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hhs37.com

如水淫殇22

2024-04-02

第22章 淫荡的审判距离巨木镇还有不远的路程。我和欧莎莉纹在成功击败了袭击者后并没有任何的奖赏,依然被套上马具嘴里戴上巨大的T字形的马嚼子,晃荡着丰满的乳房、肉穴里流着淫水奔跑在颠簸的路上。而马车上的样子更加的淫靡,铁哒抱着赤身裸体的艾达,粗大的肉棒从下向上的抽插着艾达那粉红色的肉穴。作为处女纯洁的艾伦待遇要好得多,她正在车厢里接受乌骨邪的调教,时不时传来艾伦哭喊的声音,不知道乌骨邪正用什么淫刑折磨着这个纯洁的女人。而艾尔文则被剥去盔甲反绑着固定在行礼架上昏迷着。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纯洁的,是移情别恋的爱上安德烈王子后,王子那粗大的让我欢愉的肉棒从我美丽粉红的肉穴里拔出的时候;还是在驯妓营里戴着铁枷锁被十几个兽人将粉红的肉穴肏得充血的时候;或者是在低等妓院里媚笑着,等待着最后一个客人享受完我后,用打来的水清洗我的大黑屄的时候。「你的骚屄很紧呀,之前被肏过几次啊」铁哒一边抽插着艾达一边问着让女人羞耻的问题。「……」艾达低着泛红的俏脸喘息着沉默着。「性奴隶不能拒绝主人的问题。如果是前面光屁股拉车的奥黛丽拒绝我,她晚上可是要做木驴的哦,木驴知道吗就是那种,额,一会到镇子让你在妓院里坐一坐就好了。」铁哒用鞭子抽打我淫荡的屁股听到我一声浪叫后说道。铁哒最喜欢的就是在和女人交欢的时候说话。我每次和他交欢的时候,都被他的问题得烦得要死。「我,我。两次,唉~ 」艾达羞耻的说道。我不知道艾达是否了解木驴是什么,但她明白那很明显不是什么让人愉悦的东西。不过成为性奴后,这个东西在众多的淫刑中或许就真的变成让女奴愉悦的刑罚了。「只有两次,和不同的人吗」铁哒继续无耻的问道。「不,不。是和我的丈夫。」艾达伴随着啪啪啪的交欢声悲伤的说道。「我们刚结婚,魔族,哦,不,圣族主人就来了。他在北方战死了……」艾达被弄得通红的俏脸突然苍白了一下说道。「唉~ ,你的悲惨,真的是专制人类帝国千万悲惨家庭中的一个啊。不过性奴艾达你放心,很快你就会在驯妓营里在那些开发你阴道的可爱刑具中忘记这段不愉快的回忆。将来当妓女了,几千几万次的肏屄会让你忘记丈夫的肉棒的。是吧,奥黛丽,你还能记得王子的肉棒是什么感觉吗嘿嘿。」铁哒用皮鞭抽打着前面拉车美女母马的赤裸美臀问道。铁哒一开始有些悲伤但很快他那特有的安慰让我和艾达不知道怎么回答。「呜呜,不记得了。」我取悦铁哒说道,否则屁股上又会被多抽打几鞭子的。但是我的确忘记了和王子安德烈交欢时的感觉了,只记得下那个时候睡得很甜,交欢后可以洗澡,还有被子盖,事后不用被戴脖锁脚镣。在昏暗的巨木镇审判庭里,一股股血腥气息和渗冷的感觉让我浑身不适。或许是作为击败袭击者的补偿,铁哒没有直接把我和欧莎莉纹送入低等妓院游街后肏屄赚钱,而是直接找到了巨木镇的魔族审判官对这三个可怜的男女进行审判。审判庭是原来守备所的监狱大厅改装的,是半地下式的阴冷格局,黑灰色的石柱构成了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因为巨木镇刚刚在一个月前才被魔族征服,我隐约的能看到审判庭地面上,怎么也擦洗不掉的那些凝固的黑色血迹。作为A级性奴隶自然要在主人面前戴着刑具的,我和欧莎莉纹都被脚尖点地的吊在审判庭乌骨邪坐位旁边的石柱上。当我被魔族卫兵粗暴的吊起来时,心中暗恨铁哒的「好意」,想还不如去光屁股游街,然后肏屄接客呢,至少可以和客人交欢来缓解身体里的淫欲。我扭动着娇躯,让赤裸的身体可以舒服一些的吊着。然后看到了下面跪着的莎温家族最后的三个孩子。这些本来应该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的帝国未来,现在男人受伤被俘,女人更是刚刚交欢后,连一件衣服都不让穿就这么赤身裸体的羞辱跪着。而我其实和他们一样,都是个20出头的女生本应享受青春年华的年纪,可是却在这一年内被调教成了性奴妓女,一丝不挂的媚笑着接客卖屄。一种同命相连的悲哀感觉让我不知所措的夹紧了双腿。「护民官大人,您控告他们对您的座驾进行了袭击」一个威严的魔族老者坐在审判庭的正坐上,而本地位和战力都高他几级的乌骨邪则在旁坐相陪,这体现了魔族对于律法的尊重。如果在我们人类帝国,那个审判官早就匍匐在大贵族的身旁献媚般的点头哈腰了。「是的,铁哒把他们攻击用的十字弓和武器拿出来。」乌骨邪对着站在他身旁的铁哒说道。「你答应宽恕我们的!」艾达愤怒的喊道,她已经失身甚至甘愿做性奴,不过马车到了巨木镇就直接把他们送进了审判庭里,这样的话艾尔文还能活命吗艾达愤怒的想着。「很抱歉,即使我是执政王也无权干预司法,何况我只是个巡查的护民官。不过我答应你的事还是会办到的。」乌骨邪优雅的说道,最让我着迷也是最让我厌恶的就是乌骨邪那种不把人看在眼里的独特优雅。一听到这种语调我的肉穴就湿润了起来。铁哒将一堆武器扔到审判庭的审判长眼前,有十字弓的箭矢还有盾牌和双剑等等。「这个箭矢是人类帝国军的制式武器。」「这柄盾牌的纹章是莎温家族的。」「这短剑是阿莎莉家族的。阿莎莉家族和莎温家族是联姻。」几个人类的叛徒鉴定员和书记员,在审核这些武器的时候七嘴八舌的说道,一个长毛人拿着纸和笔记录着。「你们是莎温家族的三女儿艾达,四女儿艾伦,六儿子艾尔文吗」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双目如电的扫过这几个年轻人问道。这些人或者全身赤裸,或者头上带伤(被奥黛丽打的),或者是处女刚刚交欢结束跪在那里不安的扭捏着。听到魔族老审判官那威严的声调,在结合审判庭的阴暗。这些画面让我羞耻想到了,魔族审判官在审判我的时候同样是在类似的地方以及同样的语调说出的那句话:「人类奥黛丽·斯普鲁滥杀高贵魔族犯战犯罪判决如下:人类奥黛丽·斯普鲁被判决为A类性奴- 永世为娼,即不得出嫁结婚,不得生子,不得穿任何衣物,不得在公共场所遮挡乳房和阴户,不得被私人收养成为通房丫鬟或贱妾,不得从事除了性交外的一切有偿工作,不得在一处地方比如妓院接客三个月以上既被贩卖,不得成为自由人,不得拥有任何财物。直到因为身体状况而无法交配时将处死。调教为妓女后将以10个铜币官卖。」想到这里我轻轻呻吟了一声淫水从我大腿内侧流下,铁哒听到了我的声音,他扭过头看到我微微扭动的腰肢后,蔑视的又转过头去。而欧莎莉纹和我的反应差不多,显然是也想到了她被宣判时的苦楚,只不过她仅仅皱着黛眉是夹紧了双腿而已。「是的,我是艾达。」「是的,我是艾伦。」「……」只有艾尔文沉默着。「你们本来作为莎温家族的人,就是通缉犯。这是你们的罪孽一。而后还攻击护民官大人的座驾。这是你们的罪孽二。现在是军事管理时期你们的攻击行为将以暴乱罪处罚。这是罪孽三!你们认罪吗」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问道。「……」「大人您承诺我们的!」「……」只有艾伦默默的看着乌骨邪哭泣着说道。「既然沉默,那么艾达,莎温家族的三女儿,鉴于你已经超过18岁达到成年,你将以帝国战犯余孽罪、袭击高等圣族罪、在军事管理区暴乱罪被判决如下:人类艾伦·莎温A类性奴- 行军军妓,即不得出嫁结婚,不得生子,不得穿任何衣物,不得离开军营,不得从事除了性交外的一切有偿工作,不得在同一个军营驻扎3周以上,不得被贩卖或转让。允许使用超限制的交配激素(春药)、允许全物种交配(同性与兽交)、允许生产营养液(催乳)。直到因为身体状况而无法交配时将处死。现送到驯妓营调教,两周后发配战争前线受罚。」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的声音震动厅堂,一个女人的命运就这么被改变了。艾达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是还是吓得瘫坐一旁,虽然她没有完全听懂,但是仅仅行军军妓的这个名字就让她肉穴一紧。「艾伦,莎温家族的四女儿,未成年,你将以帝国战犯余孽罪、袭击高等圣族罪、在军事管理区暴乱罪被判决如下:人类艾伦·莎温B类性奴- 文艺军妓,即不得出嫁结婚,不得生子,不得穿任何衣物,不得离开军营,不得被贩卖或转让,编入文艺军妓团,以表演各种情趣节目增加士气,并为士兵提供性服务。允许使用超限制的交配激素(春药)。直到45岁可以因性器官衰竭释放,如性器官在45岁前衰竭将被处死。现送驯妓营调教,半年后送入文艺军妓团工作。」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说道。而艾伦则低着头红着脸庞不做反抗。「艾尔文,莎温家族的六儿子也是唯一继承人,未成年,你将以帝国战犯余孽罪、袭击高等圣族罪、在军事管理区暴乱罪被判决如下:人类艾尔文·莎温死刑,上断头台,马上执行。」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说道。「不可以这样~ 」审判官的话还没有说完艾达就哭喊道。「你答应我的,呜呜」艾伦也看着乌骨邪哀求道。「……」艾尔文浑身颤抖起来,刚没有胡须的嘴唇惨白如纸。「等等,我有话要说。」看到魔族士兵就要将这三个年轻人拉下去时,乌骨邪优雅的占了起来说道。「首先我要特赦艾伦小姐将她收为我的侍妾。」乌骨邪从腰间拿出一串金色发光的珠子说道,说着他将一个珠子拿了下来递给了威严的老魔族审判官。老审判官起身恭敬的双手拿起金色的珠子,然后放在一个白银的盒子里。我痴痴的看着那个金色的珠子,一个B级性奴就这么被特赦了,她有什么资格被特赦,她既没有我漂亮,也没有我会伺候人。我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轻轻晃荡着乳房,让乳头上的黄金乳铃发出声音引起乌骨邪大人的注意。万一他一发善心我的苦难就到头了。可是乌骨邪只是冷冷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看我的冰冷眼神让我一下打消了全部的希望。「其次艾尔文先生作为我侍妾的弟弟,我希望他能活着。」乌骨邪以同样的威严说道。「可是他是莎温家族现在唯一的继承人啊!根据战争法案的第六条:对于反抗的家族族长和继承人必须处死。」老魔族审判官不卑不亢的说道。「难道他就一定是继承人吗我们对付雄性的办法就只有死吗药物和改造的钱有我来出!」乌骨邪不悦的说道。「额,不用大人您破费。由于艾尔文有圣族的庇护,那么根据圣族律法:高等圣族尊严律法166条和驯妓营变性第6条,我们对艾尔文·莎温改判如下:首先对艾尔文·莎温进行变性处理后,她将失去莎温家族继承人的资格,作为准女性,艾尔文·莎温A类性奴- 行军军妓,即不得出嫁结婚,不得穿任何衣物,不得离开军营,不得从事除了性交外的一切有偿工作,不得在同一个军营驻扎3周以上,不得被贩卖或转让。允许使用超限制的交配激素(春药)、允许全物种交配(兽交)、允许生产营养液(催乳)。直到因为身体状况而无法交配时将处死。现送到驯妓营调教,一个月后发配前线工作。」老魔族审判官说道。「不啊,让我死吧。」艾尔文突然暴起高唿道。但很快就被魔族卫兵狞笑着按在地上。「不,大人,求您开恩啊~ 」艾伦哭泣着,幼小的她怎么会想到魔族有这么变态的刑罚。「变成女人成为行军军妓已经是他最好的归宿了,我只是答应留他一条活命。我想你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你的姐姐和弟弟,哦,不妹妹了。至于她们能在军营里活多久,那就看她们肉体的本事了。」乌骨邪无情的说道。「不能这样啊~ 求求你呀!」艾达也在崩溃中清醒起来哭喊着,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军妓审判还是为了那个马上要变性的弟弟。「呜呜,大人求你了。」艾伦也哭泣着。绝望的看着乌骨邪。而乌骨邪厌恶的闭上眼睛,安静的坐着。「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哭闹了。」铁哒让准备镇压艾达和艾尔文的魔族士兵退开,显然在乌骨邪大人的侍妾前欺负她的家人会让乌骨邪大人蒙羞。不过铁哒的话让乌骨邪张开冷峻的双目,他好奇的看着这个聪明的铁哒,同是高等魔族乌骨邪显然经常把铁哒当成自己的亲人而不是单纯的护卫。「如果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死,但是你就不能再看到你的姐姐们了。第二个呢,是成为这样的女人,不过呢,如果你的艾伦姐姐表现好,你就也可能被特赦哦!你会怎么考虑。」铁哒说第二个的时候,指了指我和欧莎莉纹吊起来赤裸而美丽的身体说道。「哦,不,不,不!现在不要回答我的问题。为了让你成为女人以后没有遗憾,这样。我给你安排这两个美人儿和你玩个够如何明天早上如果你还是想死,那么我也就不阻拦你啦!」铁哒笑嘻嘻的说道。不过说道这两个美人儿的时候显然是指着我和欧莎莉纹。「……」艾尔文沉默了。然后略过艾达,直接看着艾伦。艾伦已经成为乌骨邪的侍妾,她的地位显然要比已经准备成为A级性奴军妓的艾达更高,人就是这样,谁有权力谁就是中心谁就是指导者。「艾尔文,姐姐!我现在脑子很乱,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艾伦看着艾达茫然的神色以及艾尔文可怜的样子,捂着脸哭泣起来,显然她的脑子要比她的十字弓差劲多了。监狱里没有客房,唯一有一张可以容得下三个人大床的地方就是刑讯室了。原本宽大的刑讯室里各种刑具排列整齐,让我黛眉微皱的是,几乎所有的刑具都是针对女性的,什么乳枷,钢铁贞操带,阴道扩展器,两根肉棒的木驴等等。在各种刑具围绕间是一张大床和一个小圆桌。显然巨木镇的监狱典狱长有着虐待女人的恶趣味。当我们坐在床边的时候,我们三个都一直沉默无语。艾尔文只是处于本能的时不时瞄着我和欧莎莉纹赤裸的乳房,以及光滑小腹下那肥大的肉缝。「小家伙,有经验吗」欧莎莉纹比艾尔文整整高出一个半头,自然有些霸道的问道。「没有,我怎么知道明天他们会怎么对付我,让我变成一个娘们……」艾尔文显然脑子里全是明天变性的恐惧,误解了欧莎的问题回复道。「哦,不。我是问你以前和小妹妹们交欢过吗再说变成女人有什么不好。」欧莎莉纹嘟囔着说道。「我和侍女,做,做过。」艾尔文低声说道。在刑讯室的大床上,两个身无寸缕的女人正在淫荡而细心的伺候着一个赤裸的半大男孩。欧莎莉纹撅着淫荡的屁股在半大男孩的背后用硕大的乳房上下滑动着他的后嵴。而我也同样撅着美臀,俏脸埋在男孩两腿间不停的舔舐着男孩的肉棒。「不行啊,欧莎,他还是硬不起来~ 」我有些焦躁的说道。本来应该很激烈很淫荡的交欢期待,因为男孩的不举而变成了一项单纯的体力活。「他是不是年纪太小了。」欧莎莉纹也累得气喘吁吁的说道,此时欧莎已经用双乳在他身上游走两遍了,没有男人会承受这种诱惑的。「不可能,比他还小的男孩我也交欢过。」我不知羞耻的说道。「亲爱的艾尔文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嗯」欧莎莉纹伸出香舌舔了一下躺坐在那里神情木讷的艾尔文的耳朵问道。「没有,我很好,你们继续吧。」艾尔文平静的说道,好像在他身边的不是两个绝顶美丽的裸女,而是两座石头雕像一样。「你听着,艾尔文!如果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根本就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我是玫瑰骑士奥黛丽!」我生气的说道,我本来有些歉意毕竟是我在战斗中打败了他,才让他有如此结果的,可是一个小时的挑逗把我累得要死,不仅性欲无法发泄,还累得满身是汗水。我自然欲求不满的抱怨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光屁股游街,然后去低等妓院接客呢,平时这个时候我早已经骚屄里插着肉棒浪叫着了。「别听她的,她是个被千人骑万人跨的淫荡婊子。」欧莎莉纹挺着一对硕大的大乳房笑嘻嘻的说道。「欧莎你!我这么美丽,怎么会是婊子呢来棒棒硬起来,你不喜欢帝国第一美人儿了吗」我瞪了欧莎莉纹一眼,同样娇声娇气的讨好的看着艾尔文呻吟道。「呦~ ,长得漂亮就不是婊子啦是不是婊子不能看脸,要看屄!」欧莎莉纹继续说道。「欧莎!你好好的,如果铁哒大人知道我们让艾尔文一次都没有射,他会狠狠处罚我们俩的。」我威胁的说道,欧莎也害怕得闭上了嘴巴。铁哒一向不把我和欧莎当人看待,如果今晚不努力,明天说不定有什么酷刑等着我们呢。「我想知道他们会怎么折磨你们俩。」艾尔文显然对我们的话题很感兴趣的问道,而欧莎则在那坏笑的看着我。「我,我也不知道啦。你看这里那么多刑具,随便一两个就够我们受的了。」我见艾尔文提起了性趣,淫荡的回答到。「坐上去!」艾尔文指着一个三角木马说道。「什么」我有些慌张的问道。「我要你坐在那个上面去,现在我是你们俩的主人,是吧。」艾尔文说道。「铁哒只是让我们伺候你,没有……呀!欧莎你要干什么」我刚想解释,娇躯就被欧莎莉纹抱住然后向木马方向拖去。「哎哟,哎呀!」我轻轻的呻吟着,我一个人的力量还不如受过骑士训练的艾尔文强大,但是再加上欧莎莉纹我就更加的不行了,只能任人摆布。很快他们就用皮套反绑了我的双手,然后把我放在了三角木马上。这个三角木马可不是共淫奴们玩耍情趣类的淫具,那包着铁的锐角十分的锋利,我刚一坐上就痛得一跳,然后修长的双腿马上夹住木马的侧面,双足着地支撑着身体,让肉穴离开锐角。「行了,行了。好痛啊!我受不了啦。快把我放下来啊。」我红着俏脸,美乳上下抖动着哀求着说道。我紧紧的夹住三角木马的侧面,但这样也让我十分的吃力。这只是一个小孩子的游戏而已,当然是难受了就不玩啦。不过此时我看到欧莎莉纹正在和艾尔文耳语着什么,艾尔文的一只手搂着欧莎莉纹的蛮腰,另一只手揉捏着她一手难握的丰满乳房,样子亲昵。我以为他们在做交欢前的挑逗,就继续忍耐着。我也希望可以给与艾尔文一次足够舒服的交欢,这也可能是他最后的一次以男人的身份进行的交欢了。「玫瑰骑士奥黛丽·斯普鲁,因为你抛弃战友,导致玫瑰骑士团全军覆没,我代表北方军团帝国军纪司对你实施木马刑罚,现在由艾尔文·莎温伯爵施刑!」欧莎莉纹冰冷的声音突然说道。「别闹了,欧莎。额,欧莎……」我身上流出了汗水,不悦的喊道,这个游戏不好玩。但是当我扭过头看到欧莎莉纹的表情时,我呆住了。她虽然赤身裸体,但是却站得笔直,眼睛里还流着泪水。而艾尔文开始转动三角木马的摇把,将三角木马缓缓抬高。「不啊,欧莎,我和你解释过了,你也原谅我啦~ 」随着木马的升高我的赤足越来越吃不上力气,我惊恐的哀求道。在20天地狱般旅途的路上,无论是在光屁股游街时,还是在一个房间里被肏赚钱时,我都无数次向欧莎莉纹道歉,并且无数次告诉她即使我们抵抗结果也是一样的。「我个人当然接受你的道歉,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即使被你欺骗也是我自作自受。可是骑士团里207名女骑士呢你是她们的领袖在她们失去魔法不知所措的时候却逃跑了!」欧莎莉纹说道,此时艾尔文将木马抬高到只有脚尖才能点地时,欧莎莉纹才让他停了下来。「欧莎莉纹!你说得好高尚,你是副团长,有本事你带她们跑啊,就知道折磨我。呀!!」我愤怒的高喊道,一双美乳上下抖动乳铃叮呤乱响,似乎要把我一年来内心的苦闷发泄出来一样。脚尖点地很快就无法持久,我一下坐在了木马那锋利的锐角上,肉穴痛得让我尖叫。「我当然带着她们逃跑,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欧莎莉纹说着拿起一条短鞭在我细嫩的腰间抽打起来,那抽打既不凶狠也不柔和,就是一下一下骚扰般啪啪的抽打着。「嗯,啊~ 」连续的抽打让我的身体自动向前扭动,然后肉穴在三角木马的锐角上摩擦割痛着。「艾尔文,你就这么打她。三角木马的刑罚主要是挑逗坐在上面的女人,让女人不停的前后扭动,好让木马的锐角割自己。」长期受刑让欧莎莉纹也成了一个刑罚专家,她将鞭子交给艾尔文让他也这么抽打我的美臀后,到刑讯室去找新的折磨我的工具了。「艾尔文求你别打了,啊,好痛,啊~ 」我在木马上前后扭动哀求着。「这是你应得的,你临阵脱逃,舍弃战友,我剥夺你的骑士身份!」艾尔文严肃的说道,那语调和贵族审判官的语调几乎一致。「啊~ ,我早已经不是骑士了。我是个妓女,婊子呀~ 」我哭喊着,的确从在驯妓营里被魔族审判为A级性奴妓女那一刻开始,任何的人类帝国身份都已经不存在了。我只是个用肉穴赚钱吃饭的卑贱妓女而已,骑士的荣誉好像是上辈子的事那么遥远。「奥黛丽,这个很适合你啊。」欧莎莉纹拿着一个巨大的铁质乳枷走了过来。「不,欧莎我们是好姐妹,你会弄死我的,呀~ 」欧莎莉纹走了过去将粗糙的铁质乳枷套弄在我的双乳根部,然后轻轻的扭动乳枷上的转纽。「你还记得安妮吗就是那个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管你叫着姐姐把你当成一生崇拜者的女骑士她就没有挺过这个乳枷的刑罚,当时为了强迫她主动和自己的雄性战马交配,驯妓营的调教师给她带上的15磅的乳枷,让她在酷热的沙地里去推石头,当时我也在场,当我已经累得屈服不得不和自己的战马肏屄时,那个小女生还在咬着牙齿不屈服。她总是说:「如果是奥黛丽大人就不会屈服。」然后调教师不停的在她的乳枷上加重铅块,戴上脚镣,在推石头前强制交欢消耗体力都没有让她屈服。后来沉重的乳枷拉断了她的乳房,让她流血而死。」欧莎莉纹悲伤的说道,似乎又想起了自己和战马交欢的场景让她的俏脸红润了一下。当时在驯妓营里所有的女骑士都必须和自己的战马交欢,如果自己的战马不见了,那么就必须自己选一匹战友公马和自己交欢,而和我交欢的公马就是安妮的那只大棕马,我当时还以为安妮战死了呢。「……」我沉默的低下了头,安妮也这么屈辱的死了吗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一直想到我家去吃波尔多葡萄呢。「所以也请你感受一下,当安妮戴着乳枷时的感觉吧。」欧莎莉纹将乳枷仅仅的夹在我的娇乳上,几乎将柔乳夹成肉饼后说道。然后她将乳枷挂在刑讯室顶棚的滑轨上,让我只能挺直着身子,这样我的肉穴就再也不可左右扭动,只能直挺挺的被三角木马的锐角割痛了。艾尔文和欧莎莉纹辱骂着我鞭打着我在我香汗淋漓的哀吟中两个人都动了情,这对男女时而折磨我时而就互相裸着身子搂抱在一起亲吻着,互相抚摸着,艾尔文吸吮着欧莎莉纹的乳头,那还不魁梧的身躯在欧莎莉纹美丽而强壮的胴体前就好像一个孩子,20天的妓院生活让欧莎莉纹在艾尔文面前十分的娇媚动人。「别打了,哇~ 」艾尔文拿着鞭子狠狠抽打着我的后背,而欧莎莉纹则裸着娇躯蹲在地上给他的肉棒口交着。对我共同的仇恨让他们两个狗男女变得如胶似漆起来。艾尔文也似乎忘记了明天的变性刑罚肉棒高高的翘起。「咕叽」一声,艾尔文的肉棒插入了欧莎莉纹的体内,欧莎一声浪叫,两个人就在我呲牙咧嘴的坐在木马上戴着乳枷的时候,就开始做爱起来。乳房和肉穴的痛楚再加上眼前的淫靡场景居然让我不争气的流出了淫水,那滑腻的淫水顺着三角木马两侧流下,反倒让我的双腿更加的无法夹紧木马了,这就让我的肉穴更加的痛楚了。「痛啊,把我放下了,小穴要裂开啦~ 奶头要掉啦。」我哭泣哀嚎着,他们的交欢时间很长这让在木马上受刑的我痛苦万分,我不停的哀求着。终于在欧莎莉纹的浪叫和艾尔文的低吼的高潮中结束了这次欢愉,然后丝毫没有同情的把我骑着的木马推走,让我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乳枷上,我几乎是被吊着乳房悬空的,我扭动着娇躯却是越挣扎越痛苦。我可以想象安妮死去前的痛苦,那种乳房被撕扯掉的巨痛是无法让我忍受的。他们吊了我一会将降低了乳枷的高度,然后在地面上的链子套在乳枷的铁环上,收紧链子,然后必须哈腰撅起屁股才行。「奥黛丽·斯普鲁,因为你的罪行,现在你必须要接受艾尔文·莎温伯爵的强制交欢。不过我们都知道你是个淫荡的女人,所以我们不会在交欢中让你获得任何的快感。」欧莎莉纹看着我媚笑着说道,然后拿着一个阴道扩充器走了过来。「欧莎莉纹!那个不能用,不要,啊……」我突然十分紧张的喊道,看到这个准备要毁了我肉穴的刑具我怕得要死。一年多我就是靠着肉穴和高潮的欢愉才让我坚持下来,毁了那里我可怎么办「不要啊,艾尔文救我啊!」欧莎莉纹将扩阴器插入我的肉穴并开始向里面充气的时候我哭喊道。「我们是不是有点过分我知道那个东西,那会彻底毁了这个女人的。」艾尔文有着骑士精神说道。「收起你的善心吧。你知道这个奥黛丽害死了多少女人吗这些本来应该有着幸福婚姻的女人,现在要么在农场里好像奶牛一样产乳,要么在各个妓院里摇晃奶子卖屄,要么就好像今后的你一样在军营里用肉穴、嘴巴和身上一切孔洞伺候男人的肉棒。」欧莎莉纹愤怒的说道。显然她的执念将一切的苦难都怨在了我的身上。「欧莎你冷静一下,我身上遭受了和你们一样的苦难。魔族没有因为我的逃跑而对我宽容,我依然是个A级性奴娼妓呀。求你饶了我吧,欧莎姐姐,呜呜~ 」 我感觉到扩阴器在我的阴道里慢慢胀大尽量调整自己让我的声音变得柔和的说道。「你知道吗对付奥黛丽最残酷的刑罚不是轮奸、吸奶或者乳枷。最残酷的就是坏了她吃饭的家伙,当然不是嘴巴而是她的大黑屄了。哈哈!」欧莎莉纹狂笑着说道,然后不停的压着充气阀让气体充入我阴道中的扩阴器内。而她也撅着屁股让艾尔文那细细的肉棒在她的肉穴里耕耘着。「哎呀,哇~ 」我感觉到阴道越来越胀,阴道那些迷死男人肉棒的肉箍也被撑开,敏感的肉穴正在变得麻木,我不停的扭动屁股想似乎这样可以让我轻松一下。「差不多了,现在只要一拽,那么这个就会感受到生孩子的那种撕裂的痛楚了。然后她的子宫会脱垂,她的阴道将渐渐的不再分泌淫水,每次的肏屄对她来说不再有任何的快感而是痛苦的折磨,最后她只能靠屁眼接客了。哈哈哈~ 」欧莎莉纹兴奋得向艾尔文解释道,一阵阵交欢后的欢愉让欧莎莉纹娇媚的脸上满是红润。欧莎莉纹确实是想废掉我,痛楚让我冷静了下来,同时也割去了我对欧莎莉纹的幻想。于是我的手指又开始扭动,准备释放救命的魔法。我感觉到有着东西在顶着子宫口变得越来越大,甚至将子宫挤得错位的时候。那个巨大的东西开始被向下拉扯,那巨大的圆球在狭窄的阴道里不停的挤压着,将柔软滑腻的阴道撑得极大,每一道让男人肉棒兴奋的褶皱都被撑开。「不,不!啊~ 」我疯狂的哭喊着,欧莎莉纹将插入我肉穴的扩阴器挂在了绞索上然后拉动机关,让绞索带动着扩阴器向上狠狠的拽起。我的乳枷还被地上的链子向下拉着,而阴道里的扩阴器被向上拉扯。很快我美丽的赤足就被阴道的拉扯抬了起来。」嘭!」扩阴器充气的皮管突然被风刃术斩断,让我阴道里鼓胀的扩阴器迅速瘪了下去,然后在脚链的拉扯下挤出我的阴道。被阴道拉扯悬空的下半身落在地上发出「噗通」一声,然后是我痛得娇吟的声音。即使是瘪下去的扩阴器,在被拔出肉穴的时候也给我带来了巨大的痛楚和伤害,直到现在我的肉穴上依然是个无法合璧蠕动着的小洞,肥大的阴唇两边张开着。在欧莎莉纹和艾尔文惊讶下,两道强大的魔法能量击中了他们。昏厥术,用来制服敌人的2级魔法。欧莎莉纹和艾尔文就这么躺倒在地上,艾尔文的肉棒还插在欧莎莉纹的肉穴里。我希望他们会忘记刚才我的举动,不过让我放心的是谁会在意两个A级性奴的胡言乱语呢。不过我还戴着沉重的乳枷跪在地上,身上的也仅仅剩下22个单位的魔法能量了。一个小型的风刃术消耗了5点,而两个昏厥术直接消耗了我10点魔法。本来这些魔法是想用着逃生的时候,结果全部都被用来自救了,最最可气的是,那些想把我折磨至死的行刑者都是曾经近亲的人类。而魔族、兽人对我的折磨仅仅是想让我淫荡起来成为一个合格的妓女而已,而我们自己人类却在所谓的大义下一个比一个用刑狠烈。清晨当卫兵帮我把沉重的乳枷拿下来的时候,我几乎痛得虚脱了。带乳枷的痛苦有两个,一个是乳枷夹住乳房的那种痛,但是这种痛很快就能适应;另外的痛就是乳枷自身重量造成对于乳房根部拉扯的痛了,乳房很柔软也不像四肢那样有骨头支撑,所以那种拉扯更是难以让人忍受。我和魔族签订的性奴魔法契约就是因为戴着乳枷无法忍受才不得不……虽然我有魔法,也可以通过魔法打开乳枷,但是我却不敢。我不知道当乌骨邪知道我的体内会存储魔法能量时会怎么折磨我,但是单独从破坏刑具的惩罚上,变成S级性奴是必然的了。所以再重的乳枷也要忍受,那种痛也只能变成痛恨的眼神看着欧莎莉纹了。当欧莎莉纹和艾尔文也被卫兵的冷水冲醒时,昏昏沉沉中艾尔文就被卫兵拉走去做变性魔法了。很显然铁哒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其实也算是给他了选择的机会。如果他想死,那么屋子里这么多刑具,那些刑具上锋锐的刀刃或者铁锤都够他自杀了,或者求我和欧莎莉纹,如果他执意好像一个贵族一样的死去我们也会帮他的。然后守卫押着疲惫的我和还头脑昏昏的欧莎莉纹走出了监狱,我本以为是铁哒的高级马车等着我们两批母马呢可是在我们面前的却是巨木镇当地妓院的雇佣兵。他们粗暴的将我和欧莎莉纹打扮了一下,戴上沉重的脚镣,乳头戴着粗糙的乳环和巨大的铜铃铛。「你们是要」我虚弱的问道。「干什么当然的游街了。看你的屄不像是新来的婊子啊。」一个粗豪的连毛胡子大汉在我屁股上摸了一把后说道。「嗯~ 」我身体一阵轻松,看来今天乌骨邪是不会离开巨木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