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sp23.com

不要害羞,好吗

2024-04-03


我今年22岁了,刚刚在南方的一所医学院毕业。因爲很多原因,毕业之后,
我沒有继续升学,沒有那精力,也沒有那天赋,所以毕业之后,我就在我所在的
城市一所医院里面上班了。暂时做一名实习护士。
我是一个好动,一点都閑不住的女生,要不是因爲我最爱的爸爸常年身体不
好,当年也不会无头无脑的,阴差阳错的去读护士这个比较沈闷的专业了。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看着诺大的医院,不由一阵感伤,从前的大学的日子是
最快乐的,可以见到帅哥随便叫,可以整天挂着笑脸蹦蹦跳跳,伤心的时候可以
在操场上无所顾及的嚎啕大哭,无聊的时候可以偷偷的在我讨厌的男生包包里面
塞一个我用过的卫生巾,我也可以跟其他学生格格不入。
但是现在已经遥遥远去了。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可是又觉得那麽遥不可
及。在这所医院里面,我还可以找回我原来的自已吗面对着这些严肃的医生或
者哀伤的病人,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来医院一个多月了,在空虚中也惭惭适应了工作环境了,除了每天面对着一
些瓶瓶罐罐,我才发现,还要面对一些我以前也许想到过的,让我开始的时候很
难面对的一些尴尬事情。
“莫郁,准备一下,有个新来的小伙子要进行手术。”
正当我又一次的百无聊赖的巡查着各个病房的时候,护士长对我说,对这些
我都习以爲常了。
“是什麽手术呀”我问。
“割包皮。”
“啊!……”我轻叫了一声,本来有些閑散的心情突然有些怪怪的了,包皮手术
吗这还是护士长第一次叫我护理做包皮手术的病人呢。以前不都是一个男护士
专门的工作嘛。这次怎麽叫上我了呢
“程楠呢他沒上班吗”我有些顾虑,也有些害羞,本来护士对这些都应是
习以爲常的,可是我经历的毕竟太少了,关健时刻还是有些尴尬。
“是啊!他今天嫂嫂生小孩,请假了,刚好现在只有你比较空閑。”
“哦!……”我转过头有一点点难堪的回到手术室。也沒想那麽多了,这是工
作嘛。
在病床上,我看到了一个小伙子很不安的躺在那里,当他看到我之后,立马
由不安居然转向羞涩,呵呵!原来他看到我来了还不好意思呢,也是嘛,要面对
着一个女生做这样的手术,男生也应需要一些勇气吧。
“医生,她也帮我做手术吗”男生看了看我,然后转过头有些低低的问主
治医生。
“对啊,怎麽了不会不好意思吧,她是护士,你要相信医生是神圣的。”
主治医生陈述安慰小伙子说。
“你现在只要安静的躺在床上,医生现在要出去做一些准备工作,现在由我
来帮你做术前护理。”我以护士职业性甜甜的对小伙子说,想让他放松心态。“
沒事的,放松一点吧。”当来到这里的时候,反而我先前的一些尴尬一点也沒有
了。
“对不起!我是第一次做,有些不习惯,而且还要面对这麽一位漂亮的护士。”
小伙子低下头脸有些红红的说。
“呵呵,这当然是第一次啦,难道你还想做第二次呀!”爲了让他放松心态,
我打趣的说:“你叫黄权是吧,你名字起得这麽坚强,你也要像你名字一样坚
强一点。”我向黄权挥了挥表示胜利的拳头。
“呵呵!让你见笑了,来之前我下了很大决心的,紧张当然是免不了的,加
上是你做护理,我更紧张了。”黄权低下头顿了一会接着说:“我……我还是处男。”
呵呵!原来还是处男啊,但是我还是处女呢。害羞的应是我吧!哎,沒想到
处女也难做。在这个场面居然还要我盡量安抚他。真是杯具啊!
“沒关系的,谁都会有第一次的,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手术,放开一些就会好
的。”我又一次向他职业性的甜甜的一笑。
“谢谢你!”
我转过头看着有些呆呆的他,心里不由觉得好笑:“突然谢我干什麽说不
定等会我还会让你流眼泪呢。”
黄权看了我一眼,沒有说话,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来之前有处理过阴毛吗”我问他。
“我……我沒有。”
“恩,医生沒跟你说吗包皮手术之前是要递除阴毛的。”
“他说了,可是今天到我会诊的时候,煳里煳涂的就来了,在家里忘了这件
事。”
“哦,把裤子脱下来,我来帮你处理吧。”我拿来剃刀,也有些脸红红的对
他说。
他迟疑了一下,可能是在后悔爲什麽不在家里把阴毛剃掉呢。
“脱裤子呀,你穿着裤子我怎麽帮你剃啊。”爲了让他在脱裤子的那瞬间不
紧张,我知道不要太多犹豫是最好的,于是我有些命令的对他说。
“我……”他还是有些迟疑。
“难道要我帮你吗”我走过去假装要帮他脱的样子,可是他两只手却紧紧
的拉住了裤子。沒办法,对于这样,我也只能再一次对他经过耐心教导了。
当然,当有些事无法避免的时候,最后还是会妥协的,我对他说:“现在只
有我们两个人,你是要等医生来了之后更多人看到你剃阴毛吗”
“那好吧,我自已来。”
我突然想到白居易的一首诗,千唿万唤使出来,沒想到我居然要逼迫加威胁
让一个男生在我面前脱裤子。
在犹豫不觉中,他缓缓的解开皮带,慢慢的退下了他的裤子,而我,也在慢
慢中,慢慢的看到了他因爲包皮太长的小JJ。
我叫他闭上眼睛,要他什麽都不要想,或都就想一些平时开心的事。其实,
我拿剃刀的手也有些颤抖,长这麽大,我还是第一次这麽近距离的看男生的那话
儿。
他的那话儿有点小吧,在处在软的状态下,我一只小手就可以把他完全握住。
我拿过一只水盆,在他那地方周围很仔细的抹上剃毛的润滑液。在当时,我不知
道我脑子里在想什麽,一片空白,只是觉得脸臊臊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热。
当我爲他抹剃毛液的时候,手当然要服一下他的那话儿,沒想到,经过几次碰触,
他的那东西居然慢慢的变大了,我知道男生的话儿刺激性比女性的强多了,但我
也沒想到这样几下他就会慢慢的变硬了起来,作爲护士的我,看到这个场面,也
觉得很不好意思。
黄权应该发现了他自已下身的变化了吧,他依旧闭着眼情静静的躺在床上,
也许他想让沈默来努力的掩饰吧,可是却苦了我了。他的那东西,也越来越硬了。
由于他的阴茎彻底的举了起来,在剃毛的时候,我不得不用手扶着他的那东
西,感觉他那话儿的热度现在就跟我身上的热度差不多,很烫很烫,一阵臊热感
由我的耳根一直漫廷到全身,也许我身上的热度比他的更强烈吧。
不知道爲什麽,那一刻在我的心里,居然産生了一种邪恶的想法,哪怕是对
于做护士的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现在脑子想的全是那些色色的事情,我眼睁睁
的,非常近距离的痴痴的看着他硬硬的东西。我……我兴奋了,也许是我还沒经
历过男人吧,在这一刻,我对男生突然産生了莫大的沖动,
我拿着剃刀还是很小心的帮他慢慢的刮着,面红耳痴的看着他举得直直的柱
子,现在,我的另一只手不是有意的躲开他那东西了,而且有意的握着他的话儿。
还装作无意的刺激着他的敏感地带。我……我想看一看男生在我面前射出来,在
这轻轻的抚弄下,他会射吗我不知道,但我真的很想看。
“黄权,你……你的那东西……”转过头,我莫明其妙还用言语挑逗他。
但是他依然死死的躺在那里,眼睛依然死死的闭着,他是在默默的享受吗
我看到他这样,也有些来气了,真是的,让一个处女拉下面子这样照顾你,
你居然还回味着我给你带来的兴奋,哼!那就让你兴奋到底吧,让你快点射出来。
当某些事情想开了的时候,是很可怕的,现在,我居然放下了所有的尴尬与顾虑,
用手紧紧的握着他的话儿,很温柔的刺激着它。
他的阴毛早已经剃光了,但我的手依然停留在他的阴茎上,我现在只祈祷陈
述医生千万不要进来,要不然以后在医院我真的沒脸见人了。
“黄权,很兴奋吗手术之前男生射精之后对手术会有利哦。”煳里煳涂中,
我居然说了一个这麽差劲的谎言。
他,依旧很安静。
而我,胆子也越来越大,一只手变成了两只手,变得越来越沈醉,我闭上眼
睛,吐着舌头喘着粗气,脑子里由开始的空白变成浮想连连。
我感觉现在不是用我的手抚摸着他,而是黄权的手在我赤裸的身上来回抚
摸着,在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沒放过。由其在我最刺激的小豆豆上面,停留得
最久了。
我全身舒软而又紧崩,一阵阵愉悦传遍我的全身。就好像漂浮在云端,像只
小鸟可以停留在空中的任何一个地方。
“啊!……”我听到黄权一声销魂的轻叫,他——他射了,他终于忍不住射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还吐着热气的他,内心不由一阵委屈,有种想哭的感觉,我到底
到了什麽我怎麽会对一个病人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沒看他,手里的东西也慢慢的软了下来,在我手上,残留了一点点热热的
液体,我起身在手术台边拿了一些纸巾默默的清理着现场,我沈默了,我不知道
说什麽,还有比这更羞耻的事情吗哪有脸还说什麽!
高潮过后,是一片沈静,本来刚刚还浮想连连的的脑袋,再一次的换爲了空
白。
陈述医生进来了,是他打破了这片沈静,而整个手术当中,我沒再说一句话,
黄权也沒对我说一句话,在一片空白中,很顺利的手术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