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hhs37.com

边城落日05

2024-04-04

第五章 神秘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夜欢愉,在天色要明未明之时,解雨晨把朱敏送回了家。这时朱敏头发凌乱,嘴角还挂着白色的精液,不过眉角含春,全身散发着情欲的味道。经过一夜的滋润,她成熟的躯体被浇灌一遍,仿佛喝饱水的树苗一般,透露出一股难言的风情。朱敏在门口对着小情郎挥挥手,浑身软的像面条一般,扭着肥硕的肉臀走了回去,每走一步,都感觉逼洞和屁眼里的精液往外流出,顺着她丰满的大腿流下。她现在只想抱着解雨晨,在他的怀里好好睡一觉,可有点不太现实,只能无奈的自己洗漱一下,然后把沾满两人淫液的睡衣扔进洗衣机,就爬上了床。解雨晨回去的时候,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孙奶奶家,摇摇头进了家门。想起刚才朱敏对他说话,没想到,楚老爷子这个岁数了,依然老当益壮啊。原来昨天中午的时候,朱敏忘记了一点东西回家来取,刚刚走进院子,就听到楚老爷子的房间传来一阵女人的呻吟声。按说现在这个家里现在只有楚老爷子一个人,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呢,她直觉感到有什么事,于是轻声的走到楚老爷子的门口,趴在窗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房间内,两个赤裸的人影正浑然忘我的做爱。在上面一头白发,挺着鸡巴奋力抽插的人正是楚老爷子,下面的女人,虽然头发依然乌黑,但是脸上却有明显的皱纹。这不是孙奶奶吗。孙奶奶名叫孙雅娟,今年刚六十,虽然保养的不错,可是依然显出了老态。一头黑色烫卷的短发,慈眉善目,身材有些她这个年纪特有的富态。皮肤虽然依旧白皙,可脸上的皱纹和松弛的皮肤却抵不过岁月的侵蚀。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朱敏边看边想。楚毅虽然已经七十多岁,可精气神不减,但毕竟岁数摆在那里,身上皮肤显得有些松弛暗淡,他一边挺着黝黑的鸡巴操干孙雅娟,一边揉着她有些松弛的大奶子。别看孙雅娟平时和气文静的样子,这时却显出她骚浪的一面。只见她分开大腿一边迎接楚毅的操干,一边还向上挺着胯部,好让操的更深,「老楚,快点操,我这老逼好久没挨操了,亏的你看的上,好好操我,啊,以后想什么时候操我就分开大腿让你操,老楚。」「娟儿,没想到你这老逼操起来还挺带劲,这水流的哗哗的。」楚毅俯下身在她嘴上亲了一口。「娟儿,操的你舒服吗,平时看你安安稳稳的样子,没想到发起浪来这么骚,一插你的老逼就出水,干你老逼,干死你。」孙雅娟一边挨操一边说,「女人不都这样嘛,挨操挨了一辈子,这老了老了没人操了,倒又想了,老楚,你扇我耳光,扇我的奶子,骂我这个装正经的臭骚逼,以前我家那口子都这么操我,我都习惯了。」楚毅一巴掌抽了上去,骂道,「让你平时装正经,老骚货,臭娘们,欠操的骚逼,一天不操你就发骚出去勾引男人,我干死你这个老逼。」楚毅一边骂着她,一边拍着她的脸和松弛下垂的大奶子。「骂的好,我就是欠操的老骚逼,老楚啊,太舒坦了,早知道我早早让你操了,操我这个不要脸的老娘们。」「娟儿,撅起屁股来,我从后面操你。」「你也喜欢这样,现在我的屁股不好看了,肉都松了。」说着孙雅娟像母狗那样趴下,撅起屁股,分开大腿方便楚毅操干。楚毅啪啪拍了两下她的屁股,挺着黑鸡巴插了进去,同时一手揉着她向下垂着,显得有些干瘪的大奶子,一手摸着她肚子上向下垂下的赘肉。「娟儿啊,操你简直太舒服了,想起你小时候来了,那是你看着又文静又端庄,没想到现在能像这样操你的骚逼。」「早知道那时我就勾引你了,谁让你比我大那么多,现在我皮肤都松了,有了赘肉,奶子也下垂了,老楚,你不嫌弃我,以后随便你怎么操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操我的骚逼。」楚毅黝黑的鸡巴和她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和她的骚逼和屁眼的颜色倒是一个样,看来以前没少被她爷们操。「娟儿,你的皮肤这么白,你的骚逼怎么这么黑呀。」「还不是让人操的,以前我家那口子年轻时没白天没晚上的操,可不就操黑了。」孙雅娟一边向后顶着屁股,一边说,「刚开始操逼我也没放的这么开,我家那口子嫌我假正经,就一边操我,一边打我,还拿骚话撩拨我,刚开始我也不习惯,后来慢慢他不说我还想听了。」「娟儿,那你快说点骚话,我快要射了。」「哎,亲汉子,操我的臭骚逼,把精液都射进去,操死我这个不要脸的臭老娘们,专门勾引人的臭婊子,干我这个千人骑万人操的破鞋。」孙雅娟一边挨操,一边把以前她老公对她说的那些话说了出来。楚毅快速抽插了几下,「娟儿,我射了,射进你的老逼里。」说完,一股精液射了进去,楚毅向前趴在她的身上,两人倒在床上。朱敏没想到今天中午回来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看着两人操逼的情景,让她也情欲高涨,流出的淫水都打湿了内裤。她蹑手蹑脚的拿了东西走出家门,心理打定主意,晚上一定要小情郎好好满足她。这边屋内的两人躺了一会,楚毅抽出鸡巴,一股精液从孙雅娟的逼洞里流了出来,孙雅娟转身毫不嫌弃的把楚毅的黑鸡巴含进嘴里,给他做着清理。「老楚啊,下次射我嘴里吧,好久没吃,倒有些想这个味了。」孙雅娟脸上的潮红还没退去,看的楚毅一呆。不得不说,孙雅娟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文静端庄,随着岁月的流逝,气质也越发沉淀,在这个年纪里,她还是有着别样的风情。楚毅一把抱住她,深吻了一下,丝毫不嫌弃她刚刚舔过自己的鸡巴。孙雅娟被这一吻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抱住楚毅动情的说,「老楚啊,你这么看得起我,这么不嫌弃我,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只要你想,我就撅起屁股让你随便操,你要不嫌弃,下次我把屁眼洗干净让你操,让你操我的嘴,你想操哪里就操哪里。」「哎,我的好娟儿,你给我舔一下鸡巴吧。以前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什么时候能让你穿着整整齐齐的,带着眼镜,打扮的端庄秀丽的跪在我面前给我舔鸡巴。」「我说了,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样,我都依你。」说完她穿起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带上眼镜,马上一个端庄文雅的妇人出现在眼前。楚毅站起身,浑身赤裸的挺着鸡巴站到屋里,低头看着孙雅娟带着眼镜,斯文的脸庞,小嘴吞吐自己的鸡巴,终于享受到了此刻的激情,楚毅大感欣慰。解雨晨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如果两人能好上,当然乐见其成,可楚老爷子毕竟已经七十多了,而孙雅娟才刚六十,走一步看一步吧。解雨晨照平时那样开始了晨练,待到做好早餐,解雨轩她们还没起床,算了,让她们多睡会吧。吃完早餐,把剩下的给她们盖好,已经快八点了。给楚佳妮和朱敏分别发了一个问候的短信,就开着车去上班了。解雨晨上班的地方,在市中心那里一个叫京华酒店的地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虽然年轻,但是作为行政总厨他表现出相当高的能力,赢得人们的信服。现在没有特殊情况,他很少亲自在后厨炒菜了,每天只是巡视一下情况,查看一下菜品,然后随时看看人们做出的饭菜质量。有时会有大公司来这里开会,或者有人在这里办喜宴什么的,他也会亲自安排后厨的工作。从后门进了酒店,这里送菜的正在卸货,他看了一下就进去了。走在同样后厨的路上,不时有厨师和服务员跟他打着招唿,这也看出他的人缘确实不错。进了后厨的办公室,换好衣服,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不过早上这时候一般都是最清闲的。厨房里,配菜的配菜,白案师傅蒸着糕点,红案的大师傅们则大部分坐在休息区喝茶聊天。他走过去,「哥几个,聊什么呢。」「头儿,坐这。」一个年轻着的站了起来,「这不刘师傅想了一道新菜品,正说着创意呢,大家伙集思广益一下,看看能不能完善一下。」作为一个高级酒店,适时的将菜品推陈出新这是一个惯例,如果几年菜式都不换一下,经常来的客人吃腻了,那酒店也长不了。「是吗,老刘说说。」他对着旁边年纪稍大一些的师傅说道。「我给这道菜起名叫金玉满堂,也是看了一部电视剧的启发,感觉麻婆豆腐就麻婆豆腐吧,叫金玉满堂这个名字有点名不副实。」老刘侃侃而谈的说,「我这道菜,龙虾肉和鲍鱼象征金玉,做出那种颜色之后,浇上火红的汤汁,酸辣口,算是一道中西结合的菜。」「好想法啊,一会你做出来看看,大家品鉴一下,通过了我给你记嘉奖。」「好嘞。」老刘兴致匆匆的去了。不知不觉,时间临近中午,客人渐渐多了,后厨也变得忙碌起来。解雨晨正在巡视呢,大堂经历倪琳走了进来。「呦,琳姐,稀客,怎么有空来后厨转转。」「稀什么客,我哪天不来个七八趟,少贫了。」倪琳翻了一个白眼,语气带着亲热的感觉跟他说。倪琳今年三十多岁了,长的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身制服,显出干练的白领气质,就这条件,去当空姐都绰绰有余,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结婚。他们已经认识好几年了,两人自然非常熟悉,没事的时候开开玩笑。倪琳也很喜欢这个看起来帅气又有能力,年纪轻轻就当上总厨的小弟弟,也很喜欢听他耍贫嘴,不过现在却有点事来了。「说正经的,外面有个客人想见见你。」「见我什么事」解雨晨有些奇怪的问道。要是菜品有问题,直接跟服务员说就好了,他们会转达的,没必要直接找他啊。「不是菜品的问题。」倪琳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说,「那位客人说是在外多年,这里的菜吃着没以前的感觉,她想见见你,看能不能让你根据她的要求,做出她想吃的菜,当然了,钱不是问题。」「最后一句才是让你来的重点吧,哈哈。」解雨晨笑了一声,「饭店吃,当然是饭店味,想吃出想要的感觉她怎么不自己去做。」「好啦,毕竟是客人的要求,顾客就是上帝嘛,我们要为顾客服务。走吧,去看看。」「好。」说完解雨晨跟着她来到了大厅。「就是那个女的。」倪琳指着靠窗那里,一个带着鸭舌帽,宽大的黑色墨镜,一身休闲服饰的女人说道。「吃饭还带着墨镜,稀罕了啊,走,去看看。」走到近前,倪琳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下,微一弯腰,非常职业的对着那个女人说道,「这位就是我们的行政总厨,有什么要求,您可以直接对他讲。」说完她站在一边。解雨晨也用同样的姿势对她弯腰说,「不知道有什么能为您服务。」女人抬头看了他一会,语气清凛的说,「请问您贵姓」「免贵姓解,解(jie)放军的解(xie)。」解雨晨虽然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多大,不过听声音判断这个女人应该有三四十岁。「呵呵。」听了解雨晨这个介绍,女人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抱歉,你的介绍很有意思。」解雨晨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旁边的倪琳眼带笑意,虽然听了很多遍解雨晨的介绍,不过每一次听到,她都忍不住想笑。「是这样,麻烦你过来,是想请你为我做一道菜,红烧肉。」「红烧肉」解雨晨一皱眉头,这不是找事嘛,红烧肉随便哪个厨子不能做,还把他叫来。不过紧接着听女人说道。「不要误会,我是上海人,后来嫁到北京的。」女人娓娓的说,「上海人喜欢吃浓油赤酱的上海本帮菜,我到这里之后,老公为了迎合我的口味,经常给我做,不过他用的是自家腌制的面酱,后来我老公去世了,我也去了外国。这种味道就再也没有吃过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做一道这样的菜。」原来如此。解雨晨心理想了一下,不过就是酱的事,这酱以前家家户户都自己弄,什么西瓜豆瓣酱,辣椒豆瓣酱,还有馒头面粉什么的做的甜面酱。不过人家既然想吃家里的味道,后厨的材料肯定不行,他自己也做了一些,不知道用那个行不行。于是他对着女人说道,「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今天恐怕不行,您说用的酱,后厨是没有的,只能从家里弄来,这样,明天我带一些自己腌制的酱来给您做这道菜,不知道会不会满足您的要求,您看这样行不行。」女人想了一会,「好,既然这样,那麻烦你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说着女人起身对着倪琳说,「买单吧。」倪琳向前,「请跟我来。」解雨晨目送女人离开视线,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后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