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 xxsp23.com

善良的美艳妈妈之超美腿妈妈记事12

2024-04-02


楔 子
「妈,建军跟我说过几次了,我是这样想的,现在我们事业都才刚起步,精
力应该更多的放在工作上,我……嗯,嗯,您说的也有道理……小凯今年刚考上
初中,他一个孩子就已经够让人操心了,而且建军常年在外面出差……我确实是
没这个精力,我是想……我不是这个意思,妈您多心了……」
虽然客厅里的妈妈尽量压低着声音,我却在自己房间里听得清清楚楚,看来
家里的老人又想劝妈妈替他们生个孙女了。爸爸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几次我的意
见,其实我当时是投了赞成票的,原因么这样妈妈就不会把视线都集中在我身
上了。作为省重点中学班主任的她,不知是出于本能的母性或是职业习惯,每天
都会定时检查我的作业,同时也给我制定了规律又无聊透顶的作息时间表。
按理说现在的老人都喜欢男孩子,怎么我们家的却一直想要个妹妹呢对于
那时的我来说,妹妹的概念基本就等同于初中班里弱不禁风的女同学,实在是可
有可无。我实在不明所以,不由想起一句在《青少年文摘》上看来的话:「自己
没有的东西总是最好的。」
原本爸爸最早本来也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但后来跟爷爷奶奶「单独」闭
门聊了几次之后,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其中暑假有一次,爷爷奶奶
一大早就来到家里,两位老人东晃晃西晃晃,一直等到妈妈出门买菜之后,这才
飞快把爸爸叫进卧室,还神神秘秘的把门关上了。
小孩子总是很好奇的,本来我一边磨蹭的做着暑假作业,一边想着今天怎么
跟妈妈找借口熘出门去玩。眼看奶奶跟爸爸他们又关门进了房间,我就拿个杯子
踮着脚装着走到门口,把耳朵贴上门去。
……
「建军,你看你常年在外面跑的,你也不担心颖颖啊」
「哎,妈,你又来了……」爸爸无可奈何的应了一声。
「你看你,我又没说她什么,不过我觉得她也要注意点,你看她穿的,去买
个菜还要穿个丝袜、超短裙,打扮得那么漂亮有什么必要我说过日子可……」
「哎呀,你看你,跟孩子说这个干什么现在的时代进步了,不像我们那个
时候!而且颖颖也是个老实孩子。」爷爷打断了奶奶,但接着话锋一转:「不过
建军啊,你看我们岁数都大了,一直就想着抱个孙女,跟你和颖颖说了几次,你
也说不动她,你看你……」
奶奶听爸爸不说话,又苦口婆心的劝道:「建军啊,你看颖颖这么出众,你
一年又没几天在家,你说这女人,她在家里的作用不就是带孩子和照顾男人么,
把心思放在家里不是挺好的么家里又不缺那几个钱,工作非那么拼命,啊!」
「这都什么年代啦,妈,你又说哪里去了!」
……
那几天妈妈经常接到奶奶的电话,每次接完电话后脸都微红,表情显得很古
怪,这让我十分好奇,从没想到生活中一向外向干练的妈妈还有这样的一面。每
次妈妈挂了电话后我都躲在房间里,或者干脆就抱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翻起来,因
为每次这个时候妈妈心情好像都很乱,一般都会来检查我的功课,顺便数落我几
句。
第一章
「今天第一天报到,感觉怎么样你爸还在外地出差,下周才能回来。你中
午去唐阿姨那里吃饭吧,我刚跟她打了电话,她在等你了,妈妈下午可能会晚点
回家。挂了啊……」妈妈明快的向我安排了几句话就匆匆挂了电话,显然这是她
百忙之中打过来的。
报到的时间一共有两天,我故意选在第二天去,人果然不多。很快办好了手
续,从校门出来,我背着书包晃晃悠悠的走在社区外的人行道上,百无聊赖。
我叫李凯,今年十二岁,刚刚经过了小升初的考试,因为妈妈的关系有幸进
入了市一中。对于要争考本市唯一一所省重点的同龄学生来说,现实显得尤为残
酷,30:1的入学率实在不足以体现竞争的激烈,我只知道如果不是妈妈的原
因,凭真本事我是八辈子也进不了一中的。
妈妈今年三十五岁,是市一中的英语老师,已经带了两次毕业班的她相貌出
众、教学品质又十分突出,加上平时不论学生还是老师,待人都礼貌温和,所以
在同事和学生中都有着不错的口碑。今年,在新学年中又被委以了新生班主任的
重任。
本来以为凭借教师子女身份可以特招,我一直没有把小升初考试放在心上,
仗着妈妈工作忙,没时间管我,该看漫画看漫画,该玩游戏玩游戏。直到有一次
听到妈妈跟爸爸打电话说不打算使用特招的机会时,我才傻了眼。虽然后来在爸
爸和家里老人的一再「劝说」下,我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顺利」进入了一中,
但我仍不禁对妈妈原则的做事风格非常不解、也略带了一些不满。
************
唐阿姨是妈妈的大学同学,因为跟妈妈都分配在了这座城市,加之爸爸一年
中大半在外出差,所以平时空闲时她们时常聚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有时也会
带我一起去。
其实我不太喜欢唐阿姨,她虽然长得也还不错,但每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都
要喝点酒,饭间还经常接到不同男人的电话,每次讲电话都要半天,叽叽喳喳说
个不停,把我和早已习以为常的妈妈晾在一边。妈妈虽然平时接人待物也井井有
条,但远达不到唐阿姨那种夸张的外向性格,我真不明白两个性格差异这么大的
人怎么会成为好朋友。
最让我不满的是有一次饭间,唐阿姨照例又喝了点啤酒,兴致好像很高,不
知怎么的聊到了爸爸,她用带着调侃的语气说,李建军不知道修了几辈子功德,
居然娶到了妈妈这么完美的女人,让当时很多同时追求妈妈的才俊伤透了心,还
成天在外面出差,一点不顾家。其实她对爸爸一点也不了解,每次爸爸出差归来
后都会给妈妈买很多东西,好看的衣服裙子啊、化妆品啊什么的。
事后我在回去的路上问妈妈,为什么喜欢和唐阿姨一起玩。妈妈听出了我语
气带着不满,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跟我说:「唐阿姨是做销售工作的,在外面经历
得多,一直没有结婚,虽然平时喜欢嘻嘻哈哈的,说话也经常直来直去,但是她
本性很好,她们是多年的姐妹,以前大学时就是好朋友。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虽然不太喜欢唐阿姨,但今天中午妈妈让我过去吃饭时我还是听话的去了,
因为从她那里我能听到很多妈妈从不跟我说的东西。有时我假装无意问起,当年
追求过妈妈的人有哪些啊
每当这时唐阿姨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小鬼,你关心这个干
什么」但在这之后,她还是会笑着告诉我:「很多啊!比如那个什么什么总,
什么什么总,现在都是什么什么大企业的老板。」其实她说了很多,我一个都没
记住,除了一个张总,但是名字我忘记了,因为他刚好是爸爸公司的一个老板,
我听爸爸说起过他。
「唐阿姨,那个什么张总好像很有钱,那妈妈为什么会选爸爸呢」小孩子
的思想很单纯,判断一个人的好坏,「钱」总是一个最直接的标准。
「这个……也许是你爸爸其它地方强吧,我也不知道。哈哈,人小鬼大,快
吃饭。」唐阿姨换了个坐姿,夹了块鸡块到我碗里,我「哦」了一声之后,低头
把碗里的饭扒完。
从唐阿姨家出来后我丝毫没有耽搁,直接坐了公交回家。进了社区大门,我
快步往家里走去。本想着赶快回去抓紧时间玩玩电脑游戏,谁知道走到楼下一摸
裤兜才发现没带钥匙。
「这……这……真倒楣!」掏出手机一看,这才两点过一点,还早呢!爸爸
在外出差,今天新生报到,妈妈下午肯定又会开会,惨了,进不了门,这下够得
等了。因为妈妈严格控制了我的零花钱,我也不能到处去玩,我垂头丧气的坐进
楼前绿化带边的长椅里,心里一阵沮丧。
『好在今天天气还不错,可以晒晒太阳。』昨晚在被窝里看小说看到十二点
才睡,被这暖洋洋的阳光一晒,浑身舒服,很快我就迷迷煳煳的睡了过去。
「哈嚏!」一阵冷风把我吹醒过来,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空变得黑沈沈的,
好像随时要下雨一样,我刚从凳子上站起来,豆大的雨点就「噼哩啪啦」的掉了
下来,淋了我一身。我赶紧奔进旁边的社区物业管理办公室,把外衣的水珠甩到
地上。
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四点了,妈妈应该还没有回来,不然不会看不到坐在
楼下的我。『哎,只有在这里避避雨了。』我一边想,一边朝办公室的里屋望了
望,物业办公室屋里坐着两个保安,其中一个靠在凳子上看着报纸,另外一个则
在摆弄着收音机。
「九月的天,孩子的脸啊!妈的,这什么破天气预报,这雨下的,明天到处
都是水,哪还有美女穿短裙啊!」听到门前风吹门的响动声,摆弄着收音机的保
安这才抬起头看见门边的我。他露出一口黄色的烟屎牙,鼓着满是眼袋的眼睛,
抖着脸上的横肉嗡声问道:「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啊」
「我……我没带门钥匙,进不了门。」虽然对方已经尽量显得和和气气,但
我仍然被他的凶相惊了一跳,赶紧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你住哪一户户主叫什么名字」
「我住A栋三单元十六楼八号,我妈妈叫刘颖。」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他我
总感觉有点心怯,为了表示我确实住在这里,还特意朝窗外我家的方向指了指。
「哦刘颖不对,你爸叫什么电话号码是多少你有没有带身份证」
我赶紧把报到用的身份证拿了出来,同时把爸爸的电话号码报给了他,他装
模作样的对了一会后才说:「对的,你身份证上是这里,你家大人不在我们这
里有备用钥匙,你要不要我们帮你开门」
一听有钥匙,我立刻来了劲,勐是点头。回家把湿衣服一换,冰箱里拿瓶拉
罐,把电脑打开,哈哈……
「老李,我出去熘达一圈,你慢慢看报纸哈。」
「你这家伙,队长前天刚说了你,别偷懒,你要再到处闲逛,小心被他发现
真扣你工资。」
「我这叫巡视,懂不懂少扯淡,他也就是说说,真敢扣我钱试试。」
那个叫老李的人摇了摇头没说话,又继续窝进沙发里看起了报纸。
************
站在家门口里,我才发现这个保安叔叔身材真是魁梧啊,一个人就把门堵完
了,腰都要抵上门那么宽了,进门肯定都要弯腰,身高不知道有没有1米9(因
为小时候妈妈老让我喝牛奶,每次都说不喝长不到1米9),虎背熊腰的,从背
后看去,他弯着腰的样子让我一下联想到动物世界里的大猩猩。看来有这样的保
安在,应该不会有小偷敢来偷东西的,吓都吓跑了吧
他掏出备用钥匙半弯着腰替我打开了门,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单子让我签字,
我随身摸了摸,身上也没有钢笔,只好转身进门到屋里去拿。
「哇,你家装修得真好!比我去过的几家业主的都好!花了不少钱吧」那
个保安在门口望了望,艳羡的道:「你爸常年在外面出差你们家不是只有你和
你妈两个人,要注意安全啊!」
我虽然不知道我家收入多少,但预想爸爸妈妈的收入应该还算不错吧,反正
有车有房,而且根据一次我无意中看到的一张购物的凭条来看,至少上面妈妈衣
物的售价都是上千的。
「嗯,你等等,我找支笔。」我应了一声,随手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
一把抛在沙发上,踢掉脚上的运动鞋就进到自己的卧室去找干衣服和钢笔了。进
了门之后我突然有点不放心,转过头偷看了一眼,正看见他迳自进了门。
『居然没通过我同意就直接进来了,真是没有礼貌!』我心中一阵不悦。
「这是你姐姐」他东张西望一阵后,好似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电视墙上
一张妈妈的生活照,头也不动的说。
「嗯姐姐……哦,那是我妈。钢笔呢,哪里去了用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你等等!」
「啊!你……你妈!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妈真……漂亮啊!」
等我换了衣服,找了钢笔出来,发现他人居然已经不在门口。看着地上一串
湿漉漉的脚印往洗手间过去,我心里一下有点不舒服起来:『妈妈很爱卫生,每
天都要把地板拖的干干净净的,他怎么连鞋套都不换就到处走了!』
「喂,找到笔了!你到哪里去啦快出来!」在自己家里,我说话的声音也
大了起来。
「嗯,好!」
「快点啊!」我急着要去开电脑玩游戏,心里愈发不高兴。
只听见对方应了一声就没声音了,老半天看不到他人出来,我又等着签字想
让他离开,只有不耐烦的走过去看他在干什么。
『真是的!小便都不关门。』我光着脚走到洗手间门口,顺着虚掩的门缝一
看,没想到把我差点吓晕过去!事后我想,可能因为我当时是光着脚的,所以他
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而且我本来就是个初一学生,加上才刚开始发育,年纪看
起来也就是个小毛头,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只见洗衣机里妈妈的衣物被他拿了出来,翻得乱糟糟的,此时他正拿着妈妈
换下的一条深肉色连裤袜抚在脸前悉悉索索的嗅着,连裤袜裆部的味道好像让他
特别陶醉,把鼻子贴在那里连续的做着深唿吸,痴迷陶醉的表情让我不寒而栗。
「我的妈呀!」我被惊得打了一个冷颤,目瞪口呆的瞬间冒起一身细密的鸡
皮疙瘩。感到有点恶心的同时,我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着想,头也好像一下就
胀了起来,热血一齐涌上头部,唿吸一下就急促了起来,心跳也急剧加速,才刚
开始发育的小鸡鸡涨得生痛。
我什么时候见过这种事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的站在门缝前张大
着嘴不知所措的看着。几秒之后,防盗门「砰」的一响,「小凯,你回来没有
怎么不关门!」妈妈的声音从过道里传了过来。
「哎呀!妈妈回来了!」因为工作原因,爸爸很少管我,家里的事情都是妈
妈作主,妈妈甚至因为我考试差的原因打过我屁股。我对妈妈的感情一直是又敬
又畏,在这么尴尬的时候听到妈妈突然回来,吓得我一个激灵差点叫出声来。
「哦,哦……」我赶紧哆哆嗦嗦退了出来,飞快的窜到客厅:「妈……妈妈
你回来啦……」
「你看你!怎么不关门,光着脚到处跑!不怕感冒么」妈妈的声音里透
出一种疲惫,正把包往沙发上放,侧着身子屈着腿准备换鞋。
「我……我……我刚回来……我……我……」
「又在哪里疯去了饿了么妈妈换身衣服就给你做饭。」妈妈没有听出来
我话语吞吞吐吐,准备进厨房给我做饭。
「不……不是,我忘了带钥匙,是到楼下保安叔叔那里请他们帮忙开门的。
他……他现在在里面……在里面上厕所。」我心虚的低下头,发现妈妈正用诧异
的眼光瞅着地上黑色的鞋迹打量,赶紧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解释道。
可能是听到有人声,那个强壮的保安很快就从洗手间出来了,我下意识的盯
着他的裤裆看,发现他正用一只黑黑的大手假作随意挡在前面,另一只手则拿着
那张纸质的单子。
「呀!」对方一句话都没说,冒冒失失的就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把妈妈吓得
浑身一抖,很明显她也被面前体貌骠悍的黑大个吓了一跳,跟我第一次看到他一
样。也难怪,从旁边看去,妈妈个头还不及他肩头,身体比对方小了整整一圈。
「这……这……这是帮我开门的保安叔叔……」
妈妈转过头给了我一个难以察觉的表情,意思好像是说我怎么把外人放进了
家里。但她随即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应道:「哦,是您来帮忙开门的吧真是感
谢!」妈妈回头朝我招招手:「小凯,还不来谢谢叔叔!」
「妈,我已经谢过了。」我不太喜欢妈妈在外人面前总把我当成小孩子的样
子,而且这个人刚才还用妈妈贴身的连裤丝袜做那样不好的事情。
「这个……那个,嗯,不用谢了。我叫张明,这楼上楼下的,以后有事您说
话。哈,哈哈。这里签个字。」那个保安腆着猪肝一样的脸假笑两声,把手里的
单子递给了妈妈。
妈妈接过单子,拿起我递过的钢笔,转身就着墙签上自己的名字。因为我这
时已经比较警惕了,所以一直都在注意着保安张明的举动。他装模作样的好像十
分恭谨、目不斜视,却在妈妈转过身之后使劲偷瞄妈妈裙下穿着连裤袜的玉腿。
今天因为新生报到,作为班主任的妈妈刻意穿了职业套装,白色衬衣深黄色
短窄一步裙,褐色的连裤丝袜美腿上穿着一双淡黄色翻皮长靴,统一的色调风格
配着完美的衣装,把妈妈趴在墙上的柔美曲线和迷人气质突现得淋漓尽致。
『我靠,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子,哈喇子都要掉下来了,看得到吃不到!』我
心想。妈妈的姿势十分优雅,对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裹着丝袜的修长美腿上。
把恋恋不舍的保安张明送出门离开之后,这时家里这时已经没有了外人,妈
妈这才带着满脸的疲惫之色一头栽进沙发里。她微闭着双眼,一句话都不想说的
样子。看着妈妈精疲力尽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心疼和内疚,如果我成绩好些的
话,妈妈应该能宽慰一些吧!
妈妈倒卧的姿势让她穿着丝袜的迷人大腿大部份都暴露了出来,顺着短裙朝
上看去一直到内,看不到尽头,这就是刚才那个保安拿着勐嗅的那种连裤袜,柔
柔的,光光的。以前怎么没有感觉到妈妈的腿这么好看呢反而是今天看到妈妈
被人从背后狠狠偷窥,我却突然有了一种开窍的感觉,这感觉真的完全不一样!
我一时都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饭后,我正在厨房里洗碗,妈妈突然从洗手间出来,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小凯,你今天动过我的衣服么」
「啊……什么」我头埋在水槽前,刚把头抬起来,正好看见妈妈的神情一
滞,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俏脸微微一红。
「哦,衣服什么衣服」我一时还没明白过来,还在发愣,妈妈突然飞快
的转身进去,说道:「没……没什么。你洗了碗看看书,没事早点睡吧,明天就
开学了。你一会把你今天穿的衣服拿过来,我帮你洗了。」
看着妈妈在她卧室的台灯下准备着教案,我也没有心思看书,以往对我充满
吸引力的电脑游戏也索然无味,我都懒得去想。脑袋里乱成一片,想抓住什么却
又没有头绪。最后,我破天荒的还没有九点就脱了衣裤爬上了床。
这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难以入睡,一闭眼,眼前浮现的就是保安
张明流着口水,拿着妈妈的连裤袜痴迷亲吻的画面。
好容易翻来覆去直到半夜我才慢慢睡了过去。这天晚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做
了春梦,梦里一个身材前凸后翘、衣着套装的女人翘着二郎腿窝在沙发里,她旁
边站着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两人都是相貌模煳不清。男人跪在女人面前,轻轻
捧起女人的脚舔弄亲吻着……随着镜头的拉近,哦,女人腿上还裹了一双深肉色
的连裤袜真好看,真要命!
男人的裤裆掉落在膝间,下身皮肤黝黑透亮,胯间毛茸茸的一大团,从中伸
出一根粗黑圆滚的肉棒,都快到我小臂的宽度了。此时他正把一双深肉色连裤袜
臀部的位置套在棒身上,原本不透肉的连裤袜都几乎要被那根肉棒顶穿了,甚至
隔着连裤袜露出了棒头的乌黑色。梦里模模煳煳的我看不到那凶器实际的形状,
但即使光凭想像也能轻易感觉出来裤袜下面透出的腾腾杀气。女人也不反抗,任
凭他将两条美腿分开,将那凶器伸入腿间肆意抚弄起来。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突然,只听他低声闷吼一声之后,深灰色的黏性液体
从绷胀得坚硬无比的生殖器管口开始一股一股地喷出,射出了裹着肉棒的裤袜,
「啪……啪……啪……啪……」像机枪扫射一样不停地打在前面女人的大腿上,
浓浓的、稠稠的,在重力作用下,它们顺着女人的丝袜美腿根部慢慢往下淌着,
流进了女人的长靴里,并且还散发出令人恶心的腥臭味。
「啊……小凯,啊……小凯……」妈,妈妈
「小凯,快起来吃早餐了,要不该迟到了!」啊,这是……我尿床了