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sp23.com

炼欲 第七章 混沌交配地与炼欲养神经

2024-04-03


第七章 混沌交配地与炼欲养神经 上
虚掩着门的神秘小房间没有透出任何的光亮,门与门框间的缝隙被一片黑色
完全填充。奇怪!干妈在房里怎么不开灯的,难道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我
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歪着头看着监视屏幕东想西想地,感受着从窗外吹来的阵阵
潮湿的南风。都快一小时了,干妈怎么还没开始洗澡,真受不了女人这德性!双
眼无神地盯着监视屏幕发呆……突然!从笔记本电脑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嗯,听声音应该是干妈的手机响了。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扫视着液晶显示器里的
三个监视屏幕,原来声音是从二楼大厅的茶几上传来的,茶几上面放着的干妈平
常使用的手机。此时,这手机一边响着彩铃声一边因为机身震动而一顿一顿的旋
转了起来。
「吱……呀!」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门声,那扇充满神秘的房间房门终于拉了
开来!!!此时透过放置在二楼大厅正中央水晶灯里的摄像头望向那个神秘房间
大门,看到的依旧是一团漆黑……但紧接着,一个修长雪白的身影从黑暗中破空
而出!
从混沌的黑暗中……一个头发潮湿披头散发,全身湿答答地雪白修长的裸体
女人从那个神秘黑暗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雪白的裸体在水晶灯的照耀下亮得近
乎刺眼!这个裸体女人前胸的一对大咪咪极为雄伟,高耸入云的双峰完全不受地
心引力作用骄傲地挺拔着,如波浪般起伏!那双峰的顶端是鲜嫩的粉红!平滑向
里凹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这个裸体女人下体浓密的花丛被修剪得非常的漂亮,
真可算柳剪云裁。浑圆饱满而又不显得非常大的香臀随着那高挑修长的完美双腿
和一双轻轻摆动的柔荑优雅的扭动着。
「喂!是雄哥吗」这个裸体女人拿起了二楼大厅茶几上的手机。嗯……这
熟悉的动人的性感女声,虽然披散着的头发挡住了这个裸体女人的脸颊,但我可
以肯定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干妈。
「流氓!我才不想你的坏东西呢!」我靠!干妈和谁通话呢!平常高雅脱俗
的干妈怎么一接这电话就骚滴滴的。难道……是粉猪他爸的电话
「雄哥!我儿子生病了,这几天我要照顾他,没时间啦!过几天再说好不好!」
雄哥粉猪他爸不是叫王建国吗
「讨厌!你再这么说,我等下就给我宝贝儿子喂奶去!!」我喷!干妈要给
我喂奶……NND ,手机声音太小了,只能听到干妈骚滴滴的声音。
「死雄哥,你不是说要吃素一个月吗!」
「哼!男人都是这么骗女生的,都说为了你可以例外。」
「不要!我才不要!」
「我才不想你……那个……呢!没门!」看着干妈右手叉着腰,大咪咪一晃
一晃的一脸小女人样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撒娇,心里真不是滋味,干!
「不管星期一还是二三四五六我都没时间去你的破云舟庄园!」云舟……云
舟庄园这不是本市传说中已经金盆洗手的黑道大哥后来改行炒股最后变股
神的刘鉴雄的住所吗难道干妈口中说的雄哥不是粉猪他爸而是另有其人!
而且这人还是传说中的人物!!!
「流氓!星期天也不行!」
「不要!你讨厌!别让人来接我!让我儿子看到不好!」
「不要!就不要!」
「噗嗤……大坏蛋,你好讨厌!」妈的,干妈发起骚来真是个尤物。
「……好吧好吧!被你烦死了!」
「大坏蛋!一晚上让你折腾还不够吗,还想折腾我一整天!我偏不让你满意!
星期天晚上八点到你那里!就这样,我洗澡去了,拜拜!」说完,干妈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到茶几上后,转身向浴室走去……
望着那妩媚多姿的背影,我的心情简直跌落至谷底,万劫不复!干妈,你到
底是什么来路啊!竟然跟传说中的人物都能扯得上关系,而且看样子还交情非「
浅」!那粉猪他爸……难道是打酱油的!靠!真没劲!干妈,你太让我失望了!
相好有可能还不只一个!望着监视屏幕里正在浴室里翘着高高的屁股风骚的擦洗
自己完美身体的干妈,再也没有了先前偷窥的冲动,只剩下充斥整个身心的无力
感。关了液晶屏,爬上床就睡了起来……也许明天早上起来我就可以忘掉这讨厌
的一切吧……
……
「葡萄!葡萄!」
「哎哟!」「睡得正香,妈的谁在掐我!」右手突然一阵剧痛!把睡得正香
的我从梦中给抓了起来。
「葡萄!你再说一遍脏话试试!」
「……倒!勐女!你怎么进来的!」睁开迷蒙的双眼,发现床边坐着只女暴
龙!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少装蒜!下午才和你说好晚上12点过来和你商量点事情!」
「啊!哦……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起来躺好!有话和你说。」女暴龙没有问我的意见,掀开毛巾被一角,伸
出手非常野蛮地就把我给拉了起来。
「停停停!勐女,轻点行不,快给你拉散架了!」日啊,这女人真是太野蛮
了,受伤未愈的皮肉被她拉得好疼。
「……」听到我的抱怨,勐女突然间才想起我还是个病人,渐渐地动作慢了
下来。经过好一番折腾,我终于安稳地靠在床背坐了起来。此时此刻,已是深更
半夜,孤男寡女,我全身缠着绷带,赤裸着上身望着坐在床边的女暴龙,这情景
不免有一些尴尬,暧昧……
「咳……这个……勐女,你深更半夜的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葡萄!你说……我们是……朋友吗」平常乍乍乎乎地媛媛此刻突然
一板正经了起来。
「为了救你我屁股都给捅开花了,你竟然问我们是不是朋友!」
「葡萄……你一共23处刀伤,左手三刀,右手二刀,后背七刀,前胸五刀,
左右大腿各三刀,你全身从上到下只有屁股和脸是完好的,你忽悠谁呢!」女暴
龙一脸讥讽似的看着我。
「……我靠!我都不清楚我身上挨了几刀,你怎么那么清楚!」
「帮你包扎的时候知道的啊!」
「啊!包扎也是你帮我的不是干妈弄的吗」女暴龙还真细心,帮我剃
毛毛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帮我数挨了几刀……
「废话!你干妈那么柔弱,怎么会干这个,当然是我来了!」我干妈什么时
候柔弱了,我怎么没发现,汗!
「……啊!天啦!勐女,你可要对我负责啊!全身都被你看光了!本来应该
负责的是我干妈,谁知道……」本来那么好调戏干妈的一个筹码就这样没了……
「切!你是不是还想以身相许啊!」看着在旁边假装哭天抢地的我,女暴龙
非常的不屑。
「额!这个……那还是不用了,最难消受恐龙恩啊!」
「嗯!」女暴龙突然暴起,伸出右手按在我受伤的大腿根部,一副你再说
就按下去的姿态。
「啊!口误口误,应该是最难消受美人恩才对!」要害被制,从善如流嘛。
「是吗」女暴龙按住我大腿受伤处的手开始揉起来,强烈的疼痛感向我汹
涌袭来。
「媛媛,女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饶了重伤未愈的我吧!」我真的好
奇,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把这个女暴龙给摆平!
「哎哟!喂……」大腿根部受伤中被女暴龙捏了一下。
「……算了!看在有求于你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喏,葡萄,这个给
你,帮我保管!」说着说着,女暴龙拿起了放在身旁的黑色塑料袋递到了我手上。
「……这什么东西不会是某某人的手指之类的吧!」我对女暴龙一贯的人
品,哦不对,应该是作风,不是很放心。
「去你的!这是我爸留给我的东西,现在放在我身上不安全,所以我还是给
你保管好了!」说完,女暴龙的手在黑色塑料袋上轻轻按了一按。
「不会吧!媛媛你现在不是住粉猪他家吗,粉猪他爸很有背景的,怎么会不
安全!」
「原来,我也是这么想!不过,当我在粉猪家里看到他们的全家福之后,我
改变了看法。」
「哦……什么意思」
「在粉猪家的大厅看到他们的全家福以后,我发现我见过粉猪他爸和他妈,
而且是在一些特殊的场合里见过。粉猪他爸绝对不只是商人这么简单,极有可能
和南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有,粉猪他妈好像和我爸好过……」
「!!!貌似……很复杂啊」
「没错!与其住在粉猪他家那个定时炸弹那里,我还不如搬出去住了。所以,
今天一大早我就偷偷跑出来在外面租了间房子。哦对了,就是你家后面那幢楼的
地下室。我想,南星那帮人一定猜不到我会屈尊住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
「……」粉猪他爸和刀哥被抓有牵连……粉猪他妈和刀哥有一腿。嗯不对,
我干妈也和粉猪他爸有牵连……日,这都什么事啊,真复杂!
「媛媛,那打听你爸消息的事怎么办」
「哦,这个我想好了,交给你办。」女暴龙一脸的轻描淡写。
「我倒……你就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把你卖了」
「你不会的。当你昨天叫我独自先离开,自己垫后保护我的那一刻起,我就
知道你这辈子绝不会背叛我!」女暴龙望着我的眼神一脸的坚定。
「……你……很有眼光。」靠,我什么时候长得那么诚恳了,我怎么没发现。
「原来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只会玩游戏的小屁孩而已。通过昨天的事,我
才发现原来你是那么MAN.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无语,貌似昨天晚上春哥比我更爷们,怎么就没见你这只女暴龙惦
记上「他」。
「等等,不对……我说,勐女。你什么时候变成我女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是,就是!从今天开始,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跟定你了!」
「靠,我才不要!你这样谁敢要你啊,万一哪天吵架你还不把我拆散架喽!
况且,我还有我的大奶子小雅呢,你怎么能做我的女人,那我不是脚踏两只船了!」
「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我不介意!」看着我激动地手舞足蹈地,女暴
龙相当的淡定。
「……」「那也不行!男人都喜欢女人温柔地嗲嗲地,你这个样子谁敢要你!
媛媛女王你行行好,放小弟一条生路吧!小弟我可承受不起你的厚爱!」
「是吗你再说一遍!……」女暴龙把刚挪开的右手重新又放到了我那大腿
根部的伤口处。
「生命诚可贵……」话刚开句头,女暴龙就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勐龙爪毫
不犹豫地就使了出来「啊!啊……」痛,真他娘的痛!
「晕,真是见鬼了!听过霸占良家妇女的,还真没听过霸占良家少男的!」
打死也不能从喽,做这女暴龙的男人那比下地狱还可怕。这女暴龙的手下功夫可
比我干妈强太多了!!!
「好!葡萄,算你有种!」说完,女暴龙按住我伤口的右手又开始用力的挤
压起来。
「啊!啊啊!!!媛媛女王,我错了,我让你做我的女人!别按了!再按伤
口就裂开了!!!」
「真的」
「真的!只要你答应和我相处的时候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同意!」
「……真的」听到我答应了她的要求,女暴龙激动得用右手死死地抓住了
我的大腿伤口。
「啊!别按了!伤口真的快崩开了!!!啊!!!」没想到我竟然会被一只
恐龙逼迫做她的男人,真是孽缘啊!
「喂!我说葡萄,你至于吗!轻轻按你几下就哭天抢地的。你这点小伤算什
么,当年我爸一人单挑整个黑狗帮,受的伤比你重多了也没见他哼一声。你这熊
样可过不了我爸那一关。」
「我能和你爸比吗,江湖上谁不知道你爸是个疯子!」
「嗯!你说什么!!!」
「嗨!就别提这些了,船到桥头直然直。对了,媛媛,你让我保管的这是些
什么东西啊。」得找个机会再让粉猪缠上她,这样下去我还没再摸到我的大奶子
小雅可能就先挂了。哦对了,还得算上春哥!女暴龙,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哼哼!
女暴龙轻轻拍了一下放在我大腿上的黑色塑料袋说道:「这些是我爸搜集的
重要人物的罪证,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拿出来用。还有一些存折啊卡啊什么的。这
些东西本来是埋在一个树下的,后来想想还是起出来的好。说不定南星他们有可
能下药让我爸说出什么来……」一说到刀哥,女暴龙神色黯然。
「媛媛,你就这么相信我这些可都是你爸安身立命之物啊!」
「我相信你!当你认真起来的时候,眼神和我爸很像。我的感觉不会错的!」
「……算了,我也不磨几了。既然你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保管,可见你
真的有把我当朋友。既然朋友所托,我丢了命也会保护好它!」女为悦已者容,
士为知己者死。
「谢谢你,葡萄!」
「倒,勐女你说这话我还真听不习惯!没什么事你先回去睡吧,我想撒尿了。」
说完,我用下身挺了挺毛巾被。
「……」
「怎么!勐女,想留下来帮我吗」我对着女暴龙挤了挤眼睛。
「恶心的葡萄……你保重!别上厕所的时候给摔死了。」女暴龙站起身准备
要走了。
「……勐女,你慢着,还有点事要说!这几天你别出去买吃的了,饿了就来
我家吃,等明天我好了我就给你买些生活用品。青云和南星的势力那么大你还是
少在外面晃悠的好!」
「好啊!从今往后你养我!」女暴龙转过头调皮的挑了挑非常有特色的单凤
眼,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然后开门而去。
我喷!高傲的女暴龙竟然要我养她,这什么人啊……郁闷,平常我身上都不
超过十块钱,拿什么养她啊。
……
第二天早上。
「宝贝,起床喽!」一大早的,干妈又来叫床了。今天的干妈穿着有点特别,
头发湿漉漉地,穿了一件从没见过的银白色浴袍。昨晚干妈才洗过一次澡,起来
又洗……还真是有爱干净……浴袍胸前的岔开得很大,嗯貌似没有看到内衣的
痕迹!我靠,不会吧。待我再细细打探一翻。
「干妈,我想嘘嘘!」病人有病人的坏处,但相应地特权也大,嘿嘿。
「……讨厌,宝贝你不乖哦,一大早见到干妈就想使坏!」说着说着,干妈
走进身来弯腰伸出右手轻轻捏了捏我的鼻子。哇!干妈这一弯腰,浴袍胸前的分
岔整个大开,隐藏在浴袍后面的巨大双峰若隐若现,那雪白山峰的顶端的粉红若
隐若现,真是看直了我的眼。
「真的啊!都憋一晚上了干妈都不下来看我。」
「啊,宝贝真对不起!干妈昨天有下来看过你的,见你睡着了,所以……」
「干妈,你就别解释了!快点吧!」
「宝贝你等一下,干妈马上就来!」说完,干妈转过身匆匆忙忙地往浴室去
了。没一会,就拿了那只古董夜壶过来。
「宝贝你别动,干妈扶你起来。」干妈左手提关夜壶,伸出右手过来抱我。
我伸出左手紧紧地抱住干妈的后腰,一使力,便站了起来。咦貌似今天好多了,
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算了不管它,好了也得继续装病,不能像上次那么小白了,
怎么也得舒舒服服在家里赖上几天再说!
「呀!宝贝!你又使坏了……」扶我站好,干妈往我身下一瞧,我那话儿早
已一柱擎天。
「冤枉啊,干妈!我每天早上起来都是这样的。哦,学校生理卫生课上说这
是正常的,管这叫什么晨勃!」懂也得装不懂,嘿嘿。
「哦,是吗!你们学校现在还上这些课」
「嗯!是的。」
「那……你……要到什么时候……干妈扶着你很累的呀。」斜靠在干妈怀里,
感受着成熟女人温暖的体香,骄傲的鸡鸡更硬了。
「很快的很快的,我们聊下天转移一下注意力就好了!」环抱干妈的左手悄
悄地把干妈的浴袍往外扯,若隐若现的36F 的巨大双峰越来越真实。
「好吧!宝贝你要快点哦。」望着全身缠满绷带,其中几根绷带还带着血迹
的我,干妈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柔。
「干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身体的秘密了吧!」干妈的行径实在是太古
怪,太不寻常了。看她这几天对我身体的异状欲言又止的样子,也许其中掩藏着
更大的秘密也说不定。
「……」干妈看着我,欲言又止。
「干妈,我明年就18岁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宝贝,你现在伤还没好,等你伤好了再说不行吗」
「不行!今天你就告诉我,自从干妈你告诉了我关于我身体的情况我就寝食
难安!」我左手抱紧了干妈的后腰,坚定的对上了干妈欲言又止的犹豫眼神。
「……」
「……好吧,等你吃完早点我就告诉你一切。」在我的坚持下,干妈终于妥
协了。
「MU……A ……,这才是我的好干妈!」歪着头对着干妈的嘴唇狠狠地亲了
一下。
「死小鬼,你讨厌!亲哪里呢!!!」干妈右手扶着我,左手拿着夜壶,想
生气却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真好玩,哈哈。
「干妈!我想嘘嘘!」
「噢!你自己扶你那里,我才不要帮你了!你这个小坏蛋。」NND ,欺负干
妈太甚,她也变聪明了。
嘘嘘完,假装站立不稳向床上倒去,在倒下去的过程中扶着干妈后腰的左手
用力一扯,把干妈的半边浴袍给硬生生的扯了下来。哇!干妈的身体实在是太正
了,和昨天透过模煳的监视屏幕看到的完全是两个样子!干妈刚洗过澡的身子就
如一只刚出水的白白奶牛,那高高隆起的大咪咪实在是太白太大了,一点也不下
垂。更妙的是虽然干妈已经三十多,但是乳头的颜色竟然还是粉嫩粉嫩的粉红色!
再往下一点,就可以看到干妈那如柳剪云裁一般精致的茂密花丛,显然是有经过
精心的打理。
「啊!」看着自己春光乍泄,干妈本能地把我给扯开的浴袍赶紧地又合了起
来。不过并不严密,胸前一大片白白的嫩肉还曝露在空气中。
「哇!干妈,我不是故意的,你真好看!」笑嘻嘻的躺在床上,望着一脸惊
慌失色的干妈。
「哼!死小鬼,我看你皮又痒了!!!」
「干妈!你打我啊!我全身都是伤,你不敢打我滴,哈哈!!」
「……是吗你的脸可没受伤!」干妈话音刚落,我还没反应过来!干妈那
平常神出鬼没的小手就伸了过来,左右开弓,没几秒,我的左右两边脸颊就给干
妈扇得红肿了起来。
「……干妈,你……你没听过打人不打脸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出门!!!」
凭着两边脸颊火辣辣的感觉,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此时我的两边脸颊肯定是左
右各五个掌印!我对于干妈的身手实在是太有自信了!
「反正这几天你也出不了门,老实在家待着吧!我去做早饭了。」说完,干
妈就提着夜壶出去了。
「干妈!等等,还有个事。」
「死小鬼!又耍什么坏心眼!」刚走到房门口的干妈闻声回过头来,一脸的
戒备。
「是这样的。我有个同学媛媛,哦,就是昨天晚上帮我剃那个的那个……她
家里出了点事,所以这几天我让她来我家吃饭。这,你看行吧」
「噢!你说媛媛啊,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放心让她来,干妈我天天做好吃
的招待她。嘻嘻!死小鬼你可以啊,都带回来见家长了。」
「啊!干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她家真的出了点事,所以我才……」我急
忙解释道,话才说一半,干妈就打断了我。
「行了行了,我多做一人饭。」说完,干妈就提着夜壶乐嘻嘻的出去了。留
下床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我。
第七章 混沌交配地与炼欲养神经 下
「媛媛,你坐厅里看电视,我有点话要和我干妈说。」我通知了媛媛过来吃
中饭,在我一再坚持下,我捆了一条浴巾就假装着行动不便的样子让干妈扶我出
来和她们一起吃中饭,饭后我一个劲的给干妈使眼色,搞了半天干妈终于明白了。
「好的!」媛媛来我家还真老实,在我干妈面前,我叫她往东就往东,叫她
往西就往奇,真是奇了!干妈上二楼拿了一个包裹就扶着我进了我的房间,然后
关上了房门。
「好啊,你个臭小子!原来你都好得差不多了,还骗干妈说不能动,还让我
给你把屎把尿的!」干妈佯怒着伸手要打我。
「干妈!冤枉啊,我还不是为了早点知道自己的身世,才在你面前强颜欢笑,
其实我离好还差得远呢!!!哎哟!我的腿又痛了!」我假兮兮地双手抱住受伤
的大腿喊了起来。
「好吧!暂且饶过你了!喏,死小鬼,这就是你想知道的一切,全部在这个
包裹里,你慢慢看吧,我出去和我的未来儿媳妇说话去了!!!」干妈像丢什么
似的把她手里的包裹扔到了我身上,然后转身就出了门。
干妈走后,我望着被我双手紧紧捧着的黄色牛皮纸包裹,心里一阵激动。这
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呢小心翼翼地拆开了牛皮纸包裹,心里扑通扑通的激动地
往里张望。只见黄色牛皮纸包裹里只放着两样东西,一个白色信封和一本古书。
嗯就这些把包裹横放,小心翼翼从里面抽出了这两样东西。嗯,先看看信封
里说的什么,说不定是哪位高人留言什么什么的,旁边那本书应该就是这位高人
留下的武功秘籍,玩RPG 都是这套程序。
翻到信封正面,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我儿追云亲启」。嗯!这是我
父母写给我的可是,我并不叫追云啊!也不对,干妈既然拿这些东西给我看,
那这些东西肯定与我的身世有关。不管他,拆开看看再说。
撕开用蜡封好的信封,从信封里面抽出了一张防水的蓝色信笺。翻开叠好的
信笺一看,上面从右自左自上而下写着几排非常漂亮地繁体字:「我儿追云:练
成此功,大幸。练不成,我们母子今生缘尽。有什么疑问,可问你珊姨。母:拓
跋小梦 留」……啥玩意练成此功大幸,练不成就母子今生缘尽。有事问珊姨
珊姨,是干妈陈爱珊吗我儿追云,说的是我不对,练不成母子今生缘尽。那
潜台词不是练成了今生还有机会见到那这个叫拓跋小梦的女人和我有关系吗
靠,想来想去伤脑筋,直接问干妈好了。
「干妈!进来,我事找你!!!」想明白这一切,我扯着喉咙就吼了起来。
「死小鬼!鬼叫什么,来了来了!」「媛媛你坐,我进去和葡萄说点事。」
没一会,干妈就施施然的趿着她的HELLOKITTY拖鞋走了进来。干妈进来后,郑重
其事的反锁了我的房门,表面上却是一脸的轻松。
「有什么事说吧!干妈我准备好了。」干妈似乎知道我想问她什么。
「哦……」「那个……拓跋小梦是谁」此时我的心情很复杂混乱,说不出
是啥滋味。
「是你妈,你亲妈。」干妈很淡定。
「我父母不是在我小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吗怎么现在我又冒出个亲妈」
原来,信里那个叫拓跋小梦的女人真的就是我亲妈!那信里说的追云岂不是说我
「那是为了掩盖你的身世,编的!」
「那追云是谁」
「就是你,你本名并不叫刘镇伟,你姓什么我也不清楚,这要问你妈。给你
取现在这个名字那是为了隐藏你的身世起的化名。」
「我亲妈没死」靠,这剧情真狗血。
「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没死。」
「干妈,你说话怎么和绕口令似的,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你练成了你手里那本书的功夫,你就可以去你妈的世界和你亲妈团圆;练
不成,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亲妈,而你也将死定了。所以,你练不成那就和你
亲妈死了没两样。」
「我亲妈的世界不是天堂吗」
「不!你妈所在的世界既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一个充斥着混乱,充斥着
无边无尽欲望,神仙与妖怪、天使与恶魔在这里面可以和平共生的混乱所在!」
「倒,干妈。你说的什么,怎么说的和起点上的YY小说一样。」
「你修炼成那本书里的功夫,就可以承受六芒融合阵所给你带来的灵魂伤害。
否则,强行进去你妈那个世界只有死或者变成痴呆傻笨蠢!」
「……没听明白。」
「简单的说,你亲妈被关在了一个叫做混沌交配地的地方,你也可以把那个
地方理解成火星。你炼成那本书里的东西就可以去那,炼不成你就老实在地球待
着吧。我这么解释你听明白了吗」干妈交叉双手放在胸前,一脸平静的看着我。
「混沌……交配……地……」这地名真劲,光听名字我鸡巴就硬起来了!
「是的!」
「干妈,交配是啥意思」做人还是得不耻下问。
「……」
「干妈」
「我怎么知道!死小鬼,问你亲妈去,她比我清楚!」干妈被我弄得脸红耳
臊的,哈哈。
「……干妈,好歹你也算我半个妈,你就不能告诉我嘛。」
「哼!死小鬼,再使坏看看,你刚才还说学校上的生理卫生课,怎么会不知
道是什么意思!」
「干妈,我们才刚开始学呢,还没说到交配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一脸正经,
义正严辞地说道。
「你……你上网查一下就知道啦!」
「不要!我就要我的好干妈告诉我!嘿嘿。」我歪着头嘻皮笑脸地望着干妈。
「死小鬼!你再闹我出去了!」
「……」干妈脸红红的样子真好看。
「哦……好吧……那个……干妈。我去了火星还可以回来吗」
「不清楚。但从你亲妈几十年都没来找过你的情况来看,应该不容易。」
「哦……那这本书到底是什么」我拿起手上的古书,向干妈挥了挥。
「你自己不会看吗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被允许观看那包裹里的东西,只知
道一些练功注意事项。」
「干妈!那我应不应该练书里的功夫比起从没见过的亲妈,我更不想失去
你!」低头沉默了一会,我终于明白了关键所在,本来还算平静的心开始颤抖起
来!望着干妈的双眼也越发红润。
「……」「宝贝!其实我也很想让你留下来,不过可惜的是,你已经没有选
择。本来,我还存着一丝的侥幸,以为你那特殊的体质在药物控制下有可能不被
唤醒,起码在你成年以前不会。谁知道它反而提前一年觉醒了,如果你不练那本
书里的功夫增强自己体质和灵魂的话,那你继续停留在这个世界,不用几年你就
会因为灵魂失去引导而导致肉体发生异变而死!」望着我湿润的眼睛,干妈感受
到了,说起话来脸部也有些颤抖。
「那……我还能留在这个世界多久」
「也许几月也许几年」「不过,宝贝!也许……事实并没你想的那么坏!你
的亲生父亲就从那个地方逃了出来!」
「啊!我亲生父亲也没死还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了那他为什么不
带上我的母亲!!!」
「这个我不清楚,要问你母亲才知道。」
「那我父亲现在在哪也在我这个世界吗」
「不清楚。」
「那……干妈,平常你打我那么厉害的样子,是不是学过功夫啊」
「哦……这是我父母教我防身用的。」
「那……干妈你也是和我母亲一起的吗」
「不是的,我只是受了我的恩人所托把你照顾养大。」
「你的恩人是什么人」
「不清楚。恩人在一个疯狂的夜晚把我从一群恶棍手里救了下来,接着给了
我一大笔钱让我抚养你长大。为了报答他,所以我就答应了。」
「你的恩人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历」
「不清楚。」
「……那你的恩人长什么样是男是女。」
「不清楚。」
「……」
「干妈,我怎么问你一问三不知的!」
「宝贝!虽然我不是你的亲妈,但是我也很爱你的呀!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我不过是你神秘身世背后的一颗小棋子而已。今天,我终于完成恩人托付给我的
事了,难道你就不为我高兴吗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已经没有任何事情瞒
着你了!!!」
「真的没有事情瞒着我吗」看着干妈净眼说瞎话,我很愤怒。
「当……当然了。干妈最疼我的宝贝了,怎么会有事瞒你呢!」干妈望着我
愤怒地眼神,有点心虚。
「那……那个……干妈,那我还需要上学吗要是练不成我亲妈留给我的怪
书里的功夫,我也没几天好活了……」
「当然要!不过晚上你可以不用补习了,周末也可以不用去了,我会跟学校
说的,你就用晚上和周末这段时间来练功。」
「干妈,这可是关系我的性命也!多花点时间练不是很有把握吗」
「不用,我的恩人跟我说。将来要是你修炼书里的功夫,切忌下死劲,得靠
自身的领悟。」
「……」嗯练功夫还不用用功这和武侠小说里说的不太一样嘛,这到底
是个什么功夫呢
「怎么臭小鬼!揭穿了你的阴谋,很郁闷吗」
「啊没……没有,怎么会呢我对干妈贴心的安排非常的满意!」白天读
书,晚上还要练功。还要泡我的大奶子小雅,要打听女暴龙他爸的下落,还要调
查干妈不清不楚的真相。NND ,我可有得忙了!对了,还得找粉猪和春哥再一次
粘上女暴龙!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相信该怎么做你很清楚。有什么需要尽管和
干妈说,在你没去你亲妈那之前,干妈一定会满足你的。」
「干妈!你就对我那么有信心」
「当然。你练不成,干妈就陪你一起死!这下,你就有信心了吧」说完,
干妈对着我一个灿烂的微笑,露出了右边脸颊上的甜甜酒窝。
「……」
「好了好了,瞧你那傻样!你亲生父亲都能从那个地方逃出来,你是他儿子
遗传了他的基因肯定也行的,别那么紧张,这几天老实待在家把书里的东西看熟
了,下星期一就给我上学去。」
「哦……」
干妈一出房门,我便情不自禁地拿起手里的古书仔细的观察起来。这是一本
给牛皮纸紧紧地包裹住的一本书,牛皮纸上面没有任何的文字,只有从书边陈旧
的书页才能够反映出它久远的历史。书并不厚,只有薄薄的几十页模样。这本几
十页的陈旧纸张,就是决定我人生命运的东西吗
伸出颤抖的左手翻开了被牛皮纸张包裹的古书封面。映入眼帘的是旧得发黄
的纸张内页,内页的右上角从上自下写了五个繁体大字:练欲养神经。左排最下
方落款:银龟湖 韦大有。往下翻一页,是这本书的正文,记载如下。古语曰: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得为之大;养神之所,归诸道……生受于
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内修炼而知之,谓之圣人……志者,欲之使
也。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故心气一则欲不惶。欲不惶则志
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故内以养
志,外以知人……
晕,怎么看了半天,这不像是啥武功秘籍,倒像是本修身养性的书!不过,
此书末章第九章的欲望引导篇却很有点意思,大意是把前面八章节融汇贯通后自
然水到渠成的可以修习第九章内容,否则练也是白耽误功夫。还有,这本练欲养
神经练到极致,便可以自身产生的各种欲望作为修炼大道的基础。说这是本武功
的书吗,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提及;说这是本修身养性的书吗,末章却是教你
怎么运用欲望修炼大道的;说这是本修仙秘笈吗,更不像,与其说它是本修仙秘
笈还不如说是本入魔秘笈更贴切。因为此书第九章用了相当大的篇幅讲述对于交
媾及其衍生的其他欲望的运用,附录几乎全是关于让交媾欲望在释放过程中如何
浸养自身灵魂的秘技偏方,靠,这根本就是邪书嘛……难道这本书的作者在嘿咻
的时候也可以修练大道否则如此大篇幅的介绍这方面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呢还
是这根本就是作者本人的特殊爱好这本书真是非常的不伦不类,我真怀疑按照
上面的方法进行修炼会练出个什么玩意来……看在是亲妈留给我的份上,我就姑
且一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