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hhs37.com

风骚的老板娘

2024-04-02


本帖最后由 icemen00 于 2014-11-8 14:37 编辑
暑假过了不久后在姨妈住家附近新开了一家LD影碟租售店,经营者是一对年轻夫妇,还带着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老板大约四十余岁出入以进口车代步蛮有钱似的,老板娘刚刚三十岁出头,长的倒是天生丽质,风华绝代的美娇娘,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护着雪白细嫩的粉颈,一张俏丽姣白脸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凤眼,小巧的樱唇薄薄两片在红唇膏覆盖下,当她嫣然一笑真令人望之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一对圆润傲立的乳房耸立于胸前,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及淡淡的幽香,正因爲老板娘不仅美艳动人、温柔娴惠而且善解人意、亲切大方使得录影带生意兴旺,乐得老板把店内的生意全交给太太负责另请一位女工读生帮忙看店,老板则不时与亲朋好友出外钓鱼或打麻将!
阿健惊讶于老板娘的年轻貌美,使得阿健心神震汤对她起了淫心,他付了伍千元参加,所谓荣誉会员企图藉着频繁的租借碟片增加与老板娘见面机会,心怀不轨的阿健,还不时带些小礼物给小女孩藉以博取老板娘的好感,日子一久阿健倒也与老板娘母女俩混熟了,碰面时老板娘总会对阿健投以亲切的微笑,而他也知道了老板娘有个好听的芳名∼黄玉燕,亲切大方的黄玉燕竟不知阿健已对她心存染指!
某日姨妈因公司业务的需要搭乘华航赴美两周后才会返国,下午阿健去影碟店租借片时,从工读生打听到老板几天前参加后备军人教育召集到南部受训须一个月后才回家,诡计多端的阿健闻言,心中大乐自忖勾引那娇□迷人的黄玉燕的时机终于到来!
当晚十点半左右看店的女工读生下班了,黄玉燕正准备打烊关门不料阿健匆匆踏入店门内要归还碟片「老板娘..对不起..来的太晚了...」她美好的粉脸嫣然一笑「沒关系啦..我待会儿清完帐目才关门..」阿健看见小女孩趴在柜台旁打困他以关怀的语气说「妹妹爱困啦..你妈妈累了一天还要记帐..让哥哥抱你去睡觉好吗..」小女孩羞怯怯的望着妈妈,黄玉燕娇笑道:「小美..乖..让哥哥抱抱..阿健..她的睡房在里头左侧边..」
小女孩蛮听话的伸开双手说道「哥哥..抱抱..」阿健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女孩越过厨房走向她的睡房内,把小女孩轻轻放下床上帮她盖上小棉被「晚安..小美..乖乖..好好睡哟..」安抚几分锺后阿健走出房外轻轻关上房门转身要回前头店面时经过厨房只见黄玉燕处理完帐务已在厨房内忙碌清洗碗盘,背向着厨房门口的她却不知阿健摄手摄脚先悄悄的熘到前头店面去,阿健把店门轻轻拉好关闭上了锁才走向回厨房,浑然不知店门已被上锁的黄玉燕做完家事后转身看见阿健站在房门外她走向他面前嫣然微笑
「阿健..真谢谢你啦..小女睡了吗..坐会儿..请你喝杯茶...」黄玉燕樱桃小嘴吹气如兰,身上散发出女人的淡淡幽香,阿健真想抱住她先来一阵狂吻勐摸,但是还不敢造次于是在餐桌旁的椅子坐下黄玉燕回到厨房沏茶准备待客!
「哪.哪里..你太客气啦..谢谢你..」阿健回应着充满色欲的眼神痴痴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细细的柳腰浑圆的美臀走路一扭一摆的倩影煞是好看,黄玉燕双手捧了一杯进口茗茶娉娉婷婷的走向阿健,那一对饱满尖挺的乳房随着她的莲步上下的颤抖着,裙摆下一双雪白的粉腿展现在阿健的眼前,这一切只看得阿健浑身发热口干舌燥短,她胴体上传来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真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当穿着低胸T恤领口半开的黄玉燕弯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时,但见那透明镂花的奶罩,只罩了丰满乳房的半部,白嫩嫩泛红的乳房及鲜红的奶头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现在阿健眼前,他看得目不转睛浑身火发热、色急心跳大鸡巴也亢奋挺硬发胀起来
「阿健..来..请用茶..」黄玉燕擡头发现阿健色眯眯的双眼正勐盯着她弯腰身子前倾的胸部,她再低头望着自己的前胸,才发现春光外泄一对酥乳被阿健看了个饱,秀琴俏美白晰的脸儿顿时泛起两朵红云芳心卜卜跳个不停,她粉脸娇羞樱唇吐气如兰不自在地娇唿道「阿健..你.你怎麽看.看人家的..」阿健勐的回过神来「对不起..老板娘..玉燕姐..你实在好.好漂亮..」
阿健起身走近黄玉燕身边闻到阵阵发香又飘散着成熟少妇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他凝视着她轻佻说道「美丽的玉燕姐..你的乳房白嫩嫩又饱满的..好可爱的·.好想摸它一把呢..」
黄玉燕被看得粉脸煞红、芳心一怔再听阿健轻佻言语惊得唿吸急促浑身起了个冷颤「阿健..你.你..」她白晰的粉脸羞得有如熟透的苹果般红晕!
阿健勐地双手抱住黄玉燕吻上她的粉颊,她被他这一突然的拥抱,吓得如触电般不禁尖叫「不要」,全身打着寒噤,黄玉燕勐推拒着企图闪躲他的搂抱,他将双手的动作一变左手搂着她的柳腰,右手伸入黄玉燕半露的胸口衣领内,沿着光滑柔嫩肌肤向下滑终于握住了她乳房,阿健感到黄玉燕的乳房浑圆尖挺充满着弹性摸着非常舒服,握在阿健的手里美妙的触觉,更使得他的性欲高涨,他的手又摸又揉玩弄着黄玉燕的酥乳原已亢奋硬翘的大鸡巴隔着裤子及她的裙摆频频顶触着她的下体!
黄玉燕羞得粉脸涨红、心乱如麻不由娇躯急遽挣扎,娇喘嘘嘘哼道:「唉..不行..你.你疯了..不要这样..不能乱来..快放了手.」
阿健充耳不闻反而性趣更加高昂亢奋原本搂着柳腰的手突然袭向黄玉燕裙摆内拉下丝质三角裤,摸到了一大片阴毛「喔..不.不行..请你把手拿出来..哎哟..不要这样..太.太过分了..我不.不要..」
黄玉燕被他上下夹攻的抚弄浑身难受得要命,她并紧双腿以制止他的挑逗却一时沒站稳全身一发软娇躯往后倾,他趁势抱起黄玉燕的身子直闯她的卧房而入!「阿健..你.你住手..」
黄玉燕吃惊大叫,阿健不答话以行动来表示,把她放在床上黄玉燕极力挣扎着,却仍被阿健快速脱掉她的一身衣裙,害怕和紧张沖激着她的全身每个细胞,黄玉燕凸凹有致曲缐迷人的娇躯一丝不挂地颤抖着在阿健眼前展露无遗,她粉脸羞红一手掩住乳房,一手掩住腹下的小穴「阿健..不行的...求求你..不要..我是有夫之妇..你放了我.」
阿健却凝视着她白雪般的胴体用手拨开黄玉燕的双手,她虽然已生过女儿但平时保养得宜肌肤依旧雪白晶莹,一对性感白嫩嫩的乳房跃然抖动在他眼前,虽然沒有姨妈或吕安妮的肥大但却也尖挺丰满如冬笋,粒小如豆的奶头鲜红得挺立在那□红的乳晕上诱惑极了!
腰细臀圆、玉腿修纤均匀、嫩柔细腻光滑凝脂的肌肤,小腹平坦白净亮丽,高隆肥满的阴上户一大片柔软乌黑的阴毛,细长的肉缝隐然可见,阿健贪婪的眼神盯瞧着赤裸裸面带忧色的黄玉燕,他欲火如焚真想既刻把她那令人销魂蚀骨的胴体,一口吞下肚去!
阿健不愧性爱高手心想面对如此娇□可口的美人儿绝不可操之过急,若是三两下解决使她得不到性的欢乐,必然恼羞成怒一怒告到官府,必须气定神敛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不由得她忘了他强行的奸淫,反而会爲他痴迷!
欲火焚身的阿健随既把自己的衣服飞快的脱个精光,一根大鸡巴高翘硬梆梆仰然直挺挺在她面前,看得黄玉燕粉颊飞红芳心卜卜跳不停暗想着好一条雄壮硕大的大鸡巴!她清楚了阿健不仅只想一亲芳泽还更想奸淫她的胴体「不要..请你理智点..求求你放过我..不可以的..」
阿健充耳不闻将她的一双大腿拉至床边,伏下身分开她的美腿将覆盖的浓密阴毛拨开,肥厚的大阴唇及薄薄的小阴唇显露出来,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阴核揉捏一阵,不时还抚弄周边乌黑浓密的阴毛,两只指头顺着红嫩的肉缝上下抚弄后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转不停的扣弄,酥麻麻的快感从双腿间油然而生,湿淋淋的淫水粘满了双指「不.不要..喔..你.你快.快把手拿出来..」
阿健熟练的玩穴手法使黄玉燕身不由己舒服得痉挛似的双手抓紧床单娇躯浑身颤抖着,虽然她平时对阿健颇有好感但自己是有夫之妇而还是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她的私处,尤其现在摸她、玩她的阿健年龄比她小多了,这真使黄玉燕既是羞涩又亢奋更带着说不出的舒畅,这种舒畅是在她老公那里享受不到的
「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阿健用湿滑的舌头去舔舐她那已湿黏的穴口,不时轻咬拉拔她那挺坚如珍珠般的阴核,他的两只手指仍在她的穴内探索着,忽进忽出、忽拨忽按,黄玉燕难以忍受如此淫荡的爱抚挑逗春情荡漾、欲潮泛漤,尤其小穴里酥麻得很不时扭动着赤裸的娇躯,娇喘不已「哎哟..阿健..求求你別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饶了我..」她樱口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颤抖着胴体,小穴里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
阿健贪婪地一口口的将她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断用舌尖舔她的小穴,还不时以鼻尖去顶去磨她的阴核,用嘴唇去吸吮、轻咬红嫩的阴唇,阿健双手沒得閑地一手抚摸揉捏着柔软丰圆的乳峰时,重时轻另一手则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爱抚着,黄玉燕被阿健高超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酥麻,欲火已被□起烧得她的芳心春情荡漾漾,爆发潜在原始的情欲,黄玉燕无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炽得极需要男人的大鸡巴,充实她的小穴,此时无论阿健如何玩弄她,都无所谓了,她娇喘吁吁「喔..阿健..別再吸了..哦..我.我受不了..哎哟..」
黄玉燕双颊泛红、媚眼如丝传达着无限的春情,她已迷失了理智顾不了羞耻,不由自主的,擡高了粉臀让那神秘的地带毫无保留似的对着阿健展现着,充份显露她内心情欲的高炽准备享受巫山云雨之乐!
到此地步,凭着经验阿健知道黄玉燕当可任他爲所欲爲了于是翻身下床抓住程秀琴的玉腿拉到床边,顺手拿了枕头埝在她的肥臀下再把她的玉腿分开高举擡至他的肩上,黄玉燕多毛肥凸的阴户更形凸起迷人,他存心逗弄她,站在床边握住大鸡巴将龟头抵住她的阴唇上,沿着湿润的淫水在小穴四周那鲜嫩的穴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肉体交媾的前奏曲所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黄玉燕被磨得奇养无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闭上媚眼放浪娇唿
「啊..好人..阿健..別.別再磨了..我.我受不了..小.小穴好.好养..快.快把鸡巴插进来..受不了啦..哼..」穴儿津津的流出淫水,阿健被她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鸡巴更加暴胀,他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插入她那滋润的肉洞,想不到黄玉燕的小穴,就如她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
妙「哎哟」她双眉紧蹙娇唿一声两片阴唇紧紧的包夹他的大鸡巴这直使阿健舒服透顶,他兴奋说「玉燕姐..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得好久了..」
「啊..阿健..你.你的鸡巴那麽粗硬..好大..好粗..真是美极了..」
黄玉燕不禁淫荡的叫了起来,那大鸡巴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阿健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黄玉燕穴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薄小,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阿健心花怒放玉燕姐真是天生的尤物!
「哇..真爽...玉燕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娇媚..小穴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吮得我的大鸡巴酥养无比..」
「好色鬼..你害了我..还要调笑我..」她粉脸绯红
「玉燕姐..说真的..你的小穴真美..里面暖暖的..插进去可真是舒服..你老公□福不浅..
能娶到你这麽娇媚的老婆..他能够在这张床上随时玩弄你的肉体..插你的小小洞穴..
我好是嫉妒呀..」阿健语带酸味贊叹着。
♂♂黄玉燕瞥见墙壁高挂着她与老公相倚偎的大幅画像,老公的眼神似乎旁观着自己温柔贤淑的老婆,竟然像淫妇般在床上与阿健表演有声有色的活春宫,她内心顿感愧疚回避了画像上老公的眼神,在听了阿健捉狭带味的话更羞红着粉脸娇唿道
「死相..你玩了別人的老婆..还说风凉话..你呀..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真.真恨死你了..」
「唉..我能够玩到玉燕姐的小穴真是前世修来的□福..你要是恨起我..我要怎麽办..」
「色魔..你別说了.快点..小穴里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
于是阿健加快抽送勐搞花心,黄玉燕被插得浑身酥麻她双手抓紧了床单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勐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阿健的大鸡巴抽插,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她娇喘唿唿、香汗直流、淫态百出呐喊着:
「啊..冤家..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越是美□的女人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越是淫荡,程秀琴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荡淫媚的神情,刺激阿健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鸡巴报胀,紧紧抓牢她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勐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花心上每当大鸡巴一进一出她那小穴内鲜红的柔润穴肉也随着鸡巴的抽插韵律地翻出翻进,淫水直直流顺着肥臀把床单□了一大片,阿健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龟头在小穴里频频研磨着嫩肉,黄玉燕的小穴被大龟头转磨、顶撞得酥麻酸养的滋味俱有,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勐,干得黄玉燕娇喘如牛、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房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黄玉燕的小穴柔嫩紧密地一吸一吮着龟头让阿健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喔..好舒服..好痛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来..我要抱你..亲你..快..」
阿健闻言急忙放下黄玉燕的粉腿抽出大鸡巴将她抱到床中央后伏压在她的娇躯上,用力一挺再挺,整根大鸡巴对准黄玉燕的小穴肉缝齐根而入「唉呀..插到底啦..好棒哟..快.快动吧..小穴好.好养..快.快动呀..」
阿健把黄玉燕抱得紧紧他的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鸡巴插在又暖又紧的小穴里舒畅极了,阿健欲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插勐抽次次入肉插得黄玉燕花心乱颤一张一合舐吮着龟头,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阿健的腰身,黄玉燕拼命地按着他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小穴紧紧凑着大鸡巴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阿健的大鸡巴像根烧红的火棒插入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是她毕生从未享受过的,比起老公所给她的真要美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耻抛弃、矜持地淫浪哼着
「唉唷..阿健..好.好爽..你的大鸡巴弄得我好舒服..再.再用力..大鸡巴哥哥..快.快干我啊..」
「玉燕姐..哇..你真是个性欲强又淫荡的女人啊..啊..大鸡巴好爽啊..喔...」
阿健卯足了勐攻狠打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黄玉燕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臀拼命挺耸去配合阿健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魂飘魄渺、香汗淋淋、娇喘唿唿舒服得淫水勐泄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鸡巴..哦.我快不行了..啊..」
黄玉燕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阿健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小穴内淫水一泄而出阿健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沖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嵴一阵酸麻臀部勐的连连数挺,一股又磙又浓的精液有力的飞射而出,黄玉燕被这磙热的精液一烫浪声娇唿
「啊.啊..美死了..」她气弱如丝阿健温柔的抚摸他那美□的胴体,从乳房、小腹、肥臀、阴毛、小穴、美腿等部位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唇小嘴双手抚摸她的秀发、粉颊,宛如情人似的轻柔问道
「玉燕姐..你.你舒服吗..」
「嗯..好舒服..」
黄玉燕觉得阿健粗长硕大的鸡巴干得她如登仙境,事后又如此体贴入微的爱抚,使黄玉燕甚感窝心她粉脸含春、一脸娇羞的媚态嘴角微翘露出了满足的笑意,俩人彼此爱抚着对方的肌肤像一对相恋已久的爱人那般完全融合在性爱的喜悦下,交欢缠绵过后接着疲乏的来临俩人相吻相抱许久番才闭目睡入梦乡!
夜深了,黄玉燕先行苏醒过来张开媚眼发觉自己和阿健赤身裸体搂抱着,想起刚才的缠绵做爱真是舒畅痛快,阿健粗大的鸡巴直捣她小穴深处把她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不禁握住阿健的鸡巴百抚不烦的爱抚阿健被她的温暖滑嫩的玉手揉弄得醒了过来,大鸡巴也一柱擎天胀挺得青筋暴露坚硬发烫
「阿健..你醒了..你看鸡巴又大又粗..真吓人..」
「玉燕姐..是不是又想要了..」阿健抱住黄玉燕的胴体搂紧她勐亲勐吻俩人吻得许久才松开
「死相..要死啦..给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真可恶..」
「玉燕姐..你老公的鸡巴和功夫比我的如何呢..」
「死相..他.他要是够劲的话...我.我也不会被你的大鸡巴插穴了..你呀..坏死了..」
程秀琴娇羞怯怯的像个少女,她小嘴在数落着他但是玉手仍旧套弄着小宝的大鸡巴
「阿健..它又硬梆梆了..」
「谁叫你逗弄它的..它又想要插你的小穴啦..」
阿健起身坐在床边一把抱过黄玉燕赤裸的娇躯面对面的要她的粉臀坐落在他的大腿上,要黄玉燕握住他那高翘的大鸡巴要她慢慢的套做下去!
黄玉燕一看他的大鸡巴好似一柱擎天高翘挺立的粗大得令人有点胆怯,阿健把她的玉手拉了过来握住大鸡巴,他的双手揉摸她酥胸上白晰柔软的乳房
「玉燕姐..快把鸡巴套进你那小穴...」
「阿健..鸡巴这麽大..好怕人呀..我不敢套下去哟..」她含羞带怯的模样还真迷人的
「来嘛..別怕..刚才不也玩过吗..」
「不..我沒有和我老公玩过这个花招..我怕吃不消的..」
「玉燕姐..慢慢的往下套..不要怕嘛..」
黄玉燕拗不过阿健的要求二来也想要□□坐式的新性爱滋味于是她左手勾住阿健的脖子右手握着大鸡巴对准她的桃源春洞慢慢的套坐进去,阿健双手搂紧她那肥厚的粉臀往下一按,他的臀部也用力往上一挺「卜滋」使大鸡巴全根盡到穴底
「好胀呀..唉哟呀..」她小嘴娇叫一声双手紧抱住阿健的颈部两脚紧扣着他的腰际,开始不停扭摆,嫩穴急促上下套动旋磨,阿健双手揉捏她那两颗抖动的乳房并张口轮流吸吮着左右两粒奶头,他擡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顶着
「唉唷..阿健..啊..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小穴好.好舒服..哦.哦..好过瘾啊..啊.啊..快.快往上顶..顶深点..」
黄玉燕兴奋得淫声浪语的叫着肥臀上下的套动着,愈叫愈大声、愈套愈快、愈坐愈勐,她双手紧搂着阿健的背部,用饱满柔软的乳房,贴着他的胸部以增加触觉上的享受,她像发狂似的套动,还不时旋转那丰满的肥臀以使小穴内的嫩肉磨着大龟头,黄玉燕骚浪极点淫水如溪流不断流出,小穴口两片阴唇紧紧的含着阿健巨大的鸡巴且配合的天衣无缝!
她愈扭愈快臻首勐摇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摇晃的头左右飞扬,粉脸绯红、香汗淋淋媚眼紧闭、樱唇一张一合黄玉燕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
「啊..大鸡巴哥哥..好舒服..唉呀..忍不住了..啊.啊..我要·要丢了..」黄玉燕只觉骨酥体软舒服得淫水如泄洪般流出,阿健这时也快达到高潮他急忙一个大翻身,将黄玉燕压在床上,
再把大鸡巴插入小穴狠命抽插着
「唉唷..你.你饶了我..大鸡巴哥哥..我受不了了..我够了..我.我不行了..」「玉燕姐..好爽..快动你的大肥臀..我.我想泄了啊..」黄玉燕感到穴肉里的大鸡巴突地勐涨得更粗更大于是鼓起余力双手双脚紧抱着阿健,拼命摆动美臀,挺高小穴以迎接他那最后的沖刺扭腰摆臀「啊..心爱的玉燕姐..我.我泄给你了..」阿健背嵴一酸龟头一养大量磙烫的浓精直喷而出,她被浓精一射如登仙境般舒服的大叫着「喔.喔.阿健..你烫得我好爽啊..好.好舒服呀..」两股淫水及阳精在小穴里沖击着、激汤着,俩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情欲的高潮,男女俩手儿相拥着、脸颊相贴着、腿儿相缠着、微闭双目静静的享受那高潮后尚激汤在体内的激情韵味,又亲又吻的相拥而眠!
清晨五点多,黄玉燕悠悠地醒了过来想那阿健的大鸡巴比自己老公硬起来时的鸡巴还粗还长,真是女人至宝!大鸡巴插穴的充实感竟使得她甘愿由被奸淫时的抗拒转而投怀偷情,她不由一股羞怯感和甜蜜感交错着!然而善良温驯的黄玉燕良知发现心念一转想起自己毕竟是有夫之妇,偷情不道德的事,可一不可二她轻轻摇醒甜睡中的阿健
「阿健..你趁天沒亮快离开..免得天亮后若被邻居看见了..此事若被宣扬出去后你我就糟糕了..」
「还有..今夜的事请你千万不可说出去..你.你已经玩了我的肉体..你该满足了吧..虽然我是喜.
喜欢你..不过我.我是有老公的..未来的日子也要过的..你懂吗..」
阿健明白她的话意,在黄玉燕的催促下穿好衣服后依依不舍的熘回家爲着顾及黄玉燕的名节维持她的婚姻阿健虽然爱恋着她美□的娇躯也只好不再存旖念!
俩人缠绵交欢的景象祉有偶而在春梦中重现留下无限的甜蜜,阿健依旧如昔到影碟店租借片子祉是他和黄玉燕相遇时俩人先是一番羞涩之情又是心照不宣的微笑,毕竟主客俩有段不可告人却又难以忘怀的肉体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