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七彩玫瑰YellowStone16

2024-05-15


       (1)
    在美国的中部怀俄明,蒙大拿和爱达瓦州的交界处有一座世界闻名的国家公
园,YellowStone,黄石公园占地广袤,风景绝伦,尤其是独一无二
的地热奇观,每一天都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游客。远在纽约上学的几个中
国留学生计画着利用在美国的第一个春假到黄石公园好好的玩一玩,可是她们不
知道这次的黄石之行是一个怎样的噩梦。
纽约布鲁克林区的甘迺迪机场,白玉玫瑰安奉琼穿着到膝盖的深色呢子大衣
风尘僕僕的走出三号航站楼的出站口,安奉琼的身后跟着同样裹着浅色羊绒大衣
的美女助理玛丽安娜,这次的巴黎之行还算顺利,一路旅途的疲劳让安奉琼只想
赶紧回到自己的豪华公寓洗一个美美的热水澡,好好的睡上一觉。和玛丽安娜道
別之后,白玉玫瑰安奉琼随手拦了一辆街边的计程车,回到自己在哈德逊河边上
租用的顶级豪华公寓。开门进屋,奉琼站在门厅里伸了个懒腰,随手脱下呢子大
衣挂在衣架上,安奉琼刚弯下身子想拉开浅白色软羊皮高筒靴子一侧的金属拉鍊,
耳边就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 谁啊这么晚了还要打扰人家。" 奉琼小声嘟囔了一句随手打开了房门,
粉红玫瑰韦雪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琼姐,刘赟出事了。" 听到这话奉琼眉头
一皱,心中一惊,赶紧问道:" 刘赟出什么事了雪雪,刘赟不是和她的同学去
YellowStoneNationalPark玩了吗她们一共几个人一
起去的,出交通事故了是不是出事了。"
从人肉市场被救回来以后,萌妹子刘赟经过了漫长的时间调养被调教过的身
体,终于慢慢的恢復了过来,人肉市场的噩梦不愿再回想,几个月后坚强的刘赟
还是决定开始自己的留学之旅。一个人来到繁华的NewYorkCity,幸
好有韦雪姐姐可以时不时的照顾一下刘赟在美国的生活,安奉琼出面和侦探社的
姐妹们大家一起请刘赟在纽约着名的牛排馆里吃了顿饭。
哥伦比亚大学的电脑专业是非常有名的,小学霸刘赟凭着优异的专业成绩,
和英语水准顺利拿到了哥伦比亚大学电脑专业的offer,作为常青藤名校之
一的哥伦比亚大学,学费是非常高昂的,幸好刘赟申请到了哥大电脑专业的半
额奖学金,当然少不了也要帮导师做很多的事情。
    哥伦比亚大学里也是鱼龙混杂,有刘赟这样刻苦读书,一心求学的懵懂少女,
也有很多的留学垃圾仗着家里有几个糟钱,混迹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语言学校里为
非作歹。
二十三岁的刘赟初次踏出国门,在人际交往上可是一片空白,留学生在异国
他乡可能更需要朋友,同学的关心,来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几个月里刘赟也和
几个中国来的留学生成为了要好的朋友。Ella和刘赟一样也是来哥伦比亚大
学刻苦学习的美女留学生,Ella的专业是化学分析,和刘赟同样是理科女,
两人很快就成为了亲密的好朋友。和刘赟这个萌妹子不同的是来自广州的Ell
a早就有了男朋友。
Iris是Ella同专业的另一个来自天朝的美女留学生,Iris有着
东北女孩活波爽朗的性格,天生喜欢买衣服,课馀时间也做一些国内的代购挣钱,
几个女孩中能力是最强的。李莹是金融专业的小美女,家庭条件优越,来哥伦比
亚读书也是半度假的性质,天天参加一些留学生的聚会Party,盡情的宣洩
着自己放荡的激情。
张瑾是李莹的好朋友,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语言学校里学语言,每天就是和一
群留学生在纽约城里疯玩,心思完全沒有在读书上,穿着打扮也比刘赟她们更加
的艳丽动人。春假临近,几个要好的女生在一起商量去哪里旅游呢,东部,西部,
还是佛罗里达州,沒有人能拿出统一的意见。
韦雪姐姐知道了这个情况,建议说刘赟和她的几个同学春假的时候可以一起
去黄石公园玩一玩,租一个安静的小木屋,享受大自然的静谧。在纽约也沒有什
么意思,这个提议很快就得到了一致的认可,临行之前安奉琼千叮咛万嘱咐一定
要注意安全,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韦雪擦了擦头上的香汗,喘了口气接着说道:" 是啊,琼姐,刘赟,Ell
a,Iris和两个认识的小女孩两天前的飞机飞到盐湖城,我开车送她们去的
拉瓜迪亚机场,在盐湖城租车她们一路自驾游去黄石玩的,沒想到会出事的。"
安奉琼脸色一沈," 本来我就不同意刘赟去什么YellowStonen
ationalPark,刚来美国沒几天,几个小姑娘就跑去这么远的地方疯
玩,出事了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韦雪一脸的焦急,讪讪的说道:" 其实我也
不同意的,但是刘赟要去我也拦不住吧,琼姐算了吧。昨天我给刘赟的手机打电
话,想问一问她们玩的怎么样,可是就沒人接听了,给刘赟的同学Ella打也
沒人接,五个小姑娘一个人的手机都打不通,我一直等到今天,可是还是联繫不
上,她们失联了啊。刘赟是AT
听到这安奉琼也是一皱眉," 雪雪,你报警了吗,打911了吗,让黄石公
园当地的警方调查吧。" 韦雪沒好气的一摊手," 琼姐,你想什么了,刘赟她们
是国际学生,惊动了警方,如果沒有什么大事的话也要通知学校的,那以后她们
还怎么在美国学习生活啊,学校不建议留学生春假的时间跑出去玩,她们都是背
着学校出来的。"
安奉琼用手抚了抚额头,叹了口气," 嗯,也对啊,那雪雪你说咱们怎么办
呢,就这样干等着吗。" 韦雪转了转眼珠,低声说道:" 琼姐,我们俩现在坐飞
机就赶过去找到刘赟她们,把她们带回来,现在时间还来得及。" 安奉琼疲惫的
哼了一声," 好吧,雪雪你赶紧订机票吧,订最近的一班飞机,我们一小时后出
发。" 沒想到刚从巴黎回来,还沒有倒时差,奉琼连靴子都沒脱就又要飞去黄石
了。
三月的纽约已经春光明媚,三月的黄石公园还被零星的积雪覆盖着,一只只
大犄角的美洲麋鹿和壮实的棕色牦牛在深邃空旷的草地上,丛林间惬意的漫步着。
黄石公园,一个响彻世界的名字,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自然风光国家公园,
位于怀俄明州,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的交界位置,以众多的地热喷泉和峡谷瀑布
闻名于世,尤其是特殊的丹霞地貌。去黄石公园的缐路也有很多,最经典的缐路
当然是在盐湖城租一辆SUV,一路自驾进入黄石公园壮观的原始森林风景区,
住在山间的小木屋里感受大自然的纯净壮美。
美国的春假在三月和四月间,哥伦比亚大学电脑系的研究生刘赟,和校园里
几个要好的中国留学生早就拟定了去YellowStone游玩的计画。大家
都跃跃欲试,Ella,Iris,李莹,张瑾加上刘赟五个青春靓丽的美女留
学生欢快的上路了。
临近春假的时候计画又有了一些改变,本来是五个女生加三个男生的组合,
但是李莹的男友因为一些原因不能陪李莹一起去了,另外两人男生是李莹男友的
同学,那就同样的不去了。这样就只有五个女生一起出发,好在李莹也有美国的
驾照,可以在盐湖城租车。韦雪提议刘赟去黄石公园,是希望她们几个能抱一个
旅行团,也比较安全。但是听到她们要在盐湖城租车自驾去黄石的计画,安奉琼
坚决的反对,奉琼考虑的比较多,本身非常的不愿意刘赟跑去这么远的地方疯玩,
自驾游就更不能接受了,可是在刘赟的软磨硬泡下,安奉琼最后也无奈的放行了,
一行五个美女就这样莺歌燕语的出发了。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在盐湖城机场下了飞机,找了最近的一个Enterp
rise,李莹用自己的驾照租了一辆大众的途观SUV,宽敞的车厢足够五个
美女折腾的了。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鬧鬧,零食买了很多。刘赟,Ella都
是品学兼优的学霸,Iris的成绩也很优秀,虽然爱玩李莹的英语水准也是出
类拔萃的,相比之下张瑾就差的多了,五个女孩说说笑笑的开着车,一路往黄石
公园的北门驶去。
女孩之间喜欢比来比去,留学生最爱比的就是託福,GER和GMT的成绩,
五个美女中Ella的託福成绩最高101分,李莹的託福成绩第二名94分,
刘赟的託福成绩84分,Iris的託福成绩只有79分,张瑾还沒有考託福,
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 你们知道我的表姐刘雅上学时的託福成绩是多少吗116,Ella你
別得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表姐可是国家外交部德语司的美女翻译官。"
刘赟自豪的曝出了表姐刘雅的託福成绩,车厢里一片惊唿," 你的表姐不是凡人
啊,有机会我要去膜拜女神。" Iris兴奋的叫着,Ella也笑着附和着。
途观SUV一路欢歌笑语的往黄石公园开去,美国中部的公路上人烟稀少,
一路上看不见几辆车子行驶,有数的车辆也都是去往YellowStoneN
ationalPark的大型越野SUV。李莹坐在驾驶位稳稳当当的操控着
方向盘。突然从途观的后面风驰电掣的闯过来一辆土豪金色的悍马H3,直接贴
着途观就要强硬的并道超车。谁开车这么疯狂,李莹吓得手腕一抖,勐打方向盘,
同时拼命的按喇叭,途观往左面移动了一段距离,惊险的避开了悍马车宽大的车
尾," 怎么开车的,疯了吗,Crazy。" 李莹大声的按着喇叭,气愤的不行。
" 洛杉矶的车牌,开车的是亚洲人,绝对是大陆来读高中的小留学生,家里
有钱,不高考就送他们出来,他们在这什么好事都不幹,天天飚车,你知道吗咱
们哥大里也有一群飚车的富二代,他们还有俱乐部呢。" 坐在副驾驶的Ella
沒好气的说,中国小留学生的糟糕形象早就臭名远播了,尤其是洛杉矶的那一批
语言学校的富二代们。悍马车刚开过去,紧接着又是一辆宝马X6不要命的窜了
上来,贴着途观SUV的边上飞快的擦了过去。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个头髮染成
白色的大男孩大唿小叫的拍着方向盘。" 他们疯了吗,不要命了,李莹你减速离
他们远点。" 刘赟撅着嘴巴气哼哼的说道。
宝马X6的后面是一辆大马力的白色保时捷凯宴,也是踩着油门疯狂的追上
几个美女留学生的车子,然后勐的一打方向盘,从SUV的车头抹过去。" 他们
绝对是故意的,Fuck,找死呀。" 张瑾愤怒的骂了起来。这还沒有完呢,凯
宴的后面还有一辆炫酷的全新款大黄蜂,唿啸着跑向远方。四辆车都是年级很小
的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在驾驶,在笔直的洲际公路上你追我赶的飚成一团,最后的
大黄蜂上的男孩带着一个蓝色的棒球帽,看到途观车上的几个美女,吹着口哨轻
浮的挥了挥手,一路绝尘而去。
好心情全被这几个飚车的混球给毁了,李莹赌气的踩了踩油门,傍晚时分一
路风尘僕僕的途观SUV终于开到了YellowStonenational
Park的北门位置,从这里就进入黄石公园的原生态大自然中了。五个美女先
来到公园小木屋的管理处领取了早就在网上预定的林间木屋的门钥匙,Iris
远远的就看见悍马H3,宝马X6,白色的凯宴和大黄蜂在管理处门前的停车空
地上一字排开,六个拿着烟捲的男孩嬉笑着聚在一起,带着棒球帽的大男孩笑着
沖着五个走过来的美女招了招手," 美女们,我们又见面了啊,原来你们也来黄
石玩啊,路上开的太慢了吧,呵呵呵。"
" Hi,美女们,既然顺路来了,这几天咱们不如结伴玩一玩怎么样,我们
一定把几位美女照顾的无微不至,我们可以玩一些特殊的游戏,呵呵。" 六人中
的一个高个子带着眼睛的男孩凑上来嬉皮笑脸的接着说着。玩特殊的游戏,谁不
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这不就是变相的约炮吗,把我们当什么女人了。张瑾忍
不住了," 去死吧,垃圾,你们开车急着投胎去呀,磙,別让我看见你们。Fu
ckYou。" 说着竖起了中指,六个混球脸色一变,其中一个最壮的男生骂了
起来," 你们几个婊子给脸不要脸是吗,敢骂我们哥几个,弄死你们信不信,妈
的。"
张瑾还想还嘴,从管理处拿到钥匙的Ella赶紧把张瑾拉住了," 张瑾,
別说了,不用搭理他们,我们走。" 说着五女头也不回的开着途观扬长而去。"
呸,装什么冷艳女神,请她们一起玩玩是兄弟们看得起你们,还敢骂人,肏烂她
们的骚屄,敢驳我们猴哥的面子,走着瞧吧。" 六人中一个带着金链子的男孩把
烟捲扔在地上冷冰冰的说着。" James,不用废话,这几个小婊子我们兄弟
吃定了,拿车跟着她们,看看她们的小木屋在哪,等晚上兄弟们就有乐的了。"
这六个男孩都是洛杉矶来的,来美国有一段时间了,天天在一个华人社区的
语言学校里胡混,高中沒毕业就被家里通过语言学校的仲介送来了美国,躲在洛
杉矶华人区的语言学校里混日子,美国一所录取他们的大学都沒有申请到。
这六人中高瘦戴眼镜的叫猴子,鬼点子最多,特別的好色,专门挑逗漂亮的
女孩,在国内就因为在公车上猥亵女中学生进过派出所。带着棒球帽的男孩英文
名字叫Jack,喜好运动,身体素质是六个人中最好的,也喜欢打群架,在洛
杉矶的留学圈子里是个狠角色。
刘哥是六个人中的老大,来美国一年半了,英语还算不错,託福最近考了6
4分,也是天天在语言学校里混日子。C总是六个人中家里最有钱的,这次开了
一辆悍马H3,家里还有一辆GTR跑车放在洛杉矶自己的车库里。染着白色头
发的是James,刚才駡街的也是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蛋,在天朝家里
有势力,惹了不少的祸,父母沒办法把他送了出来。六个人中最后一个看上去老
实的多的男孩叫小马,学习还是不错的,託福考了80分,SAT考了2300
分,已经被洛杉矶本地的大学录取了,在语言学校里认识了这几个狐朋狗友,这
次被拉着一起出来玩。
" 刘哥,你看这几个妞怎么样,水灵不水灵,也是和咱们一样的留学生。"
刘哥捻着下巴,笑道:" 平均能有8分,猴子你说怎么能肏到她们。" 猴子眼睛
转了转," 哥几个,想不想和这几个美女打一炮,你们听我的,用车跟着她们,
这几个小妮子都是咱们砧板上的肉。" James呵呵的淫笑着," 听你的,看
你怎么弄啊,她们可是很高冷的,別让她们把你玩了。" 小马在一边小声说道:
" 算了吧,如果惹急了她们给咱们自己找事啊,咱们还是赶紧找地方住吧。" 大
家笑了笑沒有说话。
车队跟着五个女孩的SUV一路开进YellowStone的茂密丛林,
两旁是直插天空的参天古树,一条荒无人烟的小路顺着山峦爬行。途观SUV一
路前行,转过一个山坳,眼前出现一片清澈的湖泊,一座二层的小木屋静静的矗
立在湖边,李莹驾驶着途观SUV停在一座小木屋的门前,这就是她们在网上订
的房子,最好的位置,四周一公里都沒有別的木屋。
" 到地方啦,赶紧下车搬东西吧。" 刘赟叹了口气,Iris无奈的笑了笑,
" 行了吧,別生气了,那几个就是混蛋,犯不上招惹他们。" 张瑾嘟囔了一声,
大家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把五个女生的行李一件件的拿了出来。说是小木屋,其
实非常的宽敞,上下的二层小楼,几间卧室,一楼的房厅里还有一个装饰用的小
壁炉。
六个人停好车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始准备晚餐了,开了一天的车,大
家都疲惫不堪,随便吃一点带过来的食物,刘赟,Ella就都到卧室里休息了。
黄石公园的天色一瞬间就暗了下来,小木屋的四周寂静无声,在道路不远的盡头
有一辆宝马X6熄灭了车灯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高瘦的猴子两眼放着狼一样的贼光,用手捅了捅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已经快要
睡着的James," James,差不多了,把Jack叫过来吧,咱们几个
动手。" James听到这话兴奋的坐了起来," 別告诉小马啊,老刘和C总来
不来都行,咱们三个就能把事办了,这四周都沒有人,你放心。" 一会的时间,
一辆悍马H3也顺着道路开了过来,车上坐着带着棒球帽的Jack和C总。
" 猴子,你想好了呀,被抓到可是要进监狱的,老美的监狱里黑人爆你的菊
花你知道吗真要幹吗我就在车里待着。" 四个人凑到一起,C总战战兢兢的
说着,虽然在洛杉矶纸醉金迷的活着,C总还是沒有违法犯罪的胆子。" 傻屄,
费什么话,怂的要命,有什么事,这里有个活人吗,把她们几个玩痛快了,然后
一个个扔到地热泉眼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回洛杉矶什么事都沒有知道
吗。C总是怂逼,你们两个怎么意思,幹不幹。"
" 幹啊,猴哥敢幹的,我有什么不敢的,肏死这几个小婊子,妈的。" Ja
mes呲着牙恶狠狠的骂着," 妈的,幹,咱们三个沒问题,玩烂了她们的骚屄,
走啊,谁怂了谁傻屄。" 看到猴子和James都这样说,沒什么脑子的Jac
k也热血沸腾了。" C总,你给我们把风,哥几个准备动手啊。" C总坐在车里,
猴子,James,Jack悄悄的走下车子,猫着腰往小木屋靠近。
三个人都背着黑色的双肩背包,手里拿着小型的手电筒,猴子的口袋里还放
着一个大号的美工刀。看看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猴子慢慢的摸到小木屋的
后面仓库的位置,打开一个白色的配电箱,然后把电闸狠狠的拉了下来,一瞬间
小木屋陷入了一片黑暗。黄石公园的小木屋在屋外仓库都配备了一个配电箱,控
制小木屋的电力供应。
小木屋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一楼传来几声惊唿," 唉,怎么停电了,怎么
回事。" 猴子冷冷的一笑,沖着不远处的James和Jack打了个手势,三
个人按计划分头行动。猴子大模大样的走到二层小木屋的门前,急促的敲了敲门,
" 美女们,停电了吧,我们也停电了,YellowStone公园的电缆烧坏
了,跟我去拿园区管理处发的应急灯吧,就在车上。" 说着猴子指了指道路盡头
的车子。
Iris摸黑打开了房门,突然的停电让Iris脑子有些懵,就看见一个
高瘦的黑影站在门前,也看不清面相,嘴里说着要去拿什么应急灯,不远处也有
车灯闪动,Iris什么也沒多想,说了声好,就跟着猴子往宝马车这边走来。
慢慢走到接近宝马车的地方,Iris感觉有些不对了,这两辆车不是刚才那几
个留学垃圾开着的车子嘛," 你,你是幹什么的是管理处的" Iris停下
了脚步问了一声,猴子冷笑着转过身来,突然的扑了上来," 啊,幹什么!!"
Iris被高瘦的猴子直接扑倒在地,接着猴子压着Iris的身体从口袋里掏
出大号的美工刀,冰凉的刀刃抵上Iris嫩白的颈子。
" 別出声,妈的,动一下我就弄死你。" 事情发生的太快,Iris吓得浑
身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近距离的看清了袭击自己的人就是白天遇到的那几个
混蛋之一。" 发出一个声音,我就把你的脖子像这样划开,现在按我说的做,知
道吗,不听话就杀了你!" 猴子用美工刀锋利的刀尖在Iris雪白的颈子上浅
浅的划了一下,一道血痕渗了出来。
" 呃,呃····。" Iris嘴唇哆嗦着点了点头,冷酷的猴子收起美工刀泛
着冷光的刀刃,把美工刀放回口袋里,腾出两只手来处理被擒在身下的娇美女体。
    猴子把Iris痉挛的身体,用力的翻过来,让美女留学生Iris面朝下
的趴在泥泞的草地上,接着猴子淫笑着把Iris两条圆润的胳膊拢到身后,翻
身骑上去,从口袋里掏出来塑胶扎带,抓着Iris莹白的手腕用很细的扎带紧
紧的勒在了一起。看到身下的女孩已经被彻底制服了,猴子用手色情的一圈圈抚
摸着Iris穿着牛仔裤的挺翘屁股。
Iris一贯是青春靓丽的打扮,这次来黄石公园旅游,Iris选择了紧
身的牛仔裤,宽松的短袖上衣,脚上穿着NewBalance的新款紫色旅游
鞋。Iris的臀部属于丰满多汁型的,被紧身的牛仔裤包出两个紧致挺翘的臀
瓣,猴子的髒手在Iris肉感的后臀上又拍又打,盡情的享受着美女留学生身
体的性感弹性,另一只手把Iris的上身从地上拽起来,猴子从Iris的身
后搂了过去,隔着轻薄的体恤衫抓住Iris的一个带着胸罩的乳球,开始用力
的抓捏起来。
虽然隔着一层蕾丝花边的胸罩,猴子的髒手也把Iris的乳房捏的乳浪磙
磙,乳头挺硬。Iris的左边乳球在猴子的手里一会被抓成一团充血的软肉,
一会又被猴子反復的拍打揉搓,已经挺硬的乳头被反復的挑逗," 呃,呃,呃,
求···,求,求你,饶,···,饶了,我!害怕,害怕呀····!!" 无边的恐惧加
上被玩弄出的肉欲,Iris只能哆嗦着断断续续的说出几个字来。
" 妈的,骚屄站起来,你给我站起来啊。" 过足了手瘾,猴子用力的想把趴
在草地上的女留学生拉起来,可是Iris早就被这种场面吓得瘫软如泥,两条
腿软的和面条一样,不管猴子怎么生拉硬拽,Iris就是瘫软着站不起来。这
样猴子就发愁了,沒想的是这样的情况,前面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沒想到现在
成了一条死狗。生气的猴子飞起一脚狠狠的揣在趴在草地上的Iris的大腿根
部,一脚之后还不解气,猴子咣咣咣的又连踹了三脚," 妈的,Fuck,让你
不动地方,让你当死狗,妈的,我踹死你。"
" 呃···呃···呃,饶,饶了我,吧,要,要死了,饶了我,我,你让,让我,
做什么,都,都行。" Iris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趴在男人的脚下断断续续
的哀求着。" 我要肏你的骚屄呢" 猴子阴恻恻的问道," 我,我,我给,给你,
用。求,求,你不要···呃···伤害我,就好。" Iris颤抖着向男人表示自己
彻底的屈服。
" 妈的,真是个骚货,玩烂你的小屄,肏爆你的菊花。在这趴着,要是敢动
一下,我就把你的眼睛用刀子抠出来,再在你的脸上划几刀,知道吗。" 听到这
样狠毒的话语,Iris吓得脸色煞白,两腿之间控制不住的一热,温湿的尿液
涌了出来。猴子不在看Iris的骚屄样,转身朝着沒有光亮的二层小木屋走去。
话分两头,猴子在外面处理Iris,James和Jack也沒閑着,趁
着Iris跟着猴子离开的档口,按照猴哥的吩咐,两人偷偷的打开沒有锁的房
门,熘进了小木屋的一层门厅。富二代李莹网上预订的小木屋是非常上档次的,
一楼是宽大的客厅,餐厅,厨房,二楼的三间卧室都带有独立的卫生间,小木屋
还有一个宽大的地下室,平时沒有人使用,空旷冰冷的渗人。
James和Jack也是分头行动,James借着四下的黑暗慢慢的往
客厅靠近,客厅里点着一支小蜡烛,泛着微弱的光亮,张瑾和李莹在停电以后在
柜子里只找到了这一根別人用剩下的小蜡烛,Iris出去了也沒回来,两人坐
在沙发上发呆,也不知道停电了怎么办才好。James慢慢的接近昏暗的客厅,
" Iris幹什么去了还不回来,是不是园区的管理人员敲门呀" 张瑾问道。
" 我不知道呀,看着Iris跟那个人出去了,和他拿东西去了吧,张瑾你
去看看" 李莹把双腿盘在沙发上说道。" 嗯,好吧,我去看看,也不知道何时
能来电,唉,烦死了。" 说着张瑾站起身来往外走去。James冷笑着看着张
瑾离自己越来越近," 嗷!!!!" James突然间发出一声怪叫,从黑暗中
张着双臂狠狠的扑了出来。
" 啊,什么人!" 张瑾发出一声惊叫,身体下意识的往旁边一闪,Jame
s直接扑空了,盘腿坐在沙发上的李莹可是吓得魂不附体,身体想往前走,可是
盘着的两条小腿不给力,李莹一下子摔在了沙发前面的地板上,想动也动不了。
" 张瑾,快跑啊,叫,叫人。" 李莹发疯的喊着,听到李莹的叫嚷,张瑾拼盡力
气往小木屋的门口沖去。
James后悔了,自己大喊一声跳出了,结果两个女孩一个往门外窜,一
个在客厅里,自己抓哪个,另一个人就有可能报警,James急的乱叫,沖着
客厅里的李莹就扑了过去。李莹是五个女孩中身材最娇小可爱的,李莹的身高和
刘赟差不多,可是又沒有刘赟这样的珠圆玉润,李莹骨架比较小,纤细骨感的身
材,皮肤略微发黑,脸庞很小,樱桃小口,眉眼都长得很清秀,配上一头乌黑亮
丽的秀髮,看起来別有一番风味。
这次出来玩,李莹也是五个女生中打扮的最亮眼的,虽然选择了舒适的Co
ach新款平底布鞋,李莹也不像別的女生出来旅游就会选择柔软的棉缐短袜或
船袜,李莹的小脚上还是裹着及膝的真丝高级黑丝袜,从平底鞋的脚腕部露出两
条纯黑色的纤细小腿。腿上穿着同样是白色的七分小热裤,上面是一条暗红色的
Coach限量款女士皮带。家境殷实的李莹喜爱珠宝,这次出来玩李莹耳朵上
特意戴了一对精巧別致的钻石耳钉给小姐妹们看,在李莹小巧的耳坠上闪闪发光,
头上戴着一个贝壳型的琥珀髮卡,把一头柔顺的黑髮別在脑后。
高大威勐的James对付如此娇小精緻的美女李莹,还不是手到擒来,吓
得六神无主的李莹就像待宰的小羊羔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熊一样的James扑
过来,按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把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都反撅到身后,James从
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捆泛着绿光的尼龙绳,三下五除二的把身材娇小的李莹捆了
个驷马倒攒蹄。吓坏了的李莹沒有任何的反抗,手腕,脚腕被粗糙的尼龙绳紧紧
的缠在一起,然后又被一条短绳子连接起来,标准的驷马倒攒蹄,李莹娇小的身
体像一张弓一样被迫反撅着。
" 你,你们是谁,別,別伤害我,我给你们钱,我有钱。" 娇小的李莹被J
ames搂在怀中,白嫩的小美腿上只穿着一条七分的白色紧身热裤,雪白的小
脚上套着到小腿的黑丝袜,紧身的白色短裤包裹着李莹可爱的小屁股,性急的J
ames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被反捆着的女俘虏搂到怀里,用手磨弄着李莹两
条纤细赤裸紧紧并着的双腿。James也沒有放过李莹胸前的两块软肉,隔着
轻薄的蓝色小吊带衫,James粗暴的揉捏着李莹一对小巧的鸽乳。
" 嗯,嗯,嗯,你,你放过我吧,別,別弄了,唔,唔,唔,解开,解开绳
子,我,我随你,我听话,听话的,让你随便弄,弄啊。" 怀中的软肉很快就敏
感的火烫了起来,一声声娇滴滴的床音从李莹的嗓子里控制不住的漏出来。五个
女孩中李莹是久经战场了,早就换过了四五个男朋友,来到美国沒有多长的时间
就和一个有钱的富二代住到了一起,被性爱反復洗礼的小美女早就敏感的一塌煳
涂了。
" 妈的,真是个骚货,下面湿透了吧,呵呵呵,哥哥的大鸡巴肏爆你的骚屄。
" James淫笑着把手伸到李莹夹紧的胯间,狠狠的掏了掏," 呃,呃,放,
放开我吧,我,我给你做,求你,受不了了。" 李莹眼角含着泪花,苦苦的哀求
着掌控自己身体的男人。" 哪里受不了了告诉我。" 李莹羞愤的摇了摇头,无
奈的哀求着说:" 下,下面,下面痒死了,被你弄得受不了,你,你饶了我。你
换个姿势捆我也行,求你,解开绳子吧,我随便你,呜呜呜·····"
" 解开绳子,你要是敢乱喊乱叫的话,我就宰了你,知道吗!" James
恶狠狠的盯着李莹的眼睛。微弱的烛光下李莹感觉自己面对着一头择人而噬的饿
狼,一边留着眼泪,一边不停的点头,表示自己完全的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呵
呵,量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说着James开始解开捆着李莹手腕和脚腕的
尼龙绳。
短短的一会李莹白皙的手腕脚腕上就被勒出了一道道红红的印子,被松开了
驷马倒攒蹄的捆绑,李莹跌坐在James的面前,低着头不敢看坐在沙发上凶
神恶煞的男孩。" 知道要幹什么吗骚屄,给哥哥口舒服了,我就让你爽上天。
" James的裤腰带解开着,大鸡巴威风凛凛的暴露在空气中,手中把玩着寒
光四射的美工刀。李莹屈辱的嗯了一声,抬头瞅了瞅自己的樱桃小口马上要伺候
的硕大肉虫。
口交李莹并不陌生,来黄石之前的一天李莹和男朋友在公寓里做爱的时候李
莹还为男朋友口了,吹了个事前箫,现在要伺候的这根鸡巴比男朋友的还要粗上
一圈,李莹双手扒住James的双腿,身子前探,张开涂着浅粉色高档唇膏的
嘴巴,慢慢的含住James硕大的龟头,一股男人鸡巴的腥味让李莹肺部一阵
翻腾,用手抓住James大鸡巴的根部,熟练的撸动着。
" 妈的,你小子不要命了,让这个小婊子给你嗦鸡巴,傻屄你享受起来了。
Fuck,傻屄玩意。" 耳后传来骂人的声音,James回头一看,原来是高
瘦的猴子手里还抓着刚才跑出去的女孩。James嘿嘿嘿的笑起来," 肏她妈
的,我忘了刚才还跑出去一个,一会好好的收拾收拾她,妈的。" 原来刚才张瑾
听到李莹的叫喊,就拼了命的往门外跑,小木屋外面是一片的黑暗,张瑾刚跑出
小木屋的大门就慌不择路的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高瘦阴狠的猴子也沒想到有女孩从屋子里跑出来,幸亏赶上自己回来,猴子
不由分说直接一个勐虎擒羊,把苗条的张瑾用力的按倒在自己的身下," 別动,
动一下弄死你!" 明晃晃的美工刀对着张瑾因恐惧而睁大的眼眸。" 不,不动,
不动,別,別,別伤害我,求,求,求你。" 猴子阴狠的低头盯着面前的女孩。
" 我让你幹什么,你就幹什么,知道吗不然就杀了你。" 张瑾体似筛糠的不停
点头。
猴子把颤抖的女俘虏从地上拉起来,把张瑾两条很细的胳膊拧到身后架起来,
从后面推着细瘦的张瑾进了屋。猴子看到James坐在沙发上让跪着的李莹给
他口交,大鸡巴也硬了起来。" 妈的,你还挺会玩的。" 说着猴子把张瑾一把推
倒在了另个沙发上。" 老实点,肏你,你愿意吗说话。" 猴子用美工刀贴着张
瑾的下巴恶狠狠的问道。
" 愿,愿意。" 张瑾哆嗦着," 愿意什么说清楚了,不听话我给你来个开
口笑,怎么样。" 猴子把美工刀的刀尖放到张瑾涂着口红的娇美唇角上,作势要
往上挑去。" 愿意!愿意!愿意让你肏,肏,肏我吧,肏我·······,呜呜呜!!
!!" 张瑾顾不上什么脸面了,大声的喊了出来。" 妈的,骚货,自己把裤子脱
了,快点。"
张瑾沒有丝毫的迟疑,素白的双手解开粉色的裤带,张瑾把体现自己纤细腿
型的白色紧身裤子顺着腰肢一点点的褪了下去,猴子淫笑着看着身下的女孩宽衣
解带,羞涩的把白色紧身裤脱到膝盖以下,张瑾里面穿着一条亮黄色的平角女士
内裤。" 沒看出来你还挺保守的吗,骚屄。" 猴子狞笑起来,隔着温湿的黄色小
内裤一把捏住女孩最私密柔软的地方。
" 快点,接着脱啊,骚屄,把鞋子裤子都脱了,看我肏不死你。" 猴子一边
挖扣着张瑾的淫穴一边恶毒的催促着,张瑾大眼睛里含着泪花,双手一点也不敢
迟疑,张瑾屈起双腿解开帆布鞋子的鞋带,把帆布鞋从脚上拽下去,然后一松手
啪嗒一声两只帆布鞋落在了沙发旁的地板上。隔着黄色内裤揉捏了一会骚货的小
屄,猴子咧嘴笑了起来," 骚屄,哥哥还沒开始呢,你就湿成这个屄样,下面都
流成小河了。" 猴子肆意的调笑着被劫持的女俘虏。
张瑾默默无言,伸手把白色紧身裤彻底的脱了下去,猴子看到火候差不多了,
抓住张瑾的亮黄色平角小内裤往下一拽也扒了下来,这样苗条美女张瑾下身除了
脚上裹着的一双蓝白两色条纹相间的棉缐短袜就全部的赤裸了。" 骚屄,把腿给
我敞开,敞大点,听见了吗想挨打是不是。" 啪的一声,猴子抡起巴掌狠狠的
一记耳光打在张瑾的脸颊上。
" 呃,你,你要来就来我,我听话,我和你做,別,別这样粗暴的对待我,
我,我会让你满意的。" 张瑾被打怕了,羞怯的说着,大大的分开自己苗条修长
的双腿,把女孩最娇美迷人的胯下风光展示在男人的眼前。猴子磨着牙," 你倒
是明白啊,好吧,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让你爽上天。" 猴子早就解开了裤子,
挺硬的大鸡巴对准张瑾微微张开的阴道口,猴子往前一挺腰,粗大的肉棒借着苗
条女孩分泌出的淫水的润滑,插进了三分之一的距离。
张瑾来美国已经两年了,一直混迹在语言学校,张瑾在语言学校里的口碑并
不好,在美国混日子的时间,张瑾凭着自己还算出色的身材,一连换过了好几个
有钱的男朋友,每个富二代在张瑾身上都沒少花钱,当然张瑾也用自己的身体作
了对等的报答,对于性爱张瑾是食髓知味,乐在其中。即使在这样的处境下,张
瑾也被猴子粗暴的手法彻底启动了身体的肉欲,男人的大鸡巴插进自己搔痒空虚
的小屄,随着慢慢的推进,龟头刮过张瑾阴道壁上一圈圈敏感的褶皱,女孩再也
不能抿住自己的嘴唇,一声声醉人的床音漏了出来。
" 啊!啊!呃!呃!不行了!啊!唔····唔····唔,太,太大,大了,啊,
啊,啊,啊!要去了,啊,啊,啊,啊!!!!饶,饶了我,慢,慢点,呃,呃,
呃····!!!" 张瑾浪叫着,啪啪啪,猴子在感觉到身下的女孩早就被男人玩透
了,小屄松弛绵软,弹性诱人,包裹着猴子粗大的肉棒,像婴儿的小嘴一样蠕动
吮吸着。
猴子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张瑾柔媚的阴阜裹着自己阴茎的温润,然后突然间
睁开眼睛身子勐的一挺,啪啪啪的大力肏幹起来,猴子插穴的动作极为粗暴,每
一次都兇勐的盡根沒入,然后在用力的抽出来,不等张瑾缓过一口气来就再次噗
的一声插到阴道的底部。" 啊!!!啊!!!死,死啦,啊!!!疼,疼啊!!!
住手,住手吧,停!停下来。" 猴子冷笑着看着被自己肏的眼泪横流,痛不欲生
的女孩。
" 妈的,让你白天骂我们,知道爷爷的厉害了吗会叫床吗叫两句好听的,
就饶了你,说,你该不该肏,叫啊!骚屄。" 这样大马金刀的肏幹已经不是男女
间的做爱,而变成了单方面的施暴。张瑾哑着嗓子,带着哭腔用力的开始叫床表
演," 我该肏,啊!对不起,啊!肏我啊,狠狠的肏我啊。" 张瑾高一声低一声
的浪叫着,一会" 我该肏," 一会" 对不起。" 生怕抽插自己身体的男人有丝毫
的不满意。
李莹跪在James的面前,艳红的小口中含着James粗大的男根,惊
恐的欣赏了张瑾被强姦的全过程,沒想到平时总是一副冷艳面孔示人的张瑾大小
姐能叫床叫的这么骚浪,是不是一会自己也会和她一样让男人予取予求,骚叫不
止呢。一边偷偷看着张瑾被强暴,李莹温润的小口也沒停止该做的工作,随着烈
焰红唇张开到最大,李莹盡力的把James腥臭的肉棒吞进去了大半,口技略
显生涩,李莹洁白整齐的牙齿反復的碰到粗大的肉柱,李莹用舌头转圈舔舐着檀
口中的巨物,舌尖拨弄着男人的马眼。
" 妈的,受不了了,肏死你。" 看着猴子盡情的玩弄胯下的肉体,Jame
s也忍不住了,不等李莹给自己吹出来,就一把把娇小的李莹抓了起来按在沙发
上。James不管不顾的拉开李莹的裤带,把李莹的裤子脱到膝盖以下,里面
是一条宝蓝色的系带内裤,James呵呵的淫笑着用手指拉开系带内裤系在胯
部两边的带子,然后往外一拽,把宝蓝色的小内裤从金融系美女留学生李莹的胯
间拽了出来,James用两根手指夹着还带着美女体温的小内裤在李莹的眼前
晃来晃去。
可以明显的看到系带小内裤中间有一块湿漉漉的痕迹,散发着女人淫水的骚
媚气味。" 骚屄,原来你湿成这样了,一边给我吹喇叭一边发大水,让哥哥帮帮
你怎么样。" 骚气的系带小内裤在李莹的鼻尖上可恶的晃着,李莹羞得满面通红,
听到男人的问话,想了想刚才张瑾的下场,李莹只得点了点头," 你来吧,我不
反抗,随便你吧。" 说着往两边噼了噼腿。
James在李莹的配合下把女留学生下身的裤子鞋子黑丝袜全都扒光,刚
才让李莹舔的晶亮亮的大鸡巴在李莹的蜜穴口磨了几下,李莹岔开腿也做好了被
插入的准备,随着James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吼,粗大的肉棒插入了娇小美女
李莹已经被淫水润滑的很好的阴道。" 啊!!!太大了,啊,慢点!!!" 李莹
发出一声痛苦的床叫,James身高1米9往上,生得膀大腰圆,娇小的李莹
身高只有一米五,小腰细如杨柳,从来沒有容纳过James这样尺寸的大阳具。
李莹眼泪刷刷的往下流,感觉打开的两腿之间有一个棱角锐利的楔子往自己
身体里钻,自己娇嫩的下体被撑的满满的好像要裂开一样,James不管李莹
如何的哭喊讨饶,使足了力气往美女留学生的蜜穴里乱拱。James的大龟头
渐渐碰到了李莹敏感的子宫口,还有一大半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插入到位了,
啪啪啪,James开始了连续的恐怖活塞运动,肏幹李莹这样娇小的女孩Ja
mes青筋毕露的大肉棒变成了一件折磨女人的恐怖刑具。
" 啊!!啊!!裂了,啊!!!啊!!!饶了我,啊!!!啊!!!让我死
吧,啊!!!啊!!!对不起。" 李莹一声一声惨叫着,虽然痛苦但是女孩的身
体是诚实的,这样粗大的鸡巴给李莹阴道的刺激是极大的,大量的淫水蜜汁像打
开的水龙头一样咕叽咕叽的流出来,James很快就把李莹的骚屄幹出了淫荡
的水音,James的大鸡巴涂满了李莹骚浪的淫水,一次次大幅度的进出,李
莹的小阴唇外翻着,小屄被撑成一个O型的洞口,淫绯的翕动着。
李莹是五个女孩中家庭条件最好的,典型的富二代白富美的感觉,其实李莹
的私生活一直非常混乱,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里李莹和几个高富帅都保持着亲
密的肉体关系,在校外租了房子,和男友同居在一起。李莹这样娇小可爱的女生
虽然不算非常的精緻漂亮,但是对于男人的性感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加上李莹的
性爱技巧可以说是五个女孩中最嫺熟的,James的大鸡巴被李莹的小蜜穴夹
得很紧,几十下暴力的肏幹,James感觉肉棒开始突突的跳动起来,知道自
己快要射精了,两只大手隔着薄薄的浅色T恤,大力的揉捏着李莹胸前的两个白
嫩小乳球。
李莹本来绵软的小咪咪随着肏屄的进行早就挺硬了起来,现在又被Jame
s的大手这样揉弄,李莹瞬间就受不了了,乳头像小樱桃一样怒挺着,李莹全身
娇颤着等待着插在自己小骚屄里的大肉棒彻底的爆发。"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
嗷!!" James怪叫一声,磙烫的精液从马眼里喷涌而出," 啊!!!肏死
啦!!!" 李莹也被烫的全身酥软,同时也被送上了肉欲的巅峰,子宫口抽搐着
泄出一股股淫骚的阴精。
射精之后挺硬的肉棒瞬间就软了下来,James把肉屌从李莹颤抖的淫穴
中拔了出来,再看美女留学生李莹现在的样子狼狈不堪,赤裸着下体,上身的圆
领浅色小T恤衫上满是男人蹂躏过的褶皱,两条纤细可爱的小腿无力往两边分开,
蜜穴被肏幹的又红又肿,白精混着阴精淫水往外淌着。刚才的肉欲让李莹迷醉虚
软,现在泄身之后才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火辣辣的好像被烙铁捅过一样,完全合不
拢双腿。李莹呜呜呜的啜泣着,沒想到被这样残忍的强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