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随心所欲第一章

2024-05-15

卷一第一话“叮咚...XX已到站,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车厢里回荡着清脆的播报声。“请让一下..”“借过借过...”一时间人流窜杂,又有许多新人搭上电车,车厢里顿时拥挤不堪。佚晨皱了皱了眉,她讨厌这种拥挤的环境,但今天5号线的电车临时故障,因此人们都来搭乘3号线,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白净的面庞上,撒上一层清晕,显得神圣而美丽。她穿着一件亮蓝色的雪纺衬衫,此时车厢的热度已让她微微冒汗,细密的汗珠犹如细细的珍珠密布在她雪白的脖颈间。“嗯”佚晨微微侧了侧头,她感觉到一双手探进了她短裤的口袋中,很明显把自己装的零钱给拿走了,虽然动作很轻,但作为魔法学园的优等生,这种小小把戏岂能瞒过她。“哼,小贼,等下要你好看。”佚晨侧头的时候瞄了一眼,是个小年纪的邋遢男孩挤在她身后,毕竟现在人太拥挤,她的双手都只能扶在窗槛上,没法动作,现在车厢这么挤他想跑也跑不了。佚晨满不在意地继续观看着窗外的风景,嘴里哼着轻快的小曲,似乎车厢里的拥挤嘈杂和她完全无关。那个男孩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他此时满脸通红,手里紧紧攥着刚偷来的几个铜板,想等待下一站的时候便赶紧逃走。不知道谁用力地挤了一下,男孩一下整个人贴在了佚晨的身后,顿时感觉清香满鼻,他的高度,正好可以让他的鼻子埋在佚晨披散下来的秀发中。“嗯”佚晨感觉到背后被一个人完全贴住,浑身不自在起来,她轻轻用手撩了撩鬓发,这么近距离地和男人接触已经是2年前的事情了。男孩看到身前女孩的侧脸,精致动人,鼻中嗅着淡淡的清香,一时迷醉起来,股间一根软软的香肠此时竟然笔直硬挺起来,正好死死地抵在佚晨挺翘的臀部上。“唔...他竟然...”佚晨下身只穿了一条白色休闲短裤,薄薄的料质让她明显感觉到了火热的硬物顶在她的屁股上,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一时又气又羞,微微抿了抿唇,想挪开周围的环境却完全不许她这么做。男孩此时也被人流挤得动弹不得,但他明显感觉到了身前女孩屁股的挺翘和柔软,从未有过如此经验的他一时心跳唿吸都急剧加快。他低眼一看,因为自己衣服破旧的缘故,一根通红的阴茎从破洞中钻了出来,昂首挺立直接贴在了女孩的短裤上,身体的本能让他不由地轻轻耸动起来。“他....他竟然....”佚晨感觉到了男孩的动作,那根火热的东西夹在自己的臀缝中,还上下摩擦,如同性交的动作一般,顿时令她羞愧的无地自容。旁边的人声嘈杂一时让她想到了这还是在公众场合的车厢中,佚晨脸红到了脖子跟,只能默默感受着那根坚硬硕大的东西利用自己的屁股上下摩擦。男孩此时已经血脉喷张,双手大胆地扶在了女孩细长的腿上,他不满足于这一种姿势,将身体微微下倾,让肉棒从腿缝中插了了进去,上端紧紧抵在女孩的最私密处,这样整根阴茎都被柔软的腿肉包裹住,他不禁舒服地叹了一口气。想自己乞丐一般的生活怎么可能会有接触到女人的机会,此时却阴差阳错的第一次让这么漂亮的美女帮自己腿交,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时候就算豁出性命也不能拿开。佚晨此时明显感觉到了男孩把那跟火热的东西夹在了自己的腿间摩擦,自己的下体还被他无情的顶住,一时满面红晕。“他...他怎么会这么无耻...”佚晨此时也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点反映,下体流出了一些东西,此刻被身后龌蹉的男人这样侵入自己的身体,不由咬牙切齿:“待会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随着车厢的颠簸,男孩的肉棒在两条丝袜美腿间越涨越大,越战越勇,他的双手死死的按着佚晨腿的两侧,这样对自己阴茎的压力就更大更爽。“叮咚....落英学园已到站....”随着车厢的一声播报,男孩心里一紧,急忙用力地挺动两下,利用女孩双腿的压力,双腿一蹬,整个身体痉挛起来,通红肉棒的前端泊泊地喷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白色液体,随意地洒在地上,有些还喷到了女孩的丝袜上。因为下站的人比较多,一时还是很拥挤,男孩借此机会闭目享受了一下高潮后的余韵,等身旁稍微一松动,急忙双手把鸡巴随意塞进裤裆里,快步地跑下车。佚晨感觉到了男孩的射精,还射在自己的腿上,心里已经是用变态来定义他了,此时感觉到了男孩的仓皇逃窜,她嘴角闪过一丝讥笑。男孩跑下车还没2步路,感觉身后就被人踢了一脚,顿时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男孩抬头一看,一位杏眼美女双手交叠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这不正是刚才自己侵犯的女孩么,他做贼心虚,想要爬起来再跑,竟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被透明的丝网紧紧束缚在了一起,顿时心下凉了一半。“你这个小贼,好大的胆子,偷了我钱,还敢...”佚晨眼睛瞄到了从裤子破洞漏出来的丑陋粗长还兀自挺立的肉棒,用力一脚踢过去。“啊...”男孩要害部位被重击了一下,顿时疼的脸色煞白,跪伏在了地上,阴茎瞬间软了下去,缩回了裤裆里。“痛吗开始你还那么嚣张。”佚晨又用力在他身上踹了一脚,坚硬的鞋尖令男孩的手臂感觉都要快断了。男孩不敢抬头,跪在低下瑟瑟发抖,全身身体紧绷准备承受接下来的痛打,如同一条可怜的流浪狗,刚才车上享受的快感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不少路人侧目看向这里,责备地眼神看着佚晨,仿佛怪他怎么欺负一个流浪汉。佚晨被路人的眼光看的不自在起来,看着地上男孩猥琐可怜的身型心中也有些不忍再打他了,开口道:“把钱还我”。“钱...钱在我上衣口袋里。”男孩低声说道。佚晨弯腰伸手在他口袋里掏出了几个铜板,这只是她的零花钱而已,其实她大部分的财产是在她右手中指上的储物戒中。“我也不打你了,跟我去治安部吧。”佚晨也不耐烦和他多费时间,直接抓到治安部给相关人员处理就行了,在清水城,对盗贼的处罚是相当严厉的,至少要被关上5年。听到要去治安部,男孩不由地浑身激灵了一下,2年前他就被抓紧去过一次,那里面的看管人员简直就像对待牲口一样虐待他,不过还好当时他只有14岁,还属于未成年,所以没被关押,如果被关进监狱的话,像他这样的小男孩被里面的囚犯吊打,性虐待那将会是家常便饭。佚晨拉住男孩的衣领,“起来,走吧。”“不....不要....求你了...不要送我去治安部,你怎么打我都行,就是求你别让我去治安部。”男孩此时跪在地上咚咚地磕起头,拼命哀求。“你怕被抓,还敢偷东西”佚晨两条柳眉微微促起来,显得好看极了。“我...我实在太饿了,才...才会...拿你的钱...对不起...对不起...只要不把送去治安部,随便你怎样都行,我...我可以做你的奴仆。”男孩跪在地上乞求着。要知道,成为别人的奴仆就相当于把性命都交给了对面,主人要你去死,你就必须去死,这已经算是非常重的惩罚了。“哦...”佚晨听见男孩居然发下了如此的重誓,心中微动,但转念一想,这种猥亵女人的猥琐之人没必要怜悯,顿时走上前去,抬起脚来说道:“把我鞋底舔干净,我就信你一次。”她本来是想让他把洒在自己腿上的白色液体舔了的,但一想到又会被他肌肤接触,心中不快,便故意刁难一下他,料定他肯定不会同意。男孩闻言抬起头来,一只黑色细跟长靴映入眼帘,表面上光鲜亮洁,鞋底则是沾满了泥土灰尘,肮脏不堪。看到男孩面部的犹豫,佚晨脸上露出了讥笑之色,“鞋底都不敢舔,还敢说做我奴仆”男孩闻言,强忍住反胃的冲动,双手捧起了佚晨的右足,伸出舌头开始在她肮脏的鞋底上仔细的舔了起来,所幸只有泥土和灰尘,除了舌头有些涩以外到还能接受。佚晨看着男孩认真的表情,心中震撼无比,这种屈辱的事情,对于正常人来说是万万不可能做到的,看来他的忍耐力很强阿。看着他粉红的舌头上沾满了白色的尘垢,心里感觉也惩罚的够重了,轻轻抽回了右脚,语气平缓了下来:“算了,这次便饶了你这个小贼,奴仆什么的就算了,我家里正好缺个佣人,你愿意做的话就来吧。”说完迈步离开。男孩听说欣喜若狂,他已经很多天没吃东西了,如果有工作的话,那是可以赚钱养活自己的,连忙赶不迭地爬起身来,亦步亦趋地跟在了佚晨的身后。佚晨看见他跟了上来,不禁侧目仔细地打量一下身边这个人,身材瘦弱不堪,眉目清秀,面有菜色,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男孩低声回答:“我...我叫西法.浪。”西法这不是和上世纪风靡整个莱茵大陆的黑暗魔导师西法、森同姓么,佚晨感觉到了有趣:“你的名字到是霸气,怎么做的事情这么猥琐龌蹉”男孩不由地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说话。“你爸爸妈妈呢”“不知道...”“不知道那你怎么知道你自己的名字”佚晨好奇地看着他。“小时候妈妈告诉我的,不过我3岁那年妈妈就不见了。”男孩老实回答。“那你住哪儿”“我住在城南,因为听说这边比较好找工作就过来了,结果因为我年纪太小,体质又弱,到处到没人要我。佚晨点了点头,听说城南那边确实有一处贫民窟,不过自己也从未去过,路过了一间面包店的时候,佚晨进去买了几块面包递给了西法,西法结果面包时候的表情是感激涕零。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佚晨笑道:“西法,你知道你在电车上对我做了什么吗”西法听说不由地又跪了下来:“对....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再犯的话,就请你杀了我。”佚晨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在电车上被人这么不堪的猥亵,心里感觉也十分微妙:“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很舒服吗”西法老实地点了点头,“因为主人你好漂亮,我没忍住,但是真的好...好舒服,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佚晨听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斥道:”你还敢记一辈子,我打死你,我叫佚晨,别叫我主人了”“好..晨...晨主人...”西法将这个名字和这个美丽的女孩深深刻入了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