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hhs37.com

妖女榨汁榨精文47

2024-04-04

第四十七章清晨。稍显柔弱的太阳从地平线下升起,将晨曦洒向大地。雾气弥漫在森林间。潮湿的感觉并没有随着太阳的升起而好转,而两名少年早早的就离开了宿营的地方,朝着坡下的那片城市废墟走去。「那里就是魔女之家了。在一片废墟上建起的希望小镇。嘎吱~ 嗯~ 虽然有些家伙很讨人厌,但这里面的感染者都还算友善,和猎地的中心地带差不多。」少年拿着从狙击枪上卸下的瞄准镜,边嚼着东西边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嘎吱~ 嘎吱~ 嘎吱……嗯。那里什么都没有……嗯。」旁边的少年满嘴含着东西支支吾吾的说道。「你蠢啊,哪有人会把自己家设在那么明显的轰炸点上。魔女可没有魅魔们那样的大腿,给放炸结界,她们只能靠自己的智慧,弄些障眼法。」「嗯……那还真是。不容易啊……」「喂,你吃这么急干什么」少年皱了皱眉头。「因为怕一会儿又要吃香烤蠕虫大餐啊……」身边的同伴理所应当的说道,大口嚼着干脆的植物根茎。「啧。明明烤出来的东西味道这么赞,你怎么就不会品味」少年摇了摇头,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手掌大的叶子包,解开后里面是一只卷曲着的巨大肥虫。白色的表皮被烤的焦黄酥脆,少年一口把头咬了下来吐到一边,开始对着虫子大快朵颐。看的身边的同伴一阵反胃,想起了昨晚被骗着吃下去的不好经历。「看什么这东西提供的蛋白质可高,在丛林里遇到了可不能放过。况且这东西的成虫会吃那个可以防魅魔的树叶。」少年将嘴角的绿色液体舔入嘴里,咂咂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树枝真是美味啊……」唐刀摇头感叹。「哼。不懂得尝试的人永远只会在原地踏步。」渡鸦转过头来,冷笑着说道。看前辈似乎有些认真了,唐刀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挺腰收腹准备听说教。「人类就是在尝试的路上一步步前进,而你的这副安于现状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少年呵斥着唐刀。「不去尝试永远无法进步,永远只是在自己创造的圈子里不断徘徊,最后被淘汰。而我不希望我所看好的后辈是这个样子的。」渡鸦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失望,他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唐刀的肩膀。「对不起前辈,这是我的不好。你的话我会牢记的。」少年诚恳的鞠了一躬,脸上满是对于刚刚所说之话的后悔与歉意。闭着眼的渡鸦挑了挑眉头,看着眼前的少年,面无表情的从背包里掏出了另一个叶包递给了他,淡淡的说道:「那你把这个东西吃了。」「不,只有这个恕我拒绝。」「啧,朽木不可雕也。」刚刚还一副久经风霜的长者模样,下一秒便一脸无聊的把手里的东西朝包里一丢,继续吃着。手里的东西。「是没骗到我吧。我猜你骗到过黑衣,而且肯定让他吃了不少奇怪的东西。」「哼,那只是前辈对于后辈的指导罢了。」渡鸦转过头去,但唐刀还是看见了嘴角的一丝笑意。在背包里翻出一些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东西吃掉后,唐刀便随着渡鸦的脚步走下了山坡。翻上了倒塌的大楼,唐刀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闪光的东西。「嗯宝箱」他有些无语的看着屋子里的安静躺着的宝箱。「嗯宝箱啊……」走在前面的渡鸦听见了他的话,转身来到他身边。「嗯……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几天不用吃虫。」渡鸦捏着下巴说道。「运气不好呢」渡鸦对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那就吃人肉。」「……」两人走进屋子里。唐刀在渡鸦的指示下走到宝箱前,在下面生起了一团火。然后两人就在窗外静静等待着。好一会儿宝箱的盖子从里面打开,一个女性从里面跳了出来,一边骂着一边将火扑灭。「走吧。是人肉不是罐头。」渡鸦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汗颜的唐刀。两人走了一上午,在一片看上去像是废旧小区的地方停了下来。「到了。接下来我带你去见阿露嘉,把你扔那里,我的任务就彻底完成了。」渡鸦指着身后的废旧小区。「唉。这就到了吗」「废话,你还想走多久。要不我再带你体验几天丛林生活」渡鸦挑了挑眉头问道。「不了。」唐刀赶紧摆手,拒绝了这位求生狂魔的邀请。渡鸦耸了耸肩,对唐刀的态度表示不屑,转身便朝那个小区走去。他踏出的下一秒便消失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少年。「这不科学。」唐刀惊讶的说了一句。「但很魔法。」一只手凭空伸出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拉了进去。原本的废弃建筑物摇身一变,化为了由粉色和紫色混搭的小别墅,可爱与各种奇怪的装饰混合在一起,让这里有着一种怪诞的感觉。不规则排列的小屋被奇怪的树木们分开,各色的雾气从一些小屋之中飘出。树枝上的黑猫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道路中站着的两名少年。「改造人走后门进入这里想干什么」黑猫用着有些慵懒的女声问道。「他找阿露嘉有些事,我只是个带路的。」渡鸦看着黑猫。「嗯……去吧。阿露嘉大人在调配药剂,请你们小心些。」黑猫淡淡的说了一声,便又闭上了眼睛在树枝上睡了起来。渡鸦带着唐刀沿着小路朝前走,一路上的女性朝着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走了一段时间,这里给了唐刀一种奇怪的感觉。很安静,安静的不像有活人居住一样。那些感染者最多也只是趴在窗台上好奇的看着他们,更别提一些看都不看一眼专心晒太阳的家伙了。又绕了一大一圈,见识了这里奇怪的风景后渡鸦带着唐刀走到了一个黑紫色的屋子前。这个小屋建在了高出一块的土坡上,而近乎垂直的土坡上种植了一圈树木,将屋子挡住。如果不是在显眼的路中央,怕也是个很容易就忽略的存在。「阿露嘉大人就在上面。我已经通知过了,她正在准备茶点零食,请两位先上楼等待。」黑色的猫咪从树中跳了下来,淡淡的说了声。「嗯,麻烦你把他送上去,我还有其他的事。」「唉不上去坐坐吗」唐刀反应了过来,他已经身处半空中,他身上被绿色的魔力包裹。「不了。我还有其他的事。再见了。」少年微笑着冲他摆了摆手。黑猫从旁边跳到他的身上,跟着他飘进了树木中。渡鸦听着少年的声音消失在绿叶间,他转过身去,看着路中央蹲着的白猫。白猫的脖子处被系了一根粉色的蝴蝶结,似乎是正在等他一样,安静的看着他。「好久不见了……带我去见她吧。」……唐刀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进入了窗户里,然后安稳的脸着地。黑猫则轻巧的跳到了沙发头上。「唔……好疼啊,就不能解除魔法的时候说一声吗」少年揉着脸站起身来。这是一个简单干净的木屋,墙角处摆的两个木柜,房间中央的沙发茶几是这里的所有东西。没有什么奢华浮夸的装饰,也没有什么诡异奇怪的东西。硬说的话前面坐在沙发上的黑猫算是一个。「这样的想法还真是失礼呢。」黑猫舔了舔爪子,墨绿色的瞳孔放射出一种犀利的眼神。「哈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少年挠了挠头笑道。「嗯……你想要对我们家的谢莉做什么奇怪的事吗……」拖长的尾音挺起来有种奇怪的感觉。木门打开,一个端着木盘的女性走了进来。修长的身段看上去格外的高;黑色为主调的长裙上是弯曲的奇怪花纹;黑色的长发被盘了起来,看上去干练简洁。紫色的薄唇微微勾起,暗红色的眼睛闪烁着不祥的光芒,对视一眼就好像被诅咒了一样让人发寒。她走到了沙发前将木盘放在了茶几上。木盘上有三个彩色的瓷盘,里面是各种样式的小零食。旁边摆着两个茶杯与一壶冒着热气的茶。修长的女性坐了下来,示意少年坐下,同时拿起了茶壶:「嗯嗯~ 就是你要来找我的吗……还叫了渡鸦把你送来~ 」接过她递来的茶杯,唐刀点头笑了笑。「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女性喝了口杯中的红茶,微笑着问道。「嗯,阿露嘉……小姐。几个月前,魔城爆发了一阵剧烈的魔力波动,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少年有些不自然的问道。「那个啊……嗯~ 我也不大清楚呢……」女性想了想回答道。「唉你不是这里的领袖吗」「嗯~ 我是这里的大当家……但那个魔力爆发的地点并不在魔女公寓附近……而是蔷薇庄园……丽娜和布兰妮的地盘……」她用指尖绕发丝,看着唐刀说道:「而且那只是普通的魔力爆发而已……没有空间震荡的感觉……没有元素的波动~ 只是单纯大魔力输出一瞬间爆发出来而已……这股能量爆发出来后很快就消散了~ 构不成威胁……」「这样啊,多谢了。」少年挠了挠头。如此简单的一件事让他攀山越岭了几天,还要受那家伙的唠叨。「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为这件小事而打扰你,我很感到抱歉。」「没关系……我的时间多的是~ 随时来玩都没问题……」女性开朗的笑了笑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那就不用了,打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唐刀哈哈笑着,谢过了她的好意。「没关系……反正我也无聊嘛……嗯~ 有个问题要问你~ 」女性身体稍稍前倾。「你是天命叫来的吧……虽然长得不是很可爱~ 但作为我的宠物勉勉强强吧……」她突然一拍桌子,上身凑到少年面前,一副十分兴奋的样子打量着唐刀。「唉」「嗯……仔细看上去还不错~ 可以当做被欺负的小受……而且长的挺俊秀的……可以女装!~ 」眼前的女性不复刚刚典雅大方的模样,大刺刺的坐在了桌子上伸手捏着少年的脸庞。「唔……我。」女性的双手把他的脸庞朝两边拽去,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嘿嘿……就先让我尝尝你的精气是不是符合要求~ 」她一边自说自话一边朝少年伸出魔爪。「别闹了,我不是天命搞来相亲的!」被放开的唐刀立马大声喊了出来。女性呆住了,看着少年歪了歪头。「是哦……你刚刚好像确实不是这样说的呢~ 」「是吧。我只是来勘探情况的,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就走了。」少年站起身来。阿露嘉伸手又把他按在了沙发上。「但是呢~ 你似乎忘了我是谁了~ 你在哪儿了~ 」女性舔了舔嘴唇,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唐刀刚想把刀拔出又默默的收了回去。在这里和她动粗可不是明智的决定,况且还不知道她能力的大小。「放心~ 我可不会弄死你……毕竟我是这么的热情好客……」她拿起了两片餐盘中的曲奇,一片放在了嘴里,另一片递给了少年。「来~ 吃点压压惊吧……」唐刀很识相的接过东西吃了起来。「所以呢,你想要我干什么吗」「嘿嘿……挺聪明的嘛~ 只是要你来试试药而已……死不了的啦~ 」女性的五指间突然多了四个试管,各色的药水随着她的摆动摇晃着。唐刀甚至能看见一瓶药里还在蠕动的虫子。「……」他嘴角抽了抽,想到了和渡鸦在丛里一些不好的记忆。「阿露嘉特制的魔药~ 无任何副作用!~ 一分钟内见效!……立马躺下!~今天你喝了吗!……啊哈哈~ 」魔女捂着嘴巴发出女王似得笑声,一副假酒喝多的样子。「比被感染者按在地上还要糟糕的感觉啊……」唐刀扶额。虽然他一点都不想,但目前别无选择。「嗯哼哼~ 怎么会呢……放心啦……一定是个美妙的夜晚~ 」阿露嘉推着少年的肩膀,将他推入了隔壁的房间。还在沙发上躺着的黑猫打了个哈欠,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少年消失在门后。一声惨叫从房间中传出,房门被破开,光着半个身子的少年从里面冲了出来。「试药就试药,为什么要穿女装!」「当然是为了激起我的欲望咯……让我更加卖力的把你调教成宠物……啊哈哈哈哈……」黑色的长发从门内伸出,将还在空中的少年卷住拉了回去。唐刀双手扒在门框边缘。「不要啊!这事关男性的尊严!」少年大声的吼叫着,但并没有什么卵用。卷在他身上的头发更加的用力了。「放手吧~ 我会尽量温柔点的……」「用出这个力道鬼才信啊!」唐刀用力朝前抓,他看见了门框上数十个粘结口。这些……该不会都是和我一样的吧……他看着自己抓着的地方,那里的周围正在裂开。「偶吼吼吼~ 你就从了我吧……」女性再度用力,门框断裂。少年抓着两块木板飞了进去。紫色的魔力将门关上,留下了在客厅里叹气的黑猫。高挂的太阳让森林中的雾气散去了许多,然勐烈的阳光却依然无法刺破绿叶的屏障。周围的气息愈显潮湿,植被的覆盖面也愈加广泛。少年踩在树干上,看着下方的地面。地面十分潮湿,脚踩上去十分的不舒服。虽然有魔法但用着也烦,不如自己旋转跳跃。「这里附近应该有个小型的感染者聚集地……怎么没了。」少年喃喃的站在树顶眺望着周围的环境。这里原本应该有一个较小的感染者村落才是。四十七又在附近当了会儿,别说是村落了,连根毛都没有。他躺在树杈上,一边咀嚼着食物一边观察起周围来。他身体一歪朝下面掉下去,单手撑在泥地上,另一手抓着压缩饼干。地面上又足印,是个很小的足印,比柳樱的还要小上一些。you女少年脑中浮现出一个xiao女孩的形象。单个的xiao女孩不可能出现在这么深的森林里,周围一定有聚集地。四十七走在小脚印的旁边,仔细的观察着这些印记。印记的主人应该是个十分年you的家伙,她还不时朝旁边艳丽的花朵走去并在那里逗留。怎么会把一个这么you小的孩子放到丛林里不怕肉食性动物吗他还是在这片丛里里看见不少大型食肉动物的。少年想着一路沿脚印朝前走,最后在脚印开始的地方戛然而止。眼前是普通的丛林,但当四十七闭眼时,前方向他展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光景。有不少的感染者,明明刚刚开感知时没有看见。他伸出手,手掌在伸进去一半时陡然消失。果然,是伪装屏障。他念动咒语,身形消失在丛林中,然后破开屏障走了进去。屏障的里面是一个村庄的模样,低矮的小屋错综排列在树林间,互相交汇的小道连通着每家每户。这里看上去大约有几百人的模样,一些衣着朴素的女性正在忙碌做着什么,从屋中飘出了些许芳香的气味。是食物的味道。走动的四十七却没有因此而除去隐藏,而是继续观察。他在村中绕了两圈,一个在外面的男性都没看见,偶尔能从窗户中看见在房中互相做着什么的男女。他趁着一个女性不注意偷偷扔下了一包饼干并拿走了几个馒头,随便的找了棵树。轻巧的跃上去,坐在上面打开一个鱼罐头,拿馒头蘸着吃了起来。馒头有股清香的味道,对于吃了几天压缩饼干的他无异于是顿每餐。「对了……」他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折叠的地图,上面是魔城区域的大体地图。除了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地点,还有十几个点被淡蓝色的魔力映出了村庄的模样。那些魔力应该是哪个路人甲印上去的,而四十七也按着这些点找到了几个村庄,像这样隐蔽在伪装屏障里的还是第一个。他拿出烧成碳的树枝在地图上,临近玫瑰庄园的地方标记起来。人数:数百。威胁度:未知。突然间,少年双眼一黑,他刚要暴起又停了下来。熟悉的气味飘进他的鼻中。四十七嘴角微微翘起,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下次可别这么突然震我一下,刚刚我差点就要出手了。」「唉……四七难道就没有一丝喵接近的感觉吗~ 真是失望呐……」「谁让你走路比我还轻。」他用馒头蘸了蘸罐头里的酱汁,回头塞进了少女的小嘴里。「午饭还没吃吧。一起」「唔~ 嘿嘿……确实没吃啦~ 」少女从后面抱住他,小脑袋吊着馒头从他的肩头凑出来。「嗯……好想你啊~ 想你的气味……想你的味道……想你有没有背着喵和其他母猫乱搞~ 」「喂喂,你就这么不放心你的老公吗」四十七抗议的说道。「放心……但其他的母猫也把心放在你身上啊……呜~ 蹭蹭……」少女笑嘻嘻的在四十七脸上蹭了起来。体内的一股感觉影响着少年,让他同样的蹭起她来。两人互相蹭着,将午餐吃完。「总有种很没威严的感觉……」四十七悲凉的扶额长叹。「嘿嘿……四七本来就没威严好吧……乖乖的做个傲娇就够了~ 」柳樱亲了四十七一口,抱着他满足的笑了起来。「那个魅魔你找到了吗」「没有呢……整个魔城喵几乎都逛过了~ 只有这附近没有看了……对了~ 这个森林后面有一个破旧的教堂~ 这里的居民说那里最近有些动静……一会儿喵去看看~ 」「嗯。如果那里没有的话,她应该就藏在北面的村庄里。到时候我们再去就是了。」四十七摸着她的头笑了笑。「四七四七……」少女突然眨巴着眼睛看着少年。「干啥」「你现在方便不……」少女轻巧的从他身后绕到了前方,坐在了他的腿上,抱住了他。「喵~ 还没吃饱呢~ 」少女含情脉脉的看向他。「这里不好吧。」四十七看着周围,他们现在正坐在一根树干上。在这里做的话,是不是太刺激了。「呜……让喵跑了这么久难道连顿好吃的也不给吗~ 」少女噘起了小嘴。「嗯……不动真格的可以接受。」少年挠了挠头,最后无奈的说道。「没问题~ 交给喵好了……」少女笑嘻嘻的抱着他就亲了起来。路过了一对母女,女儿看着树上抖动的树叶,好奇的拉了拉身边母亲的衣角问道:「妈妈……那里有什么人吗~ 」「啊……那个动静太小了~ 不是人哦……兴许是两只发情的野猫在交配吧~ 」母亲微笑的牵起女儿的手,带她朝前方走去。……半小时后,柳樱从树上滑下来,伸了个懒腰。「满足满足……」她哼着小曲,一蹦一跳的离开了。「真是的……」还在树上的公猫拉上了裤腰带,打了个哈欠。这几天夜里总感觉缺了些什么,都没有好好睡过,今天补一觉。他这么想着,伸手在周围布置了一个藏匿法阵,安然的躺在树杈上。……圆月高照,苍白的月光照在了一栋仿佛从中世纪搬来的城堡中。充满了诱惑的笑声回荡在城堡中的每一条通道中。穿着暴露的魅魔们在大厅中享用着她们的晚餐,光影交错,淫乱的宴会不堪入目。在阴影中的少年看了眼便转身离开。他冰冷的看向前方,那里有两个小恶魔正在站岗。他轻巧的从她们身边走过,两人只是左右张望着。少年安然的走在通道中,路过的魅魔们却没有发现他。他一路朝上走,经过螺旋楼梯,走到了一个平台处。明亮的月光照在地上,少年左右看了眼,略过了猫在阴影中的吸血鬼们径直朝顶部突出的高塔走去。「血的味道!……」正在进食的女性转过身来,猩红的双眼扫过空无一人的平台,死死的盯着少年的位置。少年伸出手来,手掌的位置有一道伤疤,那是进来的时候与感染者战斗时划得。将伤口含在嘴里,他加速前进,小跳跃上了高塔,整个人垂直着朝高塔的上方走去。通过高塔上的小窗户钻进了房间中。温暖的烛光从木板的夹缝中照出。少年趴在木地板上,指甲轻轻插入将缝隙扩大。下面是一个较大的房间,有两名女性正在一起交谈,银铃般的笑声不时传出。趴在毯子上的少女赤裸着全身,苍白的皮肤没有丝毫的血色,同样颜色的短发看上去很活泼的样子。而另外一名坐在床上的女性身材颇为丰满,她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正捂嘴轻笑。不知为什么,少年看见女性的笑容时愣神了一下。只要能杀掉她……少年的双眼紧盯着女性。他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轰!」剧烈的声响从外面传来,少女站了起来,与女性说了一句便朝门外走去。黑色的毯子卷上了她的身体,她整个人化作一阵黑风从门缝中钻了出去。很好,和计划的一样。少年站起身来,轻巧的走到天窗处。跃了下去,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的落在了地上。暗银色的匕首从袖子里伸出,他一步步的朝着女性走去。「丽娜也正是的~ 就不能好好的走正门吗……」女性无奈的笑了笑,翻开了放在腿上的书本。少年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他看着她的脸庞,一个记忆中的人出现在脑中。他咬咬牙继续朝前走去,匕首抵在了她的喉咙上,而她却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书本上的内容。心脏剧烈的跳动,握着武器的手开始颤抖。她只是敌人,她是感染者!「你迟迟不动手的样子真是可爱呢~ 怎么~ 是有什么心事吗……」她言语温柔的问道,将头抬起来,看向了空气中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匕首贴到了她的皮肤上。「被我说中了吗……嗯哼~ 没关系呢~ 现在的我可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你手下的一只蝼蚁而已……」她笑了笑,温柔的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动手……是有什么理由吗~ 还是说你……对我有好感了~ 」粉唇微张,她灿烂的微笑着,仿佛断定了少年不会下手一样。而她的形象也和少年心中的她重叠在了一起。「哼……哼哼。」空气开始扭曲,一名穿着黑衣的少年出现在了她的身旁。匕首掉在了地上,他只是苦笑着。「是上天安排的吗……我输了。你吃了我吧……」自己还是没有迈过那道坎啊……这样也好,就算是赎罪吧……「真是奇怪……我长的像你记忆里的某个人吗~ 嗯哼~ 那我还真得感谢她救了我一命呢……呐~ 你叫什么~ 」她并没有直接将自己扑倒,而是十分感兴趣的攀谈起来。……「唉~ 你的魔力之源要比我还要强上不少……」女性惊叹的看着他。「那个有什么用吗」少年疑惑的问道。「学习魔法更快~ 拥有的魔力也更多……」她板着手指数道。「也就是说……你可以拥有更多的魔力~ 我吸食你生命的时候也能得到更多的魔力……」女性微笑的说着残酷的话语。「跟我学魔法吧~ 我暂时不吃你了……等到了时候我会吸干你的精血和魔力……」「嗯,反正我已经是你的食物了。」少年灿烂的笑着。「你就不害怕或者后悔吗……我可是要吃掉你哦~ 从生命到灵魂……」女性眯起了眼睛,粉色的瞳孔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我知道。但我不后悔,甚至还很庆幸,庆幸能遇到你,庆幸你能让我待在你的身边。」少年拿着书本躺在了床上。「我知道我是食物,我也不奢求什么。能在你的身边我就很开心了。哪怕是闭上眼睛再也无法睁开。这几天我过的十分开心,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无忧无虑的生活。」少年打了个哈欠,伸手摸了摸女性的脸庞。「你还真是大胆啊……我可不是你记忆里的那个人~ 你的这个样子~ 让我嗅不到可以吃掉你的理由……」女性没有拒绝他,接过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脸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有的只是上位者的冷漠与蔑视。「但感觉~ 还不坏……兴许你能衍生出一种我没吃过的新奇味道……我期待那一天~ 」「嗯,我会努力的。」……四十七睁开了眼睛,看着远处的夕阳余晖。我睡几个小时了。他跳下了树枝,视线看向远处。柳樱还没回来,以她的速度绝对不会还没到的。她遇到麻烦了。少年如同风一样跑了出去。周围彻底的黑了下来,明亮的月光为他指明了道路。他穿过了丛林来到了一片小镇的废墟处,小镇中央的废弃教堂亮着微弱的火光。教堂上残破的十字架显得有些诡异,四十七踏出一步,一阵蝙蝠飞出。他轻盈的跳上了房顶,在碎裂的玻璃中看着里面的情况。杂乱的教堂中有一张粉色的蛛网,而网的中央有一个少女正在安睡。他迫不及待的钻进了教堂中,从上面跳了下去。一阵风吹过。「嗯!」少年勐的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周围没有其他病毒的痕迹。「到底怎么了……」四十七自言自语的走上前去,伸手将缠在少女身上的粉色蛛网一点点扯下。他扯着扯着发现这些根本不是蛛网,全部都是粉色的感染丝袜。为什么没有病毒的感应四十七一边在心中想着,一边继续撕扯少女身上的缠丝。「柳樱,醒醒!醒醒!」他推了推在蛛网中的少女,她却始终保持昏睡。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再次朝身后看了看,依旧什么都没有。黑漆漆的破旧教堂中安静的可怕。不祥的感觉让他十分不安,但却找不出什么其他的问题。1。继续2。小心为妙1「算了,快点结束吧。」他超后退了一步,绿色的荧光在他身上浮动。少年双手化掌,对着少女的周围快速挥过,粉色的丝化作破布勐的炸开,少女从半空中掉入了他的怀中。「柳樱。柳樱」少年不停的推着她,希望她能苏醒过来。「嗯……四七……喵好困~ 」少女睁开了眼睛,困倦的伸出了双手,抱住了他。「那就睡会儿吧,我带你出去。」少年柔声的道了声晚安。转头正要抬脚却倒在了地上。他朝下看去,少女的下半身化为了粉色的丝袜,将他的双腿紧紧缠在一起。「!」少年发现怀里的少女此时正在变形,全身都变成了粉色的丝袜包裹住了他的身体,亲密搂抱着的双臂化为紧紧勒住的粉丝。「怎么!」少年念动咒语,身上的绿色光芒亮起。「嘘……」温柔的女声从黑暗中传来,少年身上的魔力瞬间平息下来,任他怎么唿唤都叫不出来。他一边用力挣脱着,一边扭头看向教堂的角落。「这个魔法叫~ 爱之锁……是淫魔用来狩猎拥有羁绊的食物的魔法……」女性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猎物投入爱人的怀抱却发现那是个无法逃脱的死亡陷阱……哼哼~ 那很有趣~ 不是吗……」女性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薄薄的黑丝将她整个人覆盖。奇怪的三点式服饰却又有种若隐若现的魅力感。紫色的双瞳黯淡深沉,视线总会被那对瞳孔吸住。含着秋水的眼眸,每次眨眼都好像能把灵魂吸进去一样。「她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嗯哼哼哼……怎么你们都是这样的话语~ 每个人都是这样……着急的想要去看自己的心上人~ 」女性双手抱胸,站在少年面前大笑起来。指了指四十七刚刚去营救柳樱的地方,少女完好无损的被黏在蛛网上。「那个就是哦……你的爱人……但现在~ 我们的小英雄似乎没时间去管她呢~ 」女性微微一笑,紫瞳中泛起光芒,黑色的蝠翼从背后张开。身上的黑丝蠕动起来,没过一会儿就变成了魅魔的模样。「你到底是什么」「我……当然是魅魔咯~ 啊~ 好像只能算是半个呢……因为还有一半是你们口中的感染者……」女性指尖一勾,少年便被魔力举了起来,包裹在他身上薄薄的粉色丝袜渐渐朝里面渗进去,钻入他的衣服里,进入他的体内。女性打了个响指,少年身上的衣服瞬间迸裂,双手伸出,在他身体的周围轻缓的拂过。「哼哼……我挺喜欢这里蜘蛛们的进食方式的……裹住猎物~ 注入消化液~ 然后一点点吸干……是不是听着就已经兴奋起来了呢……」女性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没用的哟……现在是禁魔时间哦……小英雄~ 」女性不断的拂过,粉色的丝袜将他层层包裹,然后进入他的体内。体内的欲望开始燃烧,女性晶莹的双唇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盯着她的身体脑中开始幻想。「嗯哼哼~ 已经进入状态了呢……今天就拿你来补补身子……」女性将他抱住,吻住了他的唇。随着唾液的交换,她背后张开了双翼飞到了教堂的顶端。那里有一张右粉丝构成的蛛网,少年被放在了网中央。女性一边拨撩着他的肉棒,一边抚摸着自己身体。「嗯……姐姐要开动了~ 」她脸颊一红,的下体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停止了拨撩。「放开我……」清醒一些的少年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嗯哼哼~ 眼神不错……有着勇者的味道呢~ 不过……是不是太晚了~ 」她骑在了少年的身上,双膝跪在了蛛网上,两指夹住肉棒,粉色的两片蜜贝微微张开顶住了龟头,随着她左右的扭腰将肉棒吞了下去。「啊嗯……」浓郁的精气从少年的肉棒上散发出来,让女性忍不住叫了起来。「这么多美味……今天真是走运~ 」她按着少年的小腹,在他的恐吓声中运动了起来。少年很快便闭上了嘴。女性的腰力惊人,崎岖且长的密道深处满是如同小尖刺般的膣肉,几乎是瞬间就压住了龟头。随着丰臀的摆动拔出,然后再次插入。「嗯~ 怎么样……魅魔的蜜壶~ 是不是很棒呢……嗯哼~ 还说什么没反应……你的精气明明已经开始流入姐姐的身体里了……」女性面色绯红,身上开始流出汗液。挥发的汗水化为了淡粉色的雾气,聚集在两人身边。经过柳樱玩弄的少年却没有受过这样的快乐冲击,蜜肉盘绕着他的肉棒,淡淡的吸力始终吸着龟头,长长的阴道让他的肉棒始终在蜜肉的包围中抽插。无力的感觉开始出现,四肢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一样,激烈的快乐也平缓了下来。他睁开眼睛看着坐在他身上的女性,她展开了双翼,身上亮起了粉色的光芒。在少年没有看到的地方,绿色的魔力正随着粉光的闪烁,通过肉棒被那两片蜜贝吸走。「唔啊……」平缓的快乐开始稳步增加。她有意的将交媾控制在这样的节奏中,为了能让少年沉迷在这样的快乐中,从而把魔力更好的吸出来。「咕滋~ 咕滋……」她体内的蜜肉开始蠕动,整个密道都缓缓活了过来,向着食物展示她的真正面貌。「唔~ 还不行哦……在忍忍~ 」她舒畅的闭上了眼睛,身体朝后仰,开始享受进食带来的快乐。舒缓的快乐让少年根本无法调动身体里的能力,从密道深处发出的吸力不断增加,魔力也更快的被吸走了。少年摇了摇头,他努力试着将力量聚集出来,但很快就随着快乐而散去。这样的交合持续了一会儿,女性突然加快了速度,蛇腰发挥出了惊人的腰力,与丰臀化为了滚滚的波浪。快乐的增加让少年毫无防备,他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女性双手按在他的胸膛上,双眼闪着粉色的光芒。交合处只有稀少的绿色被吸走。「我的魔力……」少年试着聚集,却一丝也凝不出来。「嗯嗯……虽然有点稀少~ 但为了防止你突然用魔法所以只能吸走了……」女性笑着俯下身去,双手从他的身后穿过将他抱住,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尖舌在他的脖颈上滑动,留下淫靡的声音。「不够不够……弟弟的血也稍微享用一些吧……」红唇张开,露出了尖细的长牙。「唔!」女性再次加快了摇摆,下体传来的快乐一瞬间击溃了他的防线。她抬起丰臀勐的坐下,长长的密道开始缩小,子宫口一下子按在了龟头上,火热的温度从上面传来。女性还在左右的扭动着腰肢,让龟头一点点的进入火炉中。少年没想到她的体内是那么的火热,精液在一瞬间便无法抑制的喷涌而出。女性趁机将尖牙刺下,从两边吸取少年的生命。子宫里传来的温度仿佛要把他融化了吸进去一样,另一种东西正在被子宫吸走,换来的快乐让少年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射精结束后他只觉得自己身体空虚了不少,被那个火热的子宫吸走吞下。「呜啊……这股精液的味道~ 比勇者大人的还要美味上许多……」女性忍不住娇喘起来,精液甜美的气味让她干劲十足的摇动起来。「这样的味道……还是放在肚子里慢慢消化比较放心~ 嗯哼哼……」她在少年的耳边吐息着,张口与他吻了起来,丰满的臀部再度绷紧摇了起来。少年吸着周围粉色的气体,不甘心的挣扎着,力气却早已被吮吸殆尽。「没用的哟……姐姐我啊~ 要把你彻底的吸干呢……勇者大人……」女性嗤笑着再次吻上了他的脖颈,无数的蜜肉盘绕在肉棒上,开始施加压力。她的双腿穿过蛛网,从后面夹住他的腰,开始缓慢的运动起来。黑色的尻尾从身后伸出,钻入了他的菊门。蜜壶没有再度拉长,而是紧紧贴着肉棒,由纤腰的扭动带去致命快乐。龟头顶在子宫口上,半个龟头进入了子宫中,从淫靡的深处伸出了一根粗壮的肉管,贴上了马眼将口顶开。「唔……」少年的嘴被女性的手捂住,强烈的快乐让他差点晕厥过去。「滋……滋~ 」而女性还在吮吸着他的血液。精液从肉棒中涌出被蠕动的肉管吸走。「咕~ 咕……」吮吸的声音在肉棒处发出。少年拼命的扭动着身体,女性的双腿也更加用力夹住他的腰不让他抖动。虚弱的感觉瞬间被快乐所替代,精液与精气被大量吸出,回馈而来的快乐成为了第二次射精的燃料。女性只是快速的扭动着腰肢,所有掠夺与榨取的工作都由子宫来完成。少年的挣扎越来越小,快感已经将他彻底打败。他的精神已经被魅魔的子宫所榨干,只剩下了正在慢慢干枯的身体。「滋……还不够哦~ 勇者大人的灵魂……也是最美味的菜肴~ 」黑色的蝠翼将蛛网切开,把两人包裹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