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ps02.com

我与哺乳期的漂亮女同事

2024-05-15


本人因为爱开玩笑,与公司的同事关系一直不错,特別是女同事很是能打成一
片。
与女同事开玩笑的时候,吃吃豆腐也就无可厚非了。
有个叫燕子的女同事特別能疯,和我同岁,我们平时打打鬧鬧习惯了,她全身
都沒逃过我的狼爪。
那时她有对象了,好像对像工作不错,不过经常出差。
我沒事老衲这个揶揄她,有时看他发呆就问他是不是想小于了(他男朋友姓于
,她们装修房子的时候我去给参谋过,还一起吃过一顿饭,所以就认识了);如果
他感冒了就让她悠着点小心小于的身体啊,出力出过了结婚后就不行了。
这时她一般 会说一句「磙蛋」然后就用她的粉拳招唿我。
中午我俩会一起吃饭,坐在他的对面,夏天的时候就会看见她那白白嫩嫩的奶
子,和深深的乳沟。
她的皮肤很好,双乳更显得娇嫩。有时候想想我要是有这么个女朋友也是不错
啊。
过了不久她就结婚了,我还去喝喜酒了,鬧洞房的时候我鬧得最欢,当然便宜
也沒少占,害的她上班后来找我算帐。
又过了段时间她要了孩子,等她再来上班时我就更肆无忌惮了,女人生过孩子
后 对这方面就会很看得开 。
不过说真的,现在的她越来越有少妇的味道了,可能和生养过有关系吧。
我对他那正在哺乳中的丰满的奶子很是着迷了,趁一次开玩笑的时候我狠狠地
摸了一把,松松软软的,不过真的很大。
摸完后她却沒像往常一样来追上来打我,用眼睛幽幽的望着我,我呆住了,「
M的,不会生气了吧,」我想。不过看样子也不像啊。
这时他喊了我的名字,「帮个忙,今晚到我家帮我把煤气换了。」
「你家小于呢,有正牌的,还要我这替补的帮忙啊」
「不帮算了…小于出差了……」
我一听,沒多想就答应了。谁叫咱关系好啊。
不过我总觉得不对劲,特別是他的眼神,NN的不会发生点什么吧,以前我还
真沒往着方面考虑,不为別的,就是太熟了沒感觉。
不过从她养完孩子回来,我渐渐地对她有点想法了。
一下午我都恍恍惚惚的,差点犯错误 ,害的我们科长训了我一顿。
下午她比我早走半小时,人家现在时哺乳期间,国家有政策照顾啊。
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我下了班就去。
下班后我骑着摩托直接到了她家楼下,给她打了个电话,怕家里有人不方便,
毕竟她老公不在家 。
她接了后说:「磨蹭什么,快上来。」
她给我开的门,「快进来,我刚从他奶奶家,把孩子接回来。」
原来就她一个人在家啊。
「这是楼下草房的钥匙,把厨房里的空罐拿下去再把草房的那罐抗上来。」
我抗上来后,又给她接好了,回来的时候他正给孩子餵奶,又看见那对大奶子
了,他儿子正张着小嘴狠劲的嘬呢,
「这小兔崽子真好福气,这么漂亮的奶子可以含在嘴里。」我都有点嫉妒他了
,我在心里骂道。
「我一会把孩子哄睡了,给你做饭,今晚在这吃吧。」
「你先看电视吧。」
说完把遥控器扔给我,我那有心思看电视啊,盯着电视我都不知道里面演的什
么东西,眼直往她的胸前瞟。
她也发现了,瞪了我一眼,也沒转过身去,看的我的下面都有反应了。
坐了一会我就到她跟前坐着,直接盯着她的双乳,她伸手要来打我,我躲了一
下。
她再就沒说什么。
一会孩子吃着奶就睡着了,他起身往卧室走去,我也悄悄得跟了进去,她把孩
子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了。
她的衣服还沒放下来,胸前的两个小兔子,一晃一晃的,奶头餵奶喂的,湿湿
的长长的。
我只觉得血直往我的头上涌,轻轻的喊了句「燕子」就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双手握住她的胸前,有点湿,但是很软,可能湿刚餵过奶的缘故。
她想转过身来,我牢牢的抱住她,嘴在他的脖子上使劲的蹭着,她的身上有股
奶香。
「燕子,我∼我有点爱上你了,我要你。」他一定能觉出来,我的唿吸变得急
促起来。
他听完愣了一下,我转过她的身子,吻上她的嘴,她一把抱住我,和我疯狂的
吻了起来,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感受着她那滑滑的舌头,她的双乳被我的胸膛
紧紧的抵住,我的下面越发的我下面硬了起来,她也感觉到了,用手隔着裤子抓住
,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小弟示威的跳了两下。
我们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一会我们的上身的衣服就落在我们的脚下,我一
把抱起她,往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低下头,叼这她的一个奶头就吸了起来,只觉
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的液体流向我的嘴里,
我使劲的吸着,我把她放在沙发上,我们有问在一起,我趴在他的身上,用我
的胸膛用力的挤压着她的双乳,我的胸前一会就湿了,我觉得我下面快爆炸了,涨
的慌都有水流出来了……
我支起身子,一把退下她的裤子,然后三下五除二脱下裤子,掏出我的小弟对
准她的下面,她的下面已经一片泥泞,慢慢的插了进去,只觉得进入了一片湿热的
而世界,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显得那么娇羞。
又是那双眼睛,又是那种眼神幽幽的盯着我,有几许责备,又有几许期待,彷
彿在说「这下得逞了把」。
她的阴道很紧,可能因为他是剖腹产的缘故吧。
她的阴道紧紧的包围着我的小弟,里面已经有很多的水了,我活动起来并不费
事,我慢慢的活动起来。
我像开足了马力的火车一样活动起来,我只觉得我的下面一片火热,好像我全
身的血液,都集中到我的龟头上了,每一次深入我都插到了她的盡头。
渐渐地,燕子发出了「嗯」「嗯」的声音,我的龟头用力的冲击她那娇嫩的阴
道,她的脸上渐渐地浮起了一片红晕,眼神夜变得迷离起来。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下面越来越滑,我觉得她的下面有水流了出来,她的
双腿下意识的盘在我的腰上,使得我能更加深入到到她的身体,狠狠地抽插了一会
我渐渐放慢了动作,显然他也觉出来,睁开了那半闭的双眼,我慢慢俯下身子再一
次的吻住她的双唇,她的舌头熟练的伸了过来,和我的纠缠在一起。
我慢慢的感觉我的下面,在她的身体里进去出来,然后再进去出来。
忽然只觉得她的阴道一紧,一股热浪袭向我的龟头,我知道她高潮了,她的双
腿紧紧的盘在我的腰上。」
「怎样,燕子,舒服吗」
「你这个混蛋,你知道我多久沒做了,要不然…」
「那么我只有好好的报答你了」
说完我狠狠的顶了他一下,她伸手要来打我,我再一次的活动起来也不知道我
在她的身体里进出了多少次,只觉得我的下面,那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
我快坚持不住了,我的唿吸夜变得急促起来,「射在里面把,我月经还沒来。」
沒等我开口燕子就知道我快射了,我有狠狠的插了几下。
我只觉得阴囊一阵收缩,「啊-」我的精子千军万马的奔向她的阴道,我记得
我最少持续了十下,全部射在她的里面,我觉得我都虚脱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沒有了
,我慢慢的趴在燕子身上。
一会我的小弟从她身体里滑了出来,还有一股液体,那是我的精液。
事后燕子告诉我,从她怀孕开始,她和小于就沒做过了,所以才沒有拒绝我。
那晚我们作了三次,都射在她的阴道里,有一次做着做着,她儿子不知道怎么
醒了,就开始哭,当然我沒让燕子离开我的身体,她一边 哄孩子我一边做。
当然我们的关系夜保持了几年,期间有些特別的事,以后慢慢于各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