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妈妈的苦难

2024-05-15


妈妈:李丽萍今年41岁,165CM ,108 斤左右。三围B93 (F 罩杯)/91-63-90
皮肤白皙,虽然不漂亮,但是很耐看。五官非常精巧。给人一种文静,老实的感
觉。
我:李扬,初中生。
这是初三时候的事情……
爸爸出差三个月沒走几天,老师晚上给我妈妈打电话,让我留下来一起听。
我以为我做错了什么,原来在谈我学习上的事情。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在班里属于倒数第一第二的水平,这个对于上高中有些
危险,所以老师特意找我妈妈来说这件事。妈妈听完老师的话,脸上变现出不愉
快的表情。
出了教室,妈妈就开始责备我,我沒有还嘴,毕竟是我做的不对。还沒有走
出教学楼,天空突然黑暗了下来,雷声也响了起来,我和妈妈想趁还沒有下雨赶
紧走,可是出了学校沒5 分锺,开始下去了大雨,我们立刻被淋湿了,所以我和
妈妈想都沒想就赶紧跑到了学校周围一片工厂区那里,因为那是一片老厂区,外
围的工厂因为改造等等已经搬迁,只有里面的地方还有加工厂在工作,我和妈妈
跑到最近一个厂房里面。里面的房间破烂不堪,天花闆有的地方都已经脱落了,
而且有的窗户玻璃都破了,因为天花闆有的地方脱落,所以外面下大雨,厂房里
面也在下小雨。我和妈妈说里面可能好一点,然后就和妈妈往里面走去。我之前
和同学逃学曾经来过这里,我依稀记得里面有一张旧床,上面还有几本色情杂志
和小说。但是不太确定,而且为了避雨,也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真实糟糕的天气」妈妈看着窗外的雨在抱怨着
妈妈从自己的皮包了把手绢拿了出来,先擦我的头髮,然后开始擦自己的头
发和衣服。这个时候我仔细观察妈妈的样子,奶油色的薄外套和裙子,里面穿着
白色的七分袖衬衫。因为下雨的关系,可以看见妈妈的浅蓝色胸罩。妈妈的巨乳
轮廓完全显现了出来。我开始留意周围的东西,果然有张破被子和一些空瓶子,
空罐子,证明这里确实有人住。
这时候又是一个大的雷声,然后一个穿着很骯髒的衣服的男人跑了过来。
「真是好大的雨啊。你们是谁啊我住在这里的」那个男人说着这明显是一
个流浪汉,看上去40多岁,体格不胖也不瘦,但是能看到他很有力气,长的也很
兇。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妈妈看,他看着妈妈的脸和胸。妈妈也发现了这一点,
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吧,然后就对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您住在这里,小扬我
们走吧」妈妈递给我的眼神就是让我赶着走。
我和妈妈刚要走,那个男人拉住了妈妈的右手对妈妈说「这么大的雨,这么
出去好么,很容易感冒的还是等等再走吧」妈妈沒想到他突然会拉自己,「啊」
然后重心偏移,失去平衡。
「危险,你沒事吧」男人说。
那个男人的身体把妈妈的身体支撑住。不过刚才那个男人握住妈妈的右手正
好摸到了妈妈的右胸,妈妈又叫了一声,那个男人立刻放开了手,把椅子上的毛
巾递给了妈妈。
「你身上那么湿啊,拿这个擦擦吧」
「沒事」
「別客气了,你看你挨淋身上都湿了」那男人强行把毛巾给了妈妈,并且握
着妈妈的手。妈妈看见这毛巾也一样很髒。
「快点吧,不然真感冒了」那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擦了妈妈的衣服。妈
妈的手被男人抓住,沒办法自己做。那男人明白了这一点,放开了妈妈的手,妈
妈往后退了几步,离那个男人有些距离,把自己奶油色的夹克脱掉,勉勉强强开
始擦身体。脱下外套,七分袖的白色衬衫和裙子的被雨淋的也越来越透明,妈妈
的浅蓝色的胸罩也看的很清楚。那男人的视缐往妈妈的的胸口凝视着,那男人的
胯股之间膨胀的。我全都看在眼里,妈妈却沒有察觉到。
妈妈擦着自己的衬衫和裙子。那男人往妈妈那边走去「把自己的衬衫和裙子
都脱了!!」「说什么吗已经够了!!小扬,咱们走吧!!」妈妈很生气。准
备穿上外套。那男人脱兔般的朝母亲扑过去。
「讨厌啊!你要幹什么!」「不要感冒,擦擦吧,是不是啊」一边
说着一边把妈妈的衬衫强行脱了。妈妈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讨厌啊,小扬帮我!」
妈妈在哀求着,我也害怕那男人把妈妈怎么样,那男人瞪我一眼,加上他的
体格和衣着,吓得我不敢过去。最好的证明就是把一只手把妈妈抓住,妈妈都挣
脱不开。
「小扬,救我啊」妈妈的这样的悲鸣,在这个雷雨声的情况下,外面根本听
不见。那男人抓着妈妈的手,另外一只手脱着妈妈的裙子,而且在妈妈的耳边小
声说着什么。
那男人说什么我听不见,但是那男人突然朝我走来,妈妈立刻说「不要不要」
男人听完之后停了下来,再次扑向妈妈。
「拜託,裙子脱掉!!!」妈妈一边嘆气一边脱着自己的裙子,我和那男人
都看着妈妈的的乳罩,上面的一根带子好像有要脱落的迹象。
「好妖媚啊,太太。胸口的雨水也能擦擦么」妈妈的目光,就像有说不出的
悲伤的感觉,用毛巾擦着胸口,巨乳随着摇晃,黑色的乳晕也被我们看见了。那
男人兴奋不已,脱下髒乎乎的如同青色的树幹的裤子,脱下内裤那男人巨大的肉
棒露了出来,黑色的肉棒上面有着青筋。妈妈在瞬间也看到了这一点,慌张的转
移视缐,那男人靠近妈妈。
「太太,我的鸡鸡能给擦吗」
「不要对我儿子出手」
妈妈的恳求得到那男人的同意,满意的点点头,妈妈跪下,拿给那男人的毛
巾握住那男人的肉棒。就在这个时候,妈妈突然对那男人的蛋蛋使劲捏了一下。
「啊」那男人的一声惨叫,然后疼的在地上打磙,妈妈立刻穿上了衣服,朝
我跑了过来。
「快点逃」
「嗯嗯」我和妈妈飞奔一样的逃走。
就听见男人在后面喊「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们沒有管那男人叫声,跑
了出去,还好出来的时候雨小多了,我们并沒有被淋的太湿。一回到家,妈妈早
早去洗了澡,可能是妈妈被那男人摸了的关系,洗的特別仔细。
然后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妈妈不停的责备说,说我学习不好,然后刚才那事
吓的不敢动。沒完沒了的的发着牢骚。
回到房间里面,我很不开心,什么高中考不上就不能外出啊,什么觉得丢人
啊。什么胆小啊。这只是妈妈为了面子吧,一直被责备的我,也缺少了理性,难
道考不上高中,就真的不好意思出去了么我越想越激进,就这样我心中的一个
坏的想法出来了。准备给妈妈一点教训,突然想起来了那个男人。就这样的想法
害的妈妈堕落了。
我走出房间,看着正在洗碗的妈妈。
「妈妈不好了,我的学生手册和资料掉在那个工厂里面了」「什么,怎么那
么不小心」
「我现在就去找回来」
「啊!稍微、稍微等一会儿吧!!」我沒有理会妈妈的话,就离开家,出
门的瞬间,看见妈妈的脸出现了动摇的样子。
因为天气预报报着晚上还有雨,所以为了保险,我就带着雨伞。我在途中买
了点菸酒和食物,准备跟那男人说这事。我来到了废工厂,战战兢兢地到白天的
地方,听见里面那男人的声音了。
「真是的,那个混蛋女人」我悄悄的观察那男人,那男人像对白天袭击了他
的妈妈报仇一样,一边看着色情杂志,一边自慰着。我走了过去「这,晚上好!
白天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什么!•••你,你是!你是白天的那
个女人的儿子!!!「说完,那男人是可怕的表情,起身来,我表示歉意的伸出
把东西拿了出来,他看见我拿了东西,就把髒髒的摺叠椅伸出了,示意我过来坐。
那男人对说「哎呀,你拿了东西来,也道歉了,我这边也原谅你了•••但
是,你的妈妈怎么能这么做啊。我差点完了!」「哎呀,对不起」「但是,身
体很不错啊•••年纪是多少」
「41岁」
「41岁啊,我喜欢」那男人和我说起了妈妈的胸罩,对我说「裸体的样子也
很好吧」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苦笑着
那男人也是一边苦笑一边看着我。
「对了,我妈妈一会应该还会来」「什么!真的吗」我心理想,妈妈应
该会来的吧。听我这么说完,那男人眼睛一亮,好像是妈妈真的来了,现在就到
了的表情。
「是这样,我的学生手册和资料掉了,我想掉到了这里,所以我就来了」
「是什么样的东西啊」
那男人看着我,眼神告诉我沒看见这个东西,我从身上把我的学生手册和资
料拿了出来。
「哈哈哈,坏小子,原来是这样,你想把你妈妈引诱到这里啊,可是,为什
么啊」我把老师让我妈妈来学校事情和妈妈对我的责备,牢骚都对那男人说了。
我并不是想怎么样,就想给妈妈点教训。
「要是这样,我可以帮助你」「真的」「真的,不过作为交换,你得让我
和你妈妈来一次」「这,恐怕不好吧」「你別装了,白天你以为我沒看见你啊,
明明你可以反抗的可是却沒有,而且你的肉棒还勃起了,证明你也喜欢这样」
「这」我想起了白天的事情,确实跟他说的一样,不过我一时间下不了决心
「下不了决心」
「是」
「那我帮你下」说完就把我按住了,然后把我捆了起来。
「你要幹什么」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让你一会別打扰我就好了,而且我也能证
明你喜欢你妈妈一会的样子,记住別出声」说完把我弄到厂房的一个破办公室。
对我说「安静的在这看着,」说完,拿个毛巾堵着我的嘴。
天渐渐黑了起来,厂房里面更黑了,那男人把蜡烛和桌中油灯点燃了。即便
如此,房子里面还是昏暗,我心想这么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怎么
住啊。
不久,从外面听见了声音,女性般的缐条,声音越来越近,我和那男人立刻
明白了是妈妈来了。所以我想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观察情况。
那男人走过去打招唿,妈妈吃惊的吓一哆嗦,走了进来我看见,束髮较短的
小马的尾巴,上是淡粉红色的对襟毛衣,下面是藏青色的牛仔裤的妈妈出现了。
妈妈说「对不起,白天是抱歉了!但是,你那样做也是不对的」「是啊,确
实很难为情,你这么晚过来,是幹什么,是想继续刚才的事情么」「当然不是,
我是来找我儿子的,他应该来这里了吧」原来妈妈来找我了,怯生生地四处张望
着昏暗的屋子。那男人听到妈妈那么说就回答「谁知道呢,的确是刚才有人来了!
谁一喊是谁,慌忙逃跑了,不知道是否是你儿子「」是这样,那我打扰了,
我先走了「妈妈转过身刚要回去,突然和一样的雷声打了起来,闪电把房间都照
亮了。
「哎呀」妈妈吓了一跳
妈妈对于雷还是很恐惧的,就算了是白天也很害怕,更何况现在是晚上了。
那男人笑着走过去,对妈妈说「这雷很危险啦另外要下雨了,在这里比较
好吧」「讨厌的天气」妈妈说完,又一声大雷,比刚才那个还要大,妈妈想回
家,可是脚却颤抖着,不能动一样。
「这么大的雷」妈妈自顾自的说着
「也下雨了啊」那男人对妈妈说
厂房外面开始滴答滴答的下了起雨,渐渐的越来越大,那男人说「这里也可
以被淋到,往里面走走吧」「讨厌!这里好黑啊!!你自己在这样阴森森的地方
住么」妈妈四周观望着,同时刚才一直褶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只要能遮风挡雨就好」
「是这样啊」
妈妈还是无法理解和想说的表情。希望不要在打雷了雨早点停,不安的往外
看在的。这时再次打了一个雷,妈妈尖叫起来。幸好那男人在妈妈附近,用右手
和妈妈抱到怀里。
「讨厌,放开我」但是还是在打着雷,妈妈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那男人的脸朝妈妈的脸靠近。妈妈一边说讨厌一边把脸扭过去,那男人强行
把妈妈的脸扭过来,亲吻着妈妈的嘴唇,抱着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双手一直打着
那男人,但是无论打那里,那男人都沒有动弹,那男人把妈妈扑到在一张老旧的
床上,床上就几个又髒又破的被子。
「讨厌啊啊!停止啊啊啊啊啊!!」妈妈虽然不喜欢这样,但是別着头髮扎
了別针掉了,妈妈蝉长的头髮同时散落出来。那男人鼻息粗暴,喘着大气「我好
喜欢你这样啊,太太」「停止,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公和孩子啊」妈妈的抵抗逐
渐在减弱,不知道是因为外面的电闪雷鸣还是因为妈妈沒有力气了,那男人把妈
妈的襟毛衣脱光,看见了里面的浅紫色的穿衬衫。把牛仔裤的扣子解开,举起妈
妈屁股,把牛仔裤脱到了膝盖,里面奶油色的内裤暴露出来。
「拜託了,停止啊啊啊啊啊!!」妈妈拼命的哀求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
沒有理会妈妈,把妈妈的淡紫色的衬衫脱了。妈妈的胸口再次在那个男人面前展
露。破旧的木床,在妈妈的抵抗下也吱吱的响着。
我看到这个情景勃起了,我才明白那男人说的话,原来我真有这样的性癖。
妈妈拼命抵抗了,反而胸罩的肩带偏离了,摇动的巨乳和乳晕婀娜多姿忽隐
忽现,那男人越发使兴奋而已。另外突然的一声闪电,比刚才都要大,妈妈的抵
抗突然停止,那男人是等了片刻,快速地把自己裤子脱掉,白天在妈妈面前披露
的巨炮的再次表露了。
「讨厌啊•••小扬,救命啊!」但是妈妈也明白,那样的喊着也沒任何作
用。
妈妈是勉强的抵抗着,那男人把的双腿弯曲,把妈妈的屁股往上推,妈妈奶
油色的内裤都显露出来。那男人如饥似渴地把脸往妈妈的的内裤上面填埋,用鼻
子爱抚。用鼻息对妈妈的小穴进行刺激,妈妈一边说讨厌,一边苦闷的唿吸。
那男人用鼻子对妈妈爱抚,刺激到妈妈的某一个部分时,妈妈的身体吓一哆
嗦跳起来了。那男人默默的往那个地方重点爱抚,还把舌头伸出来进行附和,
「那里,那里是」彷彿那个男人知道了自己的性感带在那里,妈妈一直对那男人
的哀求让他停下来,那男人反而进一步重点的攻击妈妈的那个地方。
「不行,不行,那里真的不行」战战兢兢的身体让妈妈一瞬僵硬,然后开始
痉挛。过了一会儿薄剧烈的唿吸起来了。
「你,已经去了啊」「沒有,沒有」
「是吗」
听了妈妈的否定,那男人再次用手指刺激妈妈的性感带,妈妈再次唿吸急促
了起来。
「不行啊,你这样。讨厌」
「为什么内裤那么湿啊」
「谎言,谎言,谎言」母亲如同撒娇的孩子一样激烈地摇头。不过这次那男
人的目标放在妈妈的巨乳上,把妈妈胸罩肩带往下来到肚子上,妈妈的乳房暴露
了出来。
「这是,太太的乳房比想像的还要好!这么大的乳房,乳晕有这么漂亮的么,
呵呵,好像也有,不过•••我真的喜好的乳房!!」说完,把妈妈的巨乳填埋
在脸上,柔软的感触终于品嚐了。舌头在妈妈的乳晕上蹂躏,手指在妈妈的乳头
上戏弄。妈妈再勐烈的唿吸着,勉勉强强的支撑着身体。而妈妈右胸比左胸更加
敏感,右胸乳头被刺激,妈妈战战兢兢,身体痉挛。
「您,拜託了•••那里也不行!!」再次到了妈妈极点了,妈妈的身体僵
硬,不久筋疲力盡了。
「太太更希望被刺激吧」那男人在妈妈耳边轻声说着,妈妈是一副平时根
本看不见的样子。
「已经够了,拜託放过我」
「不行啊」
妈妈的要求再次被无视了,那男人继续爱抚妈妈的右胸,那个很容易让妈妈
去了的右胸。妈妈的性感带多次被那男人爱抚,妈妈的内裤也连绵不断的流出水
来。那男人分开妈妈的双腿摸着妈妈的裆部,妈妈也沒有多做抵抗,那男人把妈
妈的内裤拉开,里面的阴部暴露出来。
妈妈阴部毛很浓,在我这边仔细观察也看不清楚,妈妈的小穴爱液不停的流
出,流向了大腿。那男人脱下妈妈的内裤,对妈妈说「太太,这么连绵不断了啊」
妈妈的内裤被那男人拿在手里,就连内裤都湿透了,妈妈的脸颊出现红晕,
转过去了脸。虽然不想承认了,但是也只能承认了吧•••那男人的手在妈妈的
阴部触摸,妈妈难过的喘着大气,而妈妈的身体,准备做好接受这个男人的准备
一样不停的颤抖。
「太太,差不多该开始操了吧」「只是这个,只是这个不行」
「你不满意的我肉棒么」
那男人的肉棒在妈妈的阴部口不停的摩擦,而妈妈的阴部也希望早点被插入,
所以身体不停的痉挛,爱液也越来越的流出。尽管如此,妈妈还是设法保持着理
想,哀求着那男人不要继续。
「太太虽然一直那么说,不过你的身体也差不多想要了吧」「我,我有老公
和孩子的」「但是,他们现在都不在这里啊,就当咱们俩的秘密吧」我明明在这
里,恐怕那男人这么说也只是想让妈妈屈服吧。我在里面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切。
「不在也不行的」
妈妈的决心似乎沒有用,突然的闪电吓的妈妈无意识的往那男人脖子上面靠,
身体也吓的贴了上去,妈妈的阴部和那男人的肉棒突然紧紧的贴在一起。那男人
看到妈妈的注意力沒在那边,慢慢的用着自己的肉棒插入妈妈阴部,而妈妈的身
体弯曲着,如同虾一样的姿势,很快就插入到了最深处。
「什么,你插入了,我不能原谅你」妈妈开始哭了起来。妈妈的贞操被这个
男人破坏了,与此同时妈妈的口中,与之相反的开心的声音,那迷人的呻吟声也
发出了。
「啊,啊,拜託您,拔出来啊啊啊啊啊啊!」那男人的腰快速运动着,妈妈
口中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现在妈妈的声音,雷的声音,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我
和爸爸的事情估计妈妈早就已经忘了。我无意识的肉棒也越来也大。
「好啊,太太•••我,我到现在操过的女人中你是最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男人要和妈妈的接吻,妈妈是接受。过了一会儿,那男人也想试试看其他
的体位。一拉把妈妈的身体拉了起来。示意让妈妈趴着。
「已经,已经够了吧」
「可是我还沒有射出来啊」
妈妈趴在了床上,阴部,屁眼都暴露了出来,那男人不停的摸着妈妈的屁股,
偶尔拍打着下妈妈的屁股。妈妈的身体就颤抖一下。而妈妈的阴部只想早点让那
男人把肉棒放入。
「讨厌啊,已经够了啊」「虽然这么说,可淫水还是连绵不断啊」那男人很
得以,把二根手指放入妈妈的阴部,一直不停的挖着妈妈的逼里。
「不行,不行,又要去了啊」妈妈的小穴,爱液四处飞散。那男人脸靠近,
很美味地品嚐它,用舌头爱抚阴蒂,妈妈的身体战战兢兢不停的痉挛。
那男人把肉棒起起来,从妈妈的背部插入了进去「已经,已经不行了」「是
的,太太,哈哈」就这样,那男人居然的肉棒在妈妈逼里不停的进出。妈妈的腰
也不停的摆动。
「好,好大。好大」那男人的肉棒得到妈妈的称赞,十分开心。妈妈则是张
着大嘴,这时,周围別的工厂的几个工人进来背雨,那几个人的不停的说着天气,
那男人和妈妈说「太太,你说要是他们看见这样的情形会怎么样,要不要叫他们
进来,一起轮姦你」「讨厌,不要,不要」「那就不要出声」说完那男人继续
操着妈妈,妈妈不停的忍耐着,脸上的表情都快扭曲了。好在那几个人就待了几
分锺,就慌忙的跑了,妈妈感觉到那几个人走了,如同爆发一样的呻吟着,要不
是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就算他们走了也一定能听见。操了妈妈一会,那男人说
「太太,我忍不住了,要射了」
「不要射在里面」
「好的,身体扭过来」那男人把肉棒从妈妈的逼里拔出,这时妈妈的身体扭
了过来,那男人对着妈妈的胸部射出了精液,但是太多,有的射到妈妈的嘴里了。
妈妈无力的躺下,唿吸着,那男人把肉棒放在妈妈嘴边,用妈妈的嘴唇清理
着肉棒上精液的残留,弄的妈妈的嘴唇亮晶晶的,如同摸了唇膏一样,那男人把
我的学生手册和资料放在妈妈身边,用手摸着妈妈的右胸上的精液,摸满了整个
胸部,对妈妈说「太太,你太帮了」妈妈听完,拿起我的学生手册,闭上眼睛,
疲惫不堪就睡着了。
妈妈睡着之后,那男人一边提起裤子,一边朝我走来,解开我的绳子和嘴里
的东西,对我说「多亏你,我才得到了你妈妈,谢谢」「沒,沒有」「今天让她
住在这里吧,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伤害她」说完,那男人在妈妈的身边睡着了,鼾
声和妈妈的唿吸声如同夫妻一般。
我不放心,就在那个屋子里面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那男人把我喊醒,对我说「从今以后,这附近有什么事情可以
和我说,另外的,你妈妈的事情也拜託了。而且还有一件事」那男人跟我说完之
后,我点点头。那男人微笑的和我说「开始吧」我想妈妈也差不多该醒了。
「妈妈,妈妈!」被我叫醒缓缓睁开眼的妈妈,一看到我的脸立刻慌忙然后
一跃而起,发现自己一丝不挂样子被我发现,慌张的衣服拿身体掩盖,「小扬,
你,你怎么在这」「我发现你沒在,我就出来寻找」妈妈一时语塞,视缐移开,
一点一滴的洒下泪水。
「为什么你不早来」
「早来看见你和那男人的好事么」我的话,妈妈睁着眼十分震惊,慌忙的
摇着头。
「不对!那个人,强行的」「不是吧,我看见的是在男人的胳膊上心情舒畅
那样睡着的妈妈。而那男人现在开开心心的离开了」「那,就算那样,也不是你
想像的那样!」妈妈一边说一边捂脸哭了。这样的时期被儿子看到了,妈妈的头
发十分混乱。不久才停止哭泣的妈妈说「相信!真的被强姦了!!」「那么,去
报警啊。我现在就去!我们也一起去吧」「报警,不行啊!会被你爸爸和附
近的邻居知道吧•••所以要保密」「怎么办呢!你不催促我学习的话那我可
以沈默」「啊,你•••敢威胁你的妈妈!」「威胁•••不是吧!那样的
话我就和父亲说」「讨厌啊啊!不要说说的话会被你父亲赶出家,不要说
你就原谅我吧」妈妈屈服了,以后不会在说我什么了。
妈妈用毛巾擦擦身体,穿上衣服,一起从废工厂回家去了。
妈妈和我一路沒有说话,那男人的有些话还在我的心头。你妈妈的事情拜託
了,是什么意思……
那一天到一週左右,妈妈的精神还沒有恢復,不过妈妈也有非去工厂附近办
事的情况,只不过什么事情也沒有遇见,也沒遇见那个男人,渐渐的妈妈的精神
恢復了。
从那以后一个月过去了。
离父亲出差三个月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天是星期六的晚上了,我吃过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看漫画书。自从发生强姦
那件事之后,妈妈一直沒有全面打扫房间,不过最近妈妈还是尽量维持原来的样
子。
妈妈在厨房收拾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那个时候,我还沒有在意,不过听
见外面的对话,当妈妈说着「回来」的时候,我打开了房门,看见那个流浪汉一
样的男人站在门口。
为什么他知道我们住那我心里想着。
难道调查我家在那了吗,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被跟踪的吧还是说,妈妈
被跟踪的吧
对了,学生手册和我的资料。他就是从那里知道我的住那里。我为自己无知
而后悔,不过已经晚了,妈妈不敢和那个男人大声说话,可能怕附近熟人或者邻
居看见吧
「你回去吧」
「不要那么任性啊,我好不容易攒足精液来的」
「你不要那么大声说这个啊」
妈妈明显知道那男人的意图。
那男人对妈妈的身体看来十分满意,恐怕认为一旦发生了第一次,以后就会
随意处置妈妈的身体了吧「大声的话,恐怕有麻烦的是太太你。」「……」妈妈
沒有回答妈妈一时沒有说话,而那困惑的表情,使得那男人十分得意,那神情令
我十分讨厌。他把妈妈从右肩右臂旋转过来,把妈妈抱紧怀里。
「停下来,不要」妈妈十分恼火,手一直抗住着那男人,那男人十分高兴的
样子,把妈妈抱紧屋里,把门关上,然后强行把妈妈按到桌子上。
「讨厌啊」
「太太,你的表情不错啊,惩罚你的时间到了」说完,他两只手在妈妈厚厚
的白色衬衫上摸着妈妈的巨乳。用脸在妈妈右胸的性感带上来回蹭着。鼻子不停
的爱抚着。
妈妈一直说着讨厌,然后脸色红晕起来,对于弱点被这个男人知道的妈妈来
说,抵抗是沒有意义的。
「隔了好久,还是太太的的乳房触感最好!」失去力气的妈妈,被那男人把
的衣服脱了了。对于一会洗澡睡觉的妈妈来说,里面的衣服很是很宽松的,所以
胸罩带很自然的滑落下来。
又被侵犯了,妈妈想着。
妈妈的表情,绝望的看着在屋子里面的我。
「救我,儿子」虽然妈妈在向我求救,不过那声音感觉很低。
「虽然在这里也很好,不过还是卧室好吧,那个是你的卧室,如果进你儿子
的房间恐怕就不好了吧」「对,我儿子在家你赶紧走吧」「这么久沒出来,恐怕
睡着了吧,怕什么」那男人试探性的问着妈妈,那男人舌头从上滑倒妈妈乳房,
妈妈的开始喘着大气。
「你的卧室是什么地方啊」「讨厌•••不告诉你!」话虽这么说,但
是家原本就不是很宽敞,那男人而怯生生地四处张望张望。对妈妈说「那我就随
便进了啊」「不,不行」那男人拉着妈妈说,随便走到一件房子门口,说是这里
么。妈妈摇摇头,那男人看妈妈还是不说,就说那我随便进了。妈妈赶紧拦住他,
告诉了妈妈的卧室是那间。我赶紧从自己房间出来,偷偷来到妈妈的卧室门口,
而门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沒有关死。
「太太,这就是你和你老公的床啊」
「是」
「那咱们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盡情燃烧吧」
说完,那男人粗暴的把妈妈的胸罩脱到脚下,然后把自己的脸在妈妈的巨乳
中埋了起来。
「怎么样,在你和你老公的床上被別人男人玩弄,兴奋吧」「不,一点也不」
在妈妈说完之前,妈妈的弱点右胸被舌头不停的亲吻着,而且用右手,隔着
妈妈的白色蕾丝内裤摸着阴蒂。
「不行不行不行,这么快就要」妈妈的右胸和阴蒂同时被进攻,就这样妈妈
达到了高潮,妈妈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痉挛着,唿吸着也明显急促起来。这时候,
那男人停手了,在屋子里面找到一张照片,对妈妈说「这男人是你老公么」「什
么」妈妈困惑的点点头,这时那男人把照片放在床头柜上,对着妈妈,好像爸爸
在注视着这一切一样。
「讨厌啊你,不要这样做」「太太,我们在你老公面前做爱吧」然后继续的
爱抚着妈妈的右胸和阴蒂。
「不行,不行我不要看」妈妈和男人说你好过分,但是那男人沒有任何停手
的迹象,不久,就在照片面前,妈妈再次高潮了。
妈妈浑身无力,停止了抵抗,那男人把妈妈白色蕾丝内裤脱下,把妈妈腿分
开。那男人更过分,把照片拿起来对着妈妈。
「讨厌啊」
那男人把照片反过来对着照片说「喂,你的太太,在你不在家的时候,和我
在这里做爱啊」妈妈显得十分兴奋,阴部流出很多淫水,把床都弄髒了,但是这
也证明妈妈彻底屈服了。
「我不会在抵抗了,但是至少带上避孕套」「我不喜欢带啊」说完,那男人
让妈妈后背冲着他,然后张开腿,勉强的坐下,这样他肉棒能直接插入妈妈的逼
的最深处。床一直在摇动,而妈妈一直反向运动,使得那男人的肉棒在妈妈逼里
进行着活塞一样的运动。妈妈不停的喘着大气,表情十分快乐。
「啊啊啊」妈妈呻吟着
「太太,让你老公看看咱们的结合处吧」
「你好厉害」妈妈沒有回应他这个问题
那男人把照片放在前面使得爸爸在看他们的结合处。妈妈在爸爸照片前面喘
息着,但是可以看出来妈妈得到了快乐。
他和妈妈不停的做爱,换了好几个姿势,不亏是憋了一个月的样子。
「太太,你的阴道,你的逼里,今天操着比那天还舒服啊」
「那天我很害怕打雷」
「好吧」
「你今天一定要射在外面啊」
那男人砸了砸嘴,想了想母亲的话,继续操着妈妈的逼,做着活塞运动。
「要要出来了」那男人说
「我也是」妈妈回应着。
妈妈的身体开始痉挛,那男人慌忙把肉棒拔了出来,这次对着妈妈的脸把一
个月的精液都射了上去。
妈妈的脸色被精液射满了,大口的唿吸使得有些精液流进嘴里,这时候妈妈
的脸妖艳极了。
妈妈看着爸爸的照片,又哭了起来「对不起,老公,请你原谅我」那男人过
去安慰着妈妈,命令妈妈给他口交「不要,那样的事情我不想做」
「那我早知道就射进去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妈妈一边哭一边哀求那个男人
那男人想了想说「那一起洗澡吧」
妈妈同意了他一起洗澡的要求,我赶紧回到自己屋里,他们俩人走了出来,
走进了浴室,我虽然这次看不见,但是能听到啪啪的声音和水流的声音。
一会他们出来了,妈妈走入我的房间,我赶紧装睡,妈妈轻轻的走了出去。
我走到门口打开点门缝,那男人跟这家的男主人一样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
喝了起来。
妈妈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了,我老公也快回来了,拜託你以后不要在来了」
「为什么,太太,你和我做爱很舒服吧」「老实说是这样,我和你比和任何
人都要好,但是咱们这样沒有好结果的」
「对啊」
「但是,就只是这样,我对你这个人十分讨厌,不要在纠缠我了」妈妈的口
气彷彿回到了原来那样的强硬。
那男人被妈妈的口气压制住了,喝完了啤酒穿上衣服走到门口,给妈妈一个
拥抱,这次妈妈沒有抵抗,那男人的那样的表情使得妈妈的心又软了,给他一些
吃的和饮料带走了。
那男人走了之后,妈妈回到自己的卧室,一边对爸爸照片道歉一边收拾床罩,
放进了洗衣机里面为了明天早上好洗吧。
妈妈那样的口气,恐怕以后那个男人也不敢在来骚扰妈妈了吧。
爸爸出差回来了,我也沒和爸爸说,我们的生活又回到了平静。
时间流逝,转眼十二月份过去了,对我来说转年就要考试了。一月一日元旦,
这天早晨我们一家三口在餐厅吃着饭,从白天开始爸爸就开始喝酒。爸爸喜欢一
边喝酒一边看电视,因为是元旦,所以妈妈对爸爸沒有任何埋怨。而且我也是可
以喝酒的。妈妈今天穿着奶油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长裙。恐怕爸爸如果沒喝多,
也想和妈妈做爱吧。
中午吃完饭,爸爸喝的有点多,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鼾声特別高,我和妈
妈说我也睡觉去了,就走进屋子里面。一会就听见有门铃声,本来我就不在意的
因为也许是周围的人来串门。但是听到对话我觉得奇怪就打开门往外看,看见了
几个月不见的流浪汉男人在门口和我妈妈说话
「你別进来啊」
「我是客人啊,好吧,不过我和太太的关系是」妈妈拼命的抵抗,那男人
无视妈妈,走了进来。那男人走到餐厅看见爸爸在那里睡觉。
「看来睡的很开心啊。不知道你老婆马上就要在你身边被我操了」那男人小
声说着「你幹什么,今天和平时不一样啊」妈妈似乎害怕的看见这一幕,小声的
跟他说,继续让他回去。那男人看着妈妈打扮,对妈妈说「不要乱鬧,你穿成这
样是来迎接我的吧」说完,手从妈妈的连衣裙进去摸着妈妈的屁股隔着鲜红的红
色内裤爱抚着妈妈。
「你幹什么,拿出来,赶紧走」那男人沒有理妈妈,反而更粗暴的把妈妈身
体扭过来,亲吻着妈妈「太太,我们在你老公面前,开始做爱吧」「什么,这不
可能,我老公在边上」「你老公喝多了,现在你就是我的太太。」「谁,谁说的」
在熟睡的爸爸面前,那男人粗暴的脱着妈妈的衣服,妈妈也是激烈的抵抗。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妈妈沒跟爸爸和我进行求救。
「嘿嘿,其实太太你也是很期待吧」「沒有,你別瞎说」妈妈打算否认,但
是那男人的左手开始玩弄的右胸,妈妈的唿吸就变得急促起来,妈妈的抵抗越来
越弱了。那男人看见妈妈这样,就把上衣脱掉,裙子提了上去对妈妈说「今天黑
色的胸罩使得太太的身体更加妩媚了啊」「讨厌啊,別这样」那男人看着妈妈的
目光,稍微放心了,我在门缝看着妈妈这样的状态,都吞下了口水。
妈妈的裙子被脱了下面,妈妈立刻坐在地上,看着爸爸,对那男人表示停止,
那男人都说沒事沒事,因为妈妈的坐下,鲜红的内裤表露了出来,妈妈慌忙的闭
上双腿,那男人对妈妈淫笑着,突然把自己的裤子内裤都脱了下来,下半身裸露
出来,那个巨大的肉棒在妈妈的面前晃动着。那个就是多次让妈妈高潮的肉棒。
妈妈不禁的注视着巨大的肉棒,慌忙的移开视缐,观察爸爸的情况,爸爸好
像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睡觉打着鼾。
「那么,太太开始吧」
「不行啊」
那男人一步步的紧逼着妈妈,妈妈不停的哀求,那男人微微翘起的嘴角让人
毛骨悚然,妈妈一边说讨厌,一边试图逃跑,但是那男人好像看穿了妈妈一样把
手指往胸罩带上一放,妈妈一跑正好是胸罩带滑落,这样妈妈的胸罩脱落,使妈
妈的右胸暴露出来。
「啊」妈妈慌忙的打算遮挡,但是还是那男人更快一点,把脸埋在妈妈的右
胸上面「不行」妈妈一边躲一边小声说着,但是那男人沒有停止下来,对妈妈右
胸的玩弄。
「救我」妈妈一边哭一边小声说,我知道妈妈在跟我们求救,但是我沒有任
何行动,然后在观察着。
「好棒啊,太太,还是你的身体最好啊」那男人恐怕是很久沒玩弄妈妈的身
体了,慢慢的爱抚着妈妈乳房,妈妈发出微弱的声音,一边害怕爸爸醒来,一边
又希望爸爸醒来。
「拜託了,至少换个地方」「不行,就在你老公面前」反正被侵犯的时候,
妈妈的心已经死了一半,想换个地方,又被那男人拒绝了,妈妈这次彻底死心了。
妈妈的表情很悲伤,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那男人抱着妈妈朝爸爸移动,那男人从妈妈的后背,隔着胸罩揉着妈妈的巨
乳。然后把手伸进胸罩里面使妈妈的巨乳显露出来,「不要这样,会被发现的」
妈妈身体微微的挣扎,眼神哀求那男人停止,可那男人更加粗暴的揉着妈妈
的乳房,一个反向,把妈妈的胸罩肩带摩擦掉,直接掉到了地上,妈妈巨乳的显
露出来,身上就剩下一条鲜红色的内裤了。
「想要了吗,想要了吗」那男人看见妈妈这样更加激发了情慾,妈妈的右手
被抓住,强行让妈妈握住他的巨大肉棒,而他的左手隔着内裤抚摸妈妈的阴蒂,
妈妈的内裤湿润了。
「太太在老公面前被我玩弄,兴奋吗」把他摸着妈妈内裤的手拿开,两根手
指在妈妈面前打开,手指之间被妈妈的淫液练成一条缐。
「不要」
那男人把妈妈强行按到另外一张椅子上,把妈妈双腿分开,把脸埋在妈妈的
阴部,用脸爱抚着妈妈的阴部。
「停下来,停下来」妈妈看见爸爸慌忙把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不让声音出来,
从我这看,就跟妈妈在嘲笑这个爸爸一样。那男人知道妈妈的弱点是阴蒂,就在
内裤上用力的按下去,妈妈苦闷的呜呜声音,也一边在着爸爸。
虽然用手捂着嘴,但是偶尔也会偏离开,妈妈的嘆息有时候我都能听见,那
男人的舌头在妈妈阴蒂上面快速转动,加速的时候,妈妈会全身颤抖,停下来的
时候,妈妈平稳的喘着气。
「嗯,嗯,嗯」妈妈这样的唿吸着。
在爸爸面前被男人玩弄的妈妈,大气一样的唿吸着,那男人走到餐厅角落,
那个放着一个电动的按摩棒。(就是普通的按摩器)
那是爸爸之前使用的,爸爸上岁数后,肩膀很痠疼,妈妈就买了一个电动的
按摩棒,可能爸爸觉得不太好就放在餐厅的角落了。
那男人按了按摩棒走到妈妈面前,妈妈的眼神十分空虚,可是看见那男人拿
着按摩棒,他打开开关,按摩器的声音响了。
「难道」
妈妈惊愕的表情看着那男人,那男人果然拿着按摩器往妈妈的阴部靠近,那
一瞬间,妈妈的身体本能的向后倾。
「不要」
妈妈把用手摀住嘴的事情忘了,接受着按摩棒的刺激,妈妈阴部被他用按摩
棒刺激着,而妈妈阴蒂周围,鲜红色的内裤,也逐渐出现了黑色的斑点。
「啊,好舒服」「哈哈,太太有这样的感觉了吗,也许这样能被你老公听见
啊」那男人的这话让妈妈想了起来,立刻摀住自己的嘴,只有轻微的喘气声出来,
一会,妈妈又一次高潮了。
那男人脱下妈妈的湿润的内裤,这时的妈妈已经沒办法抵抗了。
那男人打开了妈妈阴部,然后沖爸爸表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好像妈妈的阴
部谁用的赌局他赢了一样。那男人不停是用舌头,手机,按摩棒刺激着妈妈的阴
部,是不是插入妈妈的逼里面,一次比一次加深对妈妈的攻击,妈妈每次都快要
高潮,然后他就停下来了。
「已经,已经不行了,对不起老公,原谅我」「太太,想要我的肉棒了么」
「对不起」妈妈再次跟爸爸道歉,然后对那个男人点点头,那男人开心的把
妈妈抱到怀里,让妈妈和爸爸面对面,手摸着桌子。
「太太,看来今天要给你点特殊服务啊」
「什么」
特殊服务这句话,让妈妈感到不安,因为妈妈是摸着桌子趴着,所以妈妈的
肛门一览无馀,那男人用手指摸了摸妈妈的肛门,让人感觉到无可挑剔。
「讨厌啊,那是,那是」妈妈说着换来那男人的微笑,那男人用舌头对妈妈
的肛门进行舔弄,左手用按摩棒对妈妈的阴道进行摩擦,使得妈妈的肛门更加敏
感。
「不行,这样太刺激了」妈妈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流着淫液,淫液流到了大
腿根部。
「啊,好奇怪,你怎么流了这么多」妈妈的阴部和肛门被刺激着,身体很快
就痉挛了,不久,妈妈又一次快到高潮了,那男人立刻停止对妈妈说「怎么样太
太,你喜欢的肉棒要进入了」那男人的话好像对爸爸是一种炫耀,因为妈妈的阴
部已经很湿了,所以很轻易的就进入到了最深处。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那男人
的肉棒开始抽查妈妈的逼。妈妈跟眼前的爸爸一边道歉,一边喘着气,啪啪啪肉
和肉互相碰撞的声音响起了餐厅。
父亲还沒醒吗
眼前的爸爸被別人操着,而爸爸还是心情愉快的睡觉,我惊呆了。
「好舒服,好舒服」因为眼前爸爸在关系,妈妈用手摀住自己的口,更那男
人加快了抽查的速度。
「快去了」
「今天射进去比较好吧」
「那,那是不行的」本来那男人以为妈妈会同意,但是沒想到妈妈还是沒有
同意,这样更加加快抽查的速度。
「呜呜呜呜」妈妈快达到了高潮,这时候,那男人突然把肉棒拔出,那男人
坐在椅子上,妈妈主动过去,正面的对着那男人扶好那男人的肉棒,妈妈的身体
弯曲着,坐了下去。在父亲的面前,妈妈主动搂着那男人的脖子,然后不停的喘
息。
「已经,已经不行了」眼前妈妈达到高潮,那男人身体一挺,再次把在妈妈
小穴里面的肉棒拔出,妈妈湿润的眼睛看着那男人。
「不要欺负我啊,让我高潮吧」妈妈用手搂着那男人的脖子,然后哀求的目
光看着他。
「不行啊,太太,必须从你嘴里说我想要的话来,不过在说之前,我欺负你
什么了」「这样啊,你最喜欢了,来上我吧」这么长时间的对话,爸爸很可能醒
来,所以妈妈很焦急的看着他。
这时,那男人正面抱着母亲,把妈妈的左脚起,这次是站着的姿势,把肉
棒插入妈妈的逼里。
「已经已经等这么久了,拜託让我高潮吧」妈妈手不停摸着那男人的脖子,
湿润的眼睛祈求着什么,那男人低头对妈妈说着什么,妈妈慌忙的摇了摇头。
「那样做的话,今天是危险日,一定会有孩子的」看来那男人无论是插入,
还是拔出,对妈妈的说都是要射进去。但是妈妈还是顽固的摇摇头。
妈妈已经背叛了爸爸,要是还被中出的话,妈妈就必须离开爸爸了,因为她
沒办法原谅自己。
妈妈和那男人还在不停的抽查,今天那男人看上去特別持久。这时,他显示
妈妈再次趴下,从背部后面插入进去。妈妈的声音很快就发出了。
妈妈堵住了自己的嘴,忍着但是表情是快乐的。妈妈的声音轻轻洩漏,那男
人更是加快速度,肉和肉的碰撞,声音好像让爸爸听到一样。偶尔从背后揉着妈
妈的巨乳。
那男人也是快乐的,忍耐着的表情把自己的脸都弄扭曲了。
「太太你的话,我一定听」「啊,啊啊,老公,儿子,我已经不可能……」
那男人射之前,他准备的看见了妈妈和爸爸的表情。
妈妈的眼睛无神,偶尔的白眼朝上翻着,眼泪从眼里流出,很自然的张开了
嘴,把舌头伸的很长,难看的口水流了出来,在后面操着妈妈的男人看着妈妈的
表情,我明白了妈妈彻底堕落了。
和我想像的一样,妈妈的嘴里,最开心的声音出来了。
「怎么样都好,只要让我高潮,随便你射那里,啊啊啊啊啊」妈妈的理性在
这一瞬间彻底崩溃了。
「射进来,射进来,我要给你生孩子。」妈妈疯狂的摇着屁股,在爸爸面前
大声疾唿。那个声音居然也沒有战胜爸爸的睡魔。
「太太,可是你刚才说的」「高潮,高潮,我要高潮。」「啊啊啊啊啊啊,
奥」那男人最后的力量加快的抽查,妈妈也是加速动着腰,两人即将迎来最后的
高潮。唿的一声,那男人的动作停止了。
「唿唿唿唿,好热啊你的精液,我一定会怀上你的孩子」妈妈大声疾唿,身
体一阵痉挛,筋疲力盡的上身倒在桌子上,那男人揉搓着妈妈的巨乳,把肉棒慢
慢从妈妈逼里拔出,妈妈赶紧做在桌子下面双腿朝爸爸的方向分开,好像就算爸
爸看到也沒关系,相反的,用自己的手指把阴部附近沒有进去的精液黏在手上,
闭着眼睛舔着手上的精液,尝着它的味道。所有的一切都在爸爸的面前展现出来。
妈妈的性慾已经被开发了出来,现在就只是一个淫荡的母亲。
妈妈看到那男人的肉棒稍微有了精神,想起来上次那个男人的要求,主动的
开始吸允起来那男人的肉棒了。
而爸爸就在面前。
「哈哈,好色的太太,你老公也许会看到」
「已经无所谓了」
妈妈这么说,那妖艳的表情,然后津津有味的吃着在爸爸面前这个男人的肉
棒。
妈妈的口水和那个男人肉棒流出的液体,加上妈妈的吸允发出了滋滋声。妈
妈还时不时的舔着龟头,马耳,偶尔来个深喉。不一会,那男人的肉棒再次耸立
起来,妈妈看到,眼睛亮亮的。
这次他们沒有着急做什么,妈妈穿着裸体穿着白色围裙,和那男人在那调情。
把晚上的饭拿出来给他吃。
「好吃吗」「好吃,太太做的什么都好吃」「真的好开心」简直跟新婚
一样,我看着都害羞了,他们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看着,难道他们想在厨房第
二轮
这时,父亲终于有点要醒了。
那男人很吃惊的样子,妈妈则是显得很平静。
「他要醒了,妨碍到我们了,今天的后续,明天在继续,明天我去找你」
「这样好吗」
「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妈妈这么说就是表明就算父亲看见也不在乎了,然后跟他说「你走吧」妈妈
就进屋去了。
我赶紧出来做掩护,虽然我不希望妈妈和那男人在一起,但是我还是怕被发
现,毕竟始作俑者是我。我出了房门,然后对爸爸说,爸爸是不是要去厕所,我
带你去。然后爸爸一进厕所,我赶紧出去,对那男人说「怎么回事」「谢谢你啊。」
然后那男人拿起来妈妈给他装好的菜和啤酒,然后放了个保险套在桌子上。
走了出去。我也赶紧跟了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
「你妈妈什么都知道,不过她现在应该不恨你了。」我回到屋里,妈妈这时
候走了出来。妈妈对我说「坏孩子,看到了」说完亲吻我的额头。
「妈妈都收拾好了吗」我现在反而担心起来。
「都收拾好了,应该不会被发现吧」说完,妈妈擦着桌子上面的精液,然后
在厨房洗东西。妈妈沒有穿衣服,看来刚才进屋只是擦拭自己的身体。白色的围
裙里面是妈妈的裸体。
爸爸酿跄的从厕所出来,看到了厨房的妈妈,立刻有了情慾,立刻走过去抱
着妈妈,准备和妈妈做爱,但是我看见了。妈妈快速的往爸爸的肉棒上套了个保
险套。否则,爸爸也可能直接中出进去。很快就爸爸就结果了,然后爸爸看见桌
子上面一角有精液
「那里怎么搞的」
「还不是你啊,我刚才在那里,你已经忘了么」「哈哈哈,我好像刚才做了
一个色情的梦啊,下次不能喝那么多了」「真是的,你的啊,哈哈哈」爸爸和妈
妈脸,相互凝视而笑了,我从心底感到吃惊。妈妈就这么敷衍爸爸么。
妈妈来到的耳边对我说「这是咱俩的秘密啊」
「什么」
「从你开始引起的,现在就別想脱身了」这样的行为导緻我上高中失败了,
爸爸想办法让我上了私立学校。不得不住学校了。
从那次几个月后,妈妈怀孕了,当然是那个流浪汉的男人的。
但是妈妈和爸爸说的孩子是他的,因为爸爸正月在家的原因,所以认为是自
己的孩子吧,同意生了下来。就这样,我在16岁有了弟弟。
之间妈妈经常去工厂找那个流浪汉,而流浪汉趁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也来找妈
妈,虽然我住校,但是他们不管我在不在家,都关起门来做爱。
从那之后几年。弟弟健康地成长着,其间流浪汉住的废工厂也被毁坏,公寓
盖了起来。
那个流浪汉的工作,生活环境都靠妈妈改变了。当然,流浪汉与妈妈的关系
也仍在持续。
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对于弟弟总是怀疑着。最近爸爸拿到了拿到弟弟的DNA
报告,和妈妈一直在冷战着。对我来说,这么的结果是肯定的,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