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活塞的烦恼一

2024-05-15

好吧,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我记得好像是在我初中二年级,1999年的那年夏初。大人们一如既往地忙碌着,我还是往常那样,无聊的上学、无聊的放学,偶尔打打篮球、踢踢足球。对于我这个从老城区走出来的孩子——实际上是父母把我寄读在姑姑家,我对任何事都是好奇的,甚至有时候感到不可思议。高楼林立,宽阔的马路,各种建筑,人们时髦的穿着,还有比如漫画——我是说H 漫画!我当时简直是震惊了!好吧,这完全归功于至今还在与我奋战在色情路线上的我的损友——大头。这绰号完全得益于他硕大的头颅,一晃一个馊主意!当他得知我有团员证的时候,便在午饭时毫不吝啬的把他妈妈给他带的酱骨头与我分享,然后懦懦的问我借团员证去看看,还巴拉巴拉一大堆:“哎呀~ 羡慕死我了,你真NB,小学就入团了!”我说:“嘿,运气好,市里篮球比赛时混的。”大头不解的看着我,双手捧着小绿本本掂量着:“这玩应不看谁学习成绩看篮球赛啊”我心中有些得意,但也没瞒着,毕竟咱郊区的娃比较实惠,也就实话告诉他了:“市里篮球比赛一直是个传统项目吧,多少届了,我们学校连区选拔都没出线过,后来校长发话,区选拔出线,奖励一支钢笔!”我看了眼书桌上的文具盒接着说:“区里有名次(一开始说前三名)就给球队所有人入团!”说到这事,还挺有意思,话说我们学校新来了一位音乐老师,那叫一漂亮,据说她老爸是区政府的什么差事。反正她来了,原来的音乐老师还有美术老师就被冷落了,体育组都从来没见那么干净过!负责篮球的冯老师,一表人才相貌出众,很快就跟新来的音乐老师勾搭成奸,也没心思管我们篮球队了。其实要论球员身体条件,咱们不比你城里的娃强啊论体力,咱们不活活累死你们啊可就是不赢,校长马上退休了,就想最后搞点成绩,然后全校开会研究,美术老师说运动服颜射不够鲜艳,没有震慑力;音乐老师说俺们节奏不好,乱打一气;数学老师说我们没有智慧,不够灵活;语文老师说我们无法沟通,不服从指挥;思想品德老师总结的最透彻,就是思想上就没重视比赛,不思进取不渴望胜利!其实矛头就是指向了体育老师,他还想发言反驳,校长大手一挥,告诉他可以去负责器械了。后来校长也不知从哪请来个老头,花白的头发,嘴上一撮胡子,也白花花的,别看岁数不小,高高的个子不驼背,倍儿精神!两只眼睛盯着你,仿佛能看到你心里。往那一站,不说话就透着一股威严,一说话底气十足铿锵有力,冲谁喊一嗓子,就好比拿着喇叭在你耳朵边来那么一下。他来了第一件事就把原有的篮球队解散了,甚至都没见过我们。他说他要亲自挑选。后来便在下午的体育课,经常看到他站在操场一处,观察着上体育课的学生。我还是比较喜欢篮球的,玩地也不赖,当然更有被无辜淘汰的气愤。于是很卖力气的表现自己。幸运的是我再次入选。据说还强行要来了足球队的守门员,哈哈。后来便是艰苦的训练,偶尔会在山顶的体育场看到冯老师和那位音乐老师幽会。“哦……”大头若有所悟,“你们不是得了第四么”大头不解的追问道。“但是,是区第一,校长一高兴,又放宽政策了。”我解释道。大头仿佛知道我这个团员貌似不那么合格,也没那么佩服我了,一只手在头上来回抚摸着几下,又立即悻悻的凑过来说:“吃完饭给你看个东西,好东西!”这就是传说中的H 漫画,对于漫画,我彻底突破了《哆啦a 梦》里静香的稚嫩尺度,而大头带我所领略的这本漫画的境界,是年少的静香所无法超越的。我记得那是很经典的一部漫画,叫《樱花通信》。我吃力的翻看着漫画的同时,也要强忍着下体的痛苦。甚至都不记得情节,只是盯着那赤裸的线条不放——女生美丽漂亮的脸庞,耸立的乳房,纤细的腰姿,修长的美腿,精致的脚,还有那最神秘的地方被阴茎无限抽插。可以说,被深深的迷住了。这时上课铃响了,我也费力的看完了最后几页,我把书迅速的塞进书桌,无助的看向大头,他趁老师不注意,迅速悄声的说:“藏好,别急,还有!”终于熬到下课,大头拿着书包过来,示意我把书藏进他书包里,我做贼状迅速的把宝贝藏进他书包,生怕别人看见,尤其是我多事的同桌。我问大头“这封皮写的第九本,其他的呢”他低声说“点儿里呢,放学跟我来。”(这里要说明下这个“点儿”,顾名思义就是据点的意思,后面还会有其他的“点儿”出现。)放学铃声响起,我就把目光投向大头,这个B 货不急不忙的收拾着书包,好似全然忘记了跟我的约定。我再三示意他快点,我还要坐公共汽车回家呢,他才磨磨蹭蹭的起身。大头带着我,经过喧闹的校门,穿过大街小巷,钻进各种左拐右拐的小路,来到一个算是小区的路口,用下巴指了指。我顺着他的方向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脸,乌起码黑。我们推门进去,一个会计似的女人在门口的桌子上埋头写着,听见我们进来头也没抬。脸上带着眼镜,身上穿着米灰色工作夹克,领口有些敞开,却看不见什么,胳膊上带着套袖,手里拿着跟圆珠笔在一个会计记账本上登记着放在她旁边的书。大的小的,薄的厚的,一摞一摞像是小山,把她遮挡在后面。而她身后,就是一排一排的书架,五颜六色,琳琅满目,甚至有种压抑感,让人无法认真考虑选择。但大头保证,随便捡一本,都是不后悔的选择。在书架的拐角处,有两排大靠背沙发,那里已经窝着几个学生,各自身边都放着基本漫画,有的听见我们来,抬头看了一眼便又接着埋头看书。我心要把这功夫放学习上早他妈成全了。长话短说,大头带我走了个过场,算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并且拿了足有20本漫画到门口登记——这才是关键所在。他对那女老板说了个编号,然后老板看着他手里厚厚的一摞书说到:“你押金才十块钱,租不了这么多。”大头央求道:“别呀,明天就周末了,我不能来呀,就宽容宽容,多借几本呗,好不好,大姐!”唠句题外的,这娘们当时能有三十了,我们才初中,怎么也得叫姨啊,我操他妈的,大头管她叫了声大姐,站在一旁原本淡定的我立马凌乱了,哭笑不得。只见大头央求了一番没有效果,回身一脸苦瓜相的看着我,又不情愿的看着怀里的漫画,意思我是不是支援点。我赶紧把裤兜全掏出来,双手一摊,回复他我比他还“清白”。一旁的女老板有些急了,发话说:“没功夫跟你俩闲磨,没钱有证也行,没钱没证就放那走人。”大头立刻伏案说:“有证!有证!”然后回身对我说:“同志,你立功的机会到了!”当老板低头记录我团员证的时候,我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大头看出我的顾虑,就跟女老板说:“看看,看看,看咱这位优秀的小同志,小学就加入了共青团,多么上进,多么……”“书拿走吧!”女老板打断大头的废话,又找给他五元钱。然后把我的证就收在一个抽屉里,我看到那里也是满满的小绿本,正不解,想要回来,大头唿唿哈哈的把我拉走了。“那证丢不了,放心吧,就是个押金性质。”然后抖了抖手里的五元钱:“走着,咱吃羊肉串子去!(那会儿的羊肉串,真他妈的实惠,一块钱俩,不带有半点假羊肉的,还那么老大一串,五块前能吃撑着。)我们来到走在街面上,大头拉开他的书包,贼贼地跟我说:“喏!从1 到8 ,拿去吧。”这时候我有点发懵:“拿哪去,周末我姐也在家,我可不敢看。”“我教给你!”大头来了精神:“你就把漫画夹在教科书里看,来人了就立马扣桌子上,千万别合上。”拒绝了大头的盛情邀请,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站点等公车,这时候已经过了学生放学的时间,刚刚是大人们下班的时间。以前我经常放学后打球,玩得早的话就会遇到这个大人们下班的时间,挤得根本无法站立。可是哪个孩子玩开心了会有时间观念经常是玩的很晚,回家又会赶不上一起吃饭,害姑姑跟着担心不说,最重要的是我那师范学校的姐姐便会逮住机会狠狠训导我一顿。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学生们压力那么大,没有作不完的作业,没有各种练习册,甚至连“补课”都不知道是什么概念。但好景不长,好像是一夜间,遍地生出无数个补习班,书店里琳琅满目的不再是传记、名着,而是各种练习册,放学时间也延后了很多。那个书点儿老板发现练习册比漫画书挣钱,慢慢的也从良了。好像别人投来的目光能看穿我的心思,知道我的书包里装着几本H 漫画,我甚至不敢抬头,只能假装看着车来的方向,作期盼状。这个时间的这个车站,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我们学校对面有一所小学,附近有一家大医院,还有一家保险公司,国税、地税、一个国营商场,偶尔还能看到我们学校的老师还,有乱七八糟的我也不太清楚了,对了还有一条街外还有一所中学,经常有冲突发生,怎么把这个忘了。但是这区域只有一个公交路线,从中心一分为二,对称的车站,总是积满了焦急等待的人群。我偶尔会观察对面等车的人,看到他们烦躁的来回踱步、一根又一根不停的吸烟、一边站累了就换另一边、有的叹气摇头、或者咒骂几句,突然我的心情就豁然开朗,好像我等待的是一辆专门借我的车,不拥挤,而且还有座位,就好像——我并不着急一样。随着人们躁动起来,我停止了发呆。在不远处——其实相当远,只是刚好能看到而已,而且这其间还有一站。慢慢驶来一两摇摇晃晃的公交车,可以想象成一个巨大的冒者热气的饺子,薄皮儿大馅——甚至都要露馅了。人们之所以躁动,是想占据有利的位置上车,毕竟这人多车少的情况,上不来是太正常的。等门前的乘客下完车,人们就会像是听到发令抢响的运动员,开始发力,但却是一群相扑运动员。但大多时候,决大多时候,有老人、少儿、妇女同志的情况下,这群相扑选手会选择再隐忍一会,当最后一个弱势力群体上车,激烈的角逐就开始了,有时候会骂脏话,有时候会动手,但是都为了早点回家,无论发生什么冲突,只要车门一关,一切争执也就结束了。司机绝对是个大善人,前门不偏不倚正好停在我们面前,开门的一瞬间我还没来得及迈腿,甚至都没出示学生票,就被后面的力量给推了上来,那股力量实在不小,直把我在拥挤的人群中从前门推到了后门口,如果后门再多开会儿的话,兴许我就直接下去了。后门再后面的车尾部已经挤满了人,一个个结实的后背就好似一面墙,我被推到这,也算是到终点了,后门也算有点空间,不至于像前门无法站立。这时候车开了,摇摇晃晃吃力的前行着。我全身倚靠在一根立着的扶手上简单整理一下校服,领子都歪到后面了了,颠了颠书包,松紧带的裤腰幸亏的提的高,不然就露屁股了。刚整理完,车突然停了。由于惯性大,也不知道后面哪孙子没抓住,砸在我后背上,我正搂着栏杆,前后夹击差点吐血!我想转过身去看,这时车门开了,陆续下去几个人,我索性离开那倒霉的栏杆免得再受夹板罪。“前门上不来的去后门!”司机大吼着。我透过前面的人的脑袋看出去,知道才过了一站,才到太平洋保险公司那站。后门再次打开,唧唧喳喳上来5 、6个女人,前面上不来了后面还在使劲挤,我前面的这个背对着我的女人已经不只一次用高跟鞋踩到我的脚,她回头表示歉意的时候头发总是在我脸上来回扫,痒死了。这些女人三十多岁,里面白衬衫,外面职业装扮,一看就知道是卖保险的,因为我老姨原来也是这里卖保险的,当时很多人说闲话,后来就不干了。顿时车里就热闹了许多,这些女人在扯着家长,有几个挤到我后面的女人像老鹰一样展开双臂抓着我头上面的扶手,我左手还抓着直立的栏杆。“小同学,把你书包放下去用手拎者好不好”突然后面的女人说话:“还能腾出点空间。”我也老早觉得书包是个累赘,索性点点头,把书包放下用右手在下面拎者,果然轻松了不少。不知什么时候车开了,我后面的女人又唿叫我前面的女人,俩人中间隔着我开始对话,前面女人的头发总是扫在我的脸上,我强忍着,又没办法制止,一只手扶把手,一只手拎书包,突然灵机一动,把书包用腿夹住,腾出右手好好在连上胡乱的抹了几把。拿起书包的时候,手触碰到了前面女人的屁股,丰满,结实,又大又圆。职业装的面料特别顺滑,感觉很好,不知道她有没有在意。等车到了市医院的时候前门基本上不来人了,也很少有人下车,所以后门就开始更加拥挤。这站上来的大多是医院工作的护士,还有一些是患者。前面的女人不得不再次后退,我也随着她向后靠,可是靠到后面那个女人身上,就无路可退了。车外的人还在奋力上车,前面的女人几乎将整个后背贴在我前身,而我,几乎全部被挤在后面这个女人的怀里。我能感觉到后面突出的胸罩,背靠在她的怀里,不久便有了热量。与此同时,我前面的女人又像我靠在后面女人的怀里一样完全挤在我的怀里,我左手还抓着扶手,已经饶到她半身前,跟搂着她没什么区别。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存在的真实感觉,长这么大还没这么真实的搂过哪个女人,我能嗅到他头发的香味,化妆品的香味,衣服上洗衣粉的味道,更能感觉到她轻薄的职业装的丝滑——而那最最紧密的贴在一起的,是我的下身正牢牢的贴在她的屁股上。那种感觉终身难忘,结实,浑圆,富有弹性的屁股,随着车身的摇晃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或刚刚离开却又重重的结合,偶有若即若离,总是紧紧贴在一起。而且拎书包的右手始终都能触碰到她身体右侧,用手触碰到后更增添更加真实的感觉。不由得我控制自己,下身已经血脉喷张,这该死的校服又是材料轻薄,特别光滑,就是特别容易产生静电那种材料。在与前面的女人反复摩擦的同时,产生大量静电,已经完全帖伏在腿上,使下身的帐篷更加明显,而且与前面女人都是材质光滑的衣服,使下体在她的屁股上总是随意驰骋,一点没有束缚感,每次顶上去,能完全滑行直至全身贴上为止。这感觉使当时还没有过性经验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很是过瘾。最喜欢贴到前面女人屁股上去时阴茎是向下滑行的,这样完全贴到她屁股上后,闭上眼睛去感受那种感觉,然后等待着汽车摇晃起来,等着那股能让我们更紧密更有力量的机会,一旦来临,好象全身的感知的都用在阴茎上,任它去感受前面女人屁股的温柔。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外面天黑暗了,车顶只有一只小黄灯又离我很很远,我完全不担心有人会看到我下面支起老高的帐篷。当我正陶醉在这刺激的勾当时,我后面的女人再次跟前面的女人聊了起来,这可真把我吓一跳,因为我完全忘记了后面的女人存在。还好她并没有说什么,好象也没注意我,因为我也完全挤在她前面,她也没办法看清楚。她们谈话的时候我发现前面这个女人也就30多岁,面庞不错,化着淡妆,眉毛特别好看,眼睛也挺亮,嘴唇很厚实,看了就想咬一口。我前面的女人好象知道我希望她尽快转过身去,她勉强的侧身说了几句,然后又回过头去,我后面的女人继续与她旁边的女人扯家常。车到了第四站吧,好象是,因为我的脑子已经短路了。身前的这个美人已经让我无法思考,可这时候我分明能清晰的回忆起那本漫画的画面,那男人在那女孩后面用力的抽插,手里抓着女孩的乳房,想到着,我似乎能感觉到,我的左手就在她乳房的高度附近,也许只需要一次急刹车的机会,我就能触碰那里一下,可是这要在几站之外的大桥上才会发生,因为那里速度快,经常会有急刹车。第四站几乎没人下车了,从这开始直到过桥都不会有太多人下车,所以车上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拥挤,我第一次喜欢上这种拥挤的感觉。在我后面的女人突然使劲向前发力,我被迫向前,其实更喜欢向前贴去。此时我早已和前面的女人紧密贴合,甚至想分都分不开,只不过更加用力的贴在一起,更有感觉罢了。她也随着向前俯身,这时候我的小臂完全的横在她的胸前,我扶着栏杆的手指也能感受到她胸部的柔软,这让我很兴奋,甚至有点疯狂,不知道为什么,下身用力的向上前向顶了几下,这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是我主动的发出寻找刺激的动作,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有意识的动作。前面说了,由于我们的衣服材质都是顺滑的,这使得我用下身来回推送的时候毫不费力,甚至起到不少好作用,轻薄的布料就像不存在,清楚的感受着前面女人的屁股,特别舒服。由于特别拥挤,我的左右可以不时的感受到她的乳房,右手可以假装被挤过去,轻轻抚在她右侧的大腿外,而她的背早已紧靠在我的胸前,我几乎要亲吻到她的耳朵,而我的下身,则秘密的运着力,探索着不被她发现,来回抽送着阴茎体会舒服的感觉。就在马上下坡进入大桥的时候,突然急刹车,由于我的右手假装被挤到前面去触碰她的大腿,被突如其来的刹车把书包挤掉了,可这时候哪还有功夫管书包,没了书包的右手借机想去扶栏,其实是把她完全的搂在怀里。我后面的女人正在谈话,突然刹车也没扶稳,完完全全的压在我后面,我借力用力,把下身死死的顶着前面的女人,突然不知为什么,又来了那种下意识的动作,向前向上抽送了几下,这让我突然很羞愧,很脸红。好在后面的女人说话了:“哎呀,光说话了都没注意。”然后突然拍拍我肩膀,“小伙子没事吧”我赶紧摇了摇头,三魂吓丢两魂,下身好象也冷静了,正低头发愣,前面的女人侧过脸来看了我一下,我这才发现右手正搂着她的腰!我赶紧松开,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她也没发火,反而撇嘴笑了笑就转过身去了。我也意识到这回真是太卤莽了,明明心里有分寸的,怎么这么不小心没抓到扶手却搂人家腰上了,更懊恼的是,这应该是好的,可由于太突如其来,根本忘了是什么感觉。这时候我意识到我的书包已经不在手上了,正要低头去找,前面的女人俯下身去,一个完整,结实,浑圆,肉感,真实的屁股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咽了下口水,抑制不住的想伸手去抚摩一下。裙子的腰际轻易看到肉色的丝袜的腰际,并没有看到内裤,可能是丝袜提的要高的原因。我喜欢女人穿着丝袜,对穿着丝袜的女人会特别的留意观察,就像我们的化学老师,她就是总穿着丝袜,她上课时总要求我们的要盯着她,盯紧她,是的,我作到了。这个屁股正全面的向我开放,我的下体正紧密的贴在她的正中间沟股处,她俯身的动作太大,我并没有敢动作。正在我发呆,她起身,然后侧身把书包递给我,我的手触碰到她的手指,有点凉,然后我脸再一次发烫,说了句谢谢。她也只是抿嘴笑笑。之前说过,在下大桥的时候速度快,惯性也比较大,车辆也多,经常会有急刹车出现。走走停停甩来甩去,这样我校服里的阴茎又能借机在前面女人的屁股上驰骋。令我不解的是,在这拥挤的程度我分明能感觉到后面女人衬衫上的纽扣,她的喘气,她的一些细微动作,为什么前面这个女人会感不到我在她身后的作为呢她的这种毫不表现,让我不敢太过放纵,可心里又很矛盾,既然她毫不表现,或许是她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有顾虑呢可是并不容我多想,眼前真实发生的事情就是她依然在我前面,背贴在我的胸前,屁股紧紧和阴茎贴在一起。并且阴茎充血太就甚至有点麻麻的感觉,不在那么敏感。我想做出更进一步的突破,可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突破,右手已经不能假装着抚摩她的大腿,左手也感觉不到乳房的的柔软,惟独还紧密贴合的下体,我还不敢有作为。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车速快了起来,没多久,一下剧烈的颠簸表明进入下破路了,似乎我正等待着这下转机,可悲剧却发生了。就在我瞅准机会准备奋力一顶的时候,哪知她却脚下不稳,一个趔趄,我心里想扶她,正犹豫是不是出手,她被再次颠簸却侧了下身。我本来就准备借力用力用阴茎向前顶她的屁股,哪知她这个突然转身,原本贴在她屁股上的阴茎被转到一旁,弹回来正好对着她的胯骨,想要收是收不回来了,再加上后面女人重压下来的力量,就直直的顶了上去——顶到前面女人的胯骨上,马眼迅速传来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疼得我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喉咙里轻轻的呜着,手心里全是汗,瞬间浑身也疼出了白毛汗。我勾着身子,腰部条件性的向后缩,还没来得及缓解疼痛,又一阵颠簸,后面女人又是一击泰山压顶,我的JJ再一次直直的撞向前面女人的胯骨,这下真差点要了我的命,马眼疼的就好像被用剪刀豁开一样,疼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抑制不住的呜了出来,腰身再也坚持不住,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条件性的蹲了下去,雨点般的汗珠一颗一颗从头上落下,说实在的,我都要哭了。“学生怎么了,是不是晕车了”后面的女人询问着,并试图把住我的肩膀不让我跌倒。前面的女人这时也转过身来,弯下身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只知道耳朵里一阵轰鸣,嗡嗡直响,眼睛都睁不开,牙关咬紧,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车子又是一阵颠簸,我蹲在下面,已经没有手去扶住扶手,蹲下来很难掌握平衡,一阵摇晃,为了保持平衡,条件反射下抓住了前面女人的右腿,左手在上环着大腿,右手在下抓着小腿,丝袜的顺滑陡然让我恢复了意志,我偷眼观看,肉色的丝袜。这昏暗狭小的空间,她的腿就在我面前,我就这么抓着,感受着,看着,甚至能轻易的亲吻上,并没打算松开。再次的颠簸,我壮着胆子用脸庞去贴她的腿,她似乎想摆脱我,挪了下腿,这么有限的空间可又能挪到哪去呢,何况女人天生的母性关怀,又不想让我没有依靠坐在地上。颠簸的路段我接机抚摸着她的丝袜腿,甚至有一刻,我隐蔽的左手向她的大腿内侧上面移动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她紧张的情绪。又是一段颠簸,我右手借机在她的小腿上抚摸了几下,顺势又摸了摸她的脚背,太刺激了,这隐蔽的勾当让我全然忘了痛楚,大老二有毅然勃起。可说实话,硬硬的还是有点疼。后面的女人试图扶我起身,因为我在她两腿之间似乎要把她绊倒了,我前面的女人也把再任我抚摸她的丝袜腿,很急促的就把我搀扶起来,后面的女人还给我一张面纸:“看看这可怜的小学生,脸色真难看。”我转身谢谢阿姨,却看到她白色衬衫胸前的纽扣绷开了,里面也是白色的胸罩,还有一团雪白的肉,我都没多看,她却嗲怪的说:“小流氓往哪看呢”拿面纸挥我,我赶紧转过身来,又是想前面的阿姨表示谢意表示歉意,她没说什么,笑一笑就转过身去。这样我的下身就可以继续贴在她的屁股上了,那感觉好像又从新进入温暖的被窝。我感到后面的女人喜滋滋的把我楼在怀里一样,嘴里似乎还哼起了歌。我舒口气,仰起头,似乎枕在后面女人的胸部上,算了,索性就这么着吧,感叹着,这一天太他妈无常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