤很讨厌的,特別是在潮湿的情况下,现在连阴毛也湿了,粘连在上面。我想站起来,谢总暂时放过乳房,我把裙子拉到腰部,弯腰把内裤脱了下来,暴露的阴户在空调房间裏觉得凉凉的,壹种如负释重的感觉,阴毛下面的皮肤痒痒的。
      ‘菲菲,別动,让我好好看看妳的逼。’
      我的屁股撅着正好对着他的脸,肥肥的阴户被他壹览无余……
      无法抵御的堕落(下)
      我就这样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壹只手还拿着刚脱下的内裤。他的手从我分开的两腿间穿过,盖在了我的鼓起的阴阜上,来回摩擦着稀疏的阴毛。我轻轻的扭动屁股,他摸到了我潮湿的阴部,压住我的阴唇揉动着。充血的大阴唇壹阵阵的发胀,阴道内的水慢慢的流出来,壹会儿就把他的手打湿了,整个裆部被他的手搞得壹片狼籍。
      我整个人发懵发晕,可恶的谢总用指尖在拨弄我的阴蒂,我的双腿不断的打颤,随着他手指的轻重,我呻吟也高低起伏着,阴蒂壹跳壹跳的,手指沿着湿透的肉缝上下的摩擦,他另壹只手从衣服的下摆裏伸进去捏住了我的乳头。
      ‘小叶说的不错,妳的逼真是不错,又肥又软,水真多。’
      ‘啊……啊……谢总……不要说了。’
      阴户好热,我努力的支撑着不断发沈的身体,食指壹下子插进了滑腻的阴道中,我小腹自然的壹紧,阴道裹住了手指,体内的水由于手指的抽插不断的被带出来,流到了大腿内侧。我快站不住了。
      ‘啊……谢总,不要弄了……受不了了……’
      ‘菲菲,妳不舒服吗那休息壹会儿。’
      他壹下子把手指抽出来,阴道裏壹阵空虚,另壹只手也从汗衫裏拿了出来。
      ‘哦……’
      我长出了壹口气,往后壹屁股瘫坐到沙发上,顺势倒在了谢总的怀裏,内裤被我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刚才那姿势真的是很累,腰和腿特別的酸。谢总抚摩着我的头发,让我感觉壹丝温馨,投桃报李的我擡手放在了他的腿间轻轻的揉着。
      ‘菲菲,帮我解开。’
      ‘嗯……’
      我壹只手艰难的松开了他的皮带和裤扣,他拉住裤腰,让我顺利的拉下了拉练。
      我把他的内裤往下拉了壹点,手伸进去握住了早已经勃起的阴茎掏了出来。
      看到他的阴茎,我不禁抿着嘴偷笑,还好他看不到我的脸,原来他的阴茎好短,我的手完全握住才露出壹个龟头,但不管再短,插在阴道裏还是有快感的。
      想到这裏,我的手轻轻的套动起来,低下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舔着,也许是沒洗澡又出汗吧,味道碱碱的有点酸。
      才舔了沒几下,谢总的手就在我头上胡乱的摸起来,嘴裏也开始哼哼唧唧:
      ‘哦……菲菲……妳真让我爽……不要停……’
      我的手插进他腿间,轻柔的抚摩着阴囊,张开嘴把阴茎含进嘴裏吮吸起来,舌头卷着熟练的在龟头上打转。幸好他的阴茎短,才给了我活动的空间,要是换成我的情人,嘴都塞满了。谢总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手移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头开始上下的起伏,嘴唇裹着阴茎熟练的吞吐着,吮吸着。
      ‘哦哦……菲菲……妳技术真好……快……’
      我的口交技术是我情人教出来的,现在已经运用得非常熟练自如了。谢总的另壹只手伸进我的领口,紧紧的抓住壹只乳房,我感觉有点疼,但是感觉最多的是来自于阴道和小腹内的骚痒,爲了抵抗这种难以忍受的感觉,我夹紧双腿扭动着。裙子不知不觉的随着我的扭动卷到了腰部,我的下身完全暴露出来,此时我已经顾及不到这些了。
      谢总不停的喘着粗气,当我觉得差不多可以做爱的时候,刚想擡头,他突然死死的按住我的头,小腹往壹挺,凭经验我就知道要发生什麽了。我用嘴唇裹紧了阴茎,不壹会儿感觉到壹股热热的粘液不断的沖向我的嗓子,我屏住了唿吸,他的阴茎在我的口腔裏微微的跳动着,他好让我失望,居然射精了。
      谢总出了口长气,按住头的手无力的松开了。我把手从他的腿间抽了出来,慢慢的擡起头,我吮吸着逐渐退出口腔的阴茎,剩余的精液全被我吸进了嘴裏,阴茎退出口腔的壹瞬间,我抿紧了嘴唇,苦中带酸的精液留在口中,壹股的碱腥味沖的我的脑子晕乎乎的。我坐起身子,弯下腰顺手拿过垃圾桶吐掉了精液。
      谢总伸手在我的背上抚摩着,欲言又止。
      ‘菲菲……’
      我理解男人的心理,这麽快就射是很沒面子的。我随手拿起壹瓶啤酒,就着瓶口灌了壹口,漱了漱口,冰凉苦涩的啤酒混合着剩下的精液被我吞进了肚子。
      我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气氛有点尴尬。两人沈默不语,我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转过身,谢总还瘫坐着,阴茎软软的耷拉着。我伸手拉开了内裤,把阴茎放回去,替他拉好了裤子,然后依偎在他怀裏,抚摩着他的脸。
      ‘谢总,我好累,我们走吧,好吗’
      虽然阴户还是湿的,体内的骚痒还有,但逐渐恢复常态的我沒了兴致。
      ‘菲菲,要不今天晚上妳就別回去了。’
      ‘不行啊,谢总,我老公在家呢,我不能在外面过夜的,谢总怕以后沒机会吗’
      我婉言拒绝着他,他听了也不再勉强。
      ‘好吧,菲菲,那我们走吧!’
      我起身拿起桌上的纸巾,草草的擦幹了裆部,找到内裤穿上,也顾不上还是湿的,撩起衣服系好了乳罩,又整理了壹下头发。我的脸还是红红的,我坐回沙发上,等着他叫服务员结帐。终于可以走了,谢总很自然的搂住了我的腰壹起离开了。
      来到大门口,小叶突然冒了出来,其实我也明白,他就壹直沒走。这时谢总拿出来老板派头:“小叶,替我送送吴小姐,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
      他握住了我的手:“吴小姐,这次合作得很愉快,希望有机会妳去我们那,到时候再好好聚聚。‘
      ‘谢总客气了,妳招待的那麽周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家心照不宣的说着场面话,像什麽事也沒发生过,我和小叶把谢总送上了车,我们两个坐另壹辆车送我回家。车沒开多远,小叶的手就放到了我的腿上,在大腿内侧抚摩着,我拿开了他的手,把头转向另壹边。他的手又从我背后伸过来搂住了我的腰,这次我沒拒绝,只是软软的靠住他。他在我耳边轻轻的问道:‘菲姐,感觉怎麽样开心吗’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他,默默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那坏家伙在车上还沒忘吃我的豆腐,另壹只手慢慢的又伸进了裙子裏,挑开我的内裤边,壹根手指直接拨弄起我的阴蒂。我转头在他的耳边,喘着气轻声的求饶:“別……哦……求求妳……別这样……我受不了……‘
      ‘菲姐,把腿分开,妳也摸摸我。’
      ‘哦……不……’
      嘴裏这麽说着,腿却自觉的分开了,手也听话的伸了过去,隔着裤子抚摩着他的阴部。我们亲密的靠在壹起,司机认真的开着车,也许他是看多了,见怪不怪。
      小叶的手指艰苦的插进了我的阴道裏,在裏面扣挖着,脸却壹本正经的朝着前面,我的手紧紧抓着他鼓起的壹团,心跳得很快,水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阴道内传来阵阵的酸麻。我不敢大口出气,只是擡嘴悄悄吻着他的下颌,任凭他猥亵着我。
      车慢慢的靠边,停在了我家小区对面,他把手抽了出来,松开了我,低头在我嘴唇上快速的吻了壹下,我赶忙坐直身体,两个人分开了。他打开车门先下,我弯腰钻出车门时,小叶趁机伸出手,托在我的壹只乳房上用力捏了壹把,我浑身壹抖,狠狠的瞪了他壹眼:“妳先走吧,早点回去休息。‘
      ‘菲姐,要不我送妳进去’
      ‘不用了,很晚了,妳还是先走吧,我们电话联络,路上小心。’
      ‘好吧,菲姐,我会给妳打电话的,妳也小心。再见。’
      ‘再见。’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上车走了,我目送着车开了,带着疲软的身体和沒满足的空虚,同时也带着小叶手指扣挖后留下的余韵,我过了马路走进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